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的存在,據說比神器都爲之不差。

自然是因爲它們的功效。就像地龍根是強化人的身體,讓自身更加的強大。不需要碎煉身體,不需要鬥氣磨鍊,即便是一個魔法師都可以應有很強大的防禦力。

而麻草,則是可以改變人的屬性,讓人擁有一種罕見,傳說之中的屬性。

雷屬性!

而且,只所以說它們罕見,是因爲根本不容易見到。

多數的時候,這兩件東西都被魔獸損壞,沒有成長成熟的時候,就被咀嚼了。

要不就是出現在罕見之地,被強大的魔獸所吞噬了。

人類太難見到了。

而且,這種東西,一輩子只能服用一次,可僅僅服用一次,都能把自己的防禦強化成堡壘一樣堅固。

當然,也要看服用多少,還有就是人的身體怎樣,能承受多少地龍根的能量,因人而異。

但是,傳說一個正常人服用地龍根之後,雖然因爲承受不多地龍根的能量,小小的服用一口,面對三級魔獸,都無法破防!


可見地龍根有多強大!

這也是,韋然多麼的重視地龍根的存在的原因。

“賭,只能賭一把了!反正實力提升後,殺周陽的日子多得是!”地龍根強大的誘惑,始終沒能讓韋然改變主意。

但是,他也只是在賭。

不過他並不知道,韋沉是什麼人,一城之主。雖然地龍根很是珍寶。但是對於一個強勁,成長且快的對手來說,韋沉寧願放棄地龍根,也要擊殺周陽。

多日來,韋沉根據傳回的信息,自然知道了周陽的瑣事,自然也更加的擔心。

周陽成長起來,太快!

不過韋然卻沒有猜到韋沉的想法,已經想到要全力賭一把。緊接着,韋然關掉腕帶,不想因爲經常傳來信息,打擾自己。

“等着義父服用自己得來的地龍根,他一定不會說那麼多。”韋然眸光鋥亮,“那麼也就不會怪罪自己。”

“得到地龍根,再想個辦法,幹掉周陽便是。”

對於韋然來講,周陽自然沒有地龍根重要!

······

影衛營區,一處宿舍。

門口站着四個人看守,彷彿是看到了周陽。

不過,這裏面不是周陽。

“地老鼠,你說說,接還是不接!”一臉着急的孫雙,對一位鼠頭鼠腦的人,急切問道。

“接是接了,但是你給的積分太少了,兩千積分叫我幹掉周陽,你當我傻啊。”被稱之爲地老鼠的人,搖頭晃腦道。

“你……”一時間,孫雙感到了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但是此時有求於人,也只好放下身段,“你說多少吧,只要能幹掉周陽!”


“嘖嘖嘖,你看看人家周陽,一出手就是三萬積分。”看着孫雙瞪着血紅的眸子看着自己,地老鼠連忙說道:“一出手三萬積分,那麼肯定是有後臺的,你想,一個新加入的影衛,怎麼能有那麼多積分?積分天上掉下來的不成?”

“既然有那麼多積分,肯定還有強大的底牌。”

“搞不好,身邊有暗中保護的人都有可能。”地老鼠分析道。

聽着地老鼠的話,孫雙覺得有些道理。

第一,周陽沒有暗中保鏢的話,怎敢夜間擊殺魔獸?要知道,周陽只是一個玄妙鏡初期的人!

第二,自己的二哥玄妙鏡後期的人,能被一個玄妙鏡初期的人幹掉?而且還是一位陣師。

想到這,孫雙無奈的點頭:“你說吧,多少。”

“五千,不還價!”地老鼠伸出手掌,淡淡道。

“好!就依你,但是擊殺不成功,我不會給你。立個字據,你看如何。”孫雙點頭爽快道。

“不用,你以前作爲兄弟盟的領頭羊,那點信譽還是在的,我擊殺了周陽後,你再給我也不遲!”地老鼠呵呵一笑道。

聽着地老鼠的話,孫雙點點頭:“這樣也好!”

“告辭!”地老鼠微微揮手離開。

看着地老鼠的離開,孫雙滿臉猙獰,冷笑道:“周陽,你就等着死吧。”

要說地老鼠,則是一朵奇葩。但是實力絕對不容小視,作爲刺客的他,僅次於影衛內第一刺客韋然之下,位居第二。

奇葩,則是奇葩在,地老鼠是土屬性的戰士。

要知道,一般的刺客,都會是風屬性的,那樣的話,速度更快,攻擊更強大。要不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作爲土屬性能力的人,做刺客,一般是不被人看好的。

但是,地老鼠就做成了,而且還是有聲有色。

那是因爲,地老鼠有一種能力,就彷彿是他的名字一樣。

地老鼠。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鑽地洞,就是地老鼠的看家本事。

不是所有土屬性戰士都能學得來的。

你能鑽不錯,但是你速度快麼?你攻擊力強嗎?你能準確的殺人嗎?

地老鼠,能!

所以地老鼠非常成功的成爲了一名,別人不敢想的土屬性刺客!

而之所以,孫雙能和地老鼠見面。這,自然和周陽見牛勝的辦法基本相同。

學校內,有規定,你可以堵門,你可以戰鬥,但是你不能打擾別人休息。

自然而然的,你在怎麼着,你不能隨便的進入別人房間,而且也不能晝夜不停的大聲喧譁。

耽誤別人修煉,是不行的!


如果不聽勸,那好,教官來收拾你。


每一個教官,都是身爲解脫境的強者,滅殺生死境中期的影衛都是小菜一碟,更何況其他境界的?

自影衛建成以來,這樣的人不是沒有!

在教官擊殺幾次之後,後面的影衛也就老實了。

不能打擾修煉,所有有了孫雙面見地老鼠的一面。

看着地老鼠離開之後,孫雙越是想周陽,越是讓他對周陽恨之入骨。

一雙眼眸血紅之極,帶着滿臉的猙獰,孫雙就彷彿是一頭飢餓許久的魔獸一樣,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詛咒道:“周陽,我會讓你不得好死!”

“還有血旗!” 深夜。

一個身影,彷彿幽靈一般,急速在森林之中掠過。

在幽深的且夜色之中的森林中,如魚得水一般自在,絲毫有沒因爲森林之中的恐怖危險的存在,停腳駐足。

又彷彿,這人就是爲夜色而生。如猛獸一樣,常年生存在夜色的森林之中。

“奇了怪了,整整一夜,都沒有見到四級魔獸!”周陽的身影急速掠過,皺着眉頭。

“難不成蒸發了?”周陽搖搖頭,“恍若集體消失了一樣!”

自從擊殺兄弟盟之後,周陽急忙出現在森林之中,高速度的獲取積分。

之所以周陽沒有因爲擊潰兄弟盟,然後白天在森林之中擊殺魔獸。那是因爲,周陽知道,白天不比黑天,積分容易得到。

要知道,白天影衛的人都出來擊殺魔獸,魔獸出現的機率自然就小了。魔獸也是怕死的,再者說,魔獸的等級越高,靈識越是廣闊,魔獸也不笨。

更何況,魔獸本身也喜歡晝伏夜出。

不過,對於周陽來講,不光是因爲夜間的魔獸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周陽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

虛無。

周陽越想,越是皺眉。他不知道,爲什麼經過了一個白天之後,原本這一帶的四級魔獸,都不翼而飛。

讓周陽覺得不可思議。

對於四級以下,三級魔獸,也就是相當於生死境的這樣的魔獸,周陽已經懶得擊殺了。

第一積分少。

第二血液周陽也用不到。

第三還沒有晶核。

所以,周陽放其成長。

豬養大了纔好賣錢。

“難不成也像人一樣,怕被自己殺了,走到更深的深處,投奔一些強大的魔獸了?”周陽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有些幽默,隨即無奈的笑笑。

可週陽不知道的是,周陽猜想的一點都不錯。

實力越強的人,越是怕死,魔獸也是一樣。

雖然進入深處,投奔一些強大的魔獸,可能會死。但是如果不投奔的話,被周陽這等殺神,已經在這附近殺戮了兩天的周陽碰見,那必死無疑。

可能死和必死無疑,魔獸也能衡量的出來。

突兀,周陽看了不遠處的一片地面,說了一句摸不着頭腦的話。

“三天了!”

隨即心裏想到:“看來這地鼠是想等自己精疲力盡之後,或者是無法分神,被強大的魔獸困擾之時,會給自己致命一擊!”

地老鼠,這是周陽從血旗盟,牛勝那裏瞭解到的。

既然當天聽到孫雙要威脅自己,周陽認爲,孫雙不會無故放矢。要知道,因爲自己,他死了兩個親兄弟,換做是自己,自己也不會放過殘害自己兩個兄弟的敵人。

所以,周陽就有所顧忌,然後準備。

一般最好擊殺自己的是什麼人?

最簡單的肯定是刺客,所以,周陽從牛勝那裏瞭解到了影衛內,最出名的刺客有哪些。

不瞭解不知道,一瞭解,周陽反而有些震驚和震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