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閉的包廂門被緩緩推開,當她看到站在昏黃光線下的高大背影時,眼神不經閃動了下。

她輕輕地將門反手關上,然後開口喊道:「昱風哥哥。」

「怎麼是你?」

聽到聲音的柳昱風轉過頭來,詫異地看著前來赴會的人。

竟然不是秦舒,而是辛寶娥!

「是秦舒幫我約的你。」辛寶娥淡然地解釋道。「托爾姐,我真的和徐晨同學沒關係,我可以對天發誓。」薇奈特舉起手,一臉堅定的說道。

「……薇奈,我有那麼不招你待見嗎?」徐晨一臉便秘的說道。

薇奈,你至於做到這個地步嗎!我到底在你心裡是什麼形象,到底做了什麼事,才讓你這麼急於跟我撇清關係啊。

更何況,你是不是急糊塗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六十六章決定去了 對於踏入仙途的修士來說,練氣期階段最重要的就是擴充經脈,打好根基。

在這個方面,【雲霄行氣訣】表現非常出色。

它囊括雲霄宗無數前輩的經驗和智慧,經過了數千年的增補刪減,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整個許國修仙界,再也找不出第二部能與它媲美的功法。

因此,不僅僅是雲霄宗內部,就是各大修仙家族,以及那些浪跡天涯的散修,在練氣階段,修鍊的都是這門功法。

這並不存在功法外不外泄的事情。事實上許國每一名修士,都曾經在郡觀學堂學習過,都算得上是雲霄宗的弟子。

因此,楊珍入宗半年,修為突破到練氣二層,卻也沒有修習新的功法。

倒是戰鬥的手段有了很大的提高。

經過幾番權衡利弊,他決定自己將來的武器,就是棍棒。

隨着【五行鍛體訣】有條不紊的進行,他的筋骨日漸強健,力氣越來越大,身姿步伐也愈加敏捷。

棍棒,講求搗劈之神速、出手之狠准,正好可以最大發揮他這些特長。

再說,棍掃一大片,想想就很舒爽。

因此,他特地來到學院藏經閣二樓,尋找合適的棒法。

相比於刀劍槍,棒法的典籍並不多,他逐個翻閱,仔細比較。

一番衡量,他最終看中一本叫【風影棍】的棍譜。

這本功法封皮絳藍,古舊厚實,翻開來卻只有區區數頁,招式也只有七招。

每一個招式看起來非常簡單,旁邊的註釋也只有寥寥數語,簡短而精鍊。

楊珍拿起此書細細研讀,發覺其中奧義精深,一時竟是琢磨不透。

若是熟練之後,這棍法卻是出手迅疾,來去無蹤。動若流星趕月,避無可避;靜如淵渟岳峙,不可輕犯。

更厲害的是,當修為進入到練氣中期,在揮舞棍棒時注入靈力,還可幻化出一枚風刃。而修為若是到了練氣後期,則是一片片風刃,讓人防不勝防。

二者的效果,均大大超過九九幻意陣中,那烏月狼發出的月刃。

更重要的是,這個棍譜,一直可以修鍊到築基圓滿。

那時不僅是棍法威力遠勝練氣,發出的風刃,也由一片片變成鋪天蓋地。每一片的威力,至少相當於築基初期發出的一道術法。

真正的群攻利器。

楊珍大為滿意,當即用十個積分兌換了這本棍譜。

十個積分,這是第二層典籍的價格。

當然,以他現在外門弟子的身份,現在還只能兌換該功法的練氣期部分。

有了合適的棍法,每日勤加練習,再加上煉丹,修鍊,他現在都過得十分充實。

石頭空間也重新做了規劃,有的區域種植一年成熟的靈植,有的則是半年或者三個月。

此外,在保證利潤的前提下,靈植種類也增加了幾樣。

這些操作,都是為了方便陳富貴那邊既有源源不斷的貨源,又品質多樣,更好出貨。

而衣衣方圓六丈之內,除了種植養魂草,那些有特色的的靈植大部分也被他安排在這個區域。

沙殤樹已經完全成活,當時接近枯黃的茶葉也重新恢復碧綠的顏色,被楊珍全部摘下,一半售出,另一半則留作自用。

每日裏,僅僅只是拿出一片葉子泡茶,就足夠他和趙玥兒、彩雲三人享用。

彩雲的鍛體,目前進入到第二個階段中期,所需的靈石費用增加到四十。

效果呢?力氣變大了,反應靈敏了,也比較抗揍了。

但靈根卻是沒有半點長出的跡象。

每天上午,在楊珍趙玥兒出門之後,彩雲都會拿出半個時辰,在外面的涼亭盤膝而坐。按照【雲霄行氣訣】的要訣,內視臟腑,試圖發現自己的靈根,卻是一無所獲。

她並不氣餒,畢竟整個功法才練習了不到一半,她有信心。

小丫頭還是五天在水戊峰,五天在天水峰,兩邊來回奔波。

突破練氣中期的瓶頸后,她修為一日千里,如今已經快要向練氣五層發起衝擊。

對於彩雲姐姐的修鍊,她也是大為支持。

她真正親近的人並不多,除了血脈親人,就只有嬤嬤,以及楊珍彩雲三人了。

若是彩雲也能修仙,將來便可更長時間陪伴她,對她也是一個很大的慰藉。

當然,作為水虹真人座下最小的內門弟子,小丫頭如今已是天水峰的團寵,結交了一大票師兄師姐。

她轉述楊珍講過的那些故事,常常招來一大幫的聽眾,恍若是回到了涫陽趙府,只不過說故事的人換成了她自己。

還有她推介的鬥地主,如今也成了天水峰流行的娛樂。

如此種種,讓她不僅得到祖師婆婆的疼愛,也深受這些師兄師姐的喜歡。

「小石頭,這次你要好好給我講幾天《射鵰》,祖師婆婆,還有紫雪姐姐、琴雨姐姐,她們都等著聽呢!」

「還有,你上次帶我玩的那個《華容道》,挺有意思的,我把它帶到山上,紫雪姐姐她們可喜歡啦!」

這什麼紫雪、琴雨,都是小丫頭在山上結交的好友,聽說一個個都是國色天香的大美人。

「我怎麼又想到美色去了?」楊珍心中嘀咕,他感覺自己最近老往那方面想。

也許,是我這具身體開始進入青春期了吧。

他如是猜測。

然而不久之後,他便發現,罪魁禍首很可能是那鍛體訣。

……

這一日夜裏,楊珍又一次來到空間。

趙玥兒去天水峰了,彩雲一個女孩子住在空寂無人的洞府,同樣心中害怕。

所以還是和往常一樣,楊珍留在了月珍閣。

待到夜深人靜,才去往石頭空間。

他在盤點自己的物品,順便挑選不用的賣掉。

下一次去雲州是半個月後,這個時間正是他青黃不接,最缺靈石的時候。

「一把斧頭,來自那個姓侯的死鬼,沒什麼用,賣掉!」

「一階中品盾牌,也是那個死鬼的,賣掉!」

「這幾張符籙,值不了幾個靈石,留着吧!」

「青岩茶,嗯,過兩天可以採摘了,估摸有兩斤,才二十靈石啊,哎,不夠!」

「……」

翻著找著,楊珍看到了那個雲霄老祖的木雕。

他驀地想起,這木雕裏面,不是還有套功法嗎? 顧驚鴻並沒有在這裏等著顧老將軍醒過來,自從上次孤女的事情之後,她就知道了父親對母親的感情。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情,作為女兒,自然是沒有資格插手。想到這裏,直接就轉身離開。

這段時間,顧驚鴻知道自己的身手還有很多地方需要精進。所以就算是戰爭已經結束,她自己也沒有放鬆,開始每天都去練武場。

等到顧老將軍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身上蓋着一個披風,手裏的靈位也不見了。知道是顧驚鴻曾經來過,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看,他們的女兒已經長大了。而且很懂事,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因為昨天顧驚鴻在慶功宴上得到了皇帝的嘉獎,也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打上了顧驚鴻的注意。源源不斷的拜帖從外面送到顧驚鴻手中,但是顧驚鴻看着這些東西,並沒有一點心動的感覺,反而是愁眉苦臉。

「唉。」

再次聽到顧驚鴻的嘆氣聲,北安忍不住走過來,看着顧驚鴻,問:「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愁眉苦臉的?」

顧驚鴻看着北安,眼睛裏帶着一絲無奈,然後才開口說:「這些世家不知道怎麼了,一個兩個的都想要邀請我去府上玩。他們不過就是想和我們結親,但是你家小姐我,實在是沒有這個想法。所以啊,現在才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此話一出,北安也忍不住直接就笑出了聲,說:「小姐,你這不是應該高興嗎?這說明啊,大家都覺得你很優秀。」

顧驚鴻冷笑一下,然後才開口說:「不不不,他們根本就不是覺得我優秀,不然的話,早就已經過來提親了。他們看中的,不過就是皇上說的那些話,想要得到皇上的賞識罷了。」

這一世的顧驚鴻早就已經不是上一世那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了,這些人心裏想的什麼,她可是一清二楚。

聽到顧驚鴻這樣說,北安也忍不住跟着皺眉,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還是不要見他們了。不然的話,就算是嫁過去,恐怕他們也不會好好對小姐的。」

說到這個,顧驚鴻倒是十分贊同的點點頭。不過,這件事本來也和她沒有關係,只要和顧老將軍說一聲,顧驚鴻就不需要這樣煩惱了。

另一邊,顧老將軍也受到了這樣的暗示。在他下朝的路上,總會有人過來打聽什麼。但是經歷過之前的事情之後,顧老將軍早就已經不想這麼早就讓顧驚鴻嫁人,所以不管旁人說什麼,一般都是假裝聽不懂。

只是一次兩次還好,時間長了,父女兩個人這樣的態度也得罪了一些人。雖然表面上不說,但是心裏多少還是會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覺。在京城裏,也開始傳出來顧驚鴻自視甚高,一般人看不上的謠傳。

一開始的時候,顧驚鴻並不知道這件事,最後還是從管家劉伯的嘴裏知道的。

顧驚鴻在剛剛聽到的時候還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有找到這群人竟然會這樣喪心病狂。隨後又忍不住想笑,反正現在自己也沒有打算嫁人,既然這樣的話,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自己當然不在乎。

至於顧老將軍更是這樣,他本來就覺得外面的那些人都是配不上自己的女兒的,所以不管他們怎麼說,顧老將軍也覺得沒有什麼。

只有管家劉伯,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多生氣。

顧驚鴻有些無奈,看着劉伯,開口說:「好了,劉伯。只要我們知道他們說的不是真的就可以了。反正也不會影響我們,讓他們去說吧。」

既然顧驚鴻都已經這樣說了,管家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點點頭,說:「好,我知道了,我會讓他們出去的時候注意一點,不管外面的閑言碎語。」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之後,其他人還想要進入將軍府,可以說就更難了。大家心中生氣,但是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反倒是穆守安,在聽說這件事之後忍不住笑。開口說:「顧老將軍的這個做法,倒是深得本王的心意。」

聽到穆守安這樣說,疾風沒忍住直接就翻了一個白眼。什麼叫深得你心,分明就是因為這樣做沒有人跟你爭搶顧驚鴻,所以你才這麼開心的。

穆守安微微想了一下,然後才看着疾風說:「去,將拜帖送到鎮國將軍府上去。」

穆守安對顧驚鴻本來就有救命之恩,顧老將軍可以拒絕任何人,但是卻不能拒絕這個九皇叔。想到這裏,他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將軍,現在應該怎麼辦?」管家看着顧老將軍問。

顧老將軍苦笑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怎麼辦,還能怎麼辦?人家都已經送過來了,我們當然不能拒絕。」

聽到顧老將軍這樣說,管家就已經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微微一笑,也沒有說什麼。

對於這件事,顧老將軍一直都是不動聲色,沒有說話。直到穆守安要來的那一天,他才去找顧驚鴻,說:「驚鴻,你今天有沒有什麼事。」

聽到這話,顧驚鴻愣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沒什麼事啊,今天外面的天氣不是特別好,所以就不去練武場了,在家裏休息一下。看看明天的天氣,再說其他的。」

聽到顧驚鴻這樣說,顧老將軍點了點頭。然後才開口說:「那個……那個什麼。女兒啊,你看今天天氣也不是特別好,你不能去練武場。但是一直在家裏待着也不是很好,要不然出去玩玩?去城外看看,你不是很久沒去了,不想出去看看嗎?」

「啊?」顧驚鴻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顧老將軍要讓自己出去玩:「可是我不想出去玩啊,現在天氣不是很好,怕是會下雨呢。」

「哎呀,你就出去吧,放心,肯定不會有事的。不要回來的太早,啊,開心的玩。」說完之後還叫着北安一起。

顧驚鴻心裏覺得好奇,後來從弩手。劉伯那裏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今天穆守安要過來。她忍不住無奈的搖搖頭,但是最後還是聽話的帶着北安離開了。

。 ------

仙金有多難尋找?

看羅墨就知道了,他知曉那麼多秘密目前也只有一個白撿的神痕紫金塔和一桿摻雜了大量其他材料的龍紋黑金槊。

羽化飛仙石料中的器物讓他長長的嘆了口氣。

顧蔓露不解,「道友為何嘆氣?」

「裏面……大概率是仙金,我嘆氣是因為它不屬於我。」

仙金?!

一聽到這兩個字,即便是王母也不能淡定了。

「你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