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雲夕給兒子去洗奶瓶,未想兒子自己突然哇一聲哭。

好了,旁邊睡的小朋友一下子均驚醒過來了。

「磊磊怎麼了?」小丫頭孟晨橙尖叫著,掀開了身上的被子爬起來。

她的尖叫聲同時間將老三和小四嚇醒了。

「孟晨橙,你做噩夢了是吧!」孟晨熙和孟晨峻齊齊對妹妹不滿地抱怨。

寧雲夕趕緊抱起兒子哄哄,對兒子皺皺眉頭:瞧瞧你,把姑姑叔叔都給嚇著了。

小磊磊打開小嘴巴打打小呵欠,明擺著對自己剛才那哇一聲哭不負責任。

起來的小丫頭髮現小侄子沒哭,小臉上好納悶:「我做夢夢到磊磊哭了嗎?」

「就是!」四哥三姐一塊吼她。

小丫頭不睡了,起來走到寧雲夕身邊:「老師。」小手抱住寧雲夕的大腿要抱抱,小丫頭感到委屈。

寧雲夕騰出一隻手安撫孟晨橙的小腦瓜:「去洗臉,刷牙,準備吃飯。然後,等會兒帶你們去博物館。」

聽說要去哪裡玩,在床上半睡半醒的孟晨熙和孟晨峻立馬起來了。

孩子們刷牙洗臉漱口吃早飯。許醫生今天有空,可以同他們一家一起去博物館參觀。首都的博物館有好幾個。只能挑著撿重點的看了,因此決定去國家博物館和軍事博物館看看。 由於知道她如果陪著去肯定所有孩子都要問她問題,她這幾天又累的,孟晨浩低聲和媳婦商量著:「你留在這裡,陪磊磊好好睡一覺。我和許大夫帶他們去好了。」

兒子是昨晚上沒有睡好,有點兒鬧脾氣了。寧雲夕一想,點頭:「你們出去時路上小心點。」

知道大嫂不跟著去,幾個孩子有點兒小失望。於是寧雲夕對小丫頭他們撒了個小小的謊,說到時候如果磊磊醒了就去找他們。

聽見寧老師這麼說,孟晨橙點點小腦瓜,走到小侄子身邊吹口氣:「磊磊你這個小笨蛋,有好看的東西都不知道要去看。」

小磊磊在睡夢中小手揮揮:小姑姑不要打擾我夢周公,我喜歡周公。

孟晨橙只好鼓著小腮幫子先和小侄子拜拜:「等我回來,磊磊。」

送走他和孩子們,寧雲夕一邊看兒子睡覺,一邊趁還睡不著時攤開張信紙給苗心紅寫信。寫著寫著,回想到今天陪他去看的烈士陵園,心裡的情緒再次潮湧起來,落筆寫道:「苗姐姐,烈士的鮮血換來了我們今天的和平,他們願意用生命付出去換取的期待肯定是這片國土的未來。代表未來的孩子們需要我們來守護,義不容辭。否則,怎對得起那些曾經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們,是不?」

「苗姐姐,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或許我們的努力不可能一下子獲得成績,但是,哪怕讓孩子們擁有哪怕多一點點的知識都是好,是不是?」

「苗姐姐,望姐姐你能多保重自己。感謝姐姐一路對我的照顧,我一直都能感受到這樣的溫暖待在我的身旁。無疑我們是幸運的,在這個世界並沒有感覺到孤獨,在這個年代同樣感受到許多善心人的溫暖。」

……

信寫好了。寧雲夕迫不及待地去前台借來信紙,委託前台幫著把信寄出去。希望這封信可以早點越洋過海,去到彼岸苗心紅的手裡。

回來,躺在兒子身邊,輕輕把手搭在兒子的小身體上,輕輕地吟著:磊磊,你也是爸爸和媽媽的期許,所以你要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地長大。

或許聽見了媽媽的話,這娃兒小嘴巴吧唧吧唧,彷彿在用自己幼小的語言答應媽媽的話。

那天他和孩子們玩完回來,到第二天,一家人準備離開首都打道回府了。

許醫生因為工作的事情要繼續暫時留下,剛好陪兒子到開學后一段日子。

老二孟晨逸後天要開學了,可以明天到車站送他們。一家子決定,明兒早上到廣場看完升旗禮再出發去車站坐火車,時間剛剛好。

來首都的人,每個人最不想錯過的就是首都廣場的升旗儀式。國人沒有一個看著廣場升國旗不被感動的。

早上一大早,一樣天還沒亮,一家子趕著到廣場去,靜等天亮的一刻,負責升國旗的軍人儀仗隊出現了。幾個孩子筆直站立著,目不轉睛地望著軍人和國旗。

小丫頭孟晨橙想起了自己半年前光榮加入少年先鋒隊的儀式,馬上小手放在小額角邊敬禮。

轉頭看到妹妹的動作,孟晨峻剛要罵笨蛋,結果國歌奏起的剎那,他的手不自禁地跟著妹妹小五一起敬禮。 首都飄揚的國旗,這一刻將永遠停駐在孩子們的心裏面。

寧雲夕望著國旗,彷彿穿越了時空,國旗是一樣的。

家人終於要離開了。孟晨逸表面上什麼話都沒有說,因為弟弟妹妹都是一張張很捨不得他的面孔,使勁兒忍著眼眶裡的淚珠兒。

小侄子磊磊徹底崩潰大哭,哇哇哇一直哭著。

這娃兒真的是太聰明了,這樣都能感覺到要很久離開二叔了。

孟晨逸只好從大哥大嫂手裡抱過小侄子親一親,貼在小侄子的小耳朵邊上說了一些話。

磊磊的哭聲才慢慢止住。被媽媽抱回去時,小手向二叔那裡伸伸,揮揮。

孟晨逸朝小侄子點點頭,對上車的弟弟妹妹們也點點頭。

其他人坐上火車的時候,能看見他站在站台上面露微笑,只有那一雙眼睛里蘊藏著和老大一樣深沉的愛意,對家裡人的愛意。

孟晨熙抹抹眼角:「二哥,你等我。我很快會考到首都來陪你。」

孟晨峻和孟晨橙聽見三姐這話不高興,賭著氣:因為他們兩個年紀還小,等到他們長大了可以高考了,孟晨逸不知道又會去哪裡了。

坐火車回到家,小偉開車過來接他們。接下來,孟晨浩第一時間回團部了解自己不在時部隊的情況。寧雲夕在家整理回來的行李。

三個孩子陪著小磊磊玩著。再過一天,他們同樣要開學不能陪磊磊玩了。於是寧雲夕想到了一個最難解決的難題。三個月產假一到,她要去上課的話兒子在家誰照顧,總不能她帶著兒子去學校上課吧。

打個電話給寧爺爺寧奶奶?寧雲夕捉摸不定老人家能不能過來幫帶孩子。

「報告,嫂子。」

小偉站在門口對她說話的時候,寧雲夕差點沒有回過神來。因為小偉喊報告的人都是他。

「什麼事?」寧雲夕站起來問。

「團長讓我通知你,我現在要去火車站接個人,說是要嫂子接待下。」

這樣說,那個客人要到他們家裡?

「有說是誰嗎?」寧雲夕問。

「團長說,是團長的奶奶。」

什麼?他奶奶要來,她之前怎麼不知道?他怎麼不提前和她說一聲?

「團長說,他也是剛接到老人家在火車站打來的電話才知道的。」

儼然他是一樣不知情被老人家的突然襲擊打蒙了,因此叫了小偉給她喊報道。

寧雲夕不禁一樂,對小偉說:「你去接人吧。同時告訴你們團長,沒有關係。房間會準備好的。」

剛好孟晨逸不在家了,孟晨峻到鴨子鋪上層去睡,下層留給他奶奶睡。如果老人家不滿意,估計老人家只是來探親,可以安排老人家去住部隊給臨時探親家屬安排的客房。

寧雲夕邊想邊馬上動手準備起來。今晚上老人家要在家裡吃飯,他們剛回來家裡沒有食材。寧雲夕叫了老三孟晨熙到部隊伙食堂去找食材。飯肯定得自己做,否則老人家會抱怨孫媳婦不會做飯的。

孟晨熙和小四小五一聽,才知道自己奶奶到了。三張孩子的臉同時表現出極大的驚訝。 「奶奶為什麼會來?」

三個孩子你問我我問你。

寧雲夕看著他們三個的表情,了解情況。

「我都不記得奶奶長什麼樣。」小丫頭孟晨橙問哥哥姐姐,「奶奶長什麼樣?」小丫頭怕認錯了奶奶要鬧笑話了。

「我們奶奶住在鄉下老家裡。」孟晨熙告訴妹妹小五,「你忘了?有時候我們下鄉去老家的時候能看見爺爺和奶奶。」

「我們很少下鄉去,三姐。小五恐怕只去過一兩次。」孟晨峻提醒自己姐姐孟晨熙說。

「你也忘了奶奶長什麼樣嗎?」孟晨熙反問弟弟。

「三姐,我估計你也忘。」孟晨峻挑挑眉頭,挑釁三姐的話。

寧雲夕聽出來了,這三個孩子太久和孟奶奶沒接觸連老人家長什麼樣都忘了,所以和寧爺爺寧奶奶反而親。

貌似不是這樣的。

當小偉把車開回來帶著一個老人過來時,三個孩子從趴著的窗戶上看到,小嘴巴同時驚呼著:這是一瞬間都想起本該忘記的記憶了。

孟奶奶踏定在門口上。身材瘦小的孟奶奶,手裡拎著個包袱,一雙眼睛猶如火炬,炯炯有神。老人家固然年紀大了,但是手腳依舊很利索幹練。

三個孩子均衝到寧雲夕背後躲起來。

孟奶奶臉上有著刻鑿一般的皺紋線條,彷彿一張臉一直皺著沒有展開過一樣。

寧雲夕一剎那的感覺:他奶奶的眼神有點兒像他。

「你好,奶奶。我是寧雲夕。晨浩他在部隊里,今晚才回來。」寧雲夕走上前對老人家介紹自己。

「我知道你,我大孫媳婦是吧。」孟奶奶雙手交握在背後,沉悠悠的嗓子說,「你們有了兒子,誰給你們幫著帶?」

寧雲夕:「我——」

「你不用上班?不是說是個大學生嗎?」

「我是過一陣子要去學校上課。」

「帶你兒子去學校上課?」

寧雲夕一個機靈:「奶奶,如果您願意幫我和晨浩帶孩子,有親太奶奶帶著磊磊,是磊磊的福氣。」

孟奶奶的眼神兒在寧雲夕的臉上瞟一下,像是在說:這個大孫媳婦有點兒小聰明。

她和奶奶說話間,孟晨浩急匆匆跑回來了。

此時孟奶奶已經手裡抱著他們的兒子。

小磊磊的小眼睛看著這個新出現的老人,很是驚訝的,有一段時間彷彿小臉蛋都傻掉了一樣。

「像你。」孟奶奶對跑回來的大孫子孟晨浩說,「偶爾傻獃獃的,脾氣倔。」

孟晨浩:……

老人家當著他媳婦這樣說他和他兒子,可以求他心理的陰影面積了。

從丈夫那張繃緊的表情上,寧雲夕似乎可以讀到他此時心裡的話,想笑卻只能使勁兒忍住。

孟家其他三個孩子從頭到尾都在躲著孟奶奶。

孟奶奶自然沒有放過其他三個:「你們三,剛才喊她什麼來著?」

「大嫂。」

「老師。」

老師小五喊的,小丫頭喊習慣了,寧雲夕寵她並不覺得什麼。

孟奶奶臉一綳:「喊什麼老師。要喊老師在學校喊。在家裡喊大嫂,在學校喊老師。你們不小了,連喊人都喊不好,沒禮貌!」

三個孩子被孟奶奶一頓訓,風中凌亂。 聽說孟奶奶要留下來了。

孟晨峻在姐姐妹妹的房間里揪起憂鬱的小眉頭:「怎麼辦?奶奶以後要和我一個房間睡了。」

「奶奶不睡你那裡睡哪?」孟晨熙叫弟弟認命。

「為什麼奶奶會來?」孟晨橙的小眉頭一樣憂愁著。孟奶奶一來,要求她在學校里喊老師,在家裡喊大嫂,小丫頭感覺自己要得了精神分裂症。

孟晨熙倒在自己床上拿起書:「後天要上課了,別想著玩了,你們兩個。」

有孟奶奶那張包公臉在,兩個小的想玩也不敢玩了呀。

孟奶奶利索地抱著小磊磊,邊觀察大孫媳婦在廚房裡做菜,想著一個大學生會做菜嗎。但是看起來,寧雲夕真的會炒菜,會煲湯。

回身,孟奶奶望向在那裡坐著沉默的大孫子。孟晨浩雙手交叉像是在考慮著什麼。孟奶奶走到他面前道:「你不打電話給我,她家裡人又沒法幫她帶孩子,你打算找誰帶孩子。」

孟晨浩道:「奶奶,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你媳婦生了孩子這麼大的事兒,誰敢瞞我和你爺爺。之前那群臭小子,合夥起來欺負你了,你卻一聲不吭,你想幹什麼!」儼然孟奶奶是知道了孟二叔孟二嬸他們當時干出來的事情。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我沒有一聲不吭,奶奶。」

「你沒有?你沒有為什麼不找我和你爺爺?當我們兩人在鄉下成老古董了是吧?還是還在抱怨著,和你爸一樣抱怨著——」

「沒有,奶奶。」孟晨浩站了起來,很正色地說,「我知道,我爸從來沒有抱怨過爺爺和奶奶。」

孟奶奶那雙刀子眼在大孫子臉上颳了過去后,轉過臉:「抱怨不抱怨反正你爸已經走了。」老人家說這話的時候,背影拉出一抹滄桑。

孟晨浩輕聲說著:「奶奶,我爸爸一直愛著你和爺爺的。」

孟奶奶一動不動。老人家懷裡的小磊磊小手小腳蹬起來,小眉頭皺巴巴地看著老人家。感覺到孩子的情緒,孟奶奶低下頭,接著把娃兒哄起來:「走走,帶你去逛一逛,你不用哭。知道你像你爸你爺爺,最喜歡像飛機一樣飛起來。」

聽到像飛機飛起來幾個字眼,再有老人家抱著自己旋風式地走到院子里乘涼去,小磊磊皺巴的小臉蛋立馬破涕為笑,咯咯咯咯地樂。

聽到兒子高興的笑聲,寧雲夕從廚房裡探出一顆腦袋望了一眼。老人家把孩子照顧的很好,她一百個放心。再看看丈夫。

孟晨浩望著老人家的身影,臉色並沒有不高興。

寧雲夕放下手裡的勺子,走到他身邊,拉了下他袖口。

回過神來,孟晨浩轉頭看到媳婦,道:「對不起,我真的之前不知道她要來。」

「我知道。」

聽見她這句,孟晨浩伸出手把她摟了摟說:「老人家對我爸有點兒誤解。不過我爸當時是交代過我們兄弟,不要輕易去麻煩老人家。」

所以這是之前哪怕家裡沒有其他人照顧弟弟妹妹,他都不願意打電話給老人的原因。 這裡頭,恐怕是老大生怕老人家偏心照顧老大一家,其他兄弟見了會不高興?如今老人家知道了,那是孟二叔他們轉變態度告訴給老人的?

估計是這樣的了。只能說他父親是個老實人,生前一直怕給人包括字家人添麻煩,和他的性子一模一樣。

寧雲夕轉頭,看到了老三和小四小五聽見聲音都站在了房間門口。見弟弟妹妹出來,孟晨浩停住話,陪媳婦一起進廚房把晚飯張羅好。

把小磊磊哄到笑聲咯咯咯咯不停的孟奶奶,見差不多時間了,抱著曾孫子回到屋裡,一眼看到那三個小的,吆喝道:「你們三個,在大哥家裡蹭吃蹭喝的,什麼活兒都不幹好意思嗎?」

孟晨熙和孟晨峻,帶著妹妹小五趕緊走出來搬桌子搬凳子,擺碗筷。

寧雲夕端著第一盤菜出來時,對孟奶奶解釋:「奶奶,他們三個平日里都挺乖的。今天是看到奶奶你過來有點過於驚喜了。」

孟奶奶聽了寧雲夕的話,對三個小的眼神照樣用刀子眼刮過去:「你們大哥大嫂是寵你們,但是你們不能沒有了規矩上天了,我告訴你們三個。」

老三和小四小五登時不動。

到了一家人圍在圓桌上吃飯時,小丫頭孟晨橙剛像以往捧起碗筷,被孟奶奶的眼神一掃,小手哆嗦,顫抖的小嗓子問四哥:奶奶怎麼了?

孟奶奶咳一聲:「你們大哥大嫂養你們三個,你們吃飯前該做什麼?」

孟晨熙帶頭:「大哥大嫂先吃。」

寧雲夕和孟晨浩:……說老實話,他們倆年輕人又不是陳舊封建思想的,真沒有這個規矩。

「大哥,大嫂,先吃飯。」小四和小五都咽著口水,把碗筷放在飯桌上,沒有大哥大嫂先動筷子,他們的小手再也不敢先抓來吃了。

寧雲夕立馬舉起筷子,給孟奶奶碗里先夾塊肉:「奶奶吃。」

孟奶奶看了一眼大孫媳婦:「我也是來蹭飯的。」

寧雲夕一聽不禁微笑。其實他這個奶奶吧,人看起來和他一樣老嚴肅了,但是心腸蠻好,還會開玩笑,逗她兒子和她。

「奶奶。」寧雲夕再給孟奶奶碗里夾個菜,「奶奶幫我和晨浩帶孩子。怎麼會是來蹭吃的呢?磊磊都得喊一聲您太奶奶。再說供養奶奶,是我和晨浩該盡的責任。」

孟奶奶頓了一下后,道:「你當老師的,我口才沒有你好。」

這算是老人家向寧老師主動伸出橄欖枝。

桌上的老三和小四小五聽到這兒,不由哈哈哈一陣笑,還是他們的寧老師厲害。結果被孟奶奶的眼神兒一掃,三個人馬上收住了笑聲。

「吃吧。」孟晨浩對弟弟妹妹說,先過去從老人家懷裡抱過兒子,讓老人家和媳婦先吃飽飯。

孟奶奶這才放過那三個小的:「行吧,你們大哥叫開飯了,好好吃飯,不要浪費一粒糧食。」

三個孩子捧起飯碗,從來沒有這樣小心翼翼地吃著飯。孟晨橙伸出小舌頭把嘴巴邊上的米粒舔了又***奶說了,不可以浪費一粒糧食。 孟奶奶忽然貼在寧雲夕耳邊說:「他人像他爸,疼愛媳婦。你放心吧。」

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可以想見的是,他敬愛這老人家,老人家也疼愛著他呢。

夜晚,孟奶奶在小四房間里睡下。那晚上,據說孟晨峻連打呼嚕都不敢了,只有孟奶奶的呼嚕聲卻是心安理得地響起來,鎮得住家裡三個小的。

寧雲夕坐在小床邊上,給要睡的兒子輕輕哄拍著小身子。

小磊磊的小嘴巴打著小呵欠,但是烏亮的小眼珠睜著,好像捨不得睡。

孟晨浩洗完澡走過來看著兒子這幅小表情,道:「他是想誰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