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和皺眉沉思了一會,忽然心中有些暗暗地驚喜。

虛雷子一死,必將震動正陽宗,再說明天就是會武的時候,中都皇城居然出現的魔道之人大戰,這下可是狠狠地打了不僅是正陽宗,甚至是天下正派的一個大耳光啊!!讓他們將臉面都給丟光了!

但是仔細一想,這事情也出現的太過巧合了吧!!宋和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還是沒有深究。

虛雷子身具魔脈之事,有千聖堂兩位弟子作證,這就讓正陽宗無話可說了。

宋和當下立馬安排玄甲軍士卒將事情悄悄地散佈出去,經過了一番添油加醋之後,想必中都百姓甚至大秦國之人都會不滿天下正派的作風吧!!!

這真是一個好機會啊!!

同時,玄甲軍加大了對皇都的控制,對秦王嬰祥和皇帝的保護。

嬰漣漪對着元昊離去的地方沉默不語,樣子有些憂鬱。

元昊一路飛奔之下迅速離開了中都,這個時候易顏丹的作用時間差不多也到了,只見他漸漸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臉色有些蒼白,嘴角留下一絲鮮血。

剛剛清荷傘那一下子攻擊真是不得了,要不是元昊身體夠強,力量足夠充盈的話,只這一下就可以讓他身受重傷!

雖然有偷襲加上迎接不足的理由在其中,但是足以說明嬰漣漪實力的確不愧爲千聖堂年輕一輩中最優秀的弟子!!

元昊苦笑數聲,連連感應身後還有沒有追兵的到來,在中都外面饒了好幾個大圈子之後,元昊纔敢往那處山頂飛去。

落下來之後,元昊來不及尋找小怪,趕緊盤坐下來調息療傷。

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元昊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小怪這傢伙小嘴咬着一隻小山般大小的妖獸往這邊拖了過來,看牠圓滾滾的肚子就知道牠吃了不少好東西!

小怪原本還想跟主人炫耀一下自己的輝煌戰績,忽然覺得主人的氣息好像變弱了許多,急忙扔下妖獸屍體閃了過來,在元昊腳邊咿咿呀呀地叫了半天。

元昊睜開眼給了牠一個放心的眼神之後,小怪才安靜下來。

布衣青雲

就在元昊療傷到了最關鍵時刻的時候,忽然魂識之中忽然傳來一陣警覺!

“有人來了!!”元昊眉頭輕皺,這氣息似乎是…..

小怪老遠就感覺到來人氣息,對力量格外敏感的牠高高昂着小腦袋,吐吐像蛇一般的小舌頭,身體表面的青色鱗甲一陣清脆之聲,緊緊貼在一起,進入了戰鬥狀態!!!

感覺到元昊身上殘留的氣息跟眼前這人有些相像,小怪以爲就是她打傷了自己的主人,牠憤怒地咆哮一聲,強橫的妖獸氣息鋪天蓋地而來!!!

“小怪不要!!!”元昊閉着眼睛喝道,這纔將充滿敵意的小怪呵斥地退下。

嬰漣漪無奈地笑道:“這小傢伙倒是挺忠心的!”

元昊咧嘴笑了笑,沒有說話。

小怪並沒有解除對嬰漣漪的警戒,一雙小眼睛緊緊地盯着她,一旦有什麼危害主人的行爲都將被牠及時阻止!

嬰漣漪緩緩地走到元昊跟前,輕嘆一聲,伸出雙手合十,兩手掌交疊之下連續變化了幾個手印,一連串的動作之後,一股柔和的喚靈之力輕輕從她手中流出,像絲綢一般柔順地鋪撒在元昊的身上!

身體力量已經轉換爲靈脈之力的元昊自然對喚靈之力沒有排斥,相反的是,對於這種精純的喚靈之力對於療傷而言有着無與倫比的好處!!

元昊嘴角一揚,無聲地笑了。兩個人就這麼不說話,一個閉目在喚靈之力的作用下傷勢快速好轉,一個精心輸送靈力幫助療傷,一切的一切都是顯得那麼默契寧靜。

小怪自然也能覺察出這是對自己主人在療傷,滿意地嘟囔一聲,這才老實地趴在地上懶洋洋地看着兩人。

一直到了夕陽拉斜了兩人一獸的影子,元昊才徹底將身體中殘餘的傷勢徹底根除。

其實元昊早就可以好了,但是嬰漣漪的靈力一直不撤走,元昊明白她是要將自己治療得不留下一點殘留。

兩人好似約定好了似的同時睜開眼睛,映入元昊眼簾的是一張美得讓人窒息的臉孔,雖然大眼睛之中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可是眼睛的主人卻是看不見。

嬰漣漪收功後就這兒低頭坐着,烏黑的青絲在微風中輕輕飄揚。

元昊也有些尷尬地摸摸鼻子,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她說。

“爲什麼要那樣做……”

嬰漣漪清冷的聲音終於響起,元昊清楚地聽見自己的一聲輕呼。

沒有問元昊爲什麼會有魔脈的身體,元昊輕聲道:“虛雷子打着正陽宗的旗號在替煉屍門做事,如果他不死的話,嬰祥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夠繼承皇位!就算以後虛雷子勾結魔門的事情被揭穿,但是到時候嬰祥能不能即位還是個未知數,所以……我只能兵行險棋!!!”

嬰漣漪搖搖頭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知道元昊會這麼說,但是她也明白元昊並沒有騙她。

“你是不是覺得奇怪,爲什麼我明明眼睛看不見,但是卻可以知道是你…..”嬰漣漪柔聲道,接着她又道:“因爲,我的心是透明的!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心靈不會騙人!!心告訴我,那就是你!!!”

元昊望着這美麗的容顏不知道該說什麼,嬰漣漪緩緩起身道:“謝謝你爲祥兒所做的一切!!!”

元昊笑道:“嬰祥在我眼裏就是親弟弟,我們玄甲軍衆人的感情都是緊密的!!”


嬰漣漪猶豫道:“雖然我也知道虛雷子該死,但是…..你這麼做實在太危險!!你的身體…..”

元昊剛想說話,嬰漣漪忽然阻止道:“不!!你不要說!!不要讓我知道!!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是好人!!你不會傷害無辜的人!!不會做壞事!!對嗎!!??”

ωwш¸тt kán¸C○

元昊心中有些激盪,他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握住嬰漣漪柔嫩冰涼的玉手道:“漣漪!!請你相信我!!!”

嬰漣漪沒有想到元昊會這麼做,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鹿一般,迅速將自己的手抽離,白皙的臉頰上飛上兩團紅霞,嬌羞地轉過身去。

元昊捎捎頭心中暗罵自己,不好意思地道:“對不起!! 鄉村小神醫的愛情故事 …..我…..”

“咯咯…..”銀鈴般的輕笑聲切斷了元昊的顧慮,嬰漣漪歪着頭嬌笑道:“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這麼驚慌呢!!真是有趣!!”

元昊楞了楞,隨即放鬆地笑了,還以爲嬰漣漪會對自己的無禮舉動生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漣…..嬰姑娘….”

“叫我漣漪….就是了…..”

嬰漣漪忽然冒出這麼一句似乎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的話,明白過來後十分羞怯地低頭不語。

元昊笑道:“漣漪,我們還是快快回去吧!省的他們擔心!”

絲毫不擔心嬰漣漪對這次冒充魔門的人斬殺虛雷子的事情有什麼,元昊知道聰慧的她知道該怎麼造勢!

招呼小怪一聲,元昊和嬰漣漪相視一笑,向天空中飛掠而去!

離開的時候小怪卻是趴在元昊肩頭,歪着脖子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剛纔他們呆了那個地方,似乎有什麼不妥!!

但是小怪並不能確定那裏到底有什麼東西,所以等到他們走遠之後都是沒有絲毫反應。

過了一會,山頂陷入了徹底的安寧之中,在元昊他們剛纔所在地方不足五丈的地方,空中一片震動之下卻冒出一個火紅的身影,全身包裹在一團虛影之中,隱約可以看見一個窈窕的身姿!

她凝望着元昊他們離去的天空抿嘴笑道:“真有意思!居然還有人能將魔脈和靈脈修煉得如此之強,並且在兩隻力量之間自由轉換的人!!還拿着煉屍門殺器七血煉魔槍,呵呵,看來碰上了一個有趣的人啊!!!”

一陣自言自語之後,身影再次消失在空中,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一樣,只剩月光慢慢掛上枝頭!

第二天的中都可是格外熱鬧啊,不是因爲今天就是中都會武的開始,而是因爲就在昨天下午,一個驚人的消息震驚了整個中都,以一種駭人的速度流傳到了修煉界之中!

堂堂大秦國師,正陽宗弟子虛雷子被一位魔道煉屍門中的高手斬殺了!傳說之中那一戰可謂是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啊!!坍塌了一半的中都大秦皇宮似乎就是最好的見證!

昨天下午本來是晴朗的天空突然烏雲密佈,天地之中瀰漫着令人窒息的魔氣,好像魔神降臨一般令人心驚膽戰!!

驚天般的雷聲和令人頭皮發麻的厲嘯聲都在向衆人傳達着這樣一個信息,大戰的確打得很激烈!

種種證據只是說明一個問題,原本處於正派之光照射不到的陰暗角落之中的魔門重見天日了!他們已經不甘於蟄伏,不甘於躲避正派的鎮壓的追殺,他們已經帶着足夠令得修煉界震動的力量重回人間,強勢顯出於修煉界之中!!!

虛雷子的被殺,明面上是魔道之人在中都行兇,實際上則是在傳達着一個消息,魔門已經不再懼怕正派勢力的聯合,他們這下不僅僅是狠狠地打了正陽宗一個大耳光,更是讓修煉界之中的正派勢力都丟盡了顏面!!

自己的宗派自己在掌控國家擔任國師之職,但是卻被魔道之人堂而皇之地斬殺了,殺得連屍骨都沒有留下!!!

叫好之人有之,想看宗派出醜之人有之,唯恐天下不亂之人有之!!!

更有一則傳聞,虛雷子竟然是暗地裏的魔門之人,只是藏匿於正陽宗之中替魔門打探消息,等待時機來臨之時,魔門將會大舉進攻,剷除宗派!!

這則消息不知道是怎麼流傳起來的,但是卻有一種愈演愈烈的事態!!!

中都徹底陷入了輿論的恐慌之中,消息假的傳成了真的,真的則是變成了假的!!

總之叫人無從分別, 願和你暮雪白頭 ,就是魔道真的復出了!

並且他們很快會在大秦實施攻擊,但是到時候大秦將會陷入水深火熱當中!

百姓和處於修煉界底端的修煉之人都恐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這些人都是依存於宗派的,現在魔道大肆進攻宗派之中卻是沒有絲毫反應,叫他們寒心的同時,又讓他們憤怒於宗派的不作爲!!!

想宗派在整個大陸之中地位崇高,百姓和修煉者都將宗派視爲天地支柱,現在他們一直信賴的宗派居然不管他們的死活了,怎麼能不讓他們心中憤恨!!!

還有消息靈通者,居然將神衛軍在魔道中扮演的開道先鋒的角色暴露出來,就連太子嬰文諾傳言爲魔門之人,或是說他早就被煉屍門控制當作傀儡!!而關於靈屍王的消息也在不知不覺中鬧得沸沸揚揚,就像是真的一樣!!!

就連十多年前的天陰山之戰都是被人翻了出來,被所有低階修煉者大肆炒作,有板有眼地將事情分析得頭頭是道,就像發生在他們眼前一樣!!!

這樣一來,關於魔門復出的消息就更像是真的了,趁着衆人百般恐慌憤怒的時候,不知道誰又說道,今天八大宗派都會派出弟子前來中都觀看會武,如今他們就在中都殘餘的皇宮之中!!!

於是人多力量大,數量龐大的普通修煉者和好奇的百姓都紛紛涌上街頭,相互簇擁着往皇宮而去!!

黑壓壓的人羣就如同潮水一般,好奇的討個說法的都會集中到了一起,非要讓宗派的人給出一個解釋!!

而當天皇宮執勤的玄甲軍早早得到消息,並沒有對人羣加以阻攔,空無一人守衛的皇宮迅速擠滿了人羣!


宰相府大門中伸出一顆腦袋,宋和賊兮兮地朝人流望了一眼,趕緊縮回腦袋笑道:“這會看那些老東西還有什麼話好說!!!雖然他們地位崇高,但是也不能賣弄咱們廣大勞動人民的幼小心靈啊!!!”

宋和耍寶樣的話將元昊等人都逗笑了,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斬殺了虛雷子,但是不可否認地是這人的確做了一件好事!!!

元昊看看淡淡笑意地嬰漣漪,也是心中一陣感激。

用屁股想想都是知道這些都是宋和搞出的玩意兒,所以散佈消息製造混亂或是將煉屍門神衛軍太子靈屍王種種關係牽扯出來,都是玄甲軍暗中搞得鬼!!!

所有的目的都是隻要一個效果:亂!!!無比的混亂!!! 也只有在混亂之中,才能將嬰祥成功推上皇位,將嬰文諾的形象徹底敗壞,更重要的是將神衛軍和煉屍門暗中的勾結徹底曝光在天下人眼中!

老皇帝已經將傳位詔書交給了宰相羅抗,由羅抗帶着詔書在皇宮中和正陽宗的代表人物高雲相談!

其實傳言也不是所有都是虛假的,八大宗派的代表真的是全部都來了,並且眼下就在皇宮當中!

現在老皇帝和羅抗還有宋升波等和宗派有所關係的人都集中到了殘垣皇宮之中,聽取八大宗派對這次襲擊事件的討論結果。

而宰相府中,王林一家三口和宋和丁瑤琴嬰漣漪等人都在,他們現在就是等待着宗派的召見,畢竟他們都是魔門的親眼所見之人!

而由於情勢不同以往,中都會武的事情也開始無限期推後!

院落中忽然響起了一聲落地之聲,原來是鋒鐸前來傳信:“快!元昊宋和還有師妹丁師妹,長老命我們速速前去,講述有關魔門之事和虛雷子被殺的事情!”

元昊和宋和對望一眼皆是點頭,四人人緊隨鋒鐸飛身而去。


如今皇宮中唯一還倖存的大宮殿之中,已經被早早地派人重新打掃了一遍,佈置煥然一新。八把椅子高高地放在最上面,下面還放着一些椅子,高雲和八大宗派的代表坐在上首,八大宗派代表無一不是宗派之中長老級別的高手。

其中有在雲雷鎮現身過的高雲,囚龍殿的修衲也是作爲代表參加,還有千聖堂的醫仙二老中的馗幹,還有一人居然是莫家的莫棋星,那名面色冷漠的少年!

而另外四家的代表都是第一次出現,其中焚天宗的代表是一位神色倨傲的火紅色頭髮的青年,萬象宗的代表是一位臉上一直掛着微笑的胖老頭,陰冥宗的代表是一位冷眼女子,流雲宗的代表是一位風度翩翩的儒雅男子!

八大宗派匯聚一堂,雖然都是門中長老弟子,但是也足以證明此次魔門之人重現江湖已經引起正派的重視!而這八人,所代表的都是正派的主要勢力,也是天下人心中的希望的寄託!

下首坐着的都是這次隨宗派中長輩一起出來歷練的年輕人才,都是一些被師門寄予衆望的優秀人才!連大秦國的皇帝都只能跟他們坐在一塊,可想在宗派眼中,一國皇帝想必還比不上一位前途遠大的宗派弟子!

鋒鐸帶着嬰漣漪和元昊宋和丁瑤琴落到宮殿門口處,稍微整理了下妝容,準備面見天地間最強大勢力的代表人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