“好大的瀑布,這裏是修煉的最佳場所!天哥,到爆布的裏面去!”噬魂飛了出來,一手指向秦天額頭,一篇修煉的法訣傳入秦天腦中。

“清心普善訣!”秦天將接收到的法訣粗粗一看,發現這並非是魔功。

看出秦天臉上的疑惑,噬魂玉嘻嘻笑道:“清心普善訣只一個靜心養氣的小法門,算不上功法技能。並非出自萬魔卷,而是魔尊大人以前收集到的一些輔助法訣,靈脩和魔修都可以修煉。”

點了點頭,秦天將法訣看了一遍,很快就將裏面的修煉要點全部掌握。

望了一眼在水潭邊玩水的金毛,交待它不要走遠,秦天身形一躍,穿過瀑布,進入其中。

穿過水簾後,裏面是一個深有十數米的巨大石洞。石洞中瑩瑩發光。秦天仔細一看,發現在這地上,躺着無數閃閃發光的夜明珠,有些夜明珠身旁還有巨大的玉蚌在一旁守護。想必這些珍珠,都是這些玉蚌所產。

轟……隆……隆……

瀑布那驚天動地的磅礴氣勢,彷彿把這一切給吞沒了。秦天仰頭望去,只見那鋪天蓋地滾滾而來的,好似千萬條張牙舞爪的銀鱗巨龍。它們翻滾纏繞,擁擠廝咬,昂首擺尾,一路抉雷裹電,咆哮而來。

“如此奇觀,只在天地造化才能創造出來!”秦天心中暗歎一聲,找了一塊石頭坐下,開始修煉這套清心普善訣。 清心普善訣能夠使人靜心養氣,一開始,秦天根本無法修煉。原因是瀑布聲音太大,簡直就像有萬道驚雷時時刻刻地在耳邊響着,叫他如何也靜不下心。

“嗯,怎麼回事,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進入功法修煉的狀態!”修煉了近兩個小時,秦天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進入狀態,不由地有些焦急。


噬魂玉道:“天哥越是着急,就越不能進入修煉狀態!修煉清心普善訣,最重要的要先讓自己沉靜下來!”

秦天皺了皺眉,心神再次沉到法訣中,仔細地揣摩。

“靜!靜字一解乃是‘鬆開爭奪的手去看天藍色’,難道是我心中的念頭太雜,無法放開的緣故?”秦天似乎找到了原因,閉上眼睛,努力將自己心中的雜亂念頭全部抹掉。

幾分鐘過後,秦天臉上焦急之色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詳,彷彿正在仰望藍色天空,看雲舒雲卷,純淨而恬然。

易烊千璽:葉家老易太腹黑

“天哥的悟性極高,稍一點拔就悟出了其中的重點!”望着秦天的變化,噬魂玉欣慰地點了點頭。

使自己沉靜後,秦天自然而然地開始修煉清風普善訣。

……

陣符社團的總部,所有陣符社團的弟子都端坐在其中,一筆一劃的練習着陣符術。

這是學院特意給他們安排的一間大教堂,可以同時容納五六百人。教堂的另一側,是個導師專用的休息房間,此刻陣符社團的幾個重要人物正在裏面商量事情。

“明天就是和王錦程他們比試的時候了,秦天卻人影不見,這一個月來,我都沒見着過他。”秋方坐在椅子上,兩條眉毛擰成一個大疙瘩。

一個月前,秦天命秋方爲社團的副社長,將社團中的修煉指導事宜全部讓他來負責,受到如此重視,秋方心裏着實歡喜了一陣。

可接下來,他就感到鬱悶了。

因爲秦天自從將任務分給他之後,只說要一段時間修煉功法,然後就徹底消失。

整整一個月,沒回宿舍,也沒有人看到過他,整個人就像蒸發了一樣。


“可能是去後山修煉了,秦天也真是的,社團一成立就當起了甩手掌櫃。” 學霸千金好撩人:老婆,求劫婚 ,秦天實在是太過分了,社團成立之初,居然就玩起了失蹤。連一向心慈善良的瑜公主,都不禁感到生氣。

紀菲一個月沒見着秦天,心裏也不在滋味,不過他肯定,秦天一定躲在後山的某處安靜地修煉。

“算了,秦天一定有什麼重要的功法要修煉,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明天的比試吧。”聶少爺嘆了口氣,目光看向瑜公主和秋方。

秦天不在,他們兩位副社長現在是領頭,自然聽他們安排。


秋方無奈地道:“如果明天秦天還不出現的話,我們比試的人選就要變動一下。之前是決定的三位人選分別是秦天,我還有瑜公主,如果秦天明天還不出現,我們就必須再選一人蔘加比試,大家有什麼意見?”

瑜公主點頭道:“也只有這樣了,在剩下的人當中,紀菲的陣符術算是最高的,這個人就讓她來吧。”

紀菲搖手道:“我現在畫那最簡單的加速符,總共一百劃,最多隻能畫五十劃,我不行的。”

瑜公主笑道:“我也只能畫七十劃而己,除非是一品陣符師才能完整地製作一張符篆。”

秋方點頭贊同,道:“郡主不必擔心,王錦程他們的實力我十分清楚,由我對陣王錦程,我有七成把握取勝。公主對陣燕顯,勝負五五之數, 重生之農女悠然 ,應該不成問題。他們除了王錦程和燕顯,其它人的陣符術都不會超過郡主。”

秋方最近在研究秦天那張三筆符,從中得到許多的啓發,陣符術也得到了一些提升,因此纔會有信心戰勝王錦程。

聶少爺鼓勵道:“郡主就不要推脫了,權當替代秦天出戰吧!”

聽到這個話,紀菲再無一絲猶豫,點頭道:“那我就去獻醜了,但願秦天能夠及時出現吧。”

第二日,在學院的廣場上臨時搭了兩個擂臺。不過這兩個擂臺和普通的擂臺不一樣,每個擂臺上面還擺了一張石桌,一個石凳。

這是專們爲了陣符社團與王錦程一行人較量陣符術用的。

時間尚早,擂臺下就已經圍滿了人,陣符社團的人都圍在一起,由秋方和瑜公主領頭,秦天並未出現。

“這個傢伙,不會把比試的事情給忘了吧?”王天才捅了捅聶少爺的手,苦着臉問。

聶少爺無奈的抖了抖眉,目光在人羣中掃了一眼,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秋方與瑜公主互望了一眼,咬牙切齒地道:“下次見到秦天,我要和他好好說說,哪有這樣做社長的,真是太散漫了!”

聽到秋方說秦天的壞話,紀菲偷偷地瞪了他一眼,目光在人羣中搜尋一陣,又失望地收了回來。

瑜公主道:“不管秦天來不來,我們今天都要全力以赴,絕不能輸。”

“我們自然可以容忍,但是其它弟子未必能這麼想!”秋方轉頭望向陣符社團的那羣弟子,眉頭不由地皺了起來。

因爲秦天沒有出現,那些陣符社團的弟子一個個都鬧起了情緒,人羣中喧譁聲四起。

“社長是怎麼回事,這麼重要的比試都不出現,拿我們的前程開玩笑麼?”

“就是,要是這一次比試輸了,我們都得全部滾蛋。當初是社長親自答應的比試,可比試的時候怎麼能不在場呢!”

“社長他到底還有沒有集體榮譽,這一個月來我都沒見着過他!”

“早知道這樣,我就不加入這個社團了!”

“社長不會是把這麼重要的比試給忘了吧?”

……

這一次陣符術比試,雙方都邀請了許多人做見證,而且還將鐵面無私的莫問心導師請來做裁判。

其中歐陽古和蕭聖公也在邀請之列,而且兩位早早的來到了現場。

鴻蒙學院的第一條宗旨:弟子之間的事情,自行解決,外人不得干涉。就算是在決鬥場上拼個你死我活,只要沒有外人干涉,且決鬥都符合規矩,學院的導師都不會過問。這一次由王錦程帶頭,挑戰陣符社團的所有弟子,哪一方輸了,將自己主動退學。

雖然歐陽古和蕭聖公是負責管理學院的,但這樣的比試並不會干預,充其量在一旁監督,保證雙方都沒有作弊。

這是鴻蒙學院的千百年來的規矩,誰都不可以打破。

望着陣符社團的那羣弟子,歐陽古捏了捏鬍鬚,道:“秦天這小子怎麼回事,聽秋方說他一個月都沒露過面,居然連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都不來。”

蕭聖公兩道濃眉緊鎖,不悅地道:“身爲社團的社長,對社團裏面的事情不聞不問,這樣怠慢如何能行?”

“估計這小子又躲到哪裏修煉功法去了,你也知道他是一個修煉狂,從來都不肯休息的。”嘆了口氣,歐陽古緩緩地道。

蕭聖公這才神情緩了一些,道:“有時候我真懷疑他是怎麼修煉的,一個月就連升兩重,這樣的修煉速度實在太恐怖了。”

“沒有秦天在,這場比試可不容易取勝,估計他們得把紀菲郡主派上場。”捊着鬍鬚,歐陽古猜測着。

蕭聖公問道:“如此,比試的勝算有多少?”


“六成左右!”歐陽古想了想道。

蕭聖公顯得對這個勝算並不滿意,臉色再一次凝重起來。

“王錦程他們來了!”突然,一名陣符社團的弟子叫了起來。


衆人忙將目光投向遠處,果然,遠處有一行人浩浩蕩蕩地朝這邊走來,人數有四五百人。

其中,帶頭的是王錦程和燕顯,一行人氣勢洶洶,威風八面。行走在廣場石板上,發出一陣巨大的踏步聲。

走到擂臺下邊,王錦程徑直走到秋方面前,搖着白玉摺扇,道:“你們的社長大人秦天呢?”

秋方冷冷地道:“和你們比試,還需要社長親自出手麼,由我們這些人就足夠了!”

“哦,口氣不小!我聽說秦天這一個月都沒有出現過,真不知道你們社團是怎麼堅持下來,要是我早就解散了。”王錦程哈哈一笑,神色揶揄道。

“廢話少說,準備好了就開始比試,你們當中誰第一個出場?”秋方哼了一聲,目光在他們那羣人身上掃動。

王錦程啪地一聲收起白玉摺扇,轉頭對身後的燕顯道:“燕老弟,首戰就由你辛苦一下了。”

燕顯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一定拿下首戰!”說罷,他身形一躍,一個極其漂亮的縱躍,人影已經出現在擂臺上。

秋方轉頭和瑜公主對望一眼,點了點頭,道:“公主殿下,務必小心!”

瑜公主微微一笑,身形一躍,輕輕地飄落在另一個擂臺上。

她的上臺手法十分高明,顯然是一套頂級的輕身技能,比燕顯那個簡單的縱躍好看萬倍,一時間引來許多人羨慕的眼神。

兩個擂臺中間部分相連在一起,莫問心走了上去,將比試的規格宣讀了一遍,然後一聲令下,開始比試。

比試的時間爲一刻鐘,這期間可以重複畫符,不限次數。時間一到,雙方將畫的最好的符紙拿來比較。

兩人剛剛坐下,片刻不敢耽擱,立即開始畫符。

蕭聖公問道:“此局瑜公主有幾成勝算?”

歐陽古摸着鬍鬚,沉疑道:“難說,這二人陣符術都差不多,只能看各自的運氣了!”

半柱香的時間剛好一刻鐘,莫問心敲響鐘聲,比試的兩人同時起身。

瑜公主和燕顯各自挑了一張畫的最好的交給莫問心,由他判別。

莫問心一手拿着一張符紙,仔細地看着。

半晌,他終於收回目光,轉頭看了一眼瑜公主,朗聲宣佈:“瑜公主的這張符紙上,成功地畫了七十二劃。”

然後他又轉頭看了眼燕顯,道:“燕顯的這張符紙上,成功地畫了七十三劃,燕顯勝!”

“多謝公主殿下承認!”

燕顯哈哈一笑,大步躍下擂臺。

隨着宣判的聲音落下,陣符社團中響起一片巨大的喧譁聲。

“什麼,瑜公主居然敗了!”

“首戰失利,我們下兩場能全勝麼?”

“啊!社長怎麼還不出現!”

“要是再輸一次,我們就全完了!”

…… 陣符社團的弟子口中正念叨的秦天,此刻正坐在學院後山的瀑布裏面。

臉色詳然,秦天一動不動地坐地石塊上,身周月光石發出瑩瑩的藍光,將山洞照地美輪美奐。

瀑布轟隆巨響,水流拋下,捲起數米高的水花,猶如萬馬奔騰,氣勢磅礴。然而山洞之中,人坐石臺,蚌吐珍珠,卻是一片安靜恬然的景象。

一動一靜,形成一副詭異的畫面。

秦天來到這山洞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的時間裏,他除了花費十個小時修煉技能和陣符術,剩餘的時間全部用於修煉‘清心普善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