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看見了西崑崙所化的大魚,甚至站在魚眼中的太乙真人和黑牛讓它再度暴走。

「孽徒!」

一聲暴喝之下,驚雷撕裂天穹。紫雲之中突然伸出十八隻足以擎天的手臂,每一隻手裡都攥著一截殘破的星辰柱。

星辰柱上的星光,就像被撕碎之後的夢的碎片,在人間劃出數道美麗的弧度。

其中大多數直取大魚命門,可仍然有幾塊從元始天尊手裡掉了下來。

有的落入大海,掀起滔天巨浪,海水將海岸邊的漁村一舉摧毀。

有的落入深山,頓時山河開裂,飛濺的熔岩像天降火雨,使得許多地方付諸一炬。

九州原本相對完整,自此七零八落。

大魚尚距元始天尊千里之遙,漫天星辰柱的碎片已紛至而來。

從魚臨淵的角度看去,就像一顆顆流星。

只見他一步踏出,淡藍色的靈力在他身前聚流成盾,竟將星芒全數收起。

再看神州方向時,魚臨淵只能暗嘆一聲。

除了饕餮安然無恙之外,龍陽魚妃這些修為不俗的神仙也僅剩一口氣。

魚臨淵看著手中妃色魚符,就像對著水色的笑臉。

「救人,終究不是我擅長……還得借你的手。」

說著,魚臨淵將靈犀之淚用力一擠,幾滴晶瑩的弱水立刻懸浮在眼前。

他罕見地掐著訣印,一連丟出數十個魚符。 「不過,你來老朽這,有什麼目的?」

老者實在想不通,如果她真的對傳承沒有興趣的話,為什麼要來?

看著糟心。

活著的時候老者還無比坦然自得,誰想到死後一個意識體居然也會如此糟心。

「散心。」

君凜伸了個懶腰,打個哈欠,「順道帶他們來試煉。」

「!!!」

這話一說,老者更氣了。

感情他一個玄帝墓,就是拿來給人試煉的?

越聽越不像話,真想直接把她給踹出去九門殿。

老者想想頭頂上的那個……哎,嘆了口氣,算了。

惹不起。

君凜本意是要來無雁山,這墓穴不光剛好在這附近。

而且……原先最初始的目的就是想躲開大比。一群坐在那,乾巴巴的看著下面對於她而言都是過於「幼稚」的比拼,還不如撒手出門。

那些大臣和其他家主坐在下頭,一個個都會明著暗裡誇自家小輩,炫耀成癮,聽著就跟是說書一樣叫人打瞌睡。

老者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多少次在少年這裡吃癟,總感覺自己每說一句都能心塞致死。

禁忌之戀:追着總裁哥哥跑 哦,他已經死了。

不然要是活著,不知道要被氣死多少次。

老者在心裡想,這會兒臉上也看不出一絲不妥當之處,看似笑嘻嘻的和藹。



「師兄,你小心些。」

小師妹再開口,已經沒有了之前的羞澀,再看洪昊,她心裡竟然異常的平靜。

洪昊還沾沾自喜,對此沒有發覺,只是點頭,用目光很是深情的看向小師妹:「小師妹,你對我真好。我會多注意的,你也是。在這裡,我修為不太夠,沒有辦法時刻保護你。」

若是以往,小師妹肯定會激動,面若桃花羞紅的點頭。

只是這次,她很平靜。

小師妹臉上再也沒有洪昊想要看到的那種眼神,她只是輕輕點頭:「我有師伯保護我,我不會有事的。師兄自己小心。」

她不會再說什麼要萬事以師兄的安全為主,甚至趾高氣昂的讓人保護師兄,但這次,不會了。

「……」

洪昊那看似溫柔表情的面孔下,一下就頓住了。

他其實也不敢過於自信一個人勇闖,他想得是小師妹會讓人好好保護他,防止會有意外。

但沒想到這次,師妹竟然這麼自私!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師妹?」

洪昊過於震驚小師妹的想法,臉上的表情這會兒都沒辦法遮掩。

很不可置信。

「師兄你說得對,畢竟我爹只有我一個女兒,如果我出事了,我爹肯定會傷心,所以我一定會讓師伯好好保護我。」

小師妹說這話的時候,還刻意盯著洪昊的表情看。

「師妹放心,師兄也一定會好好保護你,儘管我可能修為不足。只要我得到了這裡的傳承,以後就一定能更好的保護你。」

洪昊本就心虛,加上心有所想,眼神飄忽和貪婪對她而言已經是最好的答案了。

強婚之搶得萌妻歸 師兄,說得不是真心話。

是她瞎了眼,居然會喜歡上這樣的師兄。

小師妹不得不承認,這麼多年,自己臆想出來的師兄,不過就是一個華而不實的夢。 面對這一場無妄之災,魚臨淵也只能救下那幾張熟悉的面孔。

魚妃龍陽等人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便在昏迷中被魚符救起。

元始天尊緊盯著魚臨淵,似乎根本沒有把魚妃他們當回事。至於這些人是去是留是死是活,他完全不關心。

「好啊~很好!自己一手調教的弟子,竟然為了一條魚對付起為師來了!」

「……」

太乙真人站在大魚眼睛里,即便聽懂了元始天尊的話,也不記得和眼前這位「師尊」有半點情分可言。

那一場凈世之禮恍若隔世,分開的又豈止是元始天尊和太乙真人。

籠罩大半個九州的紫雲猛然一縮,仙風道骨的元始天尊從那張猙獰的面孔眉心顯化而出,恨恨地瞪著魚臨淵。

「我們又見面啦……」

「如果可以,我倒希望我們永遠不見!」

「你和魚為淵之間的因果我不清楚,甚至她冒失之過我也可以不追究,但你現在必須把她還給我!」

「原以為身為元始天尊,理當能夠認清一些東西,如今看來也還是願夢不願醒。」

「妖言惑眾可以,蠱惑我清心水聖蓮化身可就有些班門弄斧了!不管里話里究竟是何意,今日也必須將她還我!」

元始天尊話落,就看見魚臨淵伸手拿出兩個一模一樣的妃色魚符,面向自己攤開手心。

他不明白魚臨淵要玩什麼把戲,可是他能從那兩個「古怪」的氣泡上,察覺到並蒂蓮的氣息。

與其費心費力去猜,倒不如全部搶到自己手裡再說。

可還沒等到元始天尊動手,他的心思就像被魚臨淵看穿了一樣。

只見魚臨淵搖頭輕嘆,抓起那枚之前禁錮著另一位天尊的魚符往天上的紫雲里一扔。

頓時一朵朵盛開的九色蓮花,接二連三倒懸在夜空之中。

看到這一幕,不光元始天尊愣住了。就連站在大魚眼中的太乙真人和九公主也十分不解。

且不說魚臨淵為何能將天尊滅殺在魚符內,此刻更是用出了和天尊相同的術法。

夜仙蓮影,清風自來。柔和的靈氣像水流一樣瀰漫天際,本該充斥著死氣的人間立刻披上一層生機。

那些因為元始天尊枉死的妖或人,通通在這微妙的氛圍中化作淡淡的魚魂,從九州大地升入夜空……

一圈圈靈氣酷似水面的漣漪,游弋在夜空中的魚魂相繼消失其中。

仿若它們來人間走過一遭,又重新回到來時的地方。

元始天尊耳邊能聽到一句句謝辭,竟然都是來自之前死去的生靈。

或許是因為魚魂太多擾動了靈氣,倒懸的蓮影輕輕搖曳,映出的卻只有那一張令天尊無法忘卻的容顏。

時光,仿若一瞬間又回到了老君樹下……

雙生並蒂蓮因情而生,因愛而熟,至愛時被深愛的一方自然會消亡。

元始天尊深陷在回憶里,已經愈發分不清是蓮愛著荷,還是荷戀著蓮。

越是情深,元始天尊對魚臨淵的恨意也就越重。

當他再也忍無可忍時,只手破開夜空,突然一把掐住了魚臨淵的咽喉。

「你殺了她?你竟然殺了她?我本不願執意與你為敵,是你逼我的!」

光芒一閃之後,魚臨淵的身影碎如塵埃。

目睹這一幕的九公主化龍衝來,嘴裡呼喊著她最想說的話。

「尊父將我託付給你,可不是讓我親眼看著你死的!魚臨淵,我不相信你會這麼輕易死去……」

或許是因為九公主太過著急,這些話喊出來的時候都變成了龍吟。

元始天尊正要接過那枚護著水色的魚符一看究竟,卻見一條純白真龍向自己衝來,頓時殺意再起。

「當我雙手沾滿龍血時,誰又會料到那不過是他人的嫁衣!

既然你們都願為魚而死,我自然會為她成全你!」

眼見九公主所化白色真龍沖至近前,元始天尊一把抓住妃色魚符,隨即指劍向天,身形瞬間暴漲千倍。

就在他伸出一隻遮天大手抓向九公主時,身前又一次漾起漣漪。

魚臨淵現身時,一指點在元始天尊手心,使得遮天大手猛然一滯。

「執迷不悟!也難怪三清之中,老祖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你若還無法認清自己,老祖這一場機緣也就白給了!」

魚臨淵驟然發力,元始天尊的大手被推了出去。

只是他這番突兀的言語,令元始天尊更為不解。

九公主看到魚臨淵再次出現,變回人形飛撲而來。

「他能藉助星辰之力困殺尊父,我……我剛才還以為你真的……」

魚臨淵並未理會九公主,眼下讓元始天尊清醒才是關鍵。

「你且再看看這漫天蓮影,不正如你自己的化身么?

世間哪有什麼雙生並蒂蓮,不過是老祖為了讓你正視自己,入夢之前為你種下心念!

你喜歡了這麼久的,不過是你自己的影子罷了!」

「一派胡言!老君樹如父如祖,他豈能忍心看著並蒂蓮子自取滅亡?」

魚臨淵沒有立即反駁,而是一手挽起衣袖,伸出胳膊對著夜空畫了一個圈。

當靈氣全部散開的時候,元始天尊面前出現一副畫。

畫中盤坐一位身形消瘦的老者,赤裸著上身,肩上落滿灰塵。

若不是那一雙充斥著精芒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元始天尊,只怕誰都會認為老者就是個「死人」。

然而。

元始天尊在看清老者的面容后,頂天立地的身軀開始止不住地顫抖。甚至他竟然無視魚臨淵他們的存在,撲通一下跪倒在空中,沖著畫中老者一連三拜。

「老君!真的是您?我以為您早就……」

元始天尊話未說完,就被畫中老者伸手制止。

就看到老者緩緩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雨,重披一身星光。

「好啦~時至今日,你依然看不清自己心裡的情種,或許當初就不該送你進去。

因果循環,萬物有情。你也不要徒留輪迴中了,隨為師回去吧!」

「可是她……」

「嗯?」

老者僅僅一個眼神,元始天尊渾身一哆嗦,不再多言。

隨即,老者語氣緩和的說道:「凈世之禮僅存於輪迴之中,你無法擺脫這不怪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