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森不耐煩的擺擺手道:

「這是不可能的!

你們華夏國的專家是什麼身份?

跟我吃飯,那是浪費我的時間!

不過看在錢教授的面子上,我可以給你國專家,一個飯局上的位置。

讓他在一邊進行旁聽。

不過請錢教授一定要交代好!

我和其他專家吃飯,你國的醫生絕對不能講話!

更不能出現任何問問題,或者打斷我們講話的情況!

一旦出現,就不要怪我翻臉,將他攆出去了!」

說完,安德森下車,牛逼轟轟的離開了。

錢樂樂氣的在原地直跺腳。

指著安德森的背影罵道:「去你大爺的!牛什麼牛?

你什麼玩意啊你!

裝尼瑪裝啊!」

但是錢樂樂罵完卻是泄了一口氣,表情沮喪。

(本章完) 安德森對於華夏國的態度,其實是大多數發達國家對華夏國的態度。

其實想想也是。

自己研究出來的成果,憑什麼免費教給你們一個發展中的國家呢?

如果以客觀的角度去看安德森。

他能夠給劉坤一個旁聽的位置,已經是非常給面子了。

但是從錢樂樂本人的角度去看。

則是非常非常的難受!

為什麼我們國家就要看人家的臉色行事?

就只能給個要飯的一樣,偷偷摸摸的在一邊偷人家的知識,還得被人家鄙夷?

錢樂樂沮喪了好久。

最終只能嘆了一口氣,將消息發給了劉坤。

劉坤得到消息后,並沒有感覺被羞辱了。

反而非常高興!

怎麼說呢?

他現在就是把自己當成了要飯的。

腫瘤方面的東西,現在華夏的技術還很貧乏。

莫說是人家外國人的嗟來之食了。

就是吐出來的,嗖了的東西,那也得吃啊!

在華夏國上千萬腫瘤患者面前,自己的尊嚴算什麼?

但是鹿一凡聽到了這消息以後。

立刻臉色拉了下來。

旁聽?

還是給面子才給的席位?

還不允許發言,不允許提問,一旦有任何疑問,就要被趕出去?

我去你麻辣隔壁的!

你算哪跟蔥?

在老子面前裝什麼大尾巴狼!

之前,鹿一凡只是聽劉坤說。

還沒有意識到,華夏腫瘤技術究竟有多麼貧乏。

現在他知道了之後,自然不可能放手不管!

進入了Asco大會會場之後。

果然,鹿一凡入場之後,發現自己的座位居然真的如劉坤所言,是在最後一排!

還是在角落的位置!

再看看其他國家的專家。

米國的,英國的,義大利的,法國的,甚至是島國的和韓國的。

全都在第一排!

他們一個個的趾高氣昂的從鹿一凡面前經過。

時不時的瞥一眼他。

還帶著鄙視的目光。

那目光彷彿在說:快看啊,是華夏國來的乞丐!

這種感覺,讓鹿一凡感覺極其的不爽。

劉坤坐在鹿一凡的身邊,拿出攝像機來,準備做好錄影工作。

很快,大會開始了。

作為開幕致辭的,是漢東大學的校長。

畢竟是在漢大召開的大會。

這種報告往往是由東道主將自己最出名的成功,向全世界醫學專家推廣。

以此來揚名立萬。

但是如果你沒有什麼世界級的成功或者知名專家的話,根本沒臉做報告!

果然,除了校長白戴之外,站在旁邊的,根本不是華夏專家。

而是諾貝爾獎得主,安德森教授。

「咦?奇怪了?ASCO大會不是應該東道主的專家來做報告嗎?怎麼是安德森教授?」

「呵呵,這你還不明白嗎?華夏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技術和專家唄!」

「可不是嘛!華夏在腫瘤這一塊,連我們印度都不如。」

「就這樣,他們還厚著臉皮來蹭會聽呢!」

「真是臉皮夠厚的!對於Asco大會零貢獻,還有臉來蹭會!」

「華夏的專家在哪兒啊?」

「還能在哪兒?在最後一排角落裡唄!」

「嘿嘿,這樣才符合他們的身份和地位!」

各大國家的專家們,紛紛用著英語議論著。

雖然聲音很低,離的也很遠。

但是以鹿一凡的修為,還是能聽得一清二楚。

他陰沉著臉,閉眸不語。

「大家好,我是來自米國的安德森教授。

很榮幸能來到這裡為大家做演講。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

今天,我給大家帶來的,是我發明的k-24抑製劑……」

安德森在台上談笑風生。

k-24抑製劑的種種功效,讓台下的專家十分震驚和激動。

就在此時,劉坤身邊一位名叫威廉姆斯的專家。

突然拽著劉坤的衣領,沒好氣的道:「你為什麼佔了我的位置?

你這人怎麼這麼沒素質?」

劉坤有點兒手足無措。

他漲紅著臉道:「我看這裡沒人……就坐下來了……

不好意思,我馬上就讓座。」

「哼!華夏人,難道就這麼沒素質嗎?

來蹭會不說,還佔別人的位置。

真是不要臉!」

因為鹿一凡是代替劉坤來參加大會的。

所以劉坤只能以助手的身份入場。

而助手在asco大會裡,是沒有資格坐下,只能站著的。

但是大會開始很久,劉坤見鹿一凡身邊的位置一直沒人坐。

於是他便坐下來了。

誰知道才坐下來沒多久,他旁邊已經來很久的米國專家突然向他發難。

其實大會的座位是綽綽有餘的。

威廉姆斯不過是看自己的包包沒處放了,又想起來華夏國只有一個名額,才這麼說的。

劉坤站起來,各種鞠躬道歉著,想要讓座。

一隻大手卻先一步按在了劉坤的肩膀上。

巨大的力道,讓他無法起身,只能坐在座位上。

威廉姆斯抬頭一看。

發現鹿一凡正默默的從兜里拿出了一根煙,點燃抽了起來,眼神極為不善的看著他。

那眼神如同刀子一般。

割的威廉姆斯僅僅是對視一眼,就立刻如同泄了氣的氣球一樣,低下了頭。

但是他轉念一想。

區區華夏人而已,本來就是蹭會的,有什麼好怕的?

於是威廉姆斯指著鹿一凡道:「你什麼意思?

他佔了我的座位,你居然還不讓他讓開?

我為你們華夏人的行為,而感到羞恥!」

啪!!!

鹿一凡一巴掌呼在了威廉姆斯的臉上。

直接將他一嘴的牙齒帶著血給打了出來!

這一巴掌下去。

威廉姆斯不光是一嘴的牙沒了。

鼻樑也斷了,下巴也脫臼了,整張臉都歪了,樣子滑稽之極!

他躺在地上托著下巴瑟瑟發抖,再也沒了之前氣勢洶洶的感覺了。

但是此時,立刻有人尖叫道:「華夏專家打人了!!!」

還在台上的安德森教授,皺著眉頭問道:「怎麼回事?

有人鬧事的話,請保安攆走!」

劉坤登時急了。

這可是ASCO大會啊!

為華夏腫瘤事業做貢獻的機會!

要是被攆出去,那可就全玩完了!

一大堆黑人保鏢持槍跑了進來。

想要強迫鹿一凡出去。

但見鹿一凡嘴中叼著香煙,雙手插兜,一步一步的往著演講台上走去。

(ps:東鍋。關注一下,有福利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攔住他!」

安德森氣的渾身顫抖。

區區華夏人!

竟然敢來搗亂Asco大會!

這簡直是反了天了!

一眾黑人保鏢,氣勢洶洶的朝著鹿一凡襲去。

然而鹿一凡不躲不閃,甚至身體都沒帶動彈的。

只是一步步緩緩的往台上走。

所有接近他的黑人保鏢,如同撞到了空氣牆壁一樣。

一個個頭破血流的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現場所有人紛紛大駭不已。

鹿一凡上台之後,輕輕吐出幾口煙圈,看著安德森。

「胡鬧!簡直是胡鬧!」

安德森大怒,指著鹿一凡道:「白戴校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