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這位是霍華德場主!修爲已經是二品機甲戰聖,你要是再敢對場主出言不遜,頃刻之間,要你狗命!”

護場供奉們,對着南天呵斥道。

帝都露天角鬥場,除了用來平日裏頭角鬥士們戰鬥外,更多時候,則是神聖城裏頭,最大的行刑場。霍華德這個場主,還有一個叫法那就是帝都裏頭最大的“行刑官”!

他的級別十分特殊,就算是內閣大臣,也無法直接撼動他的地位。

霍華德則是擺了擺手,示意四大護場供奉住嘴。

“布拉德利家族高層子弟,已經全部被殺。你救下來的這個小男孩,是布拉德利家族當代族長第十八個孫子。他年齡還不足十四歲,按照帝國律法,一般情況下不允許處死的。不過,這一次滅族令是內閣禮法大臣簽發的。”

霍華德,緩緩地說道。

“不過嘛,這個小男孩,不過是第十八個孫子,年齡的確小了,也非嫡長子。讓他活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禮法大臣哪裏,必須要交差。我可以作主,今天,就用錢財來給這個小男孩恕罪,買他一條性命!”

“那些錢財,大多數會進內閣禮法大臣的腰包裏頭,這樣他也不會說些什麼。不知,閣下你對這個提議感覺如何?”

霍華德問道。

“用錢財買命?很好,可以!”

南天當即同意。

這個霍華德是這裏的場主,一時半會和他起了衝突,還真不好脫身。

最麻煩的是,在這裏一旦發生大戰,難保,有絕世強者出現。

神聖帝國可以媲美銀河聯盟和黑暗王朝的。

在帝都裏頭,南天相信,這裏肯定隱藏着像千葉親王那般的絕世強者。

“一億宇宙幣!”霍華德笑了笑,伸出一根拇指頭。

霍華德也是在測試着南天。

一億宇宙幣不是小數字。

這個布拉德利家族的小男孩,縱然有千百般怪異表現,他目前也不過是一個機甲戰師級的修爲。

在強者如雲的帝都裏頭,根本不夠看的。

想這樣的人,隨手一抓到處有,根本不值一億宇宙幣。

頂多十來個宇宙幣,就可以買下了。

如果,南天果斷答應,霍華德也就誠心坐這樁買賣,利用自己獨特的身份,保下這個男孩,也順便堵住內閣禮法大臣的嘴巴。

如果,南天不爽快,討價還價,霍華德則會決定,嚴格執法,維護帝都露天角鬥場地威嚴,將南天給直接拿下。

“成交!我轉給你!”

南天也不拖沓,用隨身攜帶的智能光腦,將宇宙幣直接轉到了霍華德規定的賬戶裏頭。

南天竊喜:“今天,你認爲一億宇宙幣,救下一個機甲戰師級的孩童,是一個賠本的生意。他日,這個孩童,在我手下培養一番,必將大放異彩,成爲一個閃耀星空的死神。”

“閣下慢走!”

霍華德收到了宇宙幣,也很是講信用,直接是撤走了所有的“蓄-勢-待-發”的衛兵們。

另外,在不遠處的一個軍團,本能發現了戰鬥,也是要趕過來的。

不過,隨着霍華德消息發過去後,那個軍團也是又撤了回去。

一場無形的危機,就此解除掉了。

“再見!”

南天抱着凱爾,直接是飛走了。

凱爾從鬼門關裏頭,走了一圈,很是感激南天。

他雖然年齡尚小,但是,可不糊塗。

出身大家族的他,對南天感激無比。

南天帶着來到街道上,落地後。

凱爾直接掙脫了南天的懷抱,跳落在地上,對着南天,重重地磕着頭:“恩人,多謝您救了。大恩大德,凱爾永世難忘!”

凱爾磕頭磕得很用勁,把腦門都給磕爛掉了。

鮮紅的血液,印刻在地面上。

南天擺了擺手:“救命之恩,暫且不提。我且問你,你接下來,準備幹什麼?”

“我要復仇!”

“我是布拉德利家族的直系子弟,家族被滅,仇人逍遙法外,尋歡作樂,我咽不下這口氣!我要變強,我要報仇!”

凱爾,目光堅定地說道。

南天沉吟一聲:“你可知,滅你家族的是內閣禮法大臣。他是這個帝都裏頭的核心大人物?”

“我知道,但是,我必須要殺掉他!”

凱爾絲毫不懼。

“請恩人,傳我變強的法門,凱爾願爲恩人效力,待到報的大仇,今生今世願爲恩人做牛做馬!”

凱爾,朝着南天懇求道。

“好,今日,我就收你爲徒弟。”

“我南天爲你師尊,你好生修煉,以你的資質,用不了多長時間,定可以名震星空。”

南天肅穆地說道。

“師尊,請受凱爾一拜!”

凱爾再次重重地,對着南天行着大禮。

這一日,南天,收下了一個未來的星空“死神”當徒弟。 南天走後。

帝都露天角鬥場哪裏,也是亂成了一團。

長髯護場供奉,地位比較高,直接問霍華德:“場主,上頭可是下了滅族的命令,我們這樣,放跑一個,內閣禮法大臣,會不會……..?”

霍華德冷着臉:“咱們帝國內閣有九位大臣,禮法大臣只是一個。他說滅族,我們已經基本照辦了,走一個小孩紙,無傷大雅。況且,拿一億宇宙幣,我豈會貪圖,稍後就如數奉上到他府邸。”

“到時候,他若是再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我霍華德也不怕他!我當這個帝都露天角鬥場的場主,已經這麼多年了,我亦然有我的勢力。”

霍華德道。

“可是,爲了一億宇宙幣,就去得罪內閣禮法大臣,不值得呀……..”

長髯護場供奉,繼續說道。

“你糊塗呀。 豪門婚劫:小助理,你被潛了 那個青年,明顯來歷不凡,出手又是豪爽。若是,他是來自教會的……….嘿嘿,我們今天就完蛋了!”

霍華德冷冷地說道。

“小人糊塗,小人糊塗!”

長髯護場供奉,也是瞬間想明白了。

……….

斗羅之蝕雷之龍 南天收下凱爾爲徒弟後,就帶着凱爾在生命之界裏頭,開始修行起來。

小黑的傳承記憶裏頭,有好幾門無上的死神祕法。

南天如數傳授給了凱爾。

這些祕法,都是最合適凱爾。

凱爾也是心有靈犀,一接觸這些祕法,就着迷了。

凱爾一連修煉了三四天,不停不休。

南天不敢出去,一直在旁邊護法。

這畢竟是凱爾第一次,接觸這些祕法典籍。

南天這個當師傅的,要密切地守護。

直到第五天,凱爾似乎是修煉好了。

此事,凱爾的修爲,也是一躍突破到了九品機甲戰尊!

直接是跨越了一個大等級!

這要是對外說起來,足以驚豔到一羣人。

“師尊,我好餓!”

凱爾,對着南天苦笑道。

南天摸了摸腰間,那張銀一給自己的vip貴賓卡。

“嘿嘿,我的好徒兒,跟我師父出去,師父帶你去好好地吃一頓。”

南天帶着凱爾出了生命之界,直奔拜神酒店。

凱爾也是帝都貴胄,對於拜神酒店,最是熟悉不過了。

在凱爾的記憶力裏頭,只有自家招待特別重要的客人的時候,纔會去拜神酒店。

凱爾因爲在家族裏頭,地位並不是特別的高,從小到大,他也只在一次舉辦族長大壽的時候,在拜神酒店裏頭吃過飯。

來到了酒店大門口,凱爾對着南天小聲道:“師尊,我們可以到旁邊的小酒店裏頭,隨便吃吃就行了。徒兒不挑食的,只要管飽就行了。”

能來拜神酒店地非富即貴。

在大酒店門口,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豪華飛行車。

大酒店的門口,站着漂亮的禮儀-小-姐。

“沒事,師尊,不差那點兒錢財。”

南天笑着對凱爾說道。

南天心道:vip貴賓卡在手,怕個毛,直接去大酒店裏頭,好好地吃一頓。

“嗯,我聽師尊的。”

凱爾點了點頭。

“歡迎光臨!”

兩旁的禮-儀-小姐,對着南天和凱爾恭敬地道。

邁步進入酒店,南天瞬間,感到了富麗堂皇之感!

“哎呦,我的眼睛,沒花吧?”

突然間,一個聲音傳來。

一個金髮青年,對着南天這邊叫道。

南天也是尋聲望去。

“這不是我們海藍星上的百校機甲聯賽的第一名嗎?”

金髮青年,哈哈一笑,語氣輕-佻至極。

“湯姆?”

南天臉色也是一寒。

“南天,果然是你。沒有想到,你還記着我呀!”

金髮青年,同樣語氣不善。

當年,湯姆是一個風雲人物,是班級裏頭許多女孩紙地意中人。

南天清楚地記得自己,曾經在宴會上,狠狠地羞辱過湯姆。

不過,這個湯姆,按道理說,不可能來到這裏呀!

這裏可是光明星系深處了呀!

在南天的記憶裏頭,湯姆這個紈絝子弟,似乎不具備這樣的能力,能夠從海藍星裏頭來到神聖帝國的帝都?

“湯姆,這人是你朋友?”

湯姆並不是一個人來的。

在湯姆地身旁,還有好幾個人呢。

有男有女,這些人,衣着華貴,一看就是出身不凡。

“是呀,他叫南天,是我的好朋友呢!”

“我們也算是難得相見呢,正好,南天,你就跟我一塊,好好地吃一頓吧。我湯姆請客!”

湯姆哈哈一笑。

不過,湯姆語氣怪里怪氣地,任誰都知道,他來者不善。

神聖帝國和銀河聯盟的關係,相比較比黑暗王朝要好一些。

神聖帝國雖然和銀河聯盟也有大大小小的邊境戰爭,但是總體上,還是和平往來的。

因此,在神聖帝國裏頭遇到一些銀河星系的人,不足爲奇。

同樣,神聖帝國也不會刻意驅逐銀河星系的人。

“湯姆,你怎麼在這裏?”

南天目光灼灼地問道。

剛纔,武神系統一掃,南天發現湯姆的修爲也變了,竟然也不可思議地突破到了:九品機甲戰王。

按理說,以湯姆那樣的資質和機遇,終生能夠成爲一個二三品的機甲戰士就頂了天,哪裏能夠提升到王境?

湯姆傲然一笑:“這是我地機緣。我湯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約翰尼家族的人!我身上流淌着高貴的約翰尼家族血脈。原來,我不是銀河聯盟的人,我湯姆是神聖帝國,是光明星系的人!”

“機緣巧合下,約翰尼家族的一位長老,雲遊宇宙,在海藍星上發現了我,便將我帶來了帝都。現在,我已經是約翰尼家族裏頭少爺了。”

湯姆,洋洋自得地說道。

“原來如此!”

南天釋然。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海藍星上的一些“故人”,還真是有機緣。

“對了,南天你又是如何來到這裏的?”

湯姆也是一奇。

是呀,他有約翰尼家族的血脈,被接到了帝都不足爲奇。

但是,他南天如何跨越星系,來到了神聖帝國的帝都?

莫非,他也有一番機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