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扯淡的教導主任,陳鈔票根本不想多說什麼。他兒子在學校打了不知道多少次架,不知道把多少人給打得喊爹叫孃的,他兒子沒事兒,但是陳鈔票一打架,這狗日的就跳出來了,陳鈔票自然不會有什麼好脾氣。

更者陳鈔票也馬上要畢業了,對於這教導主任,陳鈔票根本不想多說什麼。

“你以爲我不敢開除你嗎?”中年人怒吼道。

“隨便你!但是你得做好出門不要遇到倒黴事兒的準備!還有我現在是順利中學的模範學生吧?如果你現在開除了我,會對學校造成什麼影響,你是知道的,你可以澄清事實!但是你兒子的事情,還有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會全部向媒體報道,到時候你認爲那些人會信你,還是會信我?而且關於打架的事情還有原因這些東西,我完全知道,你開除我,順利中學的種種黑幕,我會全部曝光!到時候順利中學在教育行業,會受到什麼影響呢?我不需要名氣,因爲我不靠名氣吃飯,但是我現在有那麼點名氣!但是我不怕被人黑!”

陳鈔票冷冷說道,言語間滿是赤果果的威脅,囂張跋扈到了極點。

學校需要名聲,需要很好的名聲,因爲這樣入學率纔會高,如果學校沒有一個好名聲,只有壞名聲,根本就不會有多少人來入讀,陳鈔票的話一語中的,如果因爲這件事,對於順利中學的名聲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對於學校是極爲不利的。

陳鈔票露出了一個皎潔的笑容,學校之內,風齊,黃御風,黃超平,蘆葦等等人,凡是入股順利中學的學生,在學校之內做了很多事情,只要不是太過分,都只是走個過場,不會受到什麼懲罰。

但是隻要是陳鈔票這類在這些教導主任眼中的跋扈頑固份子,一旦打架什麼的事情被發現,通常都是記過處分,扣學分,偶爾還有被刪除學籍開除的,當初也出現過幾次學生家長向教育部門反映的情況,但最終都被學校的後臺給壓下來了,對於學校沒有什麼影響。

但陳鈔票卻不一樣,他有名氣,因爲救了劉茉兒一事,他被多方報道,現在這個熱度還沒有過去,有的是名氣,如果學校因此開除了他。

陳鈔票完全可以黑掉順利中學,把以前的種種黑幕爆出來,而且更是可以把以前被無故開除的那些學生找出來,凝聚出這樣一股力量,致使順利中學的名聲在SC市乃至全國出名,成爲國內最黑的學校也有可能。

“你,你,簡直無法無天……無法無天……”黃風任怒吼道。

“那也是你們先無視法紀!你們定了法,但是你們身爲法的執行者,操縱者,無意偏袒別人!”陳鈔票冷笑着說道。

“哦,對了,做事之前,你要考慮清楚清楚後果,這個後果,很可能是你不能承受的!拜拜,我的教導主任!”陳鈔票微笑着說道,隨後便回到了教室之內。

“陳鈔票,你……你……”黃風任你了半天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走廊的不少學生大感解氣,紛紛都在暗地裏偷笑,這個所謂的教導主任在學校的名聲並不好。

諸如包庇富家子弟和自己兒子的事情幹了不少,黃風任做過的那些事情早就在學生中間傳開了,這次陳鈔票身爲一個屌絲學生,一個平淡無奇的學生,沒有身份,沒有背景的學生,在與黃風任的交鋒中,完完全全取得了上風。

陳鈔票雖然無視了校規,但這也是學校的不公平處置所導致的,如果學校給他一個公平的處分,或者說給黃御風等人違紀之後一個公平公正的處分,陳鈔票不會如此作爲,反而會老老實實的接受學校的處分。

但如果學校處置公平公正,順利中學想必也不會經常出現打架這類事情了。

諸如王鬆奇再把蘇飛打進醫院之後屁事兒也沒有,就連醫藥費也是周軍等人湊齊的。

蘇飛的家並不在CD市,也是個農村孩子,對於打架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敢告訴父母,也拒絕讓學校通知他的父母,畢竟蘇飛也是個成年人了,可以對自己的行爲負責了。

被打的起因不是他給惹出來的,他只是爲了尊嚴,爲了不讓別人踐踏自己僅存的尊嚴,從而導致矛盾升級,最後打架,事情可以說不是他的錯,雖然打架在一定的角度來說,是錯,但起因並不是他的錯。

隨後陳鈔票直接回到了教室。

王鬆奇也被送進了醫院。

隨後,莫柔直接讓陳鈔票一干人等去了辦公室。

陳鈔票等人對於莫柔還是很信服的,直接去了辦公室。 “說說吧,事情怎麼回事?雖然處分結果已經出來了,但是我想知道事情的起因,還有陳鈔票,我告訴你,王鬆奇的傷挺嚴重,一顆牙被打掉,右腿小腿骨折!”莫柔看着陳鈔票說道。

“哦,醫藥費我會付,但是得讓王鬆奇把蘇飛的醫藥費給了!”陳鈔票說道。

“事情怎麼出的?”莫柔說道。

“就是那天蘇飛的事情!”周軍說道。

“然後陳鈔票就帶着你們去把人給打了?”莫柔說道。

“是那麼回事兒!好了,老師,我們可以走了嗎?”陳鈔票說道。


莫柔皺了皺眉,看了看陳鈔票幾人,她知道給陳鈔票等人講那些大道理沒有用,而且學校的情況她現在也搞清楚了,那天蘇飛的事情,她也知道。

她也在場,雖然據理力爭,但是最後王鬆奇也只得了一個大過的處分,讓王鬆奇賠醫藥費什麼的,但是王鬆奇之後並沒有拿醫藥費,校方也沒有再次提起這件事情。

至於蘇飛和王鬆奇之間的事情,完全是因爲一點口角,王鬆奇辱罵蘇飛,之後蘇飛直接反彈,最後矛盾升級,四十多個人直接在操場上打了起來。

至於王鬆奇的父親也是學校的股東之一,近來才轉來順利中學。這事情很小,可以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就像小孩之間的打打鬧鬧,但是陳鈔票等人都將尊嚴看得很重。

他們沒有錢,沒有勢,他們剩的只是那麼一點點尊嚴,所以他們要扼守這點尊嚴!

他們不是軟柿子,誰都可以罵,誰都可以捏!他們是人,活生生的人,人格不容玷污,尊嚴不容踐踏。

莫柔考慮片刻後,看向陳鈔票等人道:“學校給了你一個大過的處分,我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在學校打架!還有幾個月就畢業了,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被開除什麼的!安安穩穩的過完這幾個月,你們都是成年人了,別的我也不想多說!我只想你們平平淡淡,開開心心的過完高中生活,考上你們心目中理想的大學! [綜]相親事件簿 ,有些時候,因爲那麼幾句口角,毀了自己的未來是很不值當的!他們能打,能罵,但他們最終也只會那麼點!你們應該爲自己的未來想想,不要因爲這所謂的尊嚴,出賣了自己的未來!你們現在肯定認爲你們是對的,也許你們以後也會那麼認爲,人生很多時候成功與否,沒有真正的定義,靠機遇的多!你們想要什麼生活,作爲老師的我,我也不可能會知道會了解!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我希望的是,你們要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理想!但那個理想一定要是對的,爲那個理想,而邁動堅實的步伐!好了,我想告訴你們的就一句話“找到自己的理想,找到自己的信仰,爲自己的理想以及信仰,邁動自己的步伐!尋找屬於你們自己的那片天空!”

“我們要的就是自尊,要的就是尊嚴,不被欺辱,不被譏嘲,不被人瞧不起!做一個頂天立地,無愧於心的人,這就是我們的信仰,也是我們的理想!任何人要踐踏我們的尊嚴,踐踏我們的理想,踐踏我們的信仰,反之我會讓他失去尊嚴!”陳鈔票說道。

“老師,神爭一口香,人爭一口氣!這就是我們想要的,不被欺辱,不被譏嘲,不被踐踏,不被人瞧不起!或許這很幼稚,但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或許我們很弱小,現在一個弱者,但是我們會爲了保護自己的尊嚴,朋友的尊嚴,親人的尊嚴,慢慢變強,強大到別人無法踐踏我們的尊嚴!” 韓娛之十全九美 ,雖然聲音不齊,話語也不太一致,但他們說的就是那麼點。

曾經他們都是一個個都很弱小,再學校經常被欺負,無論是誰都不例外,他們弱小的時候,不是高班的人欺負他們,就是幾個人欺負他們,他們都有過相同的經歷,即使陳鈔票也不例外。

兒時,別人看他瘦小,把他當軟柿子捏,隨意辱罵,嘲諷。

在剛剛陳鈔票說起那段的話的時候,他們都想到了曾經那段被欺辱的歲月,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是人高馬大的,都是平凡而瘦小的人,打架也沒有什麼本事,但是他們齊心,他們團結,都是一羣不想被欺辱的人,也正是因此他們在走在了一起,擰成了一股繩,互相幫助。

不被欺辱,不被譏嘲,不被踐踏,不被瞧不起,這四點就是他們的人生目標,也是他們一直想要的。

實現這個目標很難,但是他們這羣人會一直爲之而努力。

他們不是黑社會,他們不爲錢,只會了那一口氣,爲了那一口氣,他們成爲了兄弟,互相幫助的兄弟,他們討厭哥哥弟弟這種稱呼,因爲他們是兄弟,是平等的,沒有所謂的哥哥弟弟,也沒有所謂的大哥,沒有所謂的領導者!因爲他們是兄弟。

他們之間人人平等,因爲他們是兄弟。

相互鼓舞,相互保護,一起守護心中的尊嚴,因爲他們是兄弟。

此時,他們心中都有一股衝動,那就是高喊一聲“我們是兄弟!”

莫柔微微一愣,看着自己眼前的二十多人。

她覺得眼前的陳鈔票等人十分可愛,因爲在現實面前,有些時候尊嚴很可笑。

但是人人都想要扼守心中那份尊嚴,卻有很多人爲了別的東西出賣尊嚴!

這是最本質的東西,但他們想要的也是最本質的東西尊嚴!

“好了,你們去上課吧!”莫柔說道。

“是,老師!”二十多人說道。

隨後陳鈔票等人直接出了教室。

所有人臉上都有笑容,目光有些熾熱。

“我們是兄弟!”陳鈔票笑道。

“對,我們是兄弟!”二十多人嘈雜的說道。

“讓我們一起高喊,我們是兄弟!”周軍笑道。

“好!”

“一,兒,三,喊!”陳鈔票直接數道。


“我們是兄弟……”五個的迴音在順利中學響起。

所有學生都向這二十多人看來,眼中有疑惑。

陳鈔票等人臉上有的只是笑容,純潔不帶一絲雜色的笑容。

那笑容中都是對彼此友誼的歡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是笑。

盛寵世子妃 ,是對彼此的承諾,也是對彼此的感謝,承諾今後互相幫助,相扶扶持,實現自己的理想。感謝,感謝這一路來彼此的互相幫助!

他們今後也會一起努力,一起扶持,還是一根繩子,這根繩子是他們擰成的,但也將他們捆綁在了一起!他們是兄弟!

沒有言語間的承諾,也沒有言語間的感謝,更沒有所謂的皇天后土,發誓結義,只因有着共同的目標,有着共同的理想。

他們的理想很小,但也很大,他們只是一羣平凡的人,平凡的想法,平凡的信仰,平凡的理想。

最後也只有一句平凡的吶喊“我們是兄弟!!!!” 之後,陳鈔票等人直接回到了教室開始上課。

第二節課後,陳鈔票受到了處分通知,記大過,另要求,陳鈔票寫一份兒三千字的檢討。

對於這個檢討,陳鈔票還是選擇寫了,畢竟在學校打架的確是違規的事情,所以他還是寫了。

周軍等人也被要求寫檢討不過是兩千字的。

一時間,二班直接成爲了檢討大會。

周軍等人交流着怎麼寫檢討,時不時還去找妹子詢問。

這時,劉茉兒走到陳鈔票桌子面前嘿嘿一笑,道:“怎麼樣,架打爽了吧?”

“檢討也寫爽了!”陳鈔票說道。

劉茉兒微微一笑,看着陳鈔票說道:“晚上有時間嗎?”


“幹什麼?請我吃飯嗎?帶開房嗎?不帶開房的,我可不去!”陳鈔票說道。

“好啊,吃晚飯,我們去開房!只要敢上了我,我不介意告訴菲菲的!”劉茉兒說道。

“那好呀,其實上了你也不虧!你可是劉家的千金小姐耶,我上了你,直接誒入贅你們家,下半輩子吃喝不愁了,而且你們就你一個,以後你老爸的財產都是我的了,上了你,無論怎麼講我都不虧!”陳鈔票說道。

“哼,臭色鬼!好了,我老爸爲了感謝你,今天晚上請你到我們家吃飯!還有聽說你昨天晚上坑了黃玉德一份裝修合同,今天早上他可是氣得跳腳,恨不得生吞活剝了你呢!”劉茉兒笑道。

陳鈔票嘿嘿一笑,雙眼一亮,看着劉茉兒問道:“今天早上他是什麼表情?”至於劉茉兒知道這事情他並不意外,畢竟劉茉兒家和黃玉德一個小區,並且上學路上都會經過那裏,而且黃玉德被白白坑了三千萬,不氣得跳腳纔怪。

“一臉的豬肝色,直接在家裏破口大罵呢!你到底怎麼坑他的?”劉茉兒笑道。

陳鈔票笑了笑,直接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訴了劉茉兒。

“多坑了他三千萬?怪不得……挺能喝啊,一個人灌倒六個人?”劉茉兒說道。

“一般,一般!”陳鈔票謙虛道。

“我老爸肯定會喜歡你的,他也喜歡喝酒,而且一直都找不到對手呢!放學跟我們走,直接去我家!莫柔老師那兒我剛剛去給她說了!”劉茉兒說道。

“嗯,我知道了!”陳鈔票說道。

隨後劉茉兒也走開了,陳鈔票直接繼續寫檢討。

一直到下午,陳鈔票的檢討才寫完,之後的課間休息,陳鈔票終於有時間和妹子們打情罵俏,還有就是趴在陽臺上,看樓下妹子的胸脯肉了。

陳鈔票站在陽臺上,看着教室中的林默涵,無疑他是很眼饞這個嬌滴滴的大美女的,可是林默涵卻給他一種油鹽不進的感覺,而且他也不知道怎麼的,別人的女人他都敢跑去厚顏無恥的調戲,唯獨林默涵他起不了調戲的心思。

因爲林默涵給他一種很另類的感覺,捨不得用那些污言穢語去玷污眼前的潔白如玉的美人兒。

也許這就是女神吧,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陳鈔票心中說道,站在陽臺上靜靜的看着林默涵。

在林默涵面前,他甚至有些時候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一直以來林默涵舉止得體,不多話,文靜,任何人找他,她都會微笑迴應,甚至讓她教別人一些題目什麼的,無論是誰,林默涵都會教。

好像每個人在她眼中都是一樣的,無論男女,給人感覺是,她好像離你很近,但卻又很遠,近在咫尺,但又遠在天邊。

女神啊……

陳鈔票心中感嘆連連,林默涵或許是這一生,他永遠無法靠近的女人,只能遠遠觀望的女人。

但是即使是觀望着陳鈔票好像也感覺挺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