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苦笑一聲道。

「來之前,我也聽不少的人講過這個婼瀾,婼瀾這麼受言諾康的器重,幾乎就像是他的代言人一般,肯定是他的親信吧!」秦穆然又問道。

「是的!很多人都一度懷疑婼瀾是言諾康的小情人,而且不光是別人,就連寨子里的不少人也都是這麼認為的,只不過大家都是在私下裡說一說,沒有敢聲張!」

「哦?你們這麼怕這個婼瀾?」秦穆然有些好奇地看著小八問道。

「是啊!雖然怕,但是不得不說,婼瀾是一個非常具有誘惑的女人!」

說到這裡,小八對著秦穆然擠眉弄眼,做出了一副你我都懂的神情:「婼瀾這個女人極其的注重保養,那皮膚水靈的,二十歲的小姑娘都比不上,尤其是她那火辣的身材,任何一個男人都喜歡的那種!」

「那照你這麼說,言諾康這個男人肯定是把持不住要吃了她的,畢竟這麼大的一個美人整天在面前晃悠,是個男人都把持不住,除非他不行!」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對!我也覺得言諾康肯定吃了她了,就她那個騷樣子!真的就是一個妖精!」小八說到這裡,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婼瀾那曼妙的身姿,那身段,著實讓人有些血脈噴張。

「小八,你這麼一說,我心裡倒是奇怪了,就這麼一個大美女,整天在這個都是惡狼的寨子里走來走去,就不會讓那些饑渴的傢伙做出什麼事情來?你要知道,jing蟲上腦,可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管他是不是老大的女人,上就得了唄!」

秦穆然看著小八,壞壞地笑道。

到底大家都是男人,男人在一起,除了聊一些重要的事情,剩下的難免就是一些花邊新聞了,這不,秦穆然開了這個口,小八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笑了笑說道:「老大,你真的是神機妙算了!還真的被你給說著了!雖然我長期在外面弄貨,很少回到這裡來,但是我又不是聾子,自然也是聽說了些什麼,還真的有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打了婼瀾的主意,然後就慘了!」

說到這裡,小八頓了頓。

「慘了?怎麼個慘法?被閹了?」秦穆然幸災樂禍地問道。

「要是被閹了,那還好,可是他們呢?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割掉了那個玩意兒,還被砍斷了雙手,然後扔到了寨子後面的深山老林裡面,讓他們自生自滅!」

「坊間傳聞,是一直以來都沒有露面的言諾康親自出手的!」

小八又補充了一句說道。

「不愧為販毒的,這個下手就是狠啊!閹了他們,讓他們沒有男人的陽氣,又砍掉他們的雙手,讓他們自食其力,這比直接殺了他們還要殘忍啊!」

哪怕是秦穆然不由得感嘆,玩,還是這群販du的傢伙們會玩。

「是啊!這一招殺雞儆猴以後,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打婼瀾的主意了,要知道,那幾個傢伙的命根子都被掛在了寨子中央風乾著呢!我估摸著,誰要是賊心不死,就不是割掉那玩意兒這麼簡單了,恐怕還得將風乾的這幾個給吃下去!」

小八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那一個畫面后,整個人都有些恐懼地說道。

「狠!真的狠!何著這個根本就不是一個美女,是一個蛇蠍毒婦啊!簡直就是一個手榴彈啊!一碰就炸!」

秦穆然感嘆地說道。

「所以說,老大,明天你還是做好心理準備吧,別被人誘惑了,落入圈套裡面,你的命根子要是沒有了,魔女會血洗這裡的!」

小八一想到秦穆然,聲音都在哆嗦,由此可見,秦穆然的姑姑秦霜在冥王殿眾人心中的形象,比之婼瀾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去你的!快滾!別被發現了!」

秦穆然直接一腳便是踢在了小八的屁股上,後者直接便是跳了起來,匆忙逃離這裡。

「這群傢伙,真的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秦穆然忍不住笑了笑,喃喃自語道。 輕狂頓時就察覺到了自家這二姐眼眸裏那一閃而過的複雜矛盾神情。

怨中帶恨,恨中帶情。

眼眸在歸於平靜之前,更是流露出了些許痛快的嘲諷之色。

“喂……。二姐,發什麼呆呢?”輕狂假意沒有發現,大大咧咧的伸出手在年慕晴的眼前晃了晃。

“沒事,就是有點累了……。快別吃這些東西了,馬上就能用膳了……。”年慕晴溫婉的柔柔一笑,含笑輕聲解釋着。

一顰一笑,皆是溫婉動人,可不知爲何,輕狂就是對她喜歡不起來,總有種衝動,想要撕了她這一副假象。

“二姐,聽說燕世子曾經美得驚天地泣鬼神,連天下第一美女都比不過,打仗又很是厲害,又有錢,又有權,家裏堆着的金山銀山幾輩子用都用不完,而且,曾經還是我們大燕國衆多女兒家心目中的最佳夫婿,那……二姐,你以前曾偷偷喜歡過燕世子了沒?”輕狂一副賊兮兮的八卦財迷模樣,湊近對方身邊吊兒郎當的詢問。

一旁的小白虎見主人如此,也禁不住好奇的伸長了脖子,歪着腦袋目光直直的盯着,一人一虎腦袋靠在一起,甚是搞笑。

丫鬟綠屏,香菱瞬間禁不住嘴角抽了抽。

堂堂一男兒,堂堂一戰神,怎麼能把燕世子同一介女子相比呢!

這三小姐可真正是有夠缺心眼,有夠俗氣貪財的。

香菱不僅暗中投給綠屏一抹同情的眼神,跟了三小姐這麼個滿嘴跑馬胡言亂語的主子,指不定哪天得罪了貴人,還不知道會招惹到什麼禍端呢!身爲宰相之女的三小姐有當爹的護着,可身爲一個丫鬟,那可就只能用來替主子隨時背黑鍋了。

年慕晴聞聲一愣,隨即便滿臉的驚恐望着輕狂,那眼神,好似輕狂說了什麼世俗不容的妖言惑語一般。

“三妹,切莫胡言……。我等身爲女子,婚姻大事自有爹孃做主,怎麼能有那等大逆不道之想法,今後可別亂說了,女孩子家的,會毀了閨譽的……”嘴裏噼裏啪啦碎碎唸的,一副要長篇大論給輕狂洗腦上禮義廉恥課的模樣。

“沒勁!二姐,快別碎碎唸了,你才十五歲,不是五十歲,別像個老嬤嬤似的叨叨,我聽得耳朵難受……。我不問了還不成嗎?”輕狂趕緊舉手投降,不耐煩道。

保持着良好儀態的年慕晴,一貫穩重的表情,頓時被噎得一僵,心口一口氣上不來下不起,堵得難受至極。

輕狂心裏卻很是痛快:誰讓你總是在我年前裝矯情。

明明心裏不甚喜歡她這個庶出三妹,卻總是裝出一副姐妹情深,大度包容的假樣,目的不就是想要和她多多接觸,好趁機摸摸她這個歸來庶妹的底細嗎?別以爲她是傻子,感應不到。

動物的直覺,最是敏感,覺察到主人心裏不舒坦,小白虎頓時就把腦袋朝輕狂懷裏拱了拱。

“嗷嗚……”主人,偶會保護你的。

“哎~小妞啊,二姐她都不理解我,嗯……。我覺得我和二姐之間有代溝,這世上,還是小妞你最懂我了……。”輕狂一臉的失落,抱着小白虎的腦袋用下巴蹭了蹭,情緒低落的低聲嘀咕着。

年慕晴聽聞這話,差點沒氣得暈死了過去。

‘代溝’什麼的她不懂,可是,年輕狂居然把她同一個畜生與之比較,這不是拐着彎的罵她連個畜生都不如嗎?

覺察到年慕晴投射過去的隱晦敵意,小白虎瞬間蹦起來,揚起腦袋就沖年慕晴呲牙咧嘴的了起來。

“嗷嗚……”你這個壞人,你想幹什麼?

這一聲虎嘯之聲,頓時就驚得二小姐和屋子裏的兩個丫鬟身子發顫,呼吸都暫停了,生怕一個不小心,這畜生就衝她們張嘴撲過去。

“二小姐,三小姐,發生什麼事了?”門外的侍衛聞聲不對,頓時拔刀破門而入。

長劍齊齊對準小白虎,滿眼的殺意。

“嗷嗚……”小白虎回頭衝六個侍衛怒吼一聲。

“誰讓你們進來的?滾出去?”輕狂面無表情的衝殺氣騰騰的六人呵斥着。

ωωω● тTk án● ℃O

侍衛長紋風不動的站立着,目光看向輕狂身後的年慕晴,意思不言而喻。

簡直就是把輕狂的這個三小姐的話當放屁。

孃的,這些人以爲她是軟柿子不成?

“小妞,有人居然膽敢用劍指着我們,上,一條胳膊……”

伴隨着輕狂的話一落,衆人只看到一道白光閃過,緊接着,六人舉劍的手,頓時齊齊一陣劇痛,長劍落地,響起短暫的哐啷之聲。

“啊啊~”

“我,我的手……”

侍衛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擺在一頭還未成年的小白虎爪下。

這六個侍衛,雖然身手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至少也是宰相府中的三等侍衛,但是在京城這個天子腳下的天平之地,六個三等侍衛自然能很好的保護到宰相府的兩位小姐,而且,宰相相信,憑藉他的身份,京城裏自然不會有那不長眼的人有膽子去找宰相府的麻煩。

但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自家剛找回來的三女兒這陰晴不定的怪異性子。

“老孃雖然剛回京,但怎麼說都是你們的主子,不僅不停我的命令,還膽敢用長劍指着老孃的玩伴,這一次,只是傷你們一條胳膊,下一次,哼哼……”輕狂摸了摸賣萌仰頭求撫摸求獎勵的小妞,笑得異常的狠辣。

“嗷嗚……”下一次,偶一定嚐嚐人肉的滋味。

一人一虎,主人狠辣,猛虎兇殘。

衆人緊握住被咬得流血不止的胳膊,眼裏均是驚懼,這纔想起來,當日三小姐回府之日在宰相府門口上演的那些傳言。

就在屋子裏陷入短暫的詭異寂靜之時,突然間,房門外響起一陣清脆啪啪的拍掌之聲。

望眼一看,衆人便看到一身勁裝裝扮女子,滿身貴氣,英姿颯爽的朝輕狂走了過來。

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甚是勾人,五官融合在一起,真真是難得一見的大美人,就是那眼神太過於銳利,手裏更是拿着銀子的馬鞭,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與的,視線瞄了一眼輕狂,便很是不屑的移開,好似只要多看輕狂一眼,就會被輕狂給

目光高傲,態度蠻橫,雙眼泛着勢在必得之色的望着輕狂懷裏的小白虎。

“小姐,開個價,你想怎麼賣?”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一大早,秦穆然便是起來了,今天他為了順應罪惡之城的風格,可是換了一套極其騷包的服裝,再配上那頂級的大雪茄,帶上一副黑色的蛤蟆鏡,翹個二郎腿,怎麼看都像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老大,牆都不服,就服你!」

約翰看到秦穆然這一身行頭驚呆了,這哪裡是冥王殿的天神大人啊,簡直就是一個流氓啊!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哥今天帥爆了,沒錯,我也這麼覺得!」

秦穆然看了自己一下,越看是越滿意啊。

重生之一品庶女 「額…你開心就好…」

約翰看到秦穆然這麼自戀,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依萊帶著岩相宰走了過來,看到秦穆然,依萊的臉上綻放出笑容道:「早啊,特倫斯先生!你的這一身裝扮真的帥氣十足!」

不知道依萊這句話是違心的,還是他的審美觀念有問題,秦穆然這樣了,都覺得好看,尼瑪,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啊!

「呵呵!依萊將軍就是有眼光,我也這麼覺得!」秦穆然笑了笑,回道。

「特倫斯先生,現在我們就去見將軍吧!」

依萊看著秦穆然,說道。

「依萊將軍帶路吧!」

說著,秦穆然便是一口抽著大雪茄吞雲吐霧,跟著依萊後面,走出了寨子,登上了船,向著真正的言諾康所在的地方開了過去。

狡兔三窟,大概說的就是言諾康這樣的了,原本以為會在依萊所在的地方,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處!

果然,這些大毒梟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都是一群狡猾的狠的狐狸!

大約三十分鐘的行程,秦穆然等人便是來到了另外一處小島上面,不得不說,罪惡之城這附近的島是真的多,這七拐八拐的,就是秦穆然也不能判斷此時的他們,在哪一個島上面。

今天的秦穆然穿的可是極其的鮮艷,就這個樣子,要多紈絝就有多紈絝,可是島上的衛兵們卻沒有一個敢輕視秦穆然的,因為他們都知道,能夠來這裡的都是極其了不得的人物。

秦穆然在依萊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簡易的客廳里,這裡似乎就是會客室。

秦穆然眯著眼睛,四處打量著周圍的情況,此處看起來不過前後二十來米,但是就在這二十米的房間,卻是有著大約三十名的警衛,可以說,這個地方是被重兵把守著。

秦穆然知道,他想要找到這個大毒梟,就必須順利跨過這二十米的距離,可是,如何能夠無聲無息的突破這些警衛的防守呢?

這個基地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如果秦穆然真的要這麼做,必然會造成極大的動靜,想要全身而退,到時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端著槍的女兵走了過來,她看了眼秦穆然,眼神之中閃過一抹鄙視道:「將軍有事來不了了,派了我們婼瀾參謀長來,你們稍等一會兒!」

說完,那個端著槍的女兵便是理都不理秦穆然,轉身要離開。

「美女,我看你身材不錯,端著個槍,是不是有點太粗暴了,要不別當兵了,跟我,哥哥保證讓你美女感受做女人的樂趣!」

秦穆然吹著口哨,對著這個要離去的女兵,言語調侃道。

「你說什麼!」

聽到秦穆然帶有輕薄的話語,那個女兵頓時便是停下了腳步,整個人身上瀰漫起騰騰地殺氣,瞪著秦穆然道:「你再給我說一遍!」

「怎麼,沒聽清楚啊,哥哥我想讓你伺候我,做我的女人!」

秦穆然簡直就是將紈絝大少的樣子演繹的淋漓盡致,他心中知道,哪怕是這一刻,依萊等人依舊沒有對自己放鬆戒備,自己的這副樣子,卻是正好可以打消依萊等人心中的戒慮。

「你這個登徒浪子!」

那個女兵被秦穆然的話給激怒了,當即便是拿起手中的槍對準了秦穆然。

「你要幹什麼!不知道特侖蘇四先生是將軍的貴客?」

依萊看到女兵竟然拿槍指著秦穆然,這要是真開槍了,那麼將要談的生意豈不是完蛋了!

「美女,你的脾氣我喜歡。」

秦穆然生怕自己說的不夠形象,一雙手還抬了起來,隔空抓了抓。

「混蛋你!」

被秦穆然這麼一激怒,那名女兵感覺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怒氣上頭,便是要扣動扳機,打秦穆然。

「不要!」

依萊也看到了女兵的異樣,連忙出聲阻止,可是對方已經要開槍的時候,原本待在秦穆然身後的約翰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女兵的身邊,一拳沒有任何留情地轟擊而出,砸在了她的臉上,直接便是將她的頭顱給打爆了!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嘖嘖!Jones,你這個暴力狂,我的女人被你打死了!」秦穆然看著約翰,故意做出一副很是憤怒的樣子。

「不好意思,特倫斯先生,家族給我的職責就是保護你,我以為他要傷害你,所以沒忍住,抱歉!」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約翰很是配合地看著秦穆然,很裝逼慎重地說道。

「哎!」

秦穆然做出一副很是惋惜的樣子,眼睛卻是有意無意地看了下不遠處的一個隱蔽的攝像頭,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言諾康和婼瀾此時正通過這個攝像頭觀察著自己,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做出這個舉動的主要原因,敢偷窺哥,哥就明目張胆地殺掉你的人!

「依萊將軍,不好意思,是我的人下手沒輕重,殺了你們的人,對於這件事,我表示負全責,我可以進行賠償!」

秦穆然一臉抱歉地看著依萊說道。

「特倫斯先生說笑了,是這個女兵不懂規矩,差點傷了您如此尊貴的客人!這件事,怪我們!」

依萊對著秦穆然有禮貌地說了說,然後對著聞聲趕來的女兵說道:「將她拖下去,差點傷了我們尊貴的客人,丟人的貨!」

「是!」

敢來的幾名女兵應聲便是將地上被約翰打死的屍體給拉走了。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一大早,秦穆然便是起來了,今天他為了順應罪惡之城的風格,可是換了一套極其騷包的服裝,再配上那頂級的大雪茄,帶上一副黑色的蛤蟆鏡,翹個二郎腿,怎麼看都像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老大,牆都不服,就服你!」

約翰看到秦穆然這一身行頭驚呆了,這哪裡是冥王殿的天神大人啊,簡直就是一個流氓啊!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哥今天帥爆了,沒錯,我也這麼覺得!」

秦穆然看了自己一下,越看是越滿意啊。

「額…你開心就好…」

約翰看到秦穆然這麼自戀,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依萊帶著岩相宰走了過來,看到秦穆然,依萊的臉上綻放出笑容道:「早啊,特倫斯先生!你的這一身裝扮真的帥氣十足!」

不知道依萊這句話是違心的,還是他的審美觀念有問題,秦穆然這樣了,都覺得好看,尼瑪,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啊!

「呵呵!依萊將軍就是有眼光,我也這麼覺得!」秦穆然笑了笑,回道。

「特倫斯先生,現在我們就去見將軍吧!」

依萊看著秦穆然,說道。

「依萊將軍帶路吧!」

說著,秦穆然便是一口抽著大雪茄吞雲吐霧,跟著依萊後面,走出了寨子,登上了船,向著真正的言諾康所在的地方開了過去。

狡兔三窟,大概說的就是言諾康這樣的了,原本以為會在依萊所在的地方,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處!

果然,這些大毒梟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都是一群狡猾的狠的狐狸!

大約三十分鐘的行程,秦穆然等人便是來到了另外一處小島上面,不得不說,罪惡之城這附近的島是真的多,這七拐八拐的,就是秦穆然也不能判斷此時的他們,在哪一個島上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