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我要是猜得沒錯的話,他這是打電話喊流氓地痞了!你有信心沒有?要不我們還是先走吧?好漢不吃眼前虧啊!”江正提醒道。

江風嘴角露出一個微笑,他可不是一個怕事的主,他還巴不得將事情鬧大呢!“爸你放心,如今你的兒子已非同往日!什麼事情我都能頂得住!”

掛上電話中年男狐假虎威地盯着江風道:“小子有本事你別走,等會便有人要收拾你!”

“哦,是嗎?我可沒想着走,不過等會要是沒人能收拾了我,我可要收拾收拾你了!”江風抱着手臂好整以暇道。

“好,你等着,等着!”中年男已經徹底失去了威風,在江風的瞪視下連連倒退,直退到再次趕來的幾個保安身後,才停歇了下來。

此時又來了幾個保安並且還有不少圍觀的工人,不過大家都不是傻子,有在地上哀嚎的兩個保安做榜樣,可沒誰敢上來逞英雄。

不過十幾分鍾,廠房外響起一陣急促剎車聲,接着便是一片咆哮,不一會十幾個穿得流裏流氣地小混混模樣地人便衝了進來。這些人有的手持砍刀,有的拎着鐵棒,一個個凶神惡煞一般。

中年男見到這羣人趕到大喜,忙迎向其中爲首之人,附在他的耳邊便說了一番!

那爲首之人三十幾歲,滿臉橫肉,額角還有一條長長地刀疤,凶煞氣十足。在聽完中年男的話後,只見他眉頭一掀對江風道:“小子那條道上的?膽子不小嗎?居然敢在我大疤的地盤惹事!”

“大疤!嘿,你就是他的後臺吧?人是我打的,茬是我找的,放馬過來吧!”

“好小子,果然夠狂!既然這樣,你們幾個便去陪他玩玩!打斷他兩條腿便行了!”大疤一聲令下,立時便有三個小混混拿着鐵棒向江風逼去。

“哎呀,**家的孩子要吃大虧了!那些傢伙可都是玩命之徒啊!”

“哎,現在的年青人啊,就是火氣旺,那孩子要是低調點不就沒這無妄之災了嗎?”

“砰砰砰”還未等衆人看明白怎麼回事,那迎上去的三個小混混便慘嚎着連同他們的鐵棒倒飛了回去。

“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臉地驚詫。

大疤猛地掐斷手中剛點着地香菸,一對眉頭緊緊皺起。他是打江湖地人,手上也是有兩下子的,如今些微地基業可都是靠着他的一雙拳頭打拼下來地,他明白自己今天是撞到硬板上了。

“草,你個老色鬼怎麼給我惹上這樣厲害地茬!”大疤在心裏將中年男罵一萬遍,臉上卻不得不裝出一副正定自若地表情。

“啪啪!”江風拍去手上的灰塵,冷冷地看向大疤道:“給我滾!”江風很喜歡惹事,但對於這些毫無挑戰性地小混混他還真是沒了趣味。

“你!”大疤何時被人如此蔑視過,額頭地刀疤隨着臉上地橫肉一陣跳動,“小子我知道你有兩下子,但所謂好漢架不過人多,雙拳難敵四手,我這裏可是有十幾個兄弟,而且都有刀子在手,你認爲你真得能討到什麼好處?”

“別廢話,給你們十秒鐘消失在我們的面前!”江風冷冰冰地打斷大疤地話。

“啊!找死!”大疤是真地憤怒了,他知道江風厲害,可是在道上混的人最看重地便是自己的這張臉,今天如果就這麼灰溜溜地走了,那他以後也就別想再混下去了。

帶着媽咪闖豪門 兄弟們一起上廢了他!”大疤一聲大吼,舉起手中砍刀,第一個便衝了上去。

“砍死他!”

“廢了他!”羣情激奮地小混混們齊齊發出一聲喊,如一羣瘋狂地野獸也呼嘯而上。

“媽地,都是一羣賤貨!”江風身形一動,施展出憑虛臨風功法如一道閃電便鑽進了人羣。

“砰砰!”只見他左右開弓,拳腳翻飛,每一次攻擊之下便有一個小混混慘嚎着倒飛回去。而那些小混混們地刀棒卻是根本沾了江風的衣角絲毫。


“呼!”江風揮出一拳將最後一個小混混擊飛,慘叫聲,骨骼碎裂聲同時響起。那些小混混如何能承受得起他的九陽內力,因此每一個都被打的筋斷骨折,下半輩子恐怕再也難以危害社會了。

不是江風心狠手辣,他明白這些人都是社會的蠹蟲,一羣害羣之馬,將他們廢了那是爲社會除害!

“你的人都倒下了,你還有什麼手段嗎?”江風冷冷地注視着還在站立着的大疤道。

“啊!”大疤好似如夢初醒,一雙眼睛裏充滿了不可思議,但他畢竟是打江湖的人心狠手辣,很快恢復了過來,一道厲芒從眼中一閃而過。

“奶奶地,去死吧!”大疤大叫着揮動手中地匕首向江風的心窩刺去。

“哼!”江風眼角眯起,他感受到大疤身上的濃濃殺意,“竟然想殺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在匕首快要刺到身體的時候,江風猛地一個扭身避過匕首地鋒芒,同時一手探出只是一下便抓住了大疤握着匕首的手腕。手上用力便聽一聲慘叫,大疤的那隻手竟然被他生生捏斷。

又是一拳揮出擊在大疤的臉頰上,打得他口噴鮮血斷齒飛濺! 捏斷大疤的一隻手腕,打得他滿嘴吐牙,江風卻依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腳下一勾,將落地的那把匕首握在了手上,冷冷道:“就憑你還想殺我?”

“好漢饒命!”大疤終於崩潰了,含糊不清地哀求了起來。

“晚了,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現在才知道哀求!你不是要廢了我嗎?那就別怪我廢了你了!”說罷刀光閃動。只聽幾聲慘叫,大疤那壯實地身體轟然倒地,江風已經割斷了他的手筋腳筋。下半輩子這大疤是要在輪椅上渡過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血腥,殘忍,可怕,只是轉瞬地功夫地上便躺滿了人,一片哀嚎。這一刻在衆人的眼裏,江風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劊子手,一個殺人狂!就連江正和何淑蘭也都張大了嘴巴,一臉地不可思議,這還是他們的兒子嗎?他們的兒子何時變得這麼厲害了?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看着一步步逼近地江風,中年男發出絕望地呼號,那樣子活似一個柔軟地女人在面對一羣暴徒時地掙扎一般。

“你不要胡來啊!我可要報警了!”

“哈哈,報警!現在想到警察了,剛纔你叫這些混混的時候似乎沒將警察放在眼裏吧?”

“你不要胡來,我可告訴你我的勢力大着呢,這地方的派出所所長是我的朋友,只要我一個電話保證你一家誰也逃不掉!現在我們講和吧,只要你現在放過我,我也既往不咎了,我們兩平!”

“哈哈,事到如今你還是沒有明白你我之間的天淵之別!也好,我就在這裏等着,你有什麼手段都快點拿出來吧! 蜜戀甜妻:傲嬌帝少,輕輕寵 !”

“你!”中年男是徹底怔住了,從江風的輕蔑中他感受到了一股深深地挫折,從來沒有過地灰敗感。


“報警啊,找你的熟人所長,否則你恐怕就沒機會了!”

“啊!好,好的!”中年男極是聽話地拿起了手機,看了江風一眼愣了半晌,這才一狠心撥通了電話。

“小風,你打傷了這麼多人,等會警察來了不好,我們還是先走吧!”江正還是有些不放心道。

“爸沒事!我說過,有我在誰也奈何不了你們!別說他只是找一個小小地派出所所長,就是找到了江海市市長,我也不在乎!”江風還真不是在吹噓,他相信有老首長和青龍組給他撐腰,這些地方問題他根本無需顧忌。

警察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不到五分鐘工廠外便響起了尖銳地警笛聲,很快七八個警察便跑了進來。

“王所長,就是他,他在我們公司搗亂打傷我們的保安和工人,你們快點將他抓起來吧!”中年男衝到派出所所長面前大聲叫道。

那派出所所長與那中年男還真有些交情,在聽他訴說之後二話不說,便準備讓手下將江風逮捕起來。他雖然也看出來了江風的身手似乎不錯,不然也打傷不了滿地的人,但他認爲身手再好還能跟他手中的槍鬥?再者他可是代表着**,代表着國家的暴力機器,與他爲敵那便是公然抗法,便是挑釁**,誰有那個膽子?

“慢着!”看到如虎狼般逼來的幾個警察,江風一聲大喝將他們止住道。

“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已經遲了!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有警察撐腰中年男又恢復盛氣道。

江風看也沒看那中年男一眼,只是淡淡地看着那派出所警察,隨即拿出自己的證件道:“認識這個嗎?”

他遞出的正是青龍組成員的證件,一條青龍,一箇中校軍銜。剛開始那個派出所所長還是一臉地不在乎,只是拿眼瞟了一下,但隨即他的眼角一陣抽動,眼神迅速聚焦過來,等看清證件上的圖案時,他的表情已是大變。

剛纔還是一臉孤傲、正氣的臉瞬時便掛滿了憨厚地笑容,開玩笑他一個小小地派出所所長多大地官!能得罪一個青龍組成員嗎?能得罪一箇中校嗎?何況這事牽扯到一箇中校,那便牽扯到了軍方,他敢於得罪軍隊嗎?

“啊!哈哈,這真是打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

“噓!”江風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阻止了他下面的話。那所長也不是笨人,很快便明白了江風的意思,青龍組可是幹祕密工作地,他們的身份和任務哪能輕易曝光?


“嗯!”江風點了點頭,隨即道:“那些人都是地痞流氓,都手持兇器,我只是正當防衛!相信所長你應該明白我的處境吧?”

“啊!呵呵,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派出所所長一臉微笑,他這樣地人早已是修煉成精,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明白地。

“你們快去,將那些流氓全部抓起來!”

衆警察有些意外,但隨即都應了一聲便去扭拷那些倒在地上哀嚎的小混混們去了。

“您還有什麼吩咐?”

“還有那個傢伙,這一切的麻煩都是他們挑起來的,他們這是妨礙公務,相信所長你也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呃!明白!”當他的那張臉轉向中年男時又迅速變成了鐵青一片,“賈經理對不住了,帶走!”

“啊,王所長,你不能啊!你…”中年男是徹底矇住了,直到這時他纔開始後悔起來,自己這到底是得罪了什麼人啊?爲何兩個清潔工的兒子會有這麼厲害的手段?

一切都亂了,一切都顛倒了,所有人的思路在這時都陷入了短路的狀態,直到警察清理完了場子將那些小混混連同中年男和時髦女都帶走了,他們才如釋重負地舒出一口氣。

這一切都是真的嗎?一個清潔工的兒子這麼牛叉!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爸媽,還沒吃完飯吧?走我們一起去吃飯!”江風帶着微笑抓起父母的手,拉着還有些暈昏的他們離開了衆人的視線。

“啊,好帥!好有氣勢啊!”

“哈哈,沒想到賈經理也有今天!這真是應了那句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啊!”

“沒想到**的兒子這麼有出息,你們猜他是幹嘛的?”

“我猜他應該是一個大老闆吧?”

“切,大老闆能有那身手?能讓派出所的人對他點頭哈腰?”

“我看肯定是一個高官,說不定是某個大領導身邊的祕書!”

“這也不能解釋他的功夫啊!”

“天啊,他不會是所謂地中央情報局和007吧?”

“扯蛋吧你,那是人家外國地好不好!”

在人們的紛紛猜測中,沒有人注意到曾在江風父母面前炫耀自己兒子的那個婦女臉色極是難看,“哎,我們家的小華何時能有人家兒子那麼有出息啊?若是有一天小華能有他一半出息,縱使現在讓我閉眼我也是心甘情願啊!”

“爸媽,你們這麼奇怪地看着我幹嗎?我的臉上有菜嗎?”一家小飯店包廂內,江風笑呵呵道。

“小風,這幾年你到底幹了什麼?爲何有那麼好的功夫了,就連那個派出所所長都怕你?”江正終於忍不住問道。

“是啊,小風你現在有出息了我們都很高興,但千萬不要做什麼違法地事情啊!”何淑蘭也是一臉關切道。

江風早已想好了該如何回答父母的這個問題,於是笑了一下道:“爸媽你們放心我乾的絕對不是什麼違法的事情,否則那個派出所所長也就不會怕我了!這麼跟你們說罷,我現在是國家的人,加入了國家的一個特殊部門,爲國家做貢獻,因爲我的工作的特殊性不能輕易透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請你們原諒我不能跟你們詳明啦!”

“嗯,我知道,這叫保守國家機密!”江正一臉興奮道。 江風只能模棱兩可地向父母解釋自己如今的境況,他不想讓父母攝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他只希望他們能一如既往地過着平凡的生活。

江風的話沒有引起父母的猜疑,他們相信自己的兒子,相信他說的每一句話。

“小風,以後好好爲國家做貢獻!”

“是啊,兒子我們以你爲驕傲!”

看着父母臉上露出的真摯笑容,江風也感到無比舒暢,能讓父母開心,能讓他們過上幸福的生活,能讓他們以自己爲驕傲,難道不就是他一直所追求的嗎?

“小風啊,你是今天才到江海市的吧?晚上就到我和你爸那擠一下吧!我們三人睡一張牀!”還是江母心細想到了兒子晚上住宿的問題。

“不了還是我們一起去住賓館吧!以後你們也不要回那個破廠子了,這段時間我們便在江海市好好玩玩,等在這裏過完了年,我們一起去H市,我要在那裏給你們買一棟別墅,以後就不要再打工了,有我孝敬你們呢!”

江風的話讓兩個老人一陣面面相覷,不能說他們沒有奢望過那樣的日子,可這一切突然的來臨又讓他們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爸媽,我說的是真的,你們的兒子我現在有錢!完全可以供養你們!”

“兒子啊,你有錢是好事,但也不能大手大腳地亂花,我們現在還能幹活可以養活自己,你沒必要爲我們浪費錢!”

“媽,我知道的你不用擔心,我真的有很多的錢,而且你們也都知道了我現在工作特殊,你們是我的父母也最好不要總是在外面拋頭露面,萬一讓有些人知道了會影響我的工作的!就這麼說定了,這段時間我們便在江海市好好玩一玩,你們在這裏雖然打了幾年工,想必還從未好好遊玩過吧?以後你們就跟着我享福吧!”

兩個老人的臉上充滿了笑容,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最讓他們感到高興的不是江風的許諾,而是他們知道自己的兒子真的長大了,有出息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天下父母含辛茹苦地撫養自己的子女,不都是盼望着他們將來有一個似錦的前程嗎?子女有出息,過得幸福,一生平安便是他們最大的心願。

這是一條繁華的街道,各種店鋪鱗次櫛比,燈火輝煌,臨街處便有幾家裝飾輝煌的賓館。雖說已經決定隨兒子一起住賓館了,但兩老夫妻一向節省慣了,依着他們的想法隨便找一個低級賓館便是了。還是在江風的一再要求下,他們才最終願意來到這條繁華之所。

“爸媽,就這家吧!”江風在一家四星級賓館前停了下來。

“啊!兒子這裏會不會太高檔了?”看着高聳地大樓,豪華、奢侈的裝修,何淑蘭不由心中打起鼓來。

“呵呵,孩子他媽,你怎麼還是這樣,先前兒子不是說了他有的是錢嗎?這些天我們就都聽他的啦!”

“呵呵,還是爸爸看得明白,我們就住這裏了!這裏地理位置不錯,方便逛街遊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