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娘。”

“姨娘。”

蘇齊和蘇櫟,蘇馨走了進來。

嬌蕪一看,心裏有些不安,巫族的隱術曾經被蘇齊識破過,不知道,不知道這一次他會不會也識破自己。

“齊兒,櫟兒,馨兒,你們來了。”

щщщ¤ tt kan¤ C ○

蘇紫念蓋着紅蓋頭,只能聽聲音分辨他們的位置。

“姨父,這是我們兄妹三人送你和姨娘的禮物,我們姨娘就交給你了。”

蘇齊拿出一個錦盒遞給科豐恆,像個小大人一樣交代科豐恆。

“謝謝你,齊兒!”

科豐恆笑得一臉開心,能得到他們的認可,他真的很開心。

“這是齊兒用很珍貴的藥材煉出來的神級三品駐顏丹,能讓姨父和姨娘的容顏更加的年輕,延遲衰老,這可是有銀子都買不到的好東西,姨父和姨娘今晚一定要服下哦!”

蘇齊睜着大眼,笑嘻嘻的說,煉製這兩顆丹藥,可是讓他大出血的,可是姨娘和孃親都是他蘇齊最珍貴的人,沒有關係的。

“謝謝你,齊兒,送給我們這麼珍貴的東西!”

科豐恆今天不斷的遇到驚喜,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有停下了過。

“樊公子,你要是在往我這邊走我就不客氣了。”

猛地傳來蘇紫陌憤怒的聲音。

衆人往蘇紫陌的方向看去。

嬌蕪此時有些惱怒,沒想到樊子復看起來是一個蠢貨,意志倒是挺堅強的,不過蘇紫陌爲什麼會對樊子復有防備,第一次靠進蘇紫陌的時候?已經快成功了,那知蘇紫陌突然移動,現在蘇紫陌又有了防備,讓她心裏莫名的着急起來,眼眸時不時的瞟向蘇齊的方向。

“二公主,我也不想啊!可是我的腳步不受我控制啊?”

樊子復俊臉上有些羞愧難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腳步根本就不聽自己使喚。

蘇齊小臉一沉,猛地想到什麼?

蘇櫟早就拿出了金粉,快速的抹在眼皮上。

“該死。”蘇櫟怒罵一聲,冷冽的眼眸裏全是嗜血的殺意,快速的朝着嬌蕪襲擊。

嬌蕪心一橫,在躲避蘇櫟的襲擊時,把一隻血蠱通過障眼法扔向蘇紫陌。

那知,蘇齊看着她冷冷一笑,“雕蟲小技,也想在小爺面前動我孃親,找死。”

蘇齊雖然是在笑,可是那笑意裏,全是嗜血寒冰的冷笑。

他小小的身影移動到蘇紫陌的面前,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金色的錦盒,血蠱不偏不倚的飛進了錦盒裏,蘇齊快速的合上錦盒,得意的看了嬌蕪一眼。

與此同時,嬌蕪看到蘇齊的動作,在她微微分心的瞬間,蘇櫟一掌打在了她的胸口。

“啊?”嬌蕪痛呼一聲,快速的奪窗而逃。

蘇櫟和蘇齊都沒有追出去,姨娘大婚,不易見血。

而這事情只是發生在一瞬間的事情,等所有的人回過神來的時候,一切已經歸於平靜了。

“陌陌。”

“陌陌,沒事吧!”

納蘭王和司徒若嫣快的上前關心的詢問道。

蘇紫陌笑了笑,“有我們家三寶在,我想出事都難。”

蘇紫陌語氣中透着一抹得意。

“呵呵……!”

聞言,在場的人都大笑了起來。

“王上,出門的吉時已經到了。”

銅鈴笑着提醒道,今天她也會跟着長公主去科府伺候長公主,長公主性情溫和,對她又特別的好,宮女當中最開心的就數她了。

“好!放鞭炮。”納蘭王一聲令下,店外響亮的鞭炮聲脆又快。

就這樣,在衆人的歡呼聲中,蘇紫念被科豐恆的同心結牽着上了花嬌。

而樊子復卻被蘇齊留下來清理身體裏的蠱毒。

大街上這個時候才真正的熱鬧起來。

大人們的前邊,擠滿了孩子。

科豐恆大方,爲了不讓百姓們上前鬧喜糖耽誤了拜彈的吉時,他讓侍衛們擡着百餘斤糖果沿街撒喜糖。

這可樂壞了孩子們,對於愛吃糖果的他們,今天可算是下糖雨了。

在喜轎經過的一家酒樓的二樓上。

君少辰緊緊的盯着樓下的花嬌,心裏說道:念兒,我等在你成婚的必經之路,可是我卻不再擁有你,你我初遇,陌生又熟悉,當明白了心裏的感覺以後,我快樂像樹梢上不斷躍來躍去鳥兒,而如今,我離你這麼近,你卻站在無法追逐的盡頭,我放你自由,那是因爲我知道,我毫無保留的愛,也換不回來你,你的寧靜與美好,讓我漸漸的明白,有一種愛的盡頭叫放手,可是我的心好痛,如果遇到你,愛上你只是一場意外,那麼我寧願回到從前不願醒過來,也許這樣我就能一輩子把你留在我的身邊了。

“太子,既然是自己喜歡的女人,就應該把她搶過來留在自己的身邊,太子又何必在這裏黯然神傷呢?”

猛地,君少辰身後傳來君臨天的聲音。

君少辰沒有回頭,冷冷的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君臨天看着他的背影,邪惡的笑了笑,狂傲的說:“怎麼?太子能在這裏,本王就不能在這裏嗎?”

君少辰沒有說話,因爲此時候,喜轎正好從他身邊經過。

天地間萬物好像是全部停止了轉動一樣,君少辰的眼中,忘我得只有那一頂火鳳的喜轎。

“本王要是你的話,一定會趁這個機會把她給搶過來。”

君臨天又伺機說道,看着君少辰臉上痛苦的表情,他好像非常的開心,踩別人的痛處,看着別人痛苦,他的心裏就像燒開了一百度的水那樣沸騰。

“可本宮不是你?”

君少辰冷冷的吼了回去。

“不如本王幫太子一把,如何?”

君臨天眼眸裏帶着一抹邪笑,那樣子就好像要故意搗亂似的。

“君臨天,你最好給本宮老實待着。”

君少辰猛的轉身,怒視着君臨天。

君臨天卻一臉的愜意,微微一笑,眸光有些幽暗地道:“看來太子挺在乎蘇紫唸的,本王記得,這個蘇紫念還是很不錯的,最起碼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只是太子就想這樣錯過了,真不會會後悔嗎?”

“君臨天,本宮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君少辰吼出聲的同時,心裏更加的擔心,生怕君臨天會對蘇紫念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來,畢竟君臨天已經和昔日不一樣了,他的一雙眼眸裏,充滿了野心和算計。

“太子不要太激動了,本王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君臨天一臉欠扁的的表情,那脣角邊若有若無的笑容沒心沒肺的,看着君少辰的表情就像在看一個笑話一樣。

“你……。”

君少辰蠕動着脣角,死死握緊雙手。

“殿下這般優柔寡斷,可不適合當帝王。”

說完,君臨天留給君少辰一抹決然而去的背影。

君少辰死死的看着門口,“就算不適合,本宮也會讓自己適合去當,永遠也輪不到你君臨天。”

君少辰自言自語的說道。

“江城,準備回皓月國。”

君少辰衝着門外喊。

“殿下,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走。”

江城站在門外,恭恭敬敬的回道。

“那就走吧!”

君少辰沒有回頭,決然的走了出去,念兒,再見了,也祝福你,從此以後,倖幸福福的,開開心心的。

到了科將軍府,科豐恆親自下馬,走到喜轎邊,撩起喜轎的簾子,溫柔地把新娘子牽起,在衆人的注視下進了科將軍府的大門。

鞭炮聲,鑼鼓聲,熱鬧非凡,一路上嬉笑調笑聲不斷。

科豐恆牽着蘇紫念,踏着紅地毯,一路上,笑得一臉的幸福。

“吉時到!”

科將軍府中的管家渾厚的聲音大聲的喊道。

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大廳裏,坐滿了文武百官,看着一對新人走進來,大家都在議論着,好一對兒天造地設的妙人兒!

特別是坐在主位上的科老將軍和夫人,看着兒子臉上的笑容,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衆人喝彩,炮竹聲連連想起。

管家大聲唱喊,“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一對新人朝着高堂上的科豐恆的父母拜了拜。

科老將軍看着一臉笑意絕絕的兒子,心裏更是欣慰,兒子一向不言苟笑,如今笑得這般開心,這都是託了長公主的福。

“送入洞房。”

這是一聲,是科豐恆早就期待的,他好像看看念兒今天的樣子到底有多美。

一雙深邃的黑眸含笑的溫柔的注視着依然帶着紅蓋頭的蘇紫念。

大紅色的紅蓋頭,讓科豐恆更加多了一份幻想。

科豐恆小心的牽着同心結上前走,他走得很慢,而且還時不時的回頭看蘇紫念,跟着她的速度移動,兩人在嬤嬤的帶領下往新房走去。

銅鈴在一邊,小心的扶着蘇紫念。

新房很大,是將軍府裏最好的位置,也是科豐恆之前住的地方,大婚前他重新裝修了一番,以前充滿陽剛之氣的澤蘭院也變成了生機勃勃的院子。

到了新房,科豐恆譴退了所有伺候的人。

靠窗的位置,一張鋪着紅綢子的桌子上,點上了一對紅蠟燭,這對紅燭是象徵着新郎新娘白頭偕老的意思,今天晚上,蠟燭不能熄滅,也不能斷裂,要一直點燃到天亮。

整個新房裏紅的要多喜慶就有多喜慶。

科豐恆關上門,一步步朝着坐在牀榻上的蘇紫念走去。 看到一雙華貴的紅色鞋黃鍛靴子的腳尖就在她的眼前,蘇紫唸的心莫名的緊張起來,不斷的絞緊手中的帕子。

“念兒。”科豐恆柔聲喊着,一雙修長的大手微微顫抖着去揭紅蓋頭,一雙深邃的黑眸,盛滿了柔情,他,終於娶到她了,比他想像中的更加的順利。

隨着紅蓋頭的掀起,他的目光一寸一寸的落在蘇紫念絕美又含羞的容顏上。

當看去紅蓋頭地下那張美得令人窒息的容顏時,科豐恆控制不住自己的猛的把蘇紫念抱在懷裏。

蘇紫念猛地一震,眼眸有瞬間的呆滯,隨即脣角邊溢出一抹溫柔的笑意,還真讓陌陌給說中了。

“念兒,你真美!”

第一次離女人這麼近,又是第一次這抱着女人,又是自己喜歡的女人,科豐恆體會到了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心猿意馬的心情。

他緊緊的擁着蘇紫念,因爲激動而身子微微的顫抖着。

“豐,豐恆,你還要去招待賓客呢?”

蘇紫念真怕科豐恆現在就要她,不是她不願意,只是現在天色還早。

“念兒,今天我們是主角,那些賓客用不着我去招呼,我只想這樣靜靜的陪在念兒的身邊。”

科豐恆閉着眼眸,貪婪的嗅着屬於她的清香,頭埋在蘇紫唸的秀髮裏,輕磕着眼眸,似是喃喃自語的說,這一刻,他的心和身都得到了巨大的滿足,滿足到讓他一輩子只想這樣緊緊的抱着她。

科豐恆的話讓蘇紫念心裏滿滿的全是感動,她顫顫巍巍的擡起自己的雙手,鼓足勇氣擁上科豐恆的腰,在她的手環上科豐恆的瞬間,科豐恆身軀猛的一震,雙眸溢滿了驚喜。

“念兒……。”

他不由自主的呼出她的名字,她終於肯完完全全的接受自己了嗎?

邪物召喚 “念兒,我陪着你,不如我幫你畫畫吧!剛纔看到念兒的瞬間,已經全部映入了我的腦海裏,那一幕,我一定要把它畫下來。”

“豐恆你會畫畫嗎?”

蘇紫念有些驚訝又開心的看着他,她知道他是一位將軍,舞刀弄劍纔是他的強項,同時心裏也很感動,豐恆對她真的很好!就是她一個細小的表情,他都會去在乎,去在意。

就如剛纔,他也感受到了她的心情,才故意轉移話題的。

“念兒,你不瞭解我的地方是有很多哦!”

科豐恆突然賣關子的說道。

“念兒,你早膳一定什麼都沒有吃,餓了吧!那邊有備好的酒菜,要不念兒先去吃一點。”

科豐恆擔心她餓着,早把那些繁文縟節拋之腦後了。

夢裡有隻招財貓 “嗯!”蘇紫念搖了搖頭,清澈的大眼含着笑意,“豐恆,新娘子在卯時之前不能吃東西,這是黎夏國的習俗,等卯時過後我在吃吧!”

“念兒,已經快卯時了。”

“那我們在等等。”

蘇紫念依然堅持。

“那好!我給念兒作畫。”

科豐恆高大的身影起身,長身玉立,一身大紅色喜袍的他,更加的高貴俊逸,他快速往裏間走去筆墨紙硯。

而嬌蕪,她一路往皇宮外逃走,逃出皇宮不遠處,她前邊猛然的出現三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沐雲軒。

“啊?”嬌蕪捂着被打傷的傷口處,有些震驚的看着沐雲軒,他怎麼知道自己會從這個地方走。

沐雲軒轉身,冷冽的看着嬌蕪。

“把她給本座抓起來。”

沐雲軒一聲冷的令下,青楓和敬淮快速的上前擒拿嬌蕪。

“沐雲軒,你不要不自量力!憑你的能力,鬥不過巫族的,你最好想好了在動手?”

嬌蕪眼裏快速的說道,她提高了音量,想以此來震住沐雲軒。

沐雲軒只是冷冽一笑,沒有言語。

看着敬淮和青楓離她越來越近。

嬌蕪心裏閃過一抹着急,蘇櫟那一掌幾乎用盡了全力,她五臟六腑被震得痛不不可止。

“看着你挺聰明,爲何會幹這種以卵擊石的事?”

沐雲軒一臉冷笑,敢動他的女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嬌蕪皺眉盯着沐雲軒,人人都知道他沐雲軒一向是狂妄自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