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走過來問秦巖:“找我什麼事?”

“陳浩,無明王這兩天出去了嗎?”

“你問這個幹什麼?”

陳浩翻了個白眼。

對於秦巖這個外來者,無明府上的人大多都不喜歡秦巖。

如果不是因爲婉君,他們甚至都懶得和秦巖說話。

秦巖擰起了眉頭,想不到對方對他這麼不客氣。

他什麼也沒說,轉過頭走了。

他準備直接去找婉君。

他相信婉君會告訴他的。

看到秦巖走了,陳浩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一個外來者居然變成了我們無明王府上的座上賓,真是搞笑。如果不是因爲王后,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陳浩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故意提高了聲音。

他就是想讓秦巖知道,無明王府並不歡迎他。 聽到陳浩的話,秦巖停了下來。

他心中十分憤怒,不過他沒有轉過頭斥責對方,更沒有動手。

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

如果他此刻和侍衛動手,肯定會得罪無明王。

到時候無明王說不定會向他動手。

以無明王目前的勢力,秦巖還鬥不過他。

“秦大哥,你回來了。”

看到秦巖,婉君立即迎了上去。

她原本以爲秦巖進入鬼谷後,會在裏面呆很長時間。

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快就回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無明王的房間,隨後壓低聲音問:“無明王有沒有去鬼谷?”

婉君搖了搖頭:“沒有。”

“他不是說3月20號就要去鬼谷嗎?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天。他怎麼還沒有去?”

“哦,因爲一些事情耽擱了。最近無明王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秦巖點了點頭。

秦巖認爲無明王沒有去鬼谷應該是故意的。

再重要的事情應該也沒有去鬼谷重要吧。

畢竟鬼谷裏面有悠悠草,得悠悠草者得四象。

現在秦巖相信,無明王極有可能是下了一個套。

“秦巖,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前段時間不是去冥海了嗎?”

就在這時,無晶也走了過來。

她興奮地和秦巖揮手。

之前秦巖去鬼谷的時候,沒有和無晶說實話。

他只是告訴無晶,他要去冥海找一件東西。

冥海距離這裏很遠很遠,一個來回需要一週的時間。

所以無晶非常好奇,秦巖爲什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秦巖尷尬的笑了笑:“我本來是要去的,因爲有事又趕回來了。”

“什麼事呀,說出來聽聽,也許我能幫你啊。”

無晶熱情的問。

自從無晶喜歡上秦巖後,她就一直找藉口幫秦巖,覺得能幫助秦巖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幸福。

“已經辦妥了,謝謝你。”

秦巖笑着向無晶道謝。

“秦巖,進來坐坐吧!”

秦巖搖了搖頭:“不了,我要走了,我還有事情。”

“你今天來只是想問問我大哥在不在嗎?”

秦巖點了點頭。

“秦巖,你找我哥哥有什麼事。如果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可以幫你和我哥哥說一說。他說不定能幫你。”

無晶再次熱情的對秦巖說,希望能幫助秦巖。

“不了,也沒什麼事。”秦巖拒絕道。

秦巖又和兩人寒暄了兩句後就走了。

秦巖走後,無晶心中十分失落。

她原本以爲能和秦巖好好的聊一聊。

可是秦巖只是和她說了幾句話就走了。

“嫂子,我回房間去了。”

無晶和婉君打了聲招呼,轉過頭就走了。

看着無晶遠去的背影,婉君突然翹起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這冷笑中帶着一絲輕蔑,以及冷血。

婉君很快收起了這一絲冷笑,回到了無明王的房間。

無明王此刻正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婉君走進來後,無明王睜開了眼睛。

他的目光犀利無比,像兩把尖刀一樣。

“他來問你了?”

無明王面無表情地問。

“是的,秦巖問我你是不是去鬼谷了。”

“你覺得他有沒有去鬼谷?”

“我發現他的實力大幅提升,他應該進了鬼谷,得到了奇遇。”

聽到婉君的話,無明王眯起了眼睛。

他此刻的眼神既陰狠又毒辣。

“怎麼可能?鬼谷是一條死路,只能進不能出。他怎麼會出來呢?你是不是搞錯了?”

無明王不相信秦巖得到了奇遇。

婉君搖了搖頭說:“我沒有搞錯,他進鬼谷的時候是我派人跟蹤的。木家的那兩個侍女也跟着進去了。她們兩個到現在都沒有出來。那兩個侍女肯定遭遇不測了,秦巖卻在裏面獲得了奇遇。”

無明王閉上了眼睛,手指富有節奏的敲打着桌子。

婉君站在無明王身邊不說話,恭敬的等候着。

他們兩人此刻的關係一點兒都不像夫妻。

過了好一會兒,無明王再次睜開了眼睛。

他擡起頭對婉君說:“你有時間去探探秦巖的口風,看看他在裏面是不是真的得到了奇遇。”

萌寶成雙:媽咪,爹地又上頭條辣! 婉君點了點頭。

替嫁醫妻:晚安,霍先生 就在婉君準備離開的時候,無明王再次叫住了婉君:“等一等,你去看一看那個賤人。她到底願不願意接受我。”

婉君轉過身走了。

一會兒,婉君來到了一個牢房裏。

這個牢房十分隱祕,就坐落在婉君的後花園中。

當婉君拿出鑰匙打開牢房後。

另外一個婉君在牢房中站了起來。

她看到進來的人,憤怒的罵起來:“小霞,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居然假扮我。你是不是去騙秦巖了?”

原來最近在無明王身邊的婉君不是真正的婉君,而是無明王的一個侍女。

她的名字叫小霞。

真正的婉君被無明王關在了地牢中。

小霞露出一抹冷笑,惡狠狠地說:“婉君,主人讓我問你,你到底願不願意接受他。”

婉君攥緊了拳頭,大聲的說:“你告訴無明王,我就是死了,也不會接受他的,你就讓他死了那條心吧。”

哈哈哈!

小霞大聲笑起來。

她輕蔑的看着婉君:“婉君,主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我希望你不要觸怒主人。否則主人遲早有一天會殺了你”。

“哼!你爲我怕死嗎?如果我怕死,我早就答應無明王了。”

婉君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

之前無明王屢屢向她示愛,婉君一直都沒有答應。

無明王就讓小霞扮成婉君的樣子,然後和婉君成婚了。

無明王這樣做,就是要告訴所有的人,他已經和婉君成婚了。

同時無明王也發現婉君接近他有目的。

因爲婉君想幫助秦巖。

不過現在無明王讓小霞變成了婉君。

那麼婉君不但無法探聽他的消息了。

無名王還可以通過小霞探聽秦巖的消息。

這樣做可謂是一箭三雕。

“好,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走了。我現在就去和主人說。”

小霞轉過身走了。

她在心裏面嘲笑婉君。

婉君,你這個傻瓜!

秦巖有什麼好,你居然一直對他死心塌地。

主人以後會是四象中的主宰。

即便秦巖是未來的道皇,那也只是未來的道皇,而不是現在的道皇。

秦巖怎麼可能和主人鬥。 小霞從一開始就喜歡無明王。但是無明王爲了自己的事業,爲了自己的野心,一直沒有娶妻。

可是當無明王見到婉君後就像着了魔似的,一直在追求婉君。

這讓小霞在心裏面既嫉妒又憤恨。

只不過小霞一直找不到機會對付婉君。

現在好了。

她看得出來,無明王的忍耐快要達到極限了。

一旦無明王忍不下去的時候,那就是婉君身死魂消的時候。

到時候小霞就會名正言順的跟無明王在一起了。

因爲她以後會變成真的婉君。

離開了牢房後,小霞直接去找秦巖了,她要去幫無明王探聽消息

無明王在小霞走後,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莫非鬼谷中真的有悠悠草嗎?

既然有悠悠草,爲什麼那麼多人進去,卻沒有一個人能活着出來?

特別是那個傢伙。

他可是真正的無明王。

他都出不來,秦巖是怎麼出來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假無明王撓了撓頭,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讓他真的去鬼谷,他是絕對不會去的。

他怕進去後出不來。

雖然悠悠草對他的吸引力巨大。

在沒有足夠的把握下,他是不會輕易冒險的。

咦!

難道秦巖在鬼谷裏面遇到了真的無明王?

無明王爲了對付我,然後把所有的道法都傳給了秦巖?

不對,無明王修煉的是肉身,和秦巖修煉的不一樣,是無法傳給他人的。

秦巖到底有沒有去硅谷呢?

算了,不想他了。

等小霞回來後我再問問具體的情況吧。

無明王準備等小霞探聽完情況後,他再決定怎麼和秦巖相處。

另一邊秦巖回到了住處。

聽說秦巖回來了。 掌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