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四海商會有嚴格的規定,他肯定會指著馬濤鼻樑大笑。

林凡無語的搖頭失笑,然後對着那位憋笑的男侍者說道:「我看着這四海商會的門口,應該樹立一塊牌子,寫着白痴和狗不得入內!」

「你特么罵誰呢!」馬濤一下子怒了,指著林凡吼道。

「誰回應我就罵誰唄。」林凡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哈哈哈……」而一遍憋笑的男侍者,這下終於是笑出聲來。

就在這時,之前那個清麗侍女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摸了一把香汗,從乾坤袋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整整六個玉瓶,叫道:「林少,這就是您購買的四十顆淬體丹,請您清點一下。」

「什麼?四十枚淬體丹!」

這對着男侍者怒目而視的馬濤,一雙眼直接凸了出來!

一枚淬體丹一萬兩銀子,這四十枚淬體丹,也就是四十萬兩白銀?

而林凡這個被逐出林家的廢物哪裏來的這麼多錢,一次性購買這麼多丹藥?

要知道,就算是他哥哥,在他馬家天賦無雙,受家族資源傾斜,這次因為即將突破修為,他爹大喜之下也只是拿出五千兩白銀,為他購買五顆破階丹相助而已!

簡直是,太尼瑪喪心病狂的有錢了!

然後他終於知道男侍者為什麼嘲笑他了,自己剛剛像一個傻逼一樣,拿着不過千兩一顆的破階丹在林凡面前炫耀,頓時他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林凡似笑非笑的看着馬濤:「這淬體丹,是不是很眼饞?這樣吧,只要你求我,我就大發善心賞你一顆,怎麼樣?很划算吧?」

林凡將剛剛馬濤的話,幾乎是原封不動的還給馬濤。

旁邊的男侍者,這次鼻涕泡都笑出來了,覺得這林凡實在是個妙人。

「林凡!你別囂張,就算你有淬體丹那又如何?難道你還想在一個月內提升到與我哥同等境界的修為嗎?」

「就算你武魂重新覺醒,那又怎樣!」

「我哥天賦無雙,馬上就是淬體八重強者,你死定了!」

馬濤覺得自己一定要打壓林凡氣焰,最不濟也要說一些場面上的狠話,不然他真覺得自己要鑽地縫裏了,今天的事,可是太丟臉了一點。

林凡臉色一冷:「一個月以後我與你哥哥的決戰,誰生誰死猶未可知;但是我知道,你在多說一句,我擰斷你的脖頸,你猜猜我敢不敢?」

「你……」

馬濤手指顫抖的指著林凡,卻是半天也不敢接話,只能是冷哼了一聲,然後帶着兩個家丁,喪家之犬一般的逃出四海商會。

「跳樑小丑。」

林凡將丹藥清點好丹藥之後,轉身走出商會。

一路上,林凡暗自思索。

「這馬江的確不凡,上次才淬體七重,沒想到馬上就要突破到淬體八重了;而我這一個月,有丹藥輔助,最多也只能在增加兩階修為,達到淬體六重;即使到時候有武魂的妙用,怕也是一場惡戰,還需要多些底牌為好。」

「不知道三天之後的拍賣會上,會不會出現適合我的武技。」

林凡在心中不停的念叨,但腳步極快,轉眼間已經是回到了住所。

同時,在雪家。

「雪家主,當初的事,我可是大力相助你們,就連林蕭,也是因為聽見我泄露的補天草消息,才前往十萬大山中,然後才被你雪家埋伏以致不知所蹤。」

林三看着坐在家主寶座的雪寒霜,語氣微怒:「但是,你們口中已經被你們徹底廢掉的林凡,竟然是又能再次修鍊,這件事怎麼算?」

雪霜寒沉吟:「三長老不要動氣,他武魂再次覺醒無疑,但是相當於重新起步,想來修為還淺薄,一月之後和馬江的決戰,怕是他必死無疑。」

「哼!」林三冷哼一聲。

「如果到時候他斬殺馬江呢?那小雜碎能夠一掌劈飛我兒,就證明他的武魂絕對不弱!我們要將一切危機扼殺搖籃中。」

雪霜寒微微點頭:「三長老所慮的確為真,天驕令的規則我們沒人敢違反,但是『不老林』……」

不老林,大夏國最強大的殺手組織,只要被他們盯上的人,從未活超過一月。

之所以被人稱作不老林,那是因為被他們盯上的目標,歲月定格,從此黃泉陌路,視為不老。

「好!」林三聽到不老林,當即眼前一亮。

「一家一半酬金,請動不老林殺手,絕殺林凡。」

「行!」 已經出去了一段距離的坦克,回頭一看看到這一幕,頓時失聲喊道:

「老大!」

下一秒鐘,坦克緊咬牙關頭也不回的往前衝去。

他明白老大是不會出問題的!

老大是絕對不會死在這裏的!

他現在要做的是把他的任務完成好,保護好孟詩雪的性命。

看到蘇七鋒被火光吞噬。

葉道古等人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雖然不知道是誰在暗中動武,但是只要蘇七鋒死了就達到了他的目的。

另一邊,葉無垢等人看到這一幕,臉上也是露出了痛快的表情。

什麼時代了,你武術高強那又如何?

你頂多就是在小範圍的距離上厲害罷了,只要我一動用火器你也得完蛋!

俗話說的好武功再強也怕菜刀!

武功再強還能躲得了子彈?

就算你躲得了子彈也躲不了火箭彈吧!

哈哈!!!

可是,他們等人臉上的喜悅之色也只停留了一瞬間,轉眼即逝。

一道身影從火光當中飛射而出。

急速向遠方奔去,只留下了一句話,在原地回蕩。

「三日之內必滅葉家!」

頓時葉家眾人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這傢伙到底是多強的實力?

兩次火箭彈都沒炸死他。這也太過於強悍了吧。

哪怕說他們是古武世家,也沒有見過實力這麼強的武者!

已經是強大到了令人恐懼的程度。

另一邊兒的葉無垢整個人都傻眼。

接着臉上就湧起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蘇七鋒的實力太強悍了!

這都沒有殺了蘇七鋒,這可要怎麼辦才好呢?

這個時候葉無垢覺得他的計策也算是有些失策了。

沒有算到蘇七鋒的實力竟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現在他雖然如願以償的用借刀殺人的計策殺掉了葉龍驤,可是蘇七鋒的實力太可怕了,徹底威脅到了他葉無垢的性命。

現在葉無垢擔心的是以葉的實力,也沒有辦法保護他!

蘇七鋒走的時候甚至還說出了要滅掉葉家這樣的口號,滅掉葉家,葉無垢不認為蘇七鋒能做到,但是如果蘇七鋒只報復他一個人殺掉他一個人,那是必然能夠達到的。

「算了,算了,先不想,我們先過去再說。」

葉無垢搖搖頭,把所有的擔憂思緒全部搖走,嘆了一口氣,先過去再說具體的事情,還得要和其他族人商量才行。

另一邊離開葉家的蘇七鋒。

找了一個酒店住下,換了一身衣物,然後聯繫到了坦克。

先讓坦克把孟詩雪直接送回家中。

然後。

蘇七鋒和坦克商量,如何滅掉葉家。

葉家。

經過這一場可怕的戰鬥之後,原本金碧輝煌,古色古香,充滿氣勢的葉家宅院,猶如戰場一般,凌亂不堪。

到處都透著血腥味兒。

哪怕屍體早已經被人收斂乾淨,但是整個葉家宅院的血腥味兒是無法散去的,還有大量在這次交手之中損壞的建築,也是不可能一時半會兒就全部修繕完好的,

大廳內,看着被白布蓋上的屍體,葉家的代理族長葉道古。

現在雙目一就是一片赤紅!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但是葉道古還是處於一種懵逼的狀態。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兒子就這麼輕飄飄的死了。

而且死的如此不堪,被人一腳踢爆了腦袋,而且還是被人打上門來,在他家殺死的!

這事兒傳出去,所有的大家族都會鄙視他們葉家。

還有什麼資格稱為古武世家?

連自己核心成員的命在自己宅院裏面都無法保護。

還算什麼古武世家?純粹就是廢物世家!

無盡的怒火時時刻刻焚燒着葉道古的內心。

他發誓!

無論如何也要把蘇七鋒抓住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只有這麼做才能將他心頭的怒火全部發泄出去。

「大哥,人死不能復生,現在我們應該讓龍驤入土為安。」

另一名和葉道古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勸說着。

此人表現的非常嚴肅,表情凝重。似乎一臉悲傷的樣子,但實際上這只是他的偽裝,在他的眼底深處是竭力掩蓋住的喜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