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委屈的看著楚蕭:"嚶嚶嚶……爹地,媽咪是不是不愛我了!"

楚蕭無奈的伸手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這個世界上,誰都可能不愛你,但是,除了你媽咪!"

葉一朵抬頭看了一眼楚蕭:"那爹地也不是真的愛我嗎?"

楚蕭一囧:"當然了,也包括爹地,是真心實意喜歡朵朵的!"

葉一朵委屈巴巴的指著被關上的門:"爹地,既然媽咪喜歡我,媽咪為什麼還要把門關上,把我擋在外面啊!"

楚蕭有點無奈:"朵朵,這兩件事情,有什麼必然聯繫嗎?"

葉一朵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有啊,這就證明,媽咪不想看到我!"

楚蕭伸手摸了摸鼻子,有些無奈:"唔……可能她不是不想看見你,只是不想看見爹地吧!再說了,你媽咪也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間,她關上門,很正常的!"

葉一朵皺眉道:"媽咪為什麼不想看見爹地呢?爹地,我現在還是不是很懂,為什麼別人家的爸爸媽媽,都會住在一起,你跟媽咪為什麼會分開呢?"

楚蕭的臉色變了變,看著小丫頭一臉好奇的模樣,他無奈的開口解釋道:"爹地惹了你媽咪不開心,所以,你媽咪現在不想理會爹地,爹地正在將功補過,想用自己的真心,去感動你媽咪!"

葉一朵眨了眨眼睛:"原來是這麼樣嘛,那爹地,你放心吧,我以後一定會幫助你的!"

楚蕭笑著點了點頭:"朵朵真乖!"

隔壁房間,把耳朵貼在門上的葉紫涵,她承認,自己很不道德的偷聽了,楚蕭跟葉一朵的對話。

只不過,她也是很好奇,楚蕭到底是怎麼跟女兒相處的。

只不過,聽到楚蕭那些話,她的心情,莫名的有些複雜。

她在門旁邊坐了一會,就搖了搖頭,繼續去看書了。

話說,葉紫涵本來是真的以為,楚蕭說要在這裡住下來,根本住不了幾天,他也就是體驗體驗生活,僅此而已。

卻沒想到,在這裡一個月了,楚蕭還是沒有走。

葉紫涵真的納悶了,這貨為什麼還不走啊!

難不成,他真的打算陪自己在這裡住一輩子。

好吧,那就這麼不溫不火的熬著吧,反正她不在意。

楚蕭這段時間,也沒有有意靠近她,他只是照顧朵朵,順便把她的飲食也照顧了。

葉紫涵說話算話,按月給他結了飯前,他居然也收了。

葉紫涵覺得,事情有點不按照邏輯來了。

最重要的是,最近,六年級請假回來的那位語文老師,金悅悅,一直在有意無意的勾引楚蕭。

她的態度,再明朗不過了,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對楚蕭暗送秋波。

只不過,楚蕭好像根本看不懂她的眼神。

但是,全校的老師,似乎都默認了,金悅悅在追求楚蕭。

大家都知道,葉紫涵和楚蕭認識,楚蕭很喜歡葉紫涵的女兒,葉一朵,對於葉紫涵,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

這樣,大家就更加覺得,金悅悅很有可能。

只有劉校長心裡清楚的跟明鏡似的,只不過,他什麼都不說,生怕楚蕭覺得自己多管閑事。

這天,金悅悅突然跑來問葉紫涵:"葉老師,你知道楚老師平時都喜歡吃什麼嗎?"

葉紫涵的臉色變了變:"我不知道!"

金悅悅一臉嬌羞:"人家今天晚上,想請他吃個晚飯,感謝他跟我的配合,六年級這次的模擬考試,考的很不錯呢!"

聽著金悅悅發嗲的語氣,葉紫涵徹底無語:"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是請楚老師吃飯,你就應該去問他,而不是問我!"

金悅悅的眸子閃了閃:"大家不是都說,你跟楚老師很熟悉嗎,莫非,你也喜歡楚老師,不願意告訴我,如果你真的喜歡他,你就告訴我,我也不會跟你搶的嘛,你幹嘛要不承認呢!"

葉紫涵莫名的討厭金悅悅,自以為是的女人。

她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金悅悅:"我說實話怕打擊到你,不說實話,又怕你覺得我有別的想法,再說了,我跟他真的不熟!"

金悅悅氣憤的看著葉紫涵:"你說實話,我不怕被打擊,而且,你說你跟楚老師不熟,你當我是傻子嗎?所有的老師都知道,你的女兒喜歡管楚老師叫爹地!"

葉紫涵板著臉:"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情,跟我無關,是楚老師讓我家寶貝這麼喊的,估計是想擋一擋桃花什麼的,所以,你還是別問我了,我實在是無可奉告,至於你想讓我說的實話,我也可以告訴你,楚蕭的身份,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他那些豪門名媛千金都看不上,那些一線明星,對他都是恭恭敬敬,客客氣氣的,你說,他的身份,會喜歡你這樣的小青蔥嗎?還是說,你有本事拿下他,既然你這麼有信心,我也不攔著你,就看你有沒有能力拿下他了,還有,他來這裡,只是來體驗生活的,我勸你好自為之吧!"

聽到葉紫涵的話,辦公室里的幾個人,都一臉八卦的看著她。

因為葉紫涵從來都沒有說過,太多關於楚蕭的話。

但是,他們都知道,楚蕭的身份不一般,學校現在正在蓋的那棟樓,就是楚蕭捐的。

可是,他們真的不知道,楚蕭的身份,居然這麼讓人意想不到,那聽著,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金悅悅也有點傻眼了:"葉老師,你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葉紫涵挑了挑眉:"難道你不知道嗎?我來這裡,也是體驗生活的,朵朵一年級上完,我就帶著她離開這裡!"

金悅悅的眸子閃過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莫非,你跟楚老師,也是一個世界的人!"

葉紫涵勾唇,諷刺的看了金悅悅一眼:"我只是說你們的身份有差別,並沒有說你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我必須得強調一下,我們都是地球人!"

葉紫涵的話說完,金悅悅的臉色瞬間漲紅。

她感覺自己被羞辱取笑了,頓時生氣的瞪了一眼葉紫涵,轉身離開。

金悅悅一走,蔣老師擔心的看了一眼葉紫涵:"葉老師,你得罪她幹嘛,她在這個學校都囂張慣了,她自己帶著六年級,就讓大家很信服她的能力,她爸爸也是鎮長,校長都要給她三分顏面呢!"

葉紫涵無奈的笑著搖搖頭:"蔣老師,你不用擔心,我沒有得罪她,是她自己想多了,我還沒有那個功夫!"

蔣老師聽葉紫涵也不怎麼放在心上,她好奇的開口道:"葉老師,你剛才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葉紫涵看了她一眼:"什麼話?"

蔣老師神神秘秘的開口道:"就是楚老師的身份啊,大家都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可是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做什麼的!"

葉紫涵看著她一臉求知慾,她突然在一張紙上寫下:CE集團CEO,你查查就知道了!記住,看看就算了,不要告訴別人,不然傳出去,他肯定知道我說的!

蔣老師接到紙條,連連點頭。

她打開電腦,查了一下CE集團。

看到上面的介紹,還有它的總裁,居然是楚蕭,蔣老師驚訝的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這麼個跨國集團的老總,居然在他們學校教書,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感覺有點玄幻。

葉紫涵看著蔣老師吃驚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

蔣老師看見葉紫涵淡然的表情,她趕緊把那張紙條撕了,拍了拍自己好不容平復下來的小心臟,真的太吃驚了。

怪不得葉紫涵說,金悅悅還是好自為之吧。

蔣老師八卦兮兮的看著葉紫涵,本來還想再問點什麼。

結果,葉紫涵的手機突然響了,葉紫涵拿著手機,出去接電話。

電話是雲朵朵的打來的,葉紫涵剛接通,她就難過的"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葉紫涵擔心的開口問:"朵朵,你怎麼了?你別哭啊,有什麼事,你告訴我,我幫你解決!"

雲朵朵難過的要死:"紫涵,我找不到雲軒,我找不到他,我把我們平時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他平日里喜歡去哪裡,我都知道的,真的,我全都知道,可是,我這一次卻怎麼都找不到他,他這是不想見我了,存心躲著我嗎?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聽著雲朵朵越哭越難過,葉紫涵無奈的開口道:"朵朵,你先別難過,實在不行,我去幫你問問楚蕭,說不定他知道呢!" 墨容清揚難得有天回宮早的,進宮門的時侯,天還沒黑,她甩著兩條胳膊大步流星,走路都帶著風。

墨容麟用完晚膳在外頭走動消食,遠遠看到墨容清揚大刺刺往裡走,沒個姑娘的樣子,他眉頭一皺,打發四喜去叫她過來。

墨容清揚到了跟前,嘻嘻一笑,「皇兄叫我?」

墨容麟,「見了朕,為何不行禮?」

墨容清揚最煩他拿腔作勢,沒好氣的說,「我想事呢,沒瞧見您。」

「除了吃喝玩樂,你還有什麼可想的?」

「別瞧不起人,我如今在幻鏡門任職,想的自然是查案子的事。」

說到這個,墨容麟少不得要問兩句,「案子查得怎麼樣了?朕的黃金什麼時侯才能找回來?」

「這不正查著了么,我們很厲害的,這才幾天啊,就查到是誰劫的那批黃金了,還查到黃金就在臨安城,到時侯把城門一閉,滿城搜查,一準能查出來。」

「那什麼時侯能找到啊?」

「皇兄急什麼,您又不缺錢花。」

「朕欠著債呢,就等著這筆錢還債。」

「皇兄說的是欠皇嫂的錢吧,」墨容清揚笑,「都是一家人了,皇嫂還不能通融通融?」

墨容麟的表情有點不自然,「朕為何要她通融,難道朕還不起么,讓寧安抓緊時間破案,把朕的黃金找回來。」

「皇兄,您以為破案子用嘴說一說就好了,得靠這裡,」她指了指腦袋,「還得四處找線索,很辛苦的,這話你跟我說一說就好,可別催寧安,他這幾天都沒睡好,早上看到他,眼底全是青影。」

「喲,心疼他了?」

「朋友之間關心一下怎麼了?」

墨容麟故意逗她,「寧安有人關心,用得著你?」

「那又怎麼了,媳婦是媳婦,朋友是朋友,總不能他成了親,就連朋友都不能做了吧?」墨容清揚挺不愛聽皇兄這麼說,有點不高興,「我回了。」

墨容麟望著妹妹急匆匆的背影,忍不住搖頭嘆氣,「傻丫頭,明明喜歡寧安,自己還不知道。」

墨容清揚一路走回瑤台宮,心裡還是有些塞,喝了盞茶,洗了個澡,想早點睡,把那惱人的情緒扔在一邊,可一閉上眼,就想起在山洞裡,四周一片黑暗,寧安強有力的胳膊摟著她,她聽到自己的狂亂的心跳聲……

說實話,哪怕是好朋友,好哥們,這樣的舉動似乎也有點不太恰當。

她睜開眼睛望著賬頂,寧安是不是也這樣摟過安月呢?他們摟在一起的時侯親過嘴么?

她非常清楚相愛的人在一起時那種你濃我濃的樣子,因為她的爹娘就是全天下恩愛的典範,她有意無意撞見過好多次她爹親她娘的場面,有些時侯,她爹甚至不避諱當她的面親她娘,她倒沒有不好意思,卻總讓她娘鬧了個大花臉。

不知道寧安和安月單獨在一起的時侯,是不是也那樣,他們在清怡閣的小樓上,把門一關,帘子一放,就能毫無顧忌的親熱了……

墨容清揚彷彿到了清怡閣,看到寧安和安月在喝酒,安月喝得眼睛水汪汪的,兩頰艷若桃李,美得讓人移不開眼。寧安端著酒杯痴痴的看著她,眼裡充滿了愛戀。

她站在一旁,心裡酸溜溜的,想跟他們說話,可他們都聽不見,當她是個透明人,只顧著喝酒談笑。

她有些傷心,轉身想走,下一刻,坐在桌邊的人卻換成了她,寧安手裡還端著酒,依舊用那樣灼熱的目光看著她,看得她心頭亂撞,像有隻小兔在不停的蹦躂,撞得她胸腔好疼。

寧安跟她碰了杯,說,「清揚,咱們喝交杯酒吧?」

她聽了正奇怪,一低頭,看到自己穿了大紅的嫁衣,再抬頭看屋子,高柜上立著小臂粗的紅色喜燭,大紅的喜字貼得到處都是,所有的東西都是暫新的,寧安穿著新郎倌的衣裳,頭上端端正正戴著禮帽,帽子上還插著一朵紅艷艷的花。

她聽到自己說,「好呀。」然後端起酒杯,和寧安交臂而過,一口飲盡。

放下酒杯的時侯,寧安說,「時間不早了,咱們早些歇著吧。」

她笑著說好,寧安便牽著她進了賬子,再接下來,兩個人在床上糾纏,氣喘吁吁,哼哼嘰嘰中,身影開始變得模糊……

墨容清揚突然醒過來,睜開了眼睛望著賬頂,愣了好一會兒,還在回味著夢裡的情景。

她是瘋了吧,竟然夢到和寧安成親?他們還洞房了……

因為做了這樣一個怪異的夢,她有點虧心,沒有像往常一樣早早出宮,而是在宮裡磨蹭,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去見寧安。

可呆在宮裡實在無聊,她慢吞吞出了門,路過鳳鳴宮的時侯,想想有幾日沒見過史芃芃,便進去打個招呼。

史芃芃剛用完早飯,正在廊上逗鳥,見她來了,笑著說,「大忙人怎麼有空跑我這裡來?」

墨容清揚搖搖頭,踏上台階,「忙什麼呀,案子一點進展都沒有。」

史芃芃問,「怎麼就沒進展了呢,不是說查到黃金進了臨安城么?」

墨容清揚苦著臉,「臨安城這麼大,怎麼找?」

史芃芃正要答話,聽到有人向她請安問好,抬眼望去,竟是劉貴人,自從那日劉貴人在鳳鳴宮挨了巴掌,再也沒來過,今天怎麼過來了?

史芃芃雖然對她印象不太好,但見她有些病氣的樣子,便問了一句,「劉貴人瞧著臉色不太好,身子不舒服么?」

劉貴人見皇后願意搭理她,順著台階走上來,又向墨容清揚問了好,這才說,「臣妾上次病了之後,身子骨一直這樣,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且過得去吧,方才臣妾聽到娘娘和殿下在談論找黃金的事,臣妾倒有個法子。」

墨容清揚也是病急亂投醫,忙道,「快說,什麼法子?」

劉貴人說,「那麼大一筆黃金,放在哪裡都不安全,而且很打眼,只有一個地方既不打眼還安全。」

墨容清揚問,「什麼地方?」

劉貴人微微一笑,「銀庄。」

墨容清眼睛一亮,「我怎麼沒想到?」

案子快有轉折了,繼續求月票。 雲朵朵立馬提高聲音:"你真的要幫我去問嗎?老大肯定知道的,你要是問的話,他肯定會說實話的!"

聽著雲朵朵的聲音,葉紫涵無奈的扶額,她怎麼感覺,雲朵朵給她挖了個坑呢!

她無奈的開口道:"恩,我幫你去問,你別著急了!"

雲朵朵連連點頭:"我等你消息!"

聽到她的聲音突然就順暢了,也不哭了,聽起來也沒有那麼難過了。

葉紫涵越發覺得,自己是被這丫頭坑了。

她有點哭笑不得:"你讓我幫你找雲軒,你總得告訴我,你現在明白自己對他是什麼感情了吧!"

雲朵朵聽到葉紫涵這樣問,聲音立馬變得不自在起來:"那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我現在就想找到雲軒,看到他我才能安心!"

聽著雲朵朵這種小女兒的心思,葉紫涵笑著開口道:"是嘛,看到他你就安心了啊,他是你的安心丸嗎?"

雲朵朵有點惱羞:"紫涵,你不許打趣我!"

聽著雲朵朵的聲音,葉紫涵莫名的就很開心:"好了,逗你呢,我不拿你尋開心了,你放心,我會幫你問問楚蕭的,他要是不跟我說實話,我……就帶著朵朵躲得遠遠地,讓他再也找不到我!"

聽到葉紫涵的話,雲朵朵頓時感動不已:"紫涵,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只不過,你也別懲治老大太厲害,我怕老大會傷心,至於雲軒,我有一種錯覺,他好像就在我知道的某個地方,可是,我卻找不到他,這種感覺,真的糟糕透了!"

葉紫涵故意打趣她:"喲,現在都不叫哥哥了,開始叫雲軒了,不得了了啊!"

雲朵朵頓時羞的無地自容:"紫涵!你再這樣說,我可就不理你了,再說了,雲軒他本來就不是我哥,我喊不喊,我們都沒有血緣關係!"

葉紫涵知道,雲朵朵心裡到底是介意的,只是這五年的時間,慢慢淡了而已。

她笑了笑:"我知道了,朵朵,你不用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自己認定的,就去做吧,我永遠都支持你,我今晚就幫你撬開楚蕭的嘴,只要他知道雲軒在哪裡,我就一定能讓他告訴你!"

雲朵朵笑著點點頭:"謝謝你,紫涵!"

葉紫涵輕笑:"傻丫頭,跟我這麼客氣幹什麼,好了,我也掛了,我一會還要接朵朵呢!"

雲朵朵點了點頭,掛了電話。

葉紫涵收起手機,回到辦公室,看到蔣老師還盯著電腦,一臉震驚。

葉紫涵無奈的笑了笑,收拾東西,去學前班。

葉紫涵原以為,她今天到的很早了。

畢竟,她是提前開溜的。

結果,她沒想到,她剛到那邊,就看見楚蕭站在學前班的窗戶旁,目不轉睛的盯著教室里。

葉紫涵雖然沒有過去,但是,她還是很清楚,楚蕭看的,是他們的寶貝女兒。

楚蕭真的很愛葉一朵,葉紫涵是看的出來的。

雖然楚蕭說,因為朵朵是他們的女兒,所以,他才這般愛朵朵。

可是,葉紫涵卻覺得,他們倆的父女緣分,跟她無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