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凌風嘴角帶着血的笑:“我人生做過最不後悔的事是給顏兒下了迷藥,得到了她,讓她懷了我的孩子,這樣她是我的了,這樣她算心想着的是你,但她也是我的了……算心不是,但我能等,我能等她,我會對她好,好到讓她忘了你,好到讓她把我放進心,不管多少年,百年,千年,萬年,我都能等着她……”

沒想到宋凌風竟然對那顏兒下了迷藥,把她強姦了!這太卑鄙了!

“不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慕修開始顫抖,聲音都顫抖了:“爲什麼我去質問顏兒的時候她什麼都沒說?她什麼都沒告訴我,還說讓我放棄對她的念想,找個好女孩,怎麼會……”

“呵,呵呵,哈哈哈哈!”宋凌風放聲大笑,笑着笑着,眼淚從眼角滾落下來:“她說過,我們三個人是最好的鐵三角,是可以把後背交給對方的至交,發生這樣的事,她怎麼可能會對你說?不只如此,當我跪在她面前求她原諒的時候,她甚至都不忍心生我的氣,只是說從今往後,她也算是被動做出決定了,也許也是走出痛苦的一個方法,她會好好跟我在一起,讓我也不要對你說這件事,到了最後,她想着的,依舊是我和你,依舊是……這女人,善良到該拿她怎麼辦?該拿她,怎麼辦啊……” 宋凌風殘忍殺害無數自己的親骨肉,卻沒想到也能對一個女人深情到如此地步,只是這深情,過於偏執,過於自私,用下藥的方式強行將一個女人留在身邊,是對是錯,沒人能辨的清楚。

只是慕修在聽到真正的真相之後整個人都被怒火燃燒了,朝着宋凌風一拳頭砸下去:“宋逸你特麼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你竟然敢這樣對顏兒!”

“我這樣對顏兒怎麼了?我至少深愛,至少能對她好!而你呢?你給她的是什麼?你給她的是毀滅!你毀了她!你殺了她慕修!你殺了你口口聲聲說愛着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來對我吼!”

慕修狠狠怔住,渾身顫抖,牙齒咬的咯吱響,卻找不出反駁的話。

顏兒的死在他心,終究是道過不去的坎。

“所以,慕修,不要再冠冕堂皇的說什麼要守護她愛着的這個世界了,你根本不愛她,根本不在乎她,根本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知道她的感受,她愛你,是,她是更多的愛你,但那又怎樣?你心氣太高傲,你在乎的東西在乎的人太多,相對於你,我更適合她。”

慕修死死捏緊着雙拳,臉煞白,當然,這張臉是我的。

“所以你怎麼還不去死?殺了顏兒還苟活在這個世界,你也有臉?要我是你,千年前魂魄被打散意識回來的時候去死了,還偷偷一個人活了那麼多年,你那麼渴望活着麼?即使一個人?”

宋凌風的話深深刺激到了慕修,我能感覺到慕修的情緒在劇烈波動,波動的非常強烈,連我的靈魂都被影響了,像是要把我的魂魄也跟着拉扯吸入進他無邊無際的憤怒一樣。

“小東西,清醒過來。”冷陌的聲音突然傳進我腦海。

我一愣,醒了過來,這才發現,我的身體周圍在不停的冒出黑氣,很濃的黑氣!

“這是……”難道說這是鬼氣?可我身爲什麼會出現鬼氣?

“哈哈哈,慕修,狂化吧,狂化吧,哈哈哈!”宋凌風大笑着。

狂化?

“小東西,你的鬼神慕修在憤怒,憤怒轉化爲鬼神的能量,到最後他會狂化然後失去意識,變成千年前的鬼神!到那時候兩個鬼神都要毀滅世界,我們無能爲力了!”冷陌的聲音在我身後,雖然看不到他,但我知道他肯定在。

“慕修!”我在內心對他大喊。

沒有迴應。

之前我的精神世界是一片無盡黑暗不會起任何波瀾的,但現在卻出現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漩渦,那些漩渦在拉扯着我的靈魂,是慕修的憤怒在影響着我,我要是被吸進去,靈魂被吞了,也相當於我也失去意識了。

“慕修你醒醒!宋凌風他是要讓你狂化啊!你別聽他的話!千年前你失手殺了顏兒那只是個意外!顏兒都沒有怪你,宋凌風更沒有資格怪你!你不要被他的鬼話迷惑了啊!他是要藉助你的狂化毀滅這個世界啊!”

可是任憑我怎麼叫喊都得不到慕修的迴應,顏兒這件事本來是慕修的軟肋,宋凌風太清楚了,慕修人又較率直,很容易了宋凌風的宮心計,現在一時半會兒恐怕是沒法從自己的憤怒清醒過來了。

怎麼辦?我該怎麼做?再這樣下去,慕修真的會狂化!

我該怎麼來喚醒慕修的靈魂,或者控制?

等等!

控制?!

我想起來了!良生統領不是教過我如何駕馭和控制靈魂的嗎?其有一條是如何解決靈魂暴走的問題!只是之前一直沒用到,倒是忘記了。

思及此,我閉眼,回想起學過的本領……

我抓住慕修靈魂波動的那根弦了!

慕修,冷靜下來。

我在心說,把我的意志從這根弦,傳遞給他。

周圍的漩渦開始逐漸減少,宋凌風的喊叫已經漸漸聽不到,我堵了慕修的雙耳,雙眼。

幾秒後……

“真是的,我竟然會……了宋逸見鬼的技能!”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慕修懊惱的聲音在我的精神世界響起。

靈魂控制法成功了!

我倏地睜開眼:“慕修,千年恩怨今天必須了結,不管你願不願意。”

這次的我,語氣態度強硬,這也是我第一次這樣與慕修說話。

慕修一愣,旋即晃了晃腦袋,出的沒吼我,只是說:“知道了。”

良生統領曾經告訴過我,任何靈魂,再強大的靈魂也是如此,只要附在你身體,某種程度,靈魂在潛意識是聽從你的命令的。

這也是爲什麼紅紅那麼強,以前的她卻不管怎樣還算是聽我話的原因。

“真沒想到,這女人連靈魂控制的方法都會了,不得不說,我宋家,還真是人才輩出啊,哈哈哈。”宋凌風說。

慕修張張口剛要回答,我卻止住慕修:“不要和他多話了,他早被仇恨矇蔽了雙眼神志,慕修,千年前的恩怨是你們自己的恩怨,不要扯到千年後的我們,我可不想做你們恩怨的犧牲品,當然,我也不會成爲。”

慕修沉默幾秒,果然沒再多和宋凌風糾纏了,從宋凌風身離開,躍到空,神劍出現在手裏。

“你的男朋友找到陣法了麼?”他說。

“拖住紅紅,他很快找到。”我淡淡說。

慕修衝向了紅紅。

而同時宋凌風也爬起來了,向紅紅下了命令:“殺了這個鬼神,你是世界獨一無二的鬼神,殺了這個女人,你能變成真正的人,天下無敵,你想做什麼做什麼,最好完全毀了這個世界,哈哈哈!”

紅紅迎着慕修來。

我在精神世界,看不到冷陌在做什麼,但我相信他。

慕修與紅紅再次交戰到了一起。

紅紅依舊不是慕修的對手,慕修只是拖住她,也沒使多少法力,都在留着等冷陌的陣法。

“嗷!”山邊雪怪突然叫了起來。

慕修扭頭:“我的雪怪?”

“敢情剛纔你壓根沒看到它嗎?”我無語。

雪怪仰着腦袋的叫,慕修停下手動作,在自己身體周圍開了個結界,擋住紅紅的攻擊,安靜的看着雪怪。

“它是在說話嗎?”我問慕修。 慕修一眨不眨定定看着雪怪,神情漸漸哀傷。

“它在說什麼?”我又問慕修。

慕修長嘆一聲,然後說:“陣法不需要找了,在它的心臟。”

“什麼?!”我驚道:“你是說宋凌風把鬼神陣法甚在了雪怪心臟?!這麼說的話,我們要消滅陣法,必須要……”

“他在報復我。”慕修說。

因爲雪怪曾經是慕修的坐騎,所以宋凌風把仇恨也牽涉到了雪怪身,在雪怪的心臟安裝陣法……這是件多殘忍的事啊。

要毀陣法,相當於要把慕修的又一個同伴殺死了,我突然不忍心了,但是,再不忍心,我們也必須得這樣做。

“慕修……”我叫他。

“我知道。”慕修打斷我,閉着眼在空沉默。

“該死的!爲什麼我進不來!”紅紅在結界防禦罩外瘋了似的攻擊,卻始終攻擊不破慕修開的防禦。

幾秒後,慕修睜開眼,喊道:“冷陌。”

冷陌聞聲回頭。

慕修頓了頓,雙拳緊捏,又是幾秒,終於下定了決心:“陣法在雪怪身體,挖出雪怪心臟,我殺鬼神,你毀陣法,記住,同時。”

“慕修,你……”我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

“千年來的恩怨實在太久太久了,這千年來我獨自被困在神諭古籍,嚐盡一個人孤獨的滋味,你說的對,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世界,你發現,只剩下你一個人。”慕修緩緩說着,語氣飄忽:“對顏兒死的內疚無時無刻不在折磨着我,千年了,整整千年了……是時候,結束一切了。”

千年的時間,一個人住在神諭古籍,懷抱着對心愛女人的愧疚,和一個人的孤獨,這樣過了千年,慕修的日子,我不敢想象,如果換做我,我恐怕,連一天都支撐不住。

冷陌速度很快,冰已經將雪怪凍住了,宋凌風回去救援,魑魅和朱雀攻來,二人前後夾擊,任宋凌風是千年前來最強的陰陽師,但終究是個人類的軀殼,哪裏敵得過神獸和大統帥魑魅,幾分鐘之內,宋凌風被壓制着按在了地。

冷陌手掌一收,雪怪粉碎在空。

雪怪死的最後,我看到它的眼睛看向了我們這邊,無留戀欣慰的看了我,不,是看了慕修最後一眼,然後化爲灰燼,消散在了空。

大概對於雪怪來說,過了千年還能看到親愛的同伴,沒什麼這更足夠讓人滿足的了,即使是死亡。

冷陌拿到雪怪心臟。

“該我們了。”慕修說着,轉身,防護罩打開,紅紅衝了來。

我現在的身體能夠完全發揮慕修的所有能力,加靈魂控制能力,我把慕修的能力加到了最大,他可以盡情發揮,我身還穿着能夠快速恢復內力的金絲軟甲,紅紅變成鬼神再強,也終究不是我和慕修聯合起來的對手了。

所以爲什麼人要羣居,要有同伴,我一個人打不過紅紅,但是兩個人,三個人,一羣人,無數的人加在一起,而紅紅還是一個人的時候,我們絕對能夠勝!

紅紅被慕修打到地,斬屍劍扔在了旁邊,慕修一腳踩在她胸膛,單手舉起神劍,對準紅紅胸膛。

冷陌在我們前面,手握鬼神陣法。

宋凌風在做最後的掙扎,大喊着,嘶吼着,詛咒着慕修。

慕修沒再理他,看一眼冷陌:“我數一二三,一起。”

冷陌闔首。

“一,二……三。”

“我根本不想毀滅世界。”紅紅突然開口。

我一愣,對慕修說:“等等!”

慕修停下手動作,冷陌也停了下來。

“毀滅世界是宋凌風的想法,從始至終我的願望都只是變成一個人,哪怕一個普通人罷了,宋凌風說只要殺了你,我能變成人,殺了你之後,我自然會阻止宋凌風對這個世界的復仇行爲。”紅紅頓了頓,又說:“因爲,我也很喜歡這個世界,我還沒有開始作爲人的生活,怎麼可能會捨得毀了這個世界呢?我有錯嗎?我想當個人有錯嗎?童瞳,你真的要殺了我嗎?”

紅紅這話我相信,一直以來她都只是叫着要做人,從來沒有提過毀滅世界,她也沒什麼毀滅世界的理由。

想法設法的想要當一個完整的人,她沒有錯。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人認爲世界瞭然無味,選擇自殺結束生命,卻不知道還有很多生活在黑暗的影子,如此渴求着做一個不被當作怪物的人。

說來,這也是諷刺。

“你真的要殺我麼,童瞳?”紅紅再次問我。

看着與我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孩,我突然回答不來了。

“你下定不了決心,我替你下。”慕修說着,神劍朝着紅紅斬了下去。

同一時間,冷陌捏碎了雪怪心臟,鬼神陣法破碎。

可是……

“等等!”最後的時刻我再次叫住了慕修。

慕修不耐煩了,沒聽我的,神劍要刺入紅紅身體。

“慕修!停下!”我大聲道。

靈魂控制法讓慕修停了下來。

“慕修,我們交換身體主導。”

“你要做什麼?”

“有幾句話要對紅紅說,放心,現在的她再也不是我們的對手了,她反擊不了了。”我堅持着說。

慕修煩死我,與我交換了身體主導權。

我的長髮變回了黑色。

“小東西?”冷陌疑惑。

“童瞳。”紅紅看着我。

我也看她:“以前我可能有些地方做的欠缺,傷到了你的心,也沒有覺察到你的情緒,是我的原因,是我不對,如果我能再多多關心你,再多多在乎你,可能,也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了。”

紅紅一愣:“你什麼意思?刺死我最後的憐憫?”

“不是。”我搖搖頭:“只是想告訴你,當你說你想成爲一個正常的人與我一起走在大街的時候,我把你的這個願望放在了心,如果不是遇這次戰爭,我已經決定好帶你去藥師族,帶你去世界各地,尋找讓靈魂變成身體的方法。我從來都沒有忽略過你,哪怕一秒,紅紅,我依舊把你當我最好的閨蜜,形影不離的閨蜜,作爲人的,閨蜜。” 當作人的閨蜜。

我對紅紅從來都是這樣,問心無愧。

紅紅一滯,而後大笑:“哈哈哈,把我當作人?這真是我聽過世界最大的笑話了!童瞳,你別以一副勝利者高傲的姿態來憐憫我!我知道的,你們一直都把我當作怪物!你們私底下都叫我怪物!你們根本沒把我當過人看!今天是我敗了,要殺要刮隨便!不要再這樣惺惺作態噁心我了!直接一刀,了斷吧,童瞳。”

了斷嗎……

是啊,是該了斷了,紅紅對我們是個巨大的威脅,殺了她,我們不再有什麼憂患了。

可是神劍在我手,卻怎麼都落不下去了。

“呵,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慕修在我心說。

什麼時候我也會變得猶豫了?

是因爲這場戰爭死的人太多,我厭倦流血了嗎?還是因爲這張與我一模一樣的臉?又或者是因爲紅紅的眼睛,透出的不甘和落寞?

“小東西,快點結束戰鬥,還有宋凌風等着我們處理。”冷陌催我。

“童瞳,你還在猶豫什麼?你不是早想殺了我麼?你不是早在提防着我了嗎?你不是早把我當作外人各種事情瞞着我了麼?還說我是你的閨蜜?你說的話,也不覺得可笑麼?”紅紅說。

我沒有爲自己的行爲再辯解,深吸一口氣,閉了閉眼,下定了決心。

我躬下身,用左手撿起了斬屍劍。

“你做什麼?”慕修問我。

冷陌也皺眉。

“這把斬屍劍從一開始是宋凌風爲你做的吧。”我看着紅紅。

“那又怎樣?你要做什麼?”紅紅已經沒有反抗的意志了,躺在地沒動。

“既然是宋凌風親自爲你做的,那還是還給你吧。”

所有愣住。

寒羽更是叫我:“小姑娘,你難不成……要放了這鬼神?”

這倒不至於,只不過……

我擡手,將斬屍劍朝着紅紅刺了下去。

斬屍劍直穿過紅紅左邊胸膛,很用力的插進了地下。

紅紅髮出一聲痛喊。

我從紅紅身離開,退後兩步。

冷陌知道我的做法了,看看我,然後將手又重新恢復出現的心臟陣法扔到了地,折身,走回了隊伍當。

“你不殺他?”慕修問。

我沒說話,離開紅紅,往宋凌風那邊過去。

“你幹什麼!”紅紅大吼起來,她被斬屍劍插的很深,一時間沒法掙脫出來:“要殺殺!你這是做什麼!折磨我嗎?!是要讓我生不如死嗎?!童瞳,你好狠的心!你纔是這個世界最狠的人!”

“憑你的能力,很快能掙脫出來了吧。”我背對着紅紅,腳步沒停,一邊走一邊說:“如果你還想殺我,我隨時等着你,你不是想成爲人嗎?人和野獸最大的區別,是人的意志和信念,野獸無法企及,想當人,看看你有多大的信念吧。”

紅紅沒有再出聲,我也沒有再看她。

“你還真不怕她再次朝你反撲?”慕修對我說。

我扯下嘴角:“你認爲紅紅現在的實力還能對付的了你我嗎?我是那種會突然間感情用事做沒把握事情的性格嗎?紅紅並不是失去意識狂暴的鬼神,現在的她對我們造不成威脅,你也看到了,她現在壓根沒有戰鬥的情緒,殺不殺她……也沒什麼區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