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起名聽完了我說的話後,對我說道:“那你還拖什麼?這裏就是醫院,趕緊帶人家姑娘去看看啊。”

我和老牛在醫院的五官科椅子上等了兩個多小時,雲月終於從裏面走了出來。

我忙上前對跟在雲月身後的醫生問道:“醫生怎麼樣?”

那個中年醫生看了我一眼後,用眼神示意我裏面說話,我忙叫把雲月帶去孫起名的病房裏等我,我則跟着這個醫生走了進去。

“真的沒有辦法?只要有辦法,多少錢都行!”我着急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那個中年醫生忙擺手示意我坐下:“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們真的是盡力了,用盡了所以的辦法,別說治療,就算是她中的什麼毒都查不出來,你們口中所說的那種蜈蚣毒素,我們從未見過,真的抱歉。”

“有沒有別的醫院,是專業治這個的,麻煩您告訴我。”我問道。

“哎,去別的醫院也是希望渺茫,她中的毒已經把她的聲帶給完全破壞了,我勸你還是少‘花’這個冤枉錢的好。”醫生對我說出了實話。

“只要有一點希望,我也不會放棄,我就不打擾你了。”我跟醫生告別後,一個人慢慢的走回了孫起名的病房。

還沒到孫起名的病房,我就聽到了一陣爭吵的聲音。我擡頭看去,只見老牛和三四個年輕的小夥子吵了起來。

我忙走了上去。

“老牛,怎麼了?”我上前問道,看着被老牛擋在身後的雲月,再看看這幾個吊兒郎當的社會青年,我似乎明白了。

老牛指着其中的一個黃‘毛’小子對我說道:“剛纔雲月去上廁所,被這個黃‘毛’狗看到了,然後一直纏着她不放,都跟到咱病房‘門’口了。”

“你tm的注意點!你罵誰是黃‘毛’狗!活得不耐煩了是吧!”那個被老牛用手指的黃‘毛’牛氣沖沖的。

我看了一眼這個黃‘毛’一眼,頭髮長得都能把眼擋住,脖子上帶着個金項鍊,能有小拇指粗心,這他孃的帶着不壓脖子啊,穿了一個黑‘色’的緊身t恤,把他那如同排骨的身材勾畫的更加顯眼,‘露’在外面的胳膊上刺蛇畫貓的,一看就不像是什麼好東西,他身後的那兩個人像是他的保鏢或者是打手,,長得五大三粗,但是臉上也是透着一股惡相。

“誰答應罵誰。”我‘弄’明白了來龍去脈,心裏本來就煩躁的要命,怎麼能給他們好臉‘色’。

“艹你m!你tm的知道我是誰?”那個黃‘毛’指着我鼻子對我罵道。

“知道,你就是個流氓嘛。”我看着他冷笑道。

“你們在幹什麼?”一個路過的小護士看到這裏不對,走了過來,面對着這幾個紋身帶金鍊子的大男人,沒有絲毫的懼意。

“沒你的事,滾一邊去!”那個黃‘毛’說着把那個小護士推到了一旁。

“m的,看你那吊樣,在這個市裏,沒人敢這麼跟我說話。兄弟們,給我打!”那個黃‘毛’吐了口唾沫,對身邊的那兩個打手說道。

“老牛,你帶着雲月到裏面去,我自己來!”我對了老牛使了個眼‘色’,老牛忙帶着雲月走進了病房,關上了房‘門’,他了解我,雖然我現在的身體多少還有些疲憊,但是打這幾個‘毛’頭小子還是綽綽有餘的。

“艹!裝你m13裝,待會讓你給我跪下。”那個黃‘毛’說着和他身旁的另外兩人一起呈半圓形包圍着朝我走來。

在一旁的那個小護士看到情況不秒,忙拿出手機再打電話,估計是在報警。

我站着沒動,在等他們幾人都動手打到了我身上後,我纔開始反擊,因爲醫院有攝像頭,再一個他們人多,記錄下他們先動手後,即使把他們打出個長短來,最多也算是個防衛過當。

在我臉上捱了那個黃‘毛’一拳後,我直接用腳猛踢他的下身,這一腳我是瞅準了,踹下去後,他跟屠宰場裏的豬一樣,捂着襠蹦着高,嚎了起來,我估計沒幾個月是好不了,肯定是腫了。

在這個間隙中,我躲開左面那個人的一拳,順勢對着他的面‘門’就是一拳,咔的一聲,一米九的大個子哼都沒哼,便倒了下去,鼻樑估計得斷了。隨即,我沒有再給他們出手的機會,以雙腳爲軸心,身子一轉,對着右面的人就是一拳,然後跟着提出一腳,那個人也倒在了地上。

這一連串的打鬥聲,把周圍的護手醫生都引了出來,剛好目睹了眼前的這一切,那些醫生和護手全傻眼了,剛纔這個男人還一動不敢動的捱打呢,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那三個男人給放倒了呢?剛纔那個拿着電話報警的小護士也是張大了嘴,很顯然,我這一系列的動作,對他造成的影響不少。

不過是周圍的人傻眼了,連我自己都傻眼了,這怎麼回事?雖說一起放倒這幾個人肯定沒什麼問題,但是也不會想現在這麼容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自己出手的速度和力量都不是以前的自己能比的。

雖然心裏有疑‘惑’,但是眼下得先把這幾個小子給處理了,我蹲下身子,把那個黃‘毛’給拉到孫起名的病房裏,對老牛說道:“老牛,你看着辦!”

老牛,樂呵呵的跑了過來,一臉凶氣的望着那個還躺在地上捂着自己襠的黃‘毛’問道:“身上帶着多少錢?”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黃‘毛’有些恐懼的望着我說道:“兩……兩千多點……”

“嗯,不少,拿出來。” ?

沒一會兒,老牛把這個小子勒索了個乾乾淨淨,身上的錢,蘋果手機,銀行卡,銀行卡密碼都給要了過來,甚至連人家脖子上面的條金鍊子都戴在了他的脖子上。.

“哎呀,我艹,老野,這鏈子得半斤吧,比我家的狗鏈子都粗,真沉!”老牛‘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金項鍊說道。

“那玩意那麼粗,一看就是給狗帶的,知道還帶,你趕緊給我摘下來,還有把他的銀行卡給他的。”我對老牛說道,雖然這幾個‘混’‘混’不會報警,但是也能把他的家底子都給沒收了。

“得了,我帶着也壓脖子,壓出個頸椎病來更不合算,估計這黃‘毛’彎腰駝背的就是讓鏈子給壓的,算了,明天去給賣了。”老牛說着把那條金項鍊給裝到了‘褲’子口袋裏,然後把銀行卡扔給了黃‘毛’。

孫起名也躺在病‘牀’上說道:“行了,警察也快到了吧?”

我估‘摸’着時間,警察也差不多該到了,對着那個還在地上捂襠的黃‘毛’說道:“還不趕緊帶着你的人滾,信不信我讓他把你的內‘褲’都給拔下來。”

那個黃‘毛’聽了我的話後,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連滾帶跑的跑出了病房。

這時雲月走了過來,拉着我的手,在我手心裏寫下了幾個字:

“對不起,祖上古訓,蠱術不得用於凡人之身。”這個“凡”是平凡的意思。

我點頭,表示我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後我也走了出去,看在走廊裏的那三個人跑掉後,我才鬆了一口氣,畢竟咱實在不想去警察局喝茶啊。

也是一兩分鐘,一男一‘女’兩名警察從走廊的那頭走了過來。

看了一眼圍在四周的人問到:“剛纔誰報的警?”

“我,我報的警……”剛纔那個打電話的小護士說道。

“剛纔誰打架?”其中一箇中年的警察對她問道。

那個小護士看了我一眼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警察的話。

“那個警察先生,剛纔打架的那幾個人跑了。”我說道。

“跑了?往哪跑了?你又是誰?”中年警察對我問道。

“往醫院外面跑了唄,我就是個看熱鬧的。”我對那名警察笑着說道。

“看熱鬧?報警了嗎?”旁邊的那個‘女’警察對我問道。

“沒……沒有。”我答道。

“看到有人打架不報警?還有心思看熱鬧,你跟我們走一趟吧,做個筆錄,請協助我們調查,謝謝。”那個‘女’警察看着我說出了這幾句話。

我聽到後,當時就想去撞牆,這怎麼看個熱鬧都要進去?算了,今天這去派出所喝茶算是逃了不了。

我對那兩名警察說道:“行,我和我朋友說一聲。”

在孫起名的病房裏,我囑咐老牛,把孫起名給換一個病房,省的那夥人再來報復,然後帶着雲月去我家裏等我,我把家裏的鑰匙也給了老牛。

“張老弟,沒事吧?”躺在病‘牀’上的孫起名,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去做做筆錄。對了,老牛你晚上把飯做好,我回來吃。”老牛這人做飯很好吃,喜歡吃的人,能沒有一手好廚藝嗎?

從警察局裏出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天已經暗了下來,我直接打了個車回了家。

到了家裏,敲開‘門’,老牛一人在玩lol呢,因爲我職業的原因,所以一直是跟父母分開住的。

問了老牛才知道,雲月去洗澡了,老牛跟我說,雲月對現在科技的東西,電視、電腦、熱水器,不用教自己都會用,看來她和她‘奶’‘奶’住的地方肯定不差。

趁雲月洗澡的這個空檔,老牛問我她能不能治好,我把醫生對我說的話,對老牛重複了一遍。

老牛聽到我的話後,情緒也是低落了下來,安慰我道:“老野,你千萬別灰心,總會有辦法的,咱現在經歷了這麼事情後,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完全改變了,這死人都能活過來,你說還有什麼不能治?”

“行了,先收拾下準備吃飯吧。”我看着雲月從浴室裏走了出來。

吃過晚飯後,老牛一個人上街去賣蘋果手機和金項鍊去了,我和雲月在家裏看電視,動物世界,雲月喜歡看,看到這個後,就不讓我換臺了。

中間廣告的時候,雲月又拉起了我的手對我寫道:“張野,治不好就算了,我現在已經很開心了。”

我看了雲月一眼後,對她說道:“相信我,我一定能治好你,不過給老牛打個電話。”

雲月有些不解,在我手裏寫到:“給他打電話做什麼”

“讓他賣東西的時候,順便給你買個口罩和墨鏡回來……”我看着雲月那張漂亮的臉蛋笑着說道。

……

晚上老牛回來,帶了一大堆吃的,現在老牛把我家當成他的臨時據點了,這是打長期戰啊。

之後的幾天,雲月和老牛一直住在我家,我和老牛一個房間,雲月自己一個房間,期間我也去雲月的房間裏看過,裏面到處都是叫不上名來的毒蟲,嚇得我立馬走人。

最近我和老牛帶着雲月幾乎跑遍了各省所有的大小醫院,看便了中醫西醫,依然找不到能治好雲月的方法,越是這樣我心裏就越自責,這種痛苦時時刻刻的煎熬着我。

一個月之後,我就接到了韓穎的電話,電話裏韓穎對我說道,讓我下午和老牛去宏偉的旅行社一趟,把剩下的那十萬塊錢給我倆結清。

期間韓穎也給我打過電話,說給我錢,那時候我在外地給雲月看病所以沒有時間,也就沒去,這次剛好回來了,所以我下午便準備帶着雲月和老牛過去拿錢。

到了下午,我和老牛還有云月三人就到了宏偉的旅行社,老牛逮到宏偉騎在他身上差點沒把他給壓斷氣了,宏偉則一個勁的在老牛的身下求饒:“牛爺,您是我大爺,您是我親大爺,我真知道錯了,我也不知道你們去這一趟會這麼危險。”

“行了吧,老牛,算了,咱不活着回來了嗎?”我說道我們活着回來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死去的吳亮,他臨死前‘交’代我讓我好好的照顧她的妹妹吳又靈,回來的時候事情太多,竟然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既然咱答應了人家,就得做到,看來過幾天還得去趟雲南貢山村,去吳亮的家裏看看他妹妹。

我和老牛在宏偉的店裏沒等一會兒,韓穎便從外面走了進來,按照合同上,給了我和老牛剩下的十萬塊錢。

“對了,這是額外給你們的,這次多虧了你們。”韓穎說着又從包裏拿出了十萬塊錢,遞給了過來。

我剛準備說幾句客套話再拿,突然在旁邊伸出一雙大胖手早已用流星的速度把那十萬塊錢接了過去。

“韓大小姐,謝了啊。”老牛拿着手裏的錢放進了自己的包裏,臉皮要是能用尺子量的話,我估計能和地皮差不了多少。

“對了,韓大小姐,你爸的病……”咱拿了人家的錢,畢竟這主要的目的沒有完成,所以我心裏有些愧疚。

韓穎聽了我的話後微微一笑:“多謝你的關心,孫老爺子說能幫我爸看好他的病,所以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韓穎似乎很忙,給了我和老牛錢之後,沒說幾句話,便急匆匆的走了。

韓穎走後,宏偉從後面冒了出來,對老牛說道:“牛爺,咱倆商量個事唄?”

老牛聽了他的話後,說道:“啥事?”

“你那錢,分……分我點唄……”宏偉看着老牛那鼓鼓的包囊說道。

“這個你問老野。”老牛雖然拿錢快,但是他知道這錢是我倆的。

“給他個兩萬吧。”我對老牛說道,不管怎麼說,畢竟我們能賺到這些錢,也多虧了宏偉。

到了晚上,從宏偉的店裏出來後,老牛說什麼也要去吃一頓好的不行,說賺了這麼多錢了,不消費下對不起自己。

我感覺也該去放鬆下了,便和老牛去了一個比較高檔的酒店裏面,老牛拿着菜譜上來自己就先點了七八個菜,然後才把菜譜遞給了雲月,雲月接過後,並沒有點,直接給了我。

我合上了菜譜,遞給了站在旁邊的服務員說道:“先這些吧。”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接過了我手裏菜譜。

“等一下,你這裏的有什麼酒?”老牛叫住了那個剛要轉身離開的服務員。

“您好先生,我們這裏的酒水有:啤酒、無醇啤酒、白酒、紅酒、黃酒、‘雞’尾酒、香檳酒……”

“行了,給我來兩瓶紅酒吧。”老牛打斷了服務員的話。

“好的先生,請問你需要那種紅酒?”服務員說着遞給了老牛一張酒水的菜單。

老牛接了過去,看了一會兒問道:“這個83年的紅酒好喝嗎?”

“您好先生,83年的拉菲紅酒是極品年份,非常好喝,但是……”服務員說到這裏有些支吾。 ?

“但是啥?”老牛問道。.

“這個酒很貴。”服務員帶着非常專業的笑容回答。

老牛聽了服務員的話後,直接合上了菜單,遞了過去:“就這個了,給我來兩瓶,等一下。”

“雲月你喝不喝?”老牛對雲月問道。

雲月搖了搖頭。

“那就來兩瓶吧。”老牛說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務員接過菜單轉身走了。

那個服務員還沒走到‘門’口,老牛又喊道:“哎,再給我來一瓶,我回家帶給我爸嚐嚐。”我爸不喝酒,這個老牛也知道,所以只給他爸要了一瓶。

我看了老牛一眼,知道他又開始裝闊了,但是這一次我就任他去了,吃能吃多少錢?直到服務員走了出去,我纔對老牛說道:“就這一次啊,這次我請客,咱都是農村出來的,能節約就節約。”

“行!那就這一次!”老牛答應的倒是痛快。

“服務員!來,我還點菜!”老牛扯着大嗓‘門’喊道。

你個兔子,抓着不要錢的飯了是吧?!

這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吃飯中,老牛把那個裝着四十萬的揹包給了我,說讓我幫他先存着,今年賺的錢存起來,過年再一起給他父母,我沒有拒絕,畢竟讓老牛自己拿着錢,我還真有些不放心。

吃完飯結賬的時候,服務員走了進來對着掏錢包的我說道:“您好先生,你本次消費爲三萬兩千四百元,謝謝您的惠顧。”

WWW ●тт κan ●¢ o

我聽了服務員的話後,差點沒趴桌子上:“多……多少錢?”

服務員依舊帶着她那專業的笑容對我說道:“您好先生,您本次的消費爲三萬兩千四百元。”

“怎麼這麼貴?”老牛在一旁瞪着牛眼問道。

“您好先生。你本次酒水消費爲三萬九百,菜品消費爲一千五百元。”服務員的笑容依舊燦爛。

“那83年的紅酒多少錢一瓶?”我問道。

“先生您好,83年的拉菲紅酒一萬三百元一瓶。”服務員的臉上依舊掛着笑容。

我聽了服務員的話,差點跳起來,一拍桌子:“老牛!!!”

“我去上廁所!”老牛看到我那能吃了他的眼神後,跑的比兔子慢不了多少。

從酒店出來後,在車上,我把老牛另外點的那瓶紅酒給老牛扔了過去:“接着,趕緊回去,讓你爸嚐嚐這一萬塊錢的酒到底啥滋味!”

老牛接過酒後,對我說道:“老野,對不起,我也不知道那酒那麼貴,早知道就不喝了。”

“行了,都過去了。”我說道。

“謝謝你啊,老野,嘿嘿……”老牛嘿嘿的笑道。

當天晚上老牛又在我家裏跟我擠在一張‘牀’上睡了一晚上,到了後半夜,他開始演武俠劇了,腳不停的踢我,我實在扛不了,就去了客廳裏的沙發上睡了一宿。

而就在這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走進了一個四處黑茫茫的世界,在這裏面有一個身穿道袍,長得眉清目秀的道士,一直在看着我笑,我問他:“爲什麼看我?”

他對我說:“因爲你是我徒弟啊,師傅看看徒弟有什麼不對?”

我當時就凌‘亂’了,我這沒拜過師,哪裏來的師傅?:“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他笑了笑說道:“沒有,你身帶龍紋,能解開我龍紋劍的封印,我怎麼會認錯人?”

“龍紋劍?封印?”我想到這裏,似乎有些明白了:“難道你是那個‘洞’‘穴’裏的鬼師張流觴?”我問出了我心裏的疑‘惑’。

他點了點頭:“對,你最近難道沒感覺到你的身體發生一些變化嗎?”

“變化?什麼變化?”我不明覺厲。

“你沒感覺到,你和別人出手的時候,你的身體反應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嗎?這就是你身上的龍紋之血開始覺醒了。”他看着我眉頭笑開了‘花’,給我的感覺就好像他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樣。

我想到了今天在醫院和那三個小‘混’‘混’打架的時候,難怪自己的反應速度便快了,原來是這樣,但是這個“龍紋之血”到底是怎麼回事,想到這,問對他問道:“龍紋之血?這龍紋之血到底是什麼?”我幾次聽到我身上帶着這種血液,好奇心也越來越大。

“所謂天機不可泄‘露’。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他說話的樣子好像那電影裏演的騙錢的老神棍。

“算了,我也不問了,你不是死了嗎?怎麼還能和我說話,還有,你是怎麼找我到我?”我問道。

“我雖然死了,但是我的魂魄還在,我在用魂魄中的意念和你‘交’流,我一直在等待一個人,一個能代替我撐起這世間‘陰’陽平和的人,慶幸的是,我找到了你,看來是祖師爺顯靈了,至於我怎麼找到的你,因爲你拿着我的劍嘛。”那個道士嘿嘿的笑道。

“那你找我做什麼?”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句話無論對人對鬼都沒錯。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讓你來當我的接班人,也就是做個鬼師,來維持這‘陰’陽兩界的平和。”他說道。

我把頭搖的跟骰子似得:“你可拉倒吧,做鬼師?維持‘陰’陽兩界的平和?算了吧,這種大任你還是找別人吧,對了,老牛不也拿了你的劍嗎?你怎麼不找他?”

“很簡單,他身上沒有龍紋血,你做了我的接班人,就是普天下第一個!龍紋之血加上鬼師的練氣之術,你的名字一定會響徹‘陰’陽兩界!”

“算了吧,我沒這興趣,你找別人。”我果斷拒絕,這世上哪有天下掉餡餅的好事?至少我不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