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的龜殼。”華炎來了興趣,只見他飛身而上,和那機甲近身搏戰,兩者拳拳到肉,誰都沒能奈何的了誰。

然而看到這一幕的飛船內的衆石頭人卻是懵了,那尼亞克所控制的機甲有多麼的強大他們自然知道,這可是他們星球最爲奢華的一套機甲,整顆星球也就只有那麼幾件而已。

可是現在那苦修者居然憑藉一雙肉拳跟尼亞克打成了平手,而且看樣子那機甲表面甚至還在華炎的連續進攻下出現了輕微的凹痕。

反觀華炎,這個普通的人類身體居然一點傷痕都沒有,這簡直就是奇蹟!

尼亞克被稱爲他們星球的機甲戰神,戰鬥方面擁有極高的天賦,可是如今居然和那苦修者堪堪打成平手,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船長,儀表顯示,尼亞克的機甲外殼左肋處出現了輕微的裂痕。”一名石頭人忍不住道。

“什麼?!”船長大驚,“居然出現了裂痕?”

此時尼亞克和華炎正鬥得難解難分,他身爲艾尼亞王國的機甲戰神,居然連一個苦修者都解決不了,這讓他異常的憤怒。同時他也是相當震驚於華炎的實力,太兇悍了!

他可是靠着機甲才做到這一步的,可是面前的人類又是憑什麼?就憑那對拳頭?

“哈哈,好東西,等以後我也得弄一套!” 我真是個演員啊 ,在幽冥鬼界的時候,東方劍傲雖然可以壓制他,但那也僅僅是在劍道上和境界上的壓制,如果是近身戰,哪怕沒有混沌魔尊的那十年教導,他也可以打爆東方劍傲。

如今終於出現了一個憑藉機甲能跟他對抗的近戰高手,華炎如何不興奮?

“尼亞克,退下!”船長喝令道,“你的機甲已經出現了裂痕,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否則你會死在真空下的。”


聽到船長的指示,尼亞克即便有萬般不願,但還是迅速收手,忍着被華炎打上一拳的後果還是退了回去。

華炎打得正歡,沒料到尼亞克居然收手了。

“怎麼不打了?”華炎不解的傳音問道。 沒有理會華炎的叫囂,尼亞克直接飛回了飛船內部,而後飛船各個艙門全部關閉,再也沒有派出一駕機甲。

華炎不解的站在虛空之中看着那宇宙飛船,期待着出現一架更加高級的聖心境級別的機甲。

之前那場戰鬥並不是說尼亞克可以跟華炎一對一較量,而是那機甲的材質非常特殊,蘊含有大道陣紋,憑藉外力對抗兩者不分上下而已。若是華炎動用武技一對一較量,不正面對抗,尼亞克根本不是對手。

回到飛船的尼亞克直接來到了指揮艙,只見他身高足有一丈高,**着上半身,泛黃色的石質身體上還露出了不少縫隙,看起來就像是拿着錘子輕輕一敲他就會粉碎一樣。

“船長。”尼亞克板着臉,“爲什麼要把我叫回來?”

飛船船長哈齊爾冷峻道:“難道你沒有發現嗎,你的機甲已經出現了破損,若是再繼續戰鬥下去,必然會損壞,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可是我馬上就可以制服住他了!”尼亞克不服氣道。

“胡說八道!”哈齊爾呵斥道,“難道你以爲我看不出來嗎?放下你那該死的戰神架子,如果沒了這機甲,你什麼都不是!”

尼亞克悶哼一聲,但終究沒有再挑釁船長的威嚴。

其餘船員則是不動聲色的各做各事,這兩人都是艾尼亞王國的頂尖人才,深受國**任,他們可是誰都得罪不起,不過在這飛船上,一切都還是聽船長哈齊爾的命令。

“不要忘了我們這一次的行動目標,不能因爲你一個人而影響大局。”哈齊爾嚴肅道,回頭看了看巨大光屏顯示器上的華炎,哈齊爾命令道,“立刻開啓蟲洞,我們躲開他,直接前往密西達裏N17星系。”

“是!”衆船員應聲答道。

此刻華炎正站在虛空中等待飛船裏再出現一架更加高級的機甲跟他切磋,可是良久過後飛船內依舊沒有動靜,裏面的石頭人們似乎都在忙碌着什麼,把華炎都給忘了。

“主人,他們好像要開啓空間穿梭離開這裏了。”呼達突然道。

華炎一怔:“你怎麼知道的?”

“飛船外層的隔離層已經開啓運行狀態,而且機身前置位置的等離子光柱已經開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他們將要開啓蟲洞直接進行空間跳躍。”呼達解釋道。

“你真厲害。”華炎忍不住讚道,“把你帶在身邊真是太對了。”

“謝謝主人。”呼達嘿嘿笑了。

而這個時候火蟒天殺則是突然幻化成了一條火色蟒蛇纏繞在了華炎手臂之上,只不過是微縮版的巨蟒而已。

火蟒天殺不屑的冷哼一聲,如今它跟華炎同氣連枝,海洋巨人呼達跟華炎的心靈交談它也是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華炎沒有在意天殺的不屑,因爲這個時候那飛船前方的空間突然像是坍塌了一樣,而後龐大的飛船直接衝了進去,而後迅速消失不見。

可是就在飛船衝進去的一剎那,華炎動了。

宇宙飛船穿越蟲洞進行空間跳躍,終於是出現在了另一片星空之中。

船長哈齊爾看向前方的屏幕,問道:“我們現在在哪?”

“船長,我們已經到達密西達裏N17星系,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光年的路程。”副駕駛座的石頭人回答道,“而且根據信息顯示,我們已經甩開了那人類,沒有檢測到生命信息。”

“嗯,很好,等這次任務完成我們再回去看看,不過我想那苦修者應該已經離開了。”哈齊爾冷漠的說道。

與此同時,華炎實際上就站在飛船上方,他將自己的生命氣息壓制到最低,完全與四周的環境融合到了一起,飛船先進的技術根本檢測不到他的存在。

“主人,這裏距離我們之前出現的地方足有億萬光年之遙。”呼達清楚的辨識到了這之間的距離。

華炎點頭:“看情況他們來這裏是應該是有目的的,呼達,你來過這裏嗎?”

海洋巨人瞬間變化成一條無邊無際的海洋,由於自身隱藏氣息的本領是與生俱來的,所以飛船上的人根本沒有捕捉到呼達的氣息,甚至連四周多了一片海洋都不知道。

不一會兒呼達就是回答道:“只是曾經路過過這裏,據我所知這裏的生靈很特別,就像是地球上的爬行生物一樣,可是個個都有丈高,甚至是三丈高的都有。”

“而且這些生物的外殼非常堅硬,普通的穿甲炮都未必能夠刺穿它們的外殼,此外它們擁有非常鋒利的爪牙,能夠輕鬆撕碎普通的血肉。”呼達繼續道,“最爲重要的一點是,它們的繁殖能力驚人,數量衆多。”

華炎又是滿意的點點頭,呼達知道的情報非常多,而且有用。

呼達像是感覺到了華炎的欣悅,當即道:“這些爬行動物遍及這片星域,也不知道它們是如何進行星空傳送的繁殖的,因爲它們自身的科技和力量都不足以讓它們進行足夠範圍的空間傳送。”

這個時候,那宇宙飛船已經是衝向了這片星域中一顆最大的星球,那星球足以趕得上銀河系中的太陽大小了,而且整顆星球泛出一種土黃色。

“如果我分析不錯的話,這顆星球應該就是那些爬行動物的祖星。”呼達說道。

華炎沒有猶豫,直接就是跟隨着宇宙飛船進入了這顆古星。

這顆星球上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和氮氣含量很高,不適合人類的生存,不過華炎並不受影響,徑直降落在星球表面。

沒有過於靠近那艘宇宙飛船,華炎首先是探查了一下這顆星球的情況。

這裏就像是一片浩渺無邊的荒原,連一株植物都看不到,放眼望去盡是漫天的黃沙,還有大量凸起的土山。

不過就是這些土山,引起了華炎的極度好奇。

“主人,那些爬行生物就躲在這些土山之內。”呼達解釋道,“土山內有通道,通往地底。”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不是說沒有來過嗎?”火蟒天殺忍不住開口道。

呼達顯化成一個獸人模樣站在華炎身邊,只見他看都不看火蟒一樣,繼續道:“那些爬行生物是羣居生活,往往都是數以萬計的生活在一起,若是它們一起出動,非常的壯觀。”

華炎蹲下身抓起一把黃土,攥在手心裏揉了揉,笑道:“你們說,那些石頭人來這裏做什麼?”

呼達倒是沒有什麼,只是想了想,並沒有猜出什麼,不過火蟒卻是微微愣了愣,因爲這是華炎收服它以後第一次跟它說話。

火蟒不屑的笑了笑:“管他們來這裏做什麼,跟我們又沒有關係。”

“修仙之路,隨遇而安是一種,任性逍遙是一種,一往無前也是一種。”華炎說道,“既然我們到了這裏,又怎麼能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退走,這不是我的風格。”

火蟒天殺沒有再說什麼,而後不再纏繞在華炎手臂上,隱入了華炎的身體內。

“走,我們去飛船那裏,看看他們這羣石頭人究竟要做什麼。”華炎大步走向宇宙飛船所在的方位。

這個時候呼達突然道:“主人,我想起來了,那些石頭人應該是艾尼亞王國的人。”

“艾尼亞王國?”華炎問道,“在這星空中很出名嗎?”

“當然。”呼達說道,“艾尼亞王國容納着宇宙中幾乎所有的種族,這些石頭人也只是艾尼亞王國的一份子,我是通過他們飛船上刻畫的標誌判斷出來他們身份的。”

呼達繼續道:“艾尼亞王國的勢力遍及大半宇宙,可以誇張的說,這個宇宙中的每個角落他們幾乎都曾到達過。” “艾尼亞王國所在的艾尼亞星球是這宇宙中最大的星球之一。”呼達繼續解釋道,“把地球放在這艾尼亞星球上面,或許也就相當於把一粒砂石放在地球上一樣。”

華炎嘴裏發出嘖嘖的聲音,感嘆不已:“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如此龐大的星球,那這艾尼亞王國豈不是宇宙另類的統治者?”


呼達點了點他那龐大的頭顱,說道:“他們自命爲宇宙之主,艾尼亞就是宇宙中心的意思。”

“你說,他們有沒有這宇宙的詳細地圖?”華炎問道,雖然掌控了天道,本應該對這宇宙相當瞭解,但實際上華炎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可以感知到這大宇宙而已。

“這個嘛,就算沒有全部的星際地圖,但是大半個也是有的。”呼達不敢肯定的說道。

華炎搓搓手,笑道:“大半個星際地圖也足夠了,這艾尼亞王國既然這麼龐大,肯定對這宇宙各地的情報掌握的很到位。”

“主人,你想借助艾尼亞王國找到清依小姐?”呼達第一時間就是猜出了華炎的意圖。

“自然,這麼好的資源不利用,豈不是可惜了。”華炎道。

說着說着兩人就是來到了那飛船所在位置,不過飛船並沒有直接降落在地面,而是懸浮在距離地面三千米所在的高空,只是放下了一些裝甲車在地表進行勘探而已。

那些裝甲車緩慢的行進在黃沙地上,而且看樣子應該是朝着那些土山行進。

華炎隱去了氣息,站在遠處一山坡上觀看着,不一會兒那些裝甲車上就是下來一隊隊的石頭人軍隊,這些石頭人全都身披戰甲,手臂上還套着一整塊金屬,看起來像是先進的攻擊武器。

整艘宇宙飛船上,除了少部分人是操作技術人員外,其餘的都是作戰部隊,大約兩萬人全部下了飛船,前往土山,剩下的則守在飛船下面附近不遠處。

那些部隊來到土山腳下,幾乎每一座土山下都有一個高達五丈左右的山洞,這些石頭人軍隊緩緩行進,不一會兒就是有大量的人進了那些土山之中。

“這山體內有一種特殊的物質,可以隔絕靈識掃描。”華炎詫異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能夠讓華炎的混沌體都吃癟的東西也不是沒有,無論華炎如何努力,靈識就是無法深入地下,根本不知道那些士兵進入土山內究竟是爲了什麼。

一個時辰過後,土山內部突然傳來了騷動聲,而後便是機槍的響聲,一道激光直接刺穿了土山衝向了天際。

與此同時,那守護在飛船下的士兵也是成羣結隊的乘坐搭乘機回到了飛船內部。

不一會兒,大量的士兵就是從那些土山山洞內衝了出來,看他們那丟盔棄甲的樣子,也知道肯定是發生了大事,還有些士兵渾身染血,甚至有的士兵整條手臂都給利器給割了下來。

華炎取出石凳原地坐了下來,並沒有插手反而是拿出美酒品嚐起來。

石頭人軍隊大敗而歸,顯然是被土山內的生物們給打敗了,而且看那些士兵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一幕一樣,個個都驚慌失措。

不一會兒,土山內就是傳來了刺耳的鳴叫聲,緊接着從各個土山之中涌出來密密麻麻的爬行生物,正如呼達所說,這些爬行生物體形巨大,擁有鋒利的爪子,隨手一切就是可以將那些石頭人削成兩截。

或許是爲了減少損失,飛船上終於是衝出來百餘架機甲,這些機甲大多在五丈左右,跟尼亞克操控的那機甲外形相差不多,但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機甲明顯不如尼亞克的那架。

百餘架機甲降落在逃離的石頭人軍隊後面,替他們阻擋那無數的爬行動物。


而這些爬行動物則是瘋狂的屠殺,根本不顧及自己的生命,有些爬行動物甚至還直接撲向那些機甲,在機甲上留下了深深的刻痕,雖然沒有劃開,但對機甲的影響也是巨大的。

“嗡!”

龐大的宇宙飛船上傳出了詭異的聲波,那些爬行動物像是非常懼怕這種聲波,一個個僵在了那裏。

趁着這一會的功夫,還活着的萬餘名石頭人已經是搭乘機器回到了飛船上。

而那些機甲還在肆意的屠殺着,機甲上噴出熾熱的火焰,這些火焰一碰到這些爬行動物就是騰騰的燃燒起來,僅僅片刻功夫就是燒死了近萬隻。

不過這些爬行動物不畏生死,將這百餘架機甲轉眼間又是包圍住了,其中一臺機甲的胸口位置甚至還被多次劈砍已然露出了內部的元器件。

一頭兩丈高的爬行動物直接伸出了自己鋒利的爪子,當場穿透了那機甲,卻見的鮮血噴涌出來,機甲內部的石頭人當場死亡。

五丈高的機甲轟然倒地。

隨着時間的推移,百餘架機甲最終還是有六架被摧毀,其餘的機甲也是損壞情況不一,而那些爬行動物依舊是源源不斷的從土山之中衝出來,真不知道還有多少。

最後隨着飛船上發出了撤退命令,這剩下的機甲才紛紛飛天而起,回到了飛船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