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我的那些緋聞現在怎麼樣了。”

“不乖了吧,看你着急的,看了這個你就放心了。”明主拿出手機讓她看一段視頻。

晨曦看着手機屏幕大顯吃驚。

沈俊的罪行曝光,上官嘉怡怕沈俊泄露自己的祕密,派人殺害沈俊,沈俊逃離了追殺,直接闖入上官嘉怡的屋子。

上官嘉怡和沈俊的談話全部被記錄了下來,傳到了網上,這視頻不僅洗清了晨曦的醜聞,給上官嘉怡帶來了致命打擊。

不知是誰把上官嘉怡害千小惠的事情也傳到了網上,上官嘉怡一夜間成了月城最毒女人,無人不曉,最愛面子的上官嘉怡受不了輿論的打擊直接變瘋。

做了如此齷齪的事情,換成任何人都無法擡頭做人了吧。

因上官嘉怡的問題,尚女士強制被革職,比上官嘉怡更愛面子的尚女士更受不了這種打擊。尚女士成天拿自己的女兒當靶子,上官嘉怡本來就瘋瘋癲癲,被自己的母親挨說,徹底變瘋。

沈俊被捕,上官嘉怡送進了瘋人院

明主收起手機,捋了捋她的秀髮。

“放心,老公都幫你搞定了,安心養好身體,等着嫁給我。”

晨曦含着眼淚猛點頭,她願意,她一百個願意。

“晨曦,你終於同意了,歐耶,終於又一次娶到你了。”明主在晨曦的臉的各個部位都留下了印記,像是標註明主私人物品似的。

晨曦擦着臉上的口水問起那一直擔心的問題。

“對了,冥主,你回得了冥界了嗎”

冥主點頭,“放心,我是誰,冥主回不了冥界,能當冥主嗎,只是,你”

“我怎麼了”

“只是你去不了冥界了。”

“啊那我只能當你這一輩子的老婆”晨曦無力的低下了頭。

“嘿嘿,老婆你是不是嫌太短了,沒關係,你死了就能回冥府了,等你死了,我們在冥府繼續當夫妻。”冥主壞壞的親了她的額頭。

晨曦好想用小拳頭錘他,早告訴她多好,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害的她以爲只能這一輩子相愛,短短的一輩子還不夠塞牙縫,壞蛋,明明可以告訴她,非得讓她焦急一番。

無力的手擡起來都很費勁兒,晨曦只好動鼻子動眼睛,警告明主。

“好了,好了,不生氣了,快,快好起來,好不好,我還等着和你洞房呢,嘿嘿。”明主用雙手握住她的手貼在了他的面頰上。

晨曦流汗,明主就是冥主,見到她就只想着洞房,嘖嘖,以後她的身體還挺得住不,要不逃婚

“老婆乖,老公會很溫柔的。”明主壞壞的笑容很是惹人喜愛,這樣的一個男人她捨得嗎 數月後,秋高氣爽的一日,在夏河醫院的產房裏誕生了一名男嬰。

邵青已被思琪抓的滿身是抓痕,可看到撕心裂肺哭喊着落地的兒子,什麼都不顧了。

兩人抱在一起流下了眼淚,人生的幸福也不夠如此,邵青親吻了思琪。

“老婆,辛苦了。”

“不辛苦,剩下的交給你了。”

剪臍帶的大夫用異樣的目光望着年輕的夫婦,接生了這麼些孩子,頭一回見到這麼奇葩的夫婦。

剩下的交給你了,經典,現在的女人真彪悍,她們那一代怎麼就沒想到這樣的方法。

女人只負責生,男人只負責養,多完美的搭配!

“李主任,李主任。”李主任這才緩過神來,做了最後的流程。

邵青的老爸老媽在明主的薰陶下接受了邵青和思琪,思琪又爲邵家生了大胖孫子,夫妻倆更是樂的不行。

邵青的父親立即派人給孫子準備了房子,買房當然要買河濱公館的房子。

“什麼,最好的那一間觀景房被賣掉了?”邵青的老爸對着電話嚷嚷。

明主和晨曦對笑,晨曦自從從醫院出來後跟着明主做起了投資,昨日有一筆錢回款,晨曦就拿那一筆錢買了河濱公館的觀景房,送給了父母。

“河濱公館的房子不錯,不是觀景房就是不是觀景房了,邵青他們不會在意那麼多,姨夫有心,他們就高興了。”明主在邵青父親的耳邊囑咐了幾句。

晨曦卻偷樂,思琪就那麼離開了河濱公館本來就不甘心的,這下好了家也找回了,也得到了公婆的認可,加上生下了兒子,人生很是美好。

思琪住在河濱公館以後去看她的兒子也方便了,小傢伙在肚子裏的時候就那麼喜歡他,生下來會是什麼樣,晨曦好奇的在外等候。

直到其他人都離開了,晨曦才走進了那間暖暖的病房。

邵青給思琪擦汗,喂水,圍着思琪轉的不亦樂乎,明主已經羨慕的不行。

晨曦坐到思琪的旁邊,凝望思琪那張蒼白的面孔。

女人生孩子真是不易!

“晨曦,來抱抱。”

晨曦接過思琪的寶貝兒子抱在了懷裏,雖然她已經看不見那些東西了,可依然看出那富貴滿堂的觀相,思琪的兒子日後一定是個大人物。

自從那一次從靈池救過冥主以後,她不在靈魂出竅了,也看不見那些奇怪的東西,期初回到原先的自己還有些不習慣,可明主在身邊,也自然把不習慣變成了習慣。

“他笑了,他笑了,一直都不笑的,你一來就笑了,這孩子從肚子裏的時候就那麼喜歡你,出來了也這麼喜歡你,他不會什麼都知道吧,完了,他要是知道我有過不要他的想法,以後會不會恨我。”

晨曦笑着把小寶貝放到了思琪的懷裏。

“剛生完你就產後抑鬱了,說的什麼話!呸呸呸!寶貝別聽你媽胡說,世上沒有你媽媽這麼愛你的人,知道嗎,你媽媽爲了你做了很多很多,你可不能忘了哦。”

“他又笑了,好像也挺喜歡我的似的。”思琪傻傻的望着懷中的小寶貝。 晨曦囑咐思琪產後要注意的地方就離開了病房,當然都是從網上查來的,準不準確只能讓思琪自己斟酌。

晨曦走在前,明主走在後,明主看着邵青小小年紀抱上兒子無比的羨慕。

“老婆,咱什麼時候要啊。”

虐殤:代罪新娘 “要什麼。”晨曦下着樓梯,腦海裏想的卻全是小寶寶的模樣,粉粉的臉頰,小小的鼻子。

“孩子啊。”

晨曦停住移動,站在原地怔了怔,“咱們只是訂婚,還沒結婚呢!”

“老婆,我現在就想要兒子。”明主可不管,他摟住晨曦一同走下樓梯。

“不,不要兒子,要也是要女兒,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晨曦知道明主怕女孩子,故意調皮着說道。

明主一想到那次從火城回來的車上遇見的小女孩兒,立馬搖頭,生個跟老婆一樣淘氣的女兒有的他受的了。

晨曦當然知道明主擔心的是什麼,反正她現在不想要孩子,怎麼說都無所謂了。

“老公要不我直接生兩個女兒得了,一次生下兩個,以後就不用生了。”

明主已經不高興了,甩開她,走在了前面。

晨曦樂壞了,欺負明主是她的樂趣。

冬天的天空一片湛藍,臨近寒假,校園裏清淨了許多,晨曦和紫萱走在了梧桐樹下談論寒假的安排,明主開着瑪莎拉蒂駛進了校園。

我的符文科技 晨曦捂着臉搖頭,拉着紫萱躲進了小路。

“怎麼走這兒了?”遲鈍的紫萱沒看出晨曦的心思不解的問道。

晨曦已經被明主煩的不行了,自從看過思琪家的寶貝兒子回來以後,明主追在後面追問生寶寶的問題,說什麼可以奉子成婚啊之類的。

晨曦回頭看了看,見明主沒跟過來,放心的回了頭,誰知明主神不知鬼不覺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紫萱已經鬆開了她的手走在了前面,背對着她揮了揮手。

晨曦只好被明主拉着坐進了車裏。

“老婆,你怎麼見我就逃啊,怕我吃了你嗎。”

晨曦心想,你有沒有不想吃我的時候嗎?

“老婆,我算過了,咱們提前結婚,晚點領證好不好。”

“不好。”

“那我們也和邵青他們一樣,提前懷孩子然後在你的生日那天辦婚禮。”

“你見過鬼節辦婚禮的嗎?”

“咱倆是誰,咱們的結婚紀念日就要特殊,不能隨波逐流。”

晨曦看着明主很是可愛,在別人面前冷麪無情的明主,在她面前竟是這麼的萌。

“老婆,就這麼定了。”明主的手握住晨曦的手,大手握着小手,食指相扣緊緊地扣在了一起。

“老公,咱們這是去哪裏啊?”晨曦望着明主的側臉問道。

“回家啊!”

情惑 “回家幹嗎?”晨曦不解,她下午還要收拾東西呢。

“盡夫妻的責任,嘿嘿。”

晨曦明白了,明主忽然造訪就是爲了這事兒,這麼想想,今日要是懷上孩子也不耽誤結婚。

一直爲了懷孕的問題每次都用套套,意思是今日不要用了,晨曦也挺好奇的。

明主一見晨曦害羞,更加握緊了她的手。 明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把車開到了別墅,坐在身旁的老婆魅力四射,他一刻也等不了,連鎖車都成了瑣事一樁。?新匕匕·奇·中·文·蛧·首·發

他把車鑰匙丟給僕人就那麼抱着晨曦奔向了臥室。

Tuang!關門聲響,屋內一下寂靜一片,安靜的只聽得見兩人的呼吸和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

晨曦見氣氛不對,想要說點什麼,可明主絲毫沒給說話的機會,直接吻住了她的脣瓣。

晨曦的身體自然接受了明主,任由明主的舌頭闖進她的齒間翻天覆地。

壞壞的明主半秒也沒有閒着,他一邊吻着一邊解開了上衣的扣子。

一件一件衣物落在地板上,發出輕微的響聲。

不知不覺間晨曦的身上只掛上最後兩件衣物,晨曦握住要解開釦子的手,喘着粗氣指了指窗簾。

“老公,太亮了。”她可不要在太陽底下被明主吃幹抹淨。

“亮挺好的。”明主的手扔在繼續剛纔的動作。

晨曦帶着哭腔忙搖頭,“不好,不好,太亮了。”

“好,好,知道了。”明主親吻着晨曦的身體挪到了窗前,頭都沒妞,就那麼伸着手摸索着開關,摁上了按鍵。

窗簾發着聲響擋住了光亮,屋裏沒有那麼亮了,晨曦安心的呼出口氣。

等還沒來得及放下心來,明主已經解開了上衣的扣子,就那麼把自己扔在了鋪上,晨曦羞澀的擋住了前胸。

微弱的光線下,晨曦的線條更加多了份味道,明主瘋狂地撲倒在她的身上,挪開那礙事兒的小手,輕輕含住了身上那最突出的點,身下那瘦小的身影蠕動着身子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響。

晨曦羞澀的紅了耳根,雖然不是第一次親密接觸,可每一次都像第一次一般讓人激動不已,緊張不堪。

親吻,愛撫,各種前戲,晨曦的身體已經浴/火燃燒,液體滋潤着禁地焦急的等待他的進入。

明主的動作時緩時快,各種刺激下,晨曦體會到了那種讓人描繪不清的境界。

忽然覺得不用套套感覺就是不一樣。

一回旅程結束,晨曦疲憊地癱軟在牀上一動不動。

明主從背後僅僅的抱住她,身體的餘溫在明主的愛撫下漸漸平靜了下來。

兩人就那麼緊緊地依偎在一起,都說肌膚有記憶,晨曦覺得她已經習慣了他的肌膚,這樣的肌膚之親她其實挺喜歡的。

晨曦轉過身把頭埋進她的胸膛裏,可沒想到她的這一動換又一次點燃了明主的熱火。

晨曦詫異,明主的極限到底是幾次?

這一天,明主整整要了七次纔可放過了她。

晨曦早已開始了健身,卻已經累成一團,連下牀的力氣也沒有了。

明主替她換上了衣服,下樓給晨曦端上菜餚,明主深怕晨曦連吃飯的力氣也沒有,一口一口的餵了起來。

晨曦笑着搶過碗,噼裏啪啦吃了起來,邊吃邊抱怨肉太少了。

明主挑了挑眉,晨曦看出明主的意思,急忙放下筷子裝出無力的樣子倒進了牀鋪。

“老公饒了我吧,一切依你就是了。”

晨曦裹緊被子不敢出來。

明主輕輕的抱緊她,關上了檯燈。 陰曆七月十五,冥界之門自動打開,人間爲了紀念死去的親人各種拜祭。[更多好看的小說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網+

就在這樣的一日,明主和晨曦在火海的中央舉行了簡單而溫馨的婚禮。

鋼琴曲《夢中的婚禮》打破海浪聲悠悠的飄蕩在空中,穿着白色婚紗的新娘和黑色西裝的新郎互相握緊了雙手。

朱爺爺和王祕,晨曦的父母,思琪和邵青,紫萱和夏易圍在周圍祝福新人幸福美滿。

寫着明靈號的遊艇帶着歡快地笑聲漂浮在火海的中央,迎接了那落日時分的壯觀景色。

晨曦和明主望向那無邊無際的海角。

火紅的太陽在天際的一邊緩緩地降落,大海逐漸染成了赤紅的顏色,邵青揹包裏的小寶貝紅着眼睛嗚啊啊嗚的揮着小手發表意見。

晨曦頂着大肚子回頭看了眼小寶貝,摸着自己的肚子捂着嘴笑了,小孩子永遠成爲衆人的焦點。

明主摟住了晨曦的腰肢,晨曦的肚皮頂住明主的身子,明主只好彎了彎腰,吻上了晨曦的香脣。

他記得晨曦說過,要在火海中央來個熱吻,此時此刻明主就要吻她。

千言萬語還不如一個吻,晨曦知道明主的心,輕輕摟住了她的後背。

思琪瞥向邵青,示意也親吻她,邵青卻被淘氣兒子弄得團團轉,無空隙理會思琪的意思。

“哎呀,小七拉臭臭了。”邵青捂着鼻子揹着孩子跑進了客艙。

母親怕一個男人弄不過來也一同走了進去,思琪卻特太平的拿着酒杯望着火海品起杯中的酒。

晨曦很佩服思琪的淡定,這媽當的也太輕鬆了。

晨曦像明主挑了挑眉,“看邵青了吧,學着點。”

明主裝聾賣傻轉過身望向火海,晨曦見周圍的人都注目着遠方偷偷掐了下明主的肉。

“啊哦!”明主的一聲尖叫引起了大家的注目。

晨曦就在那一刻感到一團熱水從身下往外涌了出來,不會尿褲了吧,嗚嗚,大衆廣衆之下走樣,太丟人了。

夏易急忙走了過來,把了下晨曦的脈搏,帶着沉重的表情望向明主。

“不會是要生了吧。”

夏易叫紫萱準備東西,明主急忙扶住晨曦,晨曦一聽要生孩子一下慌亂,小腿兒失去了力量站都站不穩。

思琪站到了晨曦的一旁說了一堆經驗,晨曦頭腦暈乎乎什麼也聽不進去。

還好夏易和紫萱上船前帶好了順產和破婦產用的所有工具,不至於難產而死,可是畢竟是生孩子啊!

對於女人來說最重要的大事,活了這麼多年她都不知道生孩子是什麼感覺,忽然一陣劇痛刺激了神經,晨曦不由自覺的大喊了一聲。

劉愛蘭聽到叫聲走出了客艙,看到滿頭大汗的晨曦,立即知道自己馬上要當姥姥了,月城最好的大夫在這裏應該沒問題吧,雖然這麼安穩自己,可劉愛蘭仍對女兒不放心。

冥靈號提速像岸邊行駛,客艙裏劇痛聲掩蓋掉引擎聲,良久刺耳的嬰兒哭喊聲蓋住了痛喊聲。

晨曦順利誕下了一名女嬰,明主忘記了女兒長大後淘氣的模樣,像捧着大寶貝似的,愛不釋手,僅僅抱在懷裏誰都不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