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不客氣的道:“風流鬼,現在鬼界的情形怎麼樣了?”

楚酒、聶平和王恆三人聽小狐狸稱眼前的這小鬼爲風流鬼時,都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風流鬼沒想到小狐狸會這樣的稱呼他,他很是尷尬的笑了笑,道:“最近的時間裏從這裏突然涌進了大量的魔兵,現在的鬼界已經亂了。”

蕭長風驚道:“什麼?有大量的魔兵?”

楚酒等三人相互看了看,都感到不可思議。

風流鬼看着他們幾人臉上震驚的神情,不以爲然的道:“不過幾位,你們放心好了,我們會想辦法送你們到‘惡鬼之門’的,絕不會讓你們有什麼閃失的。”

蕭長風道:“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只是奇怪的是這麼多的魔兵是怎麼來的,難道……”

楚酒插嘴道:“一定是赤焰魔神暗中做的手腳,要不然的話,這些魔兵不可能一下子從妖界過來這麼多。”

聶平疑惑的道:“那爲什麼在妖界的通道口處會沒有發覺呢?”

小狐狸道:“我們妖界和鬼界之間從不設防,大家可以自由的來往,更主要的原因就是鬼界的鬼物們到妖界去很難生存,因爲環境不同嘛。”她的話外之音就是妖界的可以自由的道鬼界來,而鬼界的卻很難到妖界去,看小狐狸一副得意的樣子,蕭長風幾人都不由的笑了

蕭長風想了想,道:“這下我明白了,一定是赤焰魔神內通消息,魔兵們纔可以安然穿過‘妖魔沼澤’,然後青魔神和惡魔神再暗中接應,以至於讓這些魔兵突然的就出現在了鬼界裏。”

風流鬼道:“幾位,請隨我來,我這就帶你們去‘惡鬼之門’。”

蕭長風沒有理會風流鬼,他只是轉身道:“幾位道兄,既然我們遇到了這種事情,那怎麼也要管上一管了,更何況,要殺的還是魔界的魔頭呢。”


楚酒熱血沸騰的道:“好,就讓我們在這裏一起揚我人界之威吧。”

聶平和王恆也一起道好。

蕭長風對風流鬼道:“鬼兄,就請你帶我們去會一會魔界的魔兵們吧。”


風流鬼遲疑道:“這……”

小狐狸在一邊道:“風流鬼,你就帶我們去吧,要是有什麼事的話,就由我一人承擔。”

風流鬼這才道:“好吧幾位,那我們就去西方鬼城吧,那裏有我們的鬼帝趙文和大人坐鎮。”

小狐狸道:“那王真人王伯伯呢?”

風流鬼道:“王大人出去尋求支援了,我想他老人家應該是到南方鬼城去了吧。”

小狐狸“哦”了一聲,道:“那我們快走吧。”

蕭長風向風流鬼道:“現在的情形怎麼樣了?”

風流鬼道:“魔兵們很是強大,現在已經包圍了西方鬼城了。”

蕭長風驚道:“這麼嚴重,那西方鬼城豈不是已經危在旦夕了嗎?”

風流鬼搖搖頭道:“沒那麼嚴重,現在鬼城已經佈下了結界,要是想進去的話,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

聶平道:“什麼意思啊?”

風流鬼道:“那是萬年前我鬼界第一高手周乞鬼帝所佈下的,要是有人想穿過結界,必須要先毀一半修爲,要不然的話,一定會被自身的功力反噬而亡。”

王恆道:“這麼厲害?”

風流鬼輕輕的點了點頭。

楚酒道:“爲什麼會這樣?”

風流鬼道:“這個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穿過結界的時候,自身的功力會急速的膨脹從而超過自身的承受能力,如果不廢去一半功力的話,一定會全身經脈爆破而亡。”


楚酒點頭道:“原來是這樣。”

風流鬼道:“不過各位請放心,你們不會有事的,因爲我有特殊的途徑可以進去。”

蕭長風突然道:“各位道兄,既然我們要到鬼城去,總不能就這樣空手而去吧。”

楚酒笑道:“不錯,怎麼也得好好的帶一份禮物給鬼帝大人吧。”

小狐狸拍手笑道:“好啊,好啊。”

風流鬼被下了一跳,他怔道:“你們,你們該不會是想……”

蕭長風等人沒有說話,只是都笑了。 “可以啊,掌櫃的你彆着急回去,我現在就回去研究出個方案來,以現有的人爲班底,修改下生產工藝看看,或許這是個好辦法。”陶然說道。

“行,也不差這幾天,我等你的好消息,你回去後把無傷給我叫回來。”雲飛說道。

一個時辰後,趙無傷回來了。

“無傷,你的仇人是哪家?能說說你的故事麼?”雲飛問道。

“掌櫃的,你以前沒問,我也沒打算說,說了只是平添感傷而已,既然掌櫃的問了,那我就說說,我們家本來是大梁城的望族,大梁城在清越國東部,比風嵐國的青桑城要大一些,整個大梁城的產業被我家和另一家瓜分了,我家隱隱能壓另一家一頭,商業上他們比不過我家,就開始想歪招了,四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們家來了一羣強盜,見人就殺,強盜有很多人,護衛敵不過,我娘臨死前讓我帶着妹妹逃跑。”說道這裏趙無傷終於沒有止住眼淚,雲飛沒有插話,也沒有勸慰,等待趙無傷繼續說下去。

“當時我和妹妹住在後院,親眼看到我娘被強盜殺了,然後我就拉着我妹妹往後跑,翻過後院圍牆逃了出去,因爲我從小就喜歡習武不喜歡經商,追來的幾個強盜都被我殺了,大梁城是不能待了,我們一路往西逃,我們兩個身上都沒帶銀子,兩天以後就餓得不行了,只能沿路乞討,誰知道逃離虎口又入狼穴,路上遇到一個人說可以僱傭我們兄妹到他的鋪子幹活,起碼能給我們一口飯吃,結果就落入奴隸販子手中了•••”趙無傷說完了,淚水也打溼了衣襟。

“我有幾個問題,你怎麼知道是大梁城那家僱傭的強盜?不能是強盜圖財害命麼?強盜怎麼能隨便進城還是那麼多人?”雲飛問道。

“在乞討的時候我聽人討論過大梁城發生的事,我們家的產業全歸到吳家名下了,而且吳家有人是大梁城城守軍的校尉,他們有目的,有條件這麼做,而且還是最終受益者,不是他們是誰?”趙無傷恨恨地回答道。

“你還能認出那些強盜麼?”雲飛再次問道。


“能,爲首的強盜臉上有一道疤,缺了一隻耳朵,我一輩子會記得他!”趙無傷咬牙切齒地說道。

“抓你的奴隸販子就是我將你贖走的那個奴隸販子嗎?”雲飛問道。

“不是,他是後來接手的,抓我們的奴隸販子應該是清越國的人。”趙無傷答道。

“好,我心裏有數了,大梁城吳家是吧?吃了你們家的我讓他連本帶利吐出來,殺人的強盜一個不留,你可別擅自行動,這事交給我了。”雲飛說道。


“掌櫃的,你可別亂來啊,我不着急報仇的,咱們有的是時間。”趙無傷勸道。

“嘿嘿,放心,君子報仇,報之有道,不過我不會把吳家滅族,那樣太喪盡天良了,首惡肯定是要除掉的,至於吳家,煙消雲散吧,過幾天我會回南華城,再次回來後我就去大梁城辦這件事,到時候帶你一起去,別擔心,掌櫃的,可以的。”雲飛說道。

又過了五天,陶然再次來找雲飛。

“掌櫃的,流水線生產的事成了,現在已經全部實行流水線生產了,效率果然提升很多,咱們不要招些人手?”陶然問道。

“好,這樣陶窯那邊讓無傷一個人管理就行了,將士兵全撤回來,我等會就讓小小給我打廣告招人,不過,這樣會不會招些奸細進去?”雲飛說道。

“奸細或許會有,儘量防止吧,再說這不是流水線生產麼,學會的機率不大,關鍵工序用咱們現有的工人就可以。”陶然說道。

“好吧,那就這樣吧,人手招夠了咱們就走,最好在陶窯裏培養個可靠的人,無傷不愛做這些事,早點把他解脫出來吧。”雲飛交待道。

報紙招人還是很有效率的,連續三天的廣告就把人數招夠了,足以供應幾個大工程同時展開所需的材料,如果加班加點還會生產更多。

五天後雲飛帶着蘇小小、陶然和三十個士兵回返南華城。周補衣因爲霓裳閣還沒穩定下來,所以無法回去,拜託雲飛幫忙照看南華城的霓裳閣,白雪留下代表雲飛,作爲駐洛薩城的代表,雲飛也交給白雪一沓銀票用於工作人員的開銷,另外留下秦陽和二十個士兵做護衛。

路上的時候,雲飛跟蘇小小和陶然談論了馬其頓國,眼看着都過了半年了還沒動靜,蘇小小就覺得馬其頓國肯定不會進攻風嵐國了,但是雲飛不這麼認爲,馬其頓剛打下烏拉爾國,需要時間整頓,以馬其頓國的個性,是不會就此停止的,畢竟風嵐國在他們眼中遠沒有烏拉爾國強大,戰爭是遲早的。

走了八天,時隔兩個多月,雲飛等人再次回到南華城,來到東門的時候,正好有一列火車緩緩開出,雲飛帶着人走進火車製造廠。

“小路~”雲飛喊道。

“掌櫃的?你回來啦。”牛小路一看是雲飛,高興地跑了過來。

“最近家裏有沒有出什麼事?”雲飛問道。

“沒有啊,一切都正常。”牛小路說道。

“貨船的建造進度怎麼樣了?”雲飛問道。

“我聽說建造進度有點慢,主要是零件太笨重了,全得依靠人力,還有材料有些跟不上,所以進展緩慢,不過聽貼師傅說,年前應該會下水一艘。”牛小路說道。

“哦,明天我去看看,你這裏沒什麼事吧?”雲飛問道。

“我這裏沒事,每天就是負責裝貨,對了,掌櫃的,我把自行車搞出來了,你看看是不是這樣的,不過陶師傅不在,所以沒輪胎。”牛小路獻寶似得推了一輛自行車出來。

“嗯,不錯,不過你這個適合男人騎,你可以將車架和軲轆縮小一些,這樣女人也能騎了,還有,車座用上彈簧,用皮包裹,如果車架也能用上彈簧就更好了,不過彈簧得包裹住,露出外面容易傷到人,現在你陶師傅回來了,等他有空了,給你的車配上輪胎,有空的時候多造幾輛吧,很久沒騎過了,這自行車可是好東西,速度快,還環保,對了,前面的齒**小可以固定,後面的齒輪可以從小到大,這樣在車把手上做個變速裝置,只要用手指操作就可以調整鏈條所在的齒輪,適合騎車的人在各種條件下的需求,你自己嘗試過就明白了,繼續努力。”雲飛耐心地解釋。

雲飛回客棧,陶然帶着士兵回實驗室安排流水線生產的事,蘇小小回自己的辦公樓也就是原來的陶然居,雲飛讓她打幾天廣告招些會燒陶器的人,三人在客棧前分別。

陳月如、阿福等人見雲飛回來了,都是高興萬分,中午的時候幾個人坐一起吃了頓飯,下午雲飛來到印刷廠後面,安頓那些孩子的地方。

“嗯?怎麼覺得好像多了幾個孩子?”雲飛問趙無霜。

“是啊,別人聽說你讓人教農民的孩子學習,他們託石大叔來說情,送了幾個孩子過來,都是工程隊隊員的孩子。”趙無霜介紹到。

“哦,沒事,一隻養也是趕,一羣羊也是放,你最近怎麼樣?沒累着吧?”雲飛自從聽趙無傷訴說他們的家仇後,對趙無傷倒沒什麼,對趙無霜更加憐愛。

“不累,這些孩子都很懂事,從來都不惹我生氣,學習也很用功,那個金不換我已經教無可教了,不光是把字全學會了,而且你教我的那些東西也全學完了,現在他在幫着我教其他孩子呢。”趙無霜感嘆道。

“哦?這小子這麼厲害?這不就是學霸麼?”雲飛說道。

“聰不聰明我不知道,但是他的努力和勤奮我卻看在眼裏,這兩個多月,他從來沒出去玩過,只要一有時間就在學習,不懂就問。”趙無霜稱讚道。

“好孩子,你把他們都集合到教室裏吧,我們他們說說話。”雲飛說道。

一炷香後,教室裏坐了十六七個孩子,按個頭大小依次坐好,這裏面大部分的孩子都認識雲飛,所以坐好後就期待地看着雲飛,新來的孩子不認識雲飛,不過也都規規矩矩地坐好。

“同學們,我再次介紹下自己,因爲新來的同學可能不認識我,我叫白雲飛,就是你們父母口中的掌櫃。”雲飛說道,新來的孩子開始交頭接耳討論着,他們父母差點把掌櫃形容成神了,現在發現原來那個掌櫃比他們大不了多少,所以就好奇了。

“同學們,請安靜,聽我說。”雲飛說道,等孩子們安靜下來後,雲飛接着說道:“我聽你們無霜老師說,你們都很乖很聽話,我很欣慰,特別是金不換,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在學校裏已經沒什麼可教你的了,以後你就跟着我吧,這些孩子以後由趙錢帶領,趙錢,你得向金不換學習,不但要照顧好同學,自身也要努力,下面由我來解答大家的疑問,誰有不明白的問題可以舉手提問,問題的範圍不限。” 通過風流鬼的介紹,蕭長風等人終於知道了那些魔兵的大體位置和現在西方鬼城的大概情況,從大概情況來看,現在的局勢對西方鬼城很是不利。

蕭長風等人從風流鬼的口中也得知現在魔界衆人都異常兇猛,在不到幾天的較量中就將這一片鬼域完全的控制在了手中,而且還將衆多鬼兵逼進了西方鬼城,雖然現在魔界衆人攻不進鬼城,但鬼城的人也都出不來。

蕭長風知道事情的大概情況後,他立刻道:“王恆道兄,現在派你一個任務,不知是否可以?”

王恆精神一震,道:“道兄請講。”

蕭長風道:“王恆道兄,你可不可以先去探探魔兵們的虛實,看哪裏防守的最弱,到時我們就從防守最弱飛的地方下手,殺他個措手不及。”

王恆道了聲好後,便祭出符咒,只見那符咒瞬間化成了一小團火繞着他上下盤旋飛舞,煞是好看。

小狐狸拍手笑道:“好漂亮哦!”

王恆笑了笑,輕道:“遁。”隨即整個人就失去了蹤影。

小狐狸驚歎道:“人界的符咒法真的好神奇哦!”

蕭長風笑道:“比這神奇的多着呢。”他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心裏同樣震驚於王恆這符咒法的神奇。

聶平看着蕭長風,笑道:“王恆道兄的‘萬里遁影符咒法’可以維持一柱香的時間,在這一柱香的時間裏,他可以隨意的去哪裏,即使有人發現他,也奈何不了他。”

蕭長風喜道:“這樣的話,即使遇到高手,王恆道兄也不會有危險了。”

楚酒則道:“其實小道我也可以去的,我的‘隱身符’法也是很厲害的。”

小狐狸皺了皺鼻子道:“吹牛!”

楚酒急道:“我哪裏有吹牛啊,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聶平兄弟。”

小狐狸不屑的道:“切,我纔不信呢,你就是吹牛。”

楚酒急紅了臉道:“聶平道兄,你來說說,我的‘隱身符’是不是很厲害?”

聶平這時卻故意別過臉去不看楚酒,這下楚酒更急了,道:“你要是還不信的話,我現在就試給你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