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老常等十四人過關的常家子弟,這會兒站子內院的一處水池旁。而前面正在給他們訓話的,是剛晉升爲大長老的常家前輩。

也是一通廢話,我和冷傲的姬無雙都沒有聽,就阿雪目不轉睛的盯着老常。

因爲昨天我和姬無雙都出了風頭,所以再次讓阿雪給了我們一張面具。

今日又換了一副容貌,所以也沒有人打理我們。也都各顧各的,不是議論今日的常家測試,就是吹牛逼。

特別是一旁的兩個才入門的小道士,一個說他入行一個多月就乾死過一具旱魃,一個說他才入行十五天,來常家的路上他和他師傅就弄死了一隻九尾妖狐。

聽到這些,我和雞哥連連翻白眼。還旱魃九尾狐,就算是白毛殭屍和通靈狐狸,就可以玩兒死這兩個才入行的小道。

約二十分鐘後的場內準備就緒,測試也就此開始。

第一個參加測試的,也是昨天第一個參加測試的常有才。

他向主持這一場測試的長老稟告,說已經準備就緒。

常家長老見測試者準備妥當,當場便點了點頭,對着一旁的常家子弟開口道,放鴿子。

話音剛落,三十隻鴿子“噗噗噗”的就開始往天上飛。

而常有才也不敢怠慢,在掃視了一眼三十隻鴿子之後,嘴裏直接冷哼一聲,當場就拿出三道符咒。

此時他往天上一扔,雙手迅速結印,嘴裏直接道吼一聲:“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開開開!”

話語剛落,本來被扔在半空之中隨風飄蕩的三道符咒,在隨着常有才的道令響起。三道符咒當場就停留在了半空之中,而且符咒本身也拉的筆直。

周圍觀戰的人在見到這樣的施法方式的時候,也都紛紛點頭,好似很看好常有才。

就連我身旁的姬無雙,此時也是眉頭一皺,當場冷喝一聲:“這小子如此年輕,竟然聽到常家八卦符印術,真是厲害!”

突然聽姬無雙說道八卦符印,我也來的心志,以往也只是聽說,但卻沒有見過。

見姬無雙知曉內情,我便開口詢問到:“雞哥,這八卦符印到底怎麼個厲害法?”

姬無雙見我詢問,當場便深吸一口涼氣,面色依舊冷傲,同時低聲回答道:“隔空控物!” “隔空控物。”

當我聽到這四個字的時候,臉色當場大變。光聽這幾個字我就認爲,這道術肯定牛叉得很。

而姬無雙剛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遠處的常有才便有了動作,他這會兒依舊做出劍指模樣。

他見三道黃符已經半懸在半空之中,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微笑。然後只見他劍指點出,當場就點中了一道黃符。

其中一道黃符被一指點中,當場就燃燒了起來。

火焰迅速蔓延了拿到黃符,而方觀看那些鴿子,已經飛了很遠,或者很高。

可就在此時,一件詭異的事兒發生了。那些已經飛得很遠的鴿子,有好幾只這會兒竟然隨着黃符的燃燒,自動的就落了下來。

而且無聲無息,毫無徵兆。當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當場就愣住了。

同時心中很是驚訝道;難道這就是常家宗門祕術,八卦符印?

心中此刻掀起了驚濤駭浪,這是一種怎樣的道術?堪比南洋的降頭的,如果運用在降妖捉鬼,其作用是不可想象的。

這可比老常的墨斗線強上太多,直接遠程打擊,傷人與無形,根本就沒誰能擋住!

難怪常家的八卦符印可威震行內,今日一見過真了得。

不過心中剛掀起波瀾一旁的阿雪卻突然開口道:“姬哥,這常家的八卦符印,怎麼和你的無醒符有些相像啊?”

此刻突然聽到“無醒符”這三個字,我眉頭也是一皺。是阿!雞哥有一道無醒符,當日在武夷山野溝鎮,姬無雙就是用這麼一道符咒直接打發了幾個警察。

姬無雙說,他的符咒可以讓中此符咒的人,失去近一兩小時的記憶,並且會本能重複一兩小時前的事兒。

如今聽阿雪這麼一說,我發現這常家的八卦符印,好似也雞哥的無醒符還真有有些相識!

姬無雙見阿雪如此詢問,同時見我也露出一臉的疑惑,也不遲疑。直接開口迴應道:“我的符咒和這八卦符印的確有些相似之處,但這八卦符印更加厲害。不僅融合了我門無醒符釋放時的奧義,而且還進行了昇華,無醒符已然無可比擬!”

聽姬無雙這般說道,我算明白了一點,之前雞哥說過。

無醒符的釋放只需要他腦海之中記住某人的模樣就可以了,並不需要手印的指揮。

如今聽雞哥說八卦符印的釋放方式,也與無醒符差不多。那麼遠空自動掉下的鴿子,那就可以解釋。

看是事兒前常有才記住了這幾隻鴿子,然後再釋放的符咒,加上這種符咒本來就逆天。屬於常家成名咒術,這也難怪遠空的鴿子會自動掉落而下。

接下來,常有才接連施展了另外兩道符咒,遠空的鴿子也迅速掉落而下。

當三道符咒施展完畢的時候,常有才已經氣喘吁吁,面色蒼白。看來這樣的咒術雖然“逆天”,但極其消耗道氣。

而且常有才的目標是一些普通的鴿子,如果換成了有道行的道士,想必想控制對手,可不會那麼容易了。

測試結束,有專人記下了剛纔的結果。

此時只聽一箇中年男子對着負責這場測試的常家長老開口道:“長老,常有才一共擊落十五隻鴿子!以優秀的成績過關!”

常家長老在聽到中年男子的報告過後,很是滿意,撫了扶自己的白鬍子,臉色微微的一笑,然後用着有些蒼老的聲音說道:“好,不虧是我宗家子弟,這成績是近二百年裏的最佳成績。”

常家長老的話語剛落,在場的常有才當場便鞠躬揖手,嘴裏大吼多謝長老。

而一旁的旁觀者,也是連連叫好。這種常家的奇門道術,讓在場很多人眼饞。如今見到常家的一位年輕奇才施展,都暗暗點頭。

有的行內前輩更是對自己的門徒說道,讓他們努力修行,爭取有一日達到常有才的修爲道行……

至此,常有才以常家二百年裏最優秀的成績榮耀通過測試,最終成爲常家上下矚目的新星。

隨後,其餘的常家子弟一一登場,有常家宗家子弟,有常家分家子弟。

值得一提的是,分家子弟,所使用的道術皆是控制墨斗線。

並且在這其中,也出現了一匹黑馬。這人叫常清,是一名女子。

她在第一關鎮天門測試的時候,表現並不是怎麼出色,也就是說道行並不怎麼強。

但這女子在控制墨斗線上的造詣,我敢說已經超越了老常。她操控十條墨斗線,竟然捉了十四隻鴿子。

這樣的成績,着實給分家長臉了。很多分家中的老者都連連叫好,就連宗家一些長老都驚訝這常青的成績。

操控墨斗線是有距離限制的,而且要短於八卦符印。同時操控十條墨斗線,想捉住快速飛行並且靈活的鴿子,這難度可想而知!

除了除了常清和常有才勝利過關,其中還有幾位也通過了測驗。

當然,也有人很遺憾的被淘汰。

因爲這一場老常排在最後,所以老常最後一個上場。

當老常登場的時候,很多旁觀的人都一眼認出了老常。說這是第一關測試的最強者。

雖然老常還沒有暴露自己的道行,但已經有人推測,老常的道行最低已經達到了中樞巔峯甚至更高。

當然,還有幾個前輩認出了老常是參加了正邪之戰的那個常亮。

如今見常亮出現,還很是熱情的給老常打招呼。

宗家的一些子弟見行內很多德高望重的前輩給老常打招呼,全都陰沉着臉。

平日裏,他們給這些行內老古董見禮,人家根本就不看一眼。可今天,這些老不死的竟然主動給老常打招呼。

很多常家子弟都氣兒不打一出來,心中很是鬱悶,有種想跳下場與老常單挑的衝動。

老常來到測試點,主持這場測試的常家長老已經知道了第一場的結果,知道老常的成績乃常家有史以來第一名。

他笑了笑,然後對着老常開口道:“常亮分家子弟有你如此道行實屬難得,希望你在第二場而已創造出一個新記錄出來!”

老常聽這個身爲宗家的人的長老這般對他開口,好似有些激動。也可能是老常太希望進入宗家的關係,當場便對着坐在不遠處椅子上的常家長老揖手,同時開口道:“長老,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常家長老聽到這兒,眯着眼露出一副很是和藹的表情。

他本想馬上宣佈測試開始,可老常此時卻突然再次開口道:“長老,晚輩常亮還有一事相求!”

這常家長老看上起並不傲氣,這會兒聽老常如此開口,也是之前那微笑的表情:“說罷!”

“晚輩要求提高難度,我要捉一百隻鴿子!”老常彎着腰,供着手。

這句話老常的聲音很大,在場所有人都能聽到。當這句話從老常的嘴裏說出之後,很常家子弟都露出驚訝的表情,一個個長大了嘴巴。

而坐在不遠處臨時搭建的高臺上的常家長老們,這會兒更是目瞪口呆,一臉怪異的望着場中的常亮。

另外一面,我們這些非常家人此時更是炸開了鍋。對於我們這些不懂遠處攻擊的道士來說,除了最開始可用道氣近距離攻擊以外,只要那些鴿子飛出了五米以外,我們幾乎就沒轍了。

我們哪怕是捉一隻鴿子,都很是艱難。但老常這會兒,這會兒竟變態的要求,說要捉一百隻。

“師傅,這人好生狂妄。那個常有才乃常家二百年裏的第一人,人家才捉十五隻,這常亮竟然要捉一百隻!”一個小道士很是不爽的看着老常,感覺老常在吹牛逼。

但他的師傅卻黑着臉,當場便給了自己的徒弟一個“爆粒”。疼了那小子捂着額頭連連哀嚎……

“師傅,你幹嘛彈我?”那小道士有些委屈。

但他師傅卻一臉嚴肅的開口道:“這常亮與爲師都參加過正邪之戰,而且是僅活下來的數百人之一,一身道行不可揣測,甚至與驚世道門天才李炎是好兄弟,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以常理度之?”

這位行內前輩好似很看好老常,不僅誇讚了老常,更是誇讚了我。

而我就在這位前輩身旁,此時聽到這話,那小小的虛榮心頓時暴漲。心裏洋洋得意,當然了我對老常捉一百隻鴿子也是信心滿滿!

隨着老常的話語剛落,常家長老們,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當考官長老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先看了一眼老常,見老常一臉的認真。

知道老常說的都是真的,他好似做不了住,扭頭望了一眼高臺上的常家家主常天雄。

常天雄沒有說話,而是點了點頭,考官長老見家主點頭,大手一揮。不一會兒便有人提來了十幾個籠子。

裏面全都是活鴿,考官長老見鴿子已經準備就緒,當場便對着老常開口道:“常亮,這裏是一百隻鴿子,一隻不多一隻不少,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老常面色不該,長身而立,看上去到有幾分“偉岸”。

“請長老下令!”老常悶聲悶氣的開口。

考官長老見老常已經準備就緒,也不在廢話,當着在場所有人的面直接低吼一聲:“測試開始!” 測試剛一宣佈開始,便有十幾人拉來了放滿一百隻鴿子的籠子,而籠子剛被打開,鴿子們便魚貫而出。

“噗噗噗”拍擊翅膀的聲音此起彼伏,一百隻鴿子全都放飛,什麼場面?

一時間我們這裏滿是飛翔的鴿子,這些鴿子全都向着不同的方向飛出,而且速度極快,不到三秒,已經飛出了十米。

如今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個個盯着老常。

而老常知道這些鴿子在飛出了約十五米之後,纔開始動手。很多人都不解,不知老常爲何不剛一放飛鴿子的時候就動手。

但我卻知道,因爲老常自信。他相信他有着個能力,有這個實力。

老常雙手向雙手迅速探向自己的衣兜,一瞬間便掏出了數十卷墨斗線。

老常雙手一揮,數十卷墨斗線全都被其灑落在地。並且墨斗線剛一脫手,老常的雙手便迅速合攏,最後在胸前變幻手印。

眨眼之間,老常便結出了一道劍指。

如今劍指在手,老常嘴裏赫然大吼一聲:“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起!”

這句話我不知道聽老常喝道過多少次,但此時聽老常吼出,感覺是最後氣勢的一次。

隨着老常的道令出口,數十卷墨斗線全都在這一刻沖天而起。

一條條,如同迅速生長的藤蔓,又如同活過來的黑蛇。

數十道墨斗線如同黑忙,一條條全都飛射向了天空。這場面實在是太過震撼,之前操控墨斗線最多的常家子弟就是那個常清,一共操控了十條墨斗線。

可老常,現在直接操控了數十條。我粗略的數了數,這裏怎麼也有四十多條!

看到這場面,我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看來老常的實力又增漲了不少。

在我們進攻馬頭巖的時候,老常還只能操控三十幾條,現在幾乎增加了十條。

老常如今操控着數十條墨斗線,分別向四個方向射去。

見到這場景,在場很多常家子弟都倒吸一口涼氣。同時操控四個方向的墨斗線,這樣的操控力,可想而知?

就連常清也很是驚訝的望着老常,在分家而言,常清認爲沒有人可以在操控墨斗線術的造詣上和她媲美。

可現在見到了老常,她不得不重視起來。

當然了,在外人眼裏,老常操控數十條墨斗線,早就超越了常清。

但我卻清楚的知道,並沒有。老常只是在道行上超越了常清,如果常清也達到老常這等道行。

在墨斗線術的操控上,肯定會超越老常……

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潮水般議論襲來,都是驚呼老常怎麼怎麼厲害,什麼常家天才之類的。

這些話我也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並沒有上心,唯有一些小道士的議論,讓我哭笑不得。

一個小道士說:“臥槽,這麼猛,要是操控墨斗線去掀女人羣子……”

說道這兒,這小道士還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結果很不幸。直接被他師傅一頓狂揍,打呼師傅我不敢了!

另外一個小道士更加“無恥”,說操控墨斗線玩兒“捆綁”啥的,肯定會很方便。

聽到這兒,我直接就翻了一個白眼兒。這丫的小道士肯定島國愛情動作片的忠實粉絲……

話又說回來,老常這會兒操控四十多條墨斗線如同飛蛇,直奔那些遠去的鴿子。

但鴿子的速度卻遠遠沒有這些墨斗線快,而且墨斗線就和長了眼睛一般,追着那些鴿子從沒有偏離反向。

很快,第一隻鴿子被墨斗線追上,墨斗線在那鴿子的翅膀上繞了一圈,然後以收緊,那鴿子當場就失去了飛行能力。

“呼啦呼啦”的就往下墜。

隨着第一隻鴿子的墜落,當場便有一個小道士吼出一個“一”字。

很快的第二隻,第三隻,第十隻……

不到五秒的時間,老常便超越了常有才創下的記錄,成爲了常家近二百年來第一人。

但十幾只鴿子怎麼可達到老常的目標?很明顯還遠遠不夠,而此時的鴿子已經飛出了二十多米遠,而且這個距離正在不斷增加。

隨着距離的不斷延長,老常操控墨斗線的難度也會增加。

因此,老常手中指印不斷,不斷指揮天空的墨斗線。而這幾十條墨斗線在老常的指揮下,漫天揮舞、縱橫八錯。

而鴿子也不斷墜落,本來只有一名小道士在數數,到了後來,我、姬無雙、阿雪也都被調動了起來。

這場操控術的測試,實在是太過驚人,太振奮人心。

五十、六十、七十、八十……

被老常捕捉了鴿子越來越多,場下的氣憤也是越來越熱烈。

常家長老們這會兒已經做不住了。就連他們這些老輩人物,如果讓他們操控墨斗線,也萬萬達不到老常這種成績。

如今一個分家子弟,而且才二十多歲的年紀,就已經如此強橫。在墨斗線上的造詣如此厲害,已然震撼了在場所有人。

常家宗家更是張大了嘴巴,宗家一直認爲,八卦符印是超越墨斗線的道術,可現在看來,並不是!

常家家主常天雄,這會兒也是瞪大了雙眼,不時掃過連連操控墨斗線的老常,又不時望了望天空之中不斷飛行的墨斗線。

嘴裏還喃喃自語:“被認爲的廢材的常亮,竟、竟有這般造詣!”

當然了除了常家家族驚訝以外,之前罵老常廢材的常家子弟,這會兒都看傻了。

他們再次被老常所表現出的強大操控力折服,眼神之中雖有不甘,但卻無奈。

“九十。”

人羣中發出一聲長吼,代表了老常已經捕捉了九十隻鴿子。

如今在天空上飛行的鴿子,也就剩下了最後十隻。但這十隻卻是這羣鴿子中最爲健壯的,現在他們飛行的距離已經超越了一百米。

這樣遠的距離,已經超越了墨斗線超控術的一個限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