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傾城滿臉畏懼的看着葉飛揚,思前想後一番,終於開口道:“既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那我只有實話實說了。我們傾力幫,在凌蘭市的地位確實很高,別的勢力,見到我們都要點頭哈腰,但作爲幫主的我卻清楚的很,我們地位之所以高,還不是因爲我們身後的范進權利大。但范進這個人,不靠譜,在我印象中,他是唯利是圖的小人。”

“他名義上說,只要我們傾力幫出了事,一定挺身而出,但誰知道他暗地裏又會怎樣做?就像現在,我們都被抓進警局兩個多小時,范進竟是連電話都沒給我們打一個。所以,我們暗地裏也與溫向東來往,以免有困難的時候,沒人幫忙。”

“至於,剛纔那名兄弟開槍偷襲你,便是溫向東的主意,他說幫我們出去可以,但必須殺掉你!剛纔,你沒來,我跟兄弟們正準備答應溫向東,可你剛纔的舉動,卻是感染了我!因爲你爲了我們,竟是敢跟李龍他們叫板!我宋傾城雖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在社會上混的這幾年,也讓我看清了,什麼樣的人可以交,什麼人不可以交!所以,從你跟李龍叫板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了歸順你的心!”

總裁老公,撩上癮 但沒想到,我這個不中用的兄弟,竟是開槍偷襲你!”

宋傾城講的很實在,聽不出有什麼虛假成分,但葉飛揚還是有點擔憂,“你這說的可是實話?”

宋傾城點點頭,“黃天在上,我宋傾城若是有半句假話,出門就被車撞死!”

“那我就信你一回!”待得到這個答案的葉飛揚,纔將目光從宋傾城身上拿走,轉而看向那名襲擊他的男子,“宋傾城說的可對?”

那名兄弟點點頭,“差不多!”

“差不多?”葉飛揚狠狠給了男子一個耳光,“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說真的,若沒有你這一槍,我還不知道,我身後藏着這麼個危險人物!是你讓我知道,防人之心不可無,我本還想救你們出去的,但既然你們這樣對我,那我得選擇幾個合適的帶出去!”

隨即,他就朝宋傾城說道:“宋傾城,你看看哪些兄弟靠得住,我們帶走!”

“這個,這個!”

站在宋傾城跟前的兄弟,有十多名,但被宋傾城留下的只有兩名,這兩人雖說長得不英俊,但很憨厚。雖說宋傾城已不是他們老大,但他們看向宋傾城的剎那,還是尊敬的很。

葉飛揚雖不知道這兩人人品如何,但這個細微的動作,卻是讓葉飛揚明白,這兩人靠得住。

而在選完這兩人後,宋傾城便沒再選人,嚇得其它兄弟叫喊不停,“傾城哥,我很忠誠的,我願意跟你走!”

“傾城哥,行行好,帶我們走吧!”

不過,葉飛揚並沒聽他們的,而是朝李龍說道:“你不是要留下傾力幫的人嘛,這幾個夠不夠?”

“夠夠夠!”葉飛揚心狠手辣的一面,已震懾住李龍,生怕惹怒葉飛揚,他趕忙朝葉飛揚催促道:“小葉,不,葉兄弟,傾力幫闖入校園這事,雖說不大,但看見的人卻很多,我怕上面知道,派人來調查,所以,你還是趕快帶着這三人走吧!”

“明白!”葉飛揚感激的看了李龍一眼,之後就朝他說道:“伊雪受傷了,麻煩你們把她送進醫院!”

“你放心就是!”李龍點點頭,示意葉飛揚不要緊張,而在得到他的答案後,葉飛揚很快就領着宋傾城等人,出了警局。

可能是宋傾城等人傷還沒好的緣故,出了警局的幾人,走路一瘸一拐的,就算想走快也沒有辦法,怕他們耽誤事,葉飛揚也是坐上了旁邊一輛警車,之後就朝傾力幫的總部去了。

這是座廢棄的酒吧,旁邊有大大小小的檯球桌,宋傾城等人剛剛下車,幾名管着膀子,紋着身,頭上扎着小辮的男子,就跑了過來。

特別是看到警車的剎那,他們更是將球杆舉了起來,那架勢似是在跟葉飛揚說,你若是敢動宋傾城,他們就動手一般。

一個,兩個……二十個!

在這幾人的招呼下,又有幾名小青年趕了過來,一臉緊張的看着傷痕累累的宋傾城,“傾城哥,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傢伙是警察?”

警車向來由警察駕駛,葉飛揚開着警車來,很難不讓他們聯想到這些。隨即,就要動手。

但還沒等他們動手,宋傾城卻朝他們冷哼道:“快叫大哥!”

“大哥?”幾人盡是不解,“傾城哥,他是誰?”

“葉飛揚!”宋傾城冷冷回答道。

“啊?他就是葉飛揚?”

宋傾城話音剛落,其中幾名兄弟,眼中就露出了不願意,“難不成你們敗給葉宗會了?”

“可是,我們都做好準備了,怎麼會失敗呢?”

“哎喲,肚子疼啊,我要去方便!”

講到這的幾名兄弟,肚子忽然疼了起來,之後就朝廁所跑去,而在他們離開後不久,又有幾名兄弟前往廁所,當他們趕回來,宋傾城纔跟他們說道:“現在知道揚哥的厲害了吧?”


“揚哥的厲害?”這些兄弟皆是不解,“我們上廁所,跟揚哥的厲害,有什麼關係!”

宋傾城得意一笑,“因爲你們喝的假酒,是揚哥派人送來的!”

“不對啊!”幾人還是不明白,“我們傾力幫的酒,向來由王良送來,王良是你老婆的弟弟,怎麼會送假酒給我們呢?”

聽到這話的宋傾城更是得意不已,“這就是揚哥的厲害之處,以後好好跟着揚哥混吧!” 在宋傾城的講解下,這些人終於知道葉飛揚的厲害,再次看向葉飛揚,眼中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一時間,一個二個,竟圍到葉飛揚跟前,討好起葉飛揚,“揚哥,我知道哪裏的姑娘漂亮,要不要領你去看看?”

“揚哥,我知道哪裏的姑娘牀上功夫好,要不要試試?”

“揚哥,我知道哪裏的姑娘口技好,要不要嚐嚐?”

說這話的小夥們,還流着口水,恨不得立馬出現那些姑娘面前。不過,葉飛揚並沒聽他們的,而是打斷道:“謝謝兄弟們的好意,不過,我現在沒空,等我有空,定當挨個嚐嚐!”

“那我們就給揚哥選幾個好的!”葉飛揚的好說話,也讓這些兄弟心中一暖,隨即一個二個就掏出手機,開始給那些姑娘們發短信。

而在將他們發短信過程中,宋傾城也是帶領葉飛揚在這裏轉了轉,在看了一下週圍情況後,葉飛揚才朝宋傾城問道:“除去那些受傷的兄弟,現在還能召集多少人?”

“三百來人吧!”宋傾城不假思索的說道。

葉飛揚心驚宋傾城號召力之大,“真能召集那麼多人?”

宋傾城拍拍胸膛保證道:“能召集那麼多人,而且只多不少,但前提得有錢!”

“多少錢一個?”葉飛揚滿意的點點頭。

宋傾城解釋道:“二百一個吧!”

“那還不貴!”按宋傾城這個報價,召集三百來人,也就花六萬塊錢。若是花六萬塊錢能把星河大廈攻下來,那就賺大發了。

要知道,星河大廈可是凌蘭市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單單樓層就有一百來層高,想想就知道拿下星河大廈,會有多大利益,不然范進也不會跟葉飛揚合作。

宋傾城點點頭,“確實不貴!不知揚哥召集這麼多人,準備幹嘛?難不成跟溫向東開戰?”

剛纔宋傾城可是將溫向東要殺葉飛揚的事說了出來,因此宋傾城懷疑,葉飛揚召集人手,要殺向溫向東。

葉飛揚點點頭,“算是吧!”

“真向他們開戰啊?”儘管已猜到了七八成,可聽到這話的宋傾城,依舊大吃了一驚。要知道,溫向東的實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的,就連范進都敬溫向東三分。

沒想到,葉飛揚卻因爲溫向東要殺他,這就準備殺向溫向東,這是他如何都不相信的。

但事實就是這樣,葉飛揚點着頭,“開戰!”

“那三百人怕是不夠用!”宋傾城一臉擔憂的看着葉飛揚,“不如這樣,我再到其它地方找些狠角色來吧!”

“到別的地方?”葉飛揚一臉不解的看着宋傾城,“難不成你能找的人,都是些不頂用的傢伙?”

宋傾城一臉難看的看着葉飛揚,“揚哥,說出來也不怕你笑話,這年頭,打架靠的是人多,人一多底氣就足,所以,我找的都是些小混混。這些小混混,對付一般角色還行,可要是對付溫向東那種常年在道上混的,那就遜色了許多,所以需要找一些能打的狠角色!”

“能打的狠角色?”宋傾城雖說的很對,很多小青年,都是些小混混,他們故意用染黃的髮色,還有身上的紋身,嚇唬外人。若真是碰上狠角色,他們早就逃之夭夭了,因此,對付溫向東這種人,必須要找些狠一點的人來,可是這些人該上哪找呢?

葉飛揚對於這問題很是好奇,不由朝宋傾城問道,宋傾城得意的解釋道:“當然去屠宰場啊!”

“到屠宰場?”葉飛揚差點笑翻在地,“去屠宰場找人,你沒有搞錯吧?”

宋傾城點點頭,“當然沒有,不要瞧不起屠宰場的人,那裏的纔是狠角色,要不我帶你去看看!”

“好啊!”葉飛揚倒是好奇屠宰場的狠角色,之後一點頭就跟宋傾城去了。

而在宋傾城帶路下,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離傾力幫有四五里地的屠宰場。


剛一進屠宰場,幾名面色不善的大漢,就瞪了葉飛揚等人一眼,“來買肉的?”

宋傾城識趣的點點頭,“我們是來買肉的,不過就不知道,這裏的肉,有沒有注水!”

“你說什麼?”宋傾城話音剛落,其中兩名拿着明晃晃菜刀,其兇惡程度與張飛不相上下的漢子,就走了過來,“你想找事是吧?”

說話間,就將兩把菜刀扔在了菜板上。

“鐺!”隨着脆響聲響起,兩名大漢便摔打着手臂,來到了宋傾城跟前,一臉陰沉的看着他,“要是買肉的話,就別跟我們談價錢!談質量!可若是鬧事的話,我們這邊不缺人!”說這話的大漢,還朝遠處工作的大漢們擺擺手,隨即那些人就停下手邊的工作,朝這邊走來。

看着大漢們的表情,及囂張樣,葉飛揚不禁笑了起來,“你們賣的肉,不會是人肉吧?”

“你說什麼?”葉飛揚話音剛落,站在他們旁邊的漢子,直接來到葉飛揚跟前,瞪着他,“再給我說一遍!”

“你們賣的肉,不會是人肉吧?”葉飛揚再次重複着。

可葉飛揚重複聲剛落,站在葉飛揚跟前的漢子,便伸手朝葉飛揚腹部打去,葉飛揚嘿嘿一笑,隨即朝漢子的拳頭迎去,似是想將漢子拳頭震開,可當他碰到漢子拳頭的剎那才發現,漢子拳頭,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柔軟,而是非常結實,特別是上面的力量,更是大的很,不經意間,葉飛揚卻是被漢子拳頭推着倒退了幾步。

“好身手!”待站穩身子,葉飛揚才滿臉笑意的看向漢子。

可漢子並沒給他好臉色,冷哼道:“我們這裏沒有身手差的,若是不想死的很慘的話,就給我滾!”說這話的漢子,還將菜板上的菜刀拿起,不留情面的剁向旁邊的一塊肉,隨即那塊肉就被剁成了兩半,如此看來,漢子的力量有多足?他們的菜刀,有多鋒利?

而隨着男子菜刀落下,原本還在忙碌着的其它漢子,紛紛走了過來。 沒有過多話語,走過來的漢子們便將葉飛揚等人圍了起來,並且用兇惡的眼神看着他們,恨不得把他們剁成肉醬,不過,他們並沒動手,而是靜等着帶頭漢子的命令。

“滾還不是不滾?”帶頭漢子面無表情的看着葉飛揚,並且邊看葉飛揚,邊揮舞着菜刀,雖說他的刀法一般,可展現出的力量,卻讓宋傾城等人倒吸一口涼氣,要不是有葉飛揚領着,相信宋傾城等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生怕漢子動手,宋傾城也是一臉苦澀的看着葉飛揚,“揚哥,別激他們了,若是惹惱了他們,倒黴的是我們!”

“嘿嘿!”葉飛揚一臉壞笑,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們一起上吧!”

“揚哥,你!”葉飛揚的話,險些沒讓宋傾城摔倒在地,還好葉飛揚及時讓他們退到一邊兒,不然他們還真不知該如何應對。

而在宋傾城等人退到一邊兒後,那名帶頭漢子,也是一臉冷漠的看着葉飛揚,“這是你自找的!上!”

話音剛落,十多名拿着菜刀,身體壯碩的漢子們,揮動着菜刀,就朝葉飛揚砍去。

嗡嗡!

還沒靠近葉飛揚,就聽到被菜刀砍的躁動不安的空氣叫個不停,特別是向葉飛揚靠近過程中,菜刀上的銀色光芒,更散發出一種寒氣,生怕看到血腥一幕,跟宋傾城前來的小夥們,紛紛將目光轉向了一邊。可是,在好奇心促使下,他們又轉過頭偷偷看着被漢子們圍砍的葉飛揚。

“去死吧,自不量力的傢伙!”

揮舞着菜刀的漢子,並沒因站在面前的是人,就手下留情,揮砍出的每一刀都力量十足,還好葉飛揚躲閃的及時,不然這一刀刀下去,葉飛揚早就變成肉醬了。

在躲過一刀後,葉飛揚也是得意的看着那名漢子,誇讚道:“力量倒是挺足,只是身法差了點!不過,你這種狠勁兒,我喜歡!”

“敢說我身法差!”

被鄙視了的漢子,眼中兇光四露,下一刻就看到他如猛獸一般,向葉飛揚衝了過去,似是想把葉飛揚頭顱砍下來,但葉飛揚還沒等他近身,猛一個衝刺,正好來到他身後,對着他後背一頂,就看到他踉踉蹌蹌的衝了出去,就要摔倒在地,可就在這時,葉飛揚忽然拉住了他的手臂,微微一用力,就將他手中的砍刀,搶了過來。

氣的漢子就要回身給葉飛揚一拳,可在他回身的剎那,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在他身後響起,“不想死的話,就給我老實一點兒!”

本還想反抗的漢子,感受到背後涼颼颼的東西指着自己,便不再反抗,竟舉起手主動投降,再之後就乖乖的跑到了一邊兒。

而在他走後,葉飛揚才朝其它漢子迎去。其它漢子,驚歎葉飛揚速度之快,但這年頭除了速度,還要靠力量。所以,便不再一個一個上,而是一起衝了上來。

一把,兩把……足足十五把菜刀,直接朝葉飛揚身上砸去,一前一後,仿若一串倒影,是那樣的好看,如此多把刀,只要擊中葉飛揚,葉飛揚就得跪倒在地。

但就在這些菜刀,要砍到葉飛揚身上時,葉飛揚忽然拿起手中菜刀,迎了上去。


“鐺鐺鐺!”

伴隨着一陣清脆聲響起,本還向葉飛揚砍去的菜刀,竟被彈到了一邊兒,看着將菜刀震飛的葉飛揚,本還想殺掉葉飛揚的漢子們,臉上頓時露出懼色,竟在那兒嘀咕起來,“他是誰?”

十五把菜刀,同時砍向葉飛揚,按理說,葉飛揚該逃不開纔對,可令這些人沒想到的是,葉飛揚不但逃開了,而且還將他們手中的菜刀震飛,一時間,竟如看異物一樣看着葉飛揚。

此時的葉飛揚,輕描淡寫的握着菜刀,眼睛四十五度仰望着天空,不緊不慢的說道:“今天的天兒不錯!”看上去,葉飛揚輕鬆的很,可又誰知道,此刻他的想法。

“這夥人的力量真大,竟把我的手震的這麼疼!還好我及時握住了菜刀,不然還不被他們砍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