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執拗非常,任憑珀琉斯如何勸說也不願意叫,氣得珀琉斯伸掌就要去打。卓越趕緊一把捉住他的胳膊,笑道:「這種事情別說孩子,就是成人一時半會也未必接受得了,順其自然吧!再說你養他這麼多年,他叫你爹也是應該的,反倒是我這個親爹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

說完看了看忒提絲道:「忒提絲,你教他鍊氣之法了嗎,他現在到哪個階段了?」

「什麼鍊氣之法?」忒提絲奇道。

卓越這才想起她失憶了,知道肯定沒有在這方面修鍊,於是道:「那他現在修鍊的都是哪些內容?」

珀琉斯道:「大哥,我本來想把他送到外公那裡去訓練的,只是一來他年齡還太小,二來忒提絲也捨不得他走,所以就沒去,只是由我傳他些外公教授的槍法。」

卓越點了點頭道:「嗯,沒事。七歲也不算晚,回頭我把他的根基打好,修鍊起來會事半功倍。」

卓越剛說完小傢伙不樂意了,一臉不服地看著卓越道:「吹什麼啊,我也沒發現你比我爹強在哪兒。」

卓越看著他那小臉一下樂了,笑道:「好兒子,咱們打個賭怎麼樣?」

「我再說一遍,你不是我爹,我也不是你兒子。」小傢伙氣呼呼地大吼道。

「行,我不叫你兒子了。那阿喀琉斯,我們打個賭怎麼樣?」卓越笑道。

「怎麼賭?」

卓越從異空間拿出一把由阿波菲斯的牙齒煉成的蛇牙槍,送到阿喀琉斯面前笑道:「小子,看看我這把槍怎麼樣?」

甜妻在上:總裁大人,狠狠愛 ,上面還發出瑩瑩的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小傢伙不認卓越,也就不好意思索要,兩眼直勾勾地看著,羨慕的直流口水。

卓越笑道:「你只要有力氣把這槍拿到自己手裡,我就送給你怎麼樣?」

毒愛強歡:總裁,手放開 真的?」

「當然是真的,難道我還騙你個小屁孩不成?」卓越笑道。

阿喀琉斯一聽大喜,伸手就去抓槍。可惜他力氣不夠,連提了兩次都沒有拿起來,後來雙手都用上了還是沒拿起來。

卓越本來就是想殺殺阿喀琉斯的銳氣,一看他拿不起來不禁大樂。剛要出言調侃一番,就見小傢伙突然大叫一聲,接著雙手一用力,猛地把那槍從卓越手中拿起舉過頭頂。

那蛇牙一二十米長,直徑兩三米粗,重量少說也有三兩千斤重,煉化成槍后雖然外形變了,重量卻是一點沒變。所以看到阿喀琉斯一個六七歲的小屁孩竟然能把它舉起來,卓越驚得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

珀琉斯看著卓越驚奇的樣子大樂,笑道:「大哥,我忘記說了,這小子天生神力,長大了肯定又是一個大力神。」

卓越想了想感覺有些不對。見小傢伙已經被壓得滿臉通紅,抬手把槍從他手中接過,對忒提絲道:「忒提絲,你是不是把三生造化丹給他吃了?」

忒提絲似乎想到了什麼,點頭道:「我不知道什麼三生造化丹。不過我空間里有一瓶白色的藥液,爺爺說是易骨洗髓的神葯,初生小兒喝過後能煉成神體,我就給他喝了,可惜最後也沒煉成。」

珀琉斯一聽滿臉通紅,苦澀地道:「大哥,都怪我,不然阿喀琉斯直接就成神體不死之身了。我之前向你道歉,也是因為這事。」


原來在阿喀琉斯出生不久,忒提絲囑託珀琉斯一番后,每天夜裡都給阿喀琉斯喂葯煉體,白天施法讓他恢復。不過煉體的時候實在是太痛苦了,小傢伙哭得不似人聲,珀琉斯每每聽到都是心驚膽顫,最後終於忍不住夜裡起來偷看。

這天夜裡當他看到阿喀琉斯吃藥後那痛苦不堪的模樣時,嚇得大叫一聲,由此破了三生造化丹的效果,沒有煉成神軀不說,還留下了後遺症。

卓越聽完立即想到了那著名的「阿喀琉斯之踵」,立即把兒子拉到懷裡,不顧掙扎脫掉他的鞋,果然發現腳後跟和其他地方有些不大一樣。按了一下,發現小傢伙疼的一哆嗦,看來的確是他的弱點了。

卓越見珀琉斯一臉懊悔,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沒事的,這點小問題修鍊幾年就解決了,你沒必要為此自責。」

「真的?」忒提絲、珀琉斯兩人似乎都不敢相信,異口同聲地道。

「這話說的,珀琉斯不知道,你忒提絲難道……」卓越說了一半才想起忒提絲丟了記憶,趕緊又停了下來。

阿喀琉斯在卓越懷裡掙扎了老半天也沒起來,急得張口就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卓越有意震懾他,故意一發力,小傢伙不但沒咬動卓越,反倒啪地一聲被彈開,滿嘴生疼。這時一聽卓越的話更是不爽,哼哼唧唧地道:「哼!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打死我都不跟你修鍊。」

忒提絲一看趕緊把兒子接到自己的懷中,哄道:「乖兒子,打不死就跟你爹一起修鍊吧,煉好了你就能直接成神軀,誰也傷害你不得!」

阿喀琉斯撇撇嘴不屑地道:「娘你別聽他吹牛。既然他那麼厲害,怎麼還會被神王關在海眼裡那麼多年?」

三人瞬間冷場,忒提絲見卓越臉色不大好看,害怕他為此生氣,拍了兒子屁股一巴掌道:「那是你爹,你胡說什麼,快道歉。」

「他才不是我爹呢,我爹是珀琉斯。」

小傢伙說著從忒提絲懷裡起身,又跑到珀琉斯身邊拉著他的衣衫,故意示威似得在那裡叫爹,看得卓越好不妒忌。忒提絲來到卓越身邊輕聲道:「那個,你不會為了這生兒子的氣吧?」

「我還沒小氣到那種程度,只是有些妒忌你們關係的融洽而已。」卓越苦笑道。

珀琉斯一看笑道:「小傢伙有些認生,回頭習慣就好了。」

「習慣了他也不是我爹,我只認你是我爹。」小傢伙在珀琉斯懷裡向卓越做了個鬼臉,又故意握握拳頭示威。

卓越沉聲道:「先不說這些了。珀琉斯,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沒有?」

「既然你從海眼裡出來,你們一家團聚,那麼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珀琉斯沉聲道,「大哥,我想向你學習修鍊之術,不知這麼大年齡了晚不晚?」

卓越本不願向希臘人傳授道術,只是珀琉斯讓他實在沒法拒絕,於是沉聲道:「晚倒是不晚,不過也不急於一時,你還是先結婚生子再說吧,怎麼也要留個後代。」

「算了,安提戈涅一死我就再沒想過這事,而且忒拉蒙已經有了兩個兒子,我爹他絕不了后。」珀琉斯道,「再說我和大嫂這婚事辦的天下皆知,我若是重新再找個女人,就是直接違逆了神王的意思,到時候他老人家發怒也不是好事。」

卓越想想也的確如此,嘆了口氣道:「話雖如此,卻苦了你了。」

珀琉斯一聽有些不悅地道:「大哥,咱們兄弟之間,你說這話就見外了。我珀琉斯的命是你們救的,替你們做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那你若是跟我走了,這裡怎麼辦?」

珀琉斯一聽卓越這是答應了,笑道:「我有一個朋友叫墨諾提俄斯,在阿爾戈號上你們也見過,他因為失手殺人前來投奔我,我打算讓他統治這裡。」

卓越點了點頭道:「也好。那你先和孩子呆在這裡,我和忒提絲要去海底一趟把斯露德帶回來,她還在海眼那邊等著我。明天你把這裡交接一下,我們回來后直接就去阿爾卑斯洞府。」

阿喀琉斯見珀琉斯點頭答應不樂意了,立即跑到忒提絲身邊撒起嬌來,無論如何都要跟去。忒提絲無法,只得帶著他一起走,於是一家三口直向愛琴海飛去。 去海神宮的路上已是夜晚,卓越見兒子還是不願意和自己親近,故意招出五行劍在身外耍了一遍。那五劍是青紅黃白藍五種顏色,而且縱橫飛躍如臂指使,看得小傢伙是目瞪口呆,睜著兩隻大眼睛羨慕不已。

娛樂圈之貴後來襲 ,把劍收到手中,故意在阿喀琉斯面前晃了晃道:「乖兒子,老爹新練的招數,看著還成吧,想不想學?」

這種新鮮的東西阿喀琉斯如何不想學,立即點頭小聲道:「想。」

「行,你只要叫我一聲爹,我回頭就教你如何控制飛劍。」卓越笑道。

「哼!我只有一個爹,其他人我誰也不叫。」小傢伙雖然極想伸手摸摸,只是執拗地如何也不願叫爹,把頭扭向一邊生悶氣。

「行了,你爹就是和你開個玩笑,你生什麼氣啊!」

忒提絲說著開始哄兒子睡覺。過了一陣見兒子睡著了,又對卓越道:「兒子脾氣執拗,你這個當爹的得慢慢來,別老想著一下就能讓他認你。」

「嗯!我知道了。」卓越把兒子接過來放到異空間去,看了看忒提絲頗為驚奇地道:「媳婦,你也對我沒記憶了啊,怎麼這麼快就接受事實了?」

「那是因為珀琉斯他們經常在我耳邊說起你,月神阿爾忒彌斯還專門送給我一個關於你的記憶水晶,裡面有許多你的信息。」

忒提絲說著拿出一個碗口大的藍色水晶,然後施法啟動,那個水晶如同後世的放映機一樣,裡面立即出現許多卓越的生活片段,有和月神及侍者一起遊獵的,有一個人靜夜沉思的,甚至還有自己在內米森林修鍊時的畫面。

卓越看得又是暗暗嘆息一聲,看來阿爾忒彌斯是早就對這個身體的原主人希波呂托斯有好感了。不久水晶里的記憶片段放完,忒提絲收起水晶看了看卓越小聲道:「卓越,月神是不是喜歡你?」

卓越也不隱瞞,就把俄里翁和阿爾忒彌斯的戀情說了一遍,苦笑道:「我和俄里翁長得很像,她就把我當成俄里翁的替代品了,至於現在到底喜歡的是我還是俄里翁,我估計她自己都說不清楚。」

「聽你這麼一說,阿波羅不會是喜歡上月神了吧?」


忒提絲抽冷子的一句話把卓越說得楞在當場,細細想來,還真有這種可能。撇撇嘴冷笑道:「他們一家子有**的傳統,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有這些也不足為奇,阿波羅還追過他大姑家宅女神赫斯提亞呢!」

「神人不同,這些在神靈中很普遍啦,你也沒必要那麼反感!」忒提絲想到自己的父祖也有這方面的傳統,頗有自我開解的意思。

「那是,近親繁殖生的後代,要麼越來越強大,要麼就是亂七八糟的半痴獃兒,宙斯就比他父祖更強大。只是人們只看到強大的神靈,卻忘記了那些怪物,你看看蓋亞生了多少奇形怪狀的妖物出來。」卓越道。

忒提絲一聽立即想到自己的三叔福耳庫斯,他和刻托就是兄妹成婚,生的孩子幾乎沒一個正常的。苦笑道:「他們都說你古里古怪的,看來真的不錯,你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聽都沒聽說過。」

「你不知道卻有人知道,宙斯就知道,那王八蛋一直在用這種方法強化自己凡間的後代。」

忒提絲聽得一愣,奇道:「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

「那你知道赫拉克勒斯他們這一支的故事嗎?」

忒提絲雖然是海洋女仙,哪裡知道這些,卓越於是把自己知道的東西講了一遍,當初他知道安菲格力斯就是赫拉克勒斯的時候,專門調查過這件事。

當年提坦之戰時眾提坦神戰敗,被關小黑屋的關小黑屋,服刑的服刑,阿特拉斯就被罰在一個荒島上撐天球。後來宙斯見他幾個女兒生的美麗,就趁機強姦了其中的三個,其中一個叫塔宇革忒的生了個兒子叫拉刻代蒙,這拉刻代蒙就是斯巴達人的祖先。

拉刻代蒙有個叫達那厄的外孫女,被她爹關在小黑屋裡防止她和男人有染,宙斯又化作金雨進去誘姦了她,後來就生了個勝過乃祖的英雄珀爾修斯。珀爾修斯有個孫女叫阿爾克墨涅,宙斯又變成他老公安菲特律翁的模樣李代桃僵和她快活一夜,生個兒子就是赫拉克勒斯,這傢伙也是全希臘迄今為止最強大的半神英雄。

卓越說完看著忒提絲道:「忒提絲,你發現裡面的規律沒有?」

忒提絲臉一紅,低聲道:「你是說宙斯每次都和自己的重孫女結合,生的後代一代比一代強大?」

「沒錯,宙斯用這種方法強化後代的神性,所以我差點認為他也是穿越來的。」


忒提絲聽得一愣,奇道:「穿越是什麼,你為什麼認為他是穿越的?」

卓越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索性也不再隱瞞,沉聲道:「因為在未來的文明社會裡,三代以內的血親是不能結合的,宙斯那王八蛋每次都找第四代女子強化後代,所以我以為他也是穿越來的。後來知道他神界的那些女人不是他的姐妹就是姑姑、阿姨,才打消這個想法。」

忒提絲當即愣在那裡,老半天才遲疑地道:「你…你的意思你是未來人?」

「不錯,很不可思議吧?」

忒提絲的確感覺很有些不可思議,奇道:「那你對我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熟悉嗎,阿喀琉斯是不是本不該存在?」

「不,如果沒有我,他本該是你和珀琉斯的兒子。只是你們的感情似乎不大好,你生了阿喀琉斯沒多久就回海里去了。」

卓越想到自己搶了兄弟的女人,不禁有些尷尬。忒提絲卻根本沒注意到這些,興奮地道:「那我兒子怎麼樣,比珀琉斯強大吧,建立了什麼功業沒有?」

「忒提絲,你說自己的兒子比他爹強大,是故意詐宙斯呢,還是真有其事?」卓越當初聽蓋亞說起這個傳言,還以為忒提絲是故意詐宙斯的,只是看到兒子六七歲就能舉起數千斤的東西,又有些不敢確信了。


「是真的,這也是波塞冬一定要得到我的原因。」忒提絲自豪地笑道。

「那…那咱兒子豈不是比我還要強大了?」卓越一臉不可思議的神色,這玩意像遊戲設定一樣,怎麼聽怎麼感覺有些不大現實。

忒提絲見卓越神色不定,促狹地笑道:「你不是妒忌自己兒子了吧?」

「他是我兒子,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妒忌什麼。」卓越笑道,「我只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感覺像開玩笑一樣。」

「那你記憶中的他什麼結局,你有印象沒有?」

卓越想到阿喀琉斯的結局心裡一震,不過又想到他現在是自己的兒子,回頭把那個腳後跟煉好就成了,為了不使忒提絲擔心,故意笑道:「阿喀琉斯立了潑天大的功業,結局很好,活了一百多歲呢。」

忒提絲一聽很是高興,又道:「你之前說可以使阿喀琉斯成就神軀,煉就不死之身,是不是真的?」

卓越見她對兒子這麼上心,對自己卻一點也不在意,雖然明知道是因為記憶的問題,心裡還真有些妒忌。想著自己反倒樂了,心說我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

見忒提絲正疑惑地望著自己,笑道:「我一個凡人都能煉好,他天賦這麼高,當然也沒一點問題,你就放心吧!」

說著已經來到愛琴海,兩人再不多話,縱身躍入水中,直向海眼所在的方向趕去。

過去一看卓越好不驚奇,因為海眼旁邊不遠處起了一座宮殿,此時兩個女神正坐在宮殿門口說說笑笑,不是這次要找的斯露德和忒彌斯托又是誰。

卓越本來還以為斯露德會和赫拉克勒斯一樣為自己傷心難過的,一看知道她恐怕也清楚自己能出來了。於是立即縱過去臉一沉道:「老公關在海眼裡,妻子竟然和人說說笑笑,真是好不知羞,你是不是還想另嫁他人?」

斯露德之前雖然聽蓬托斯話里的意思卓越似乎能出來,但怎麼出來卻一無所知,所以才會整天守在這裡。這時一見是又驚又喜,立即奔到卓越跟前,用手撫了撫他的臉,遲疑地道:「不凡?真的是你,你從哪兒出來的?」

卓越得意地笑道:「你男人現在煉就了**力,什麼封印什麼海眼的完全不在話下,我在裡面一縱,唰地一聲就到你跟前了。」

忒彌斯托瞪了卓越一眼,沒好氣地道:「想親熱一邊親熱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卓越知道這女人對自己本來印象就不好,取出在黃金國度讓烏拉諾斯幫忙凝鍊的一個建築模型遞過去,討好地道:「得!現在小姨子就是天,您老人家的話就是聖旨。這是我不久前得到的一個好東西,請您老人家過目。」

忒彌斯托接過看了看,是個帶有花園的複式小樓,撇撇嘴不屑地道:「我當是什麼好東西,不就是一件模型嘛,我哪缺這個。」

「那您老人家就走眼了,看好了啊!」

卓越說著把那模型放在地上,然後念動咒語,只見那模型吹氣一般脹大起來,很快變得和真實建築一樣大小。諂媚地道:「有了這東西,您老以後外出旅行再也不用露宿野外了,豈不很是方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