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女很沒心沒肺地拼命往前擠要看熱鬧,可當她看到那名陸家家族守護者的模樣後頓時鼓起粉嘟嘟的小嘴,瞪着俏眸,一臉問題很嚴重的說,“喂,你以爲你是鹹鴨蛋嗎?怎麼能不穿褲子就往這裏嚇跑。”

解一凡差點沒一頭磕死在自己房間門框上。

什麼話吖這是,不知道的聽了還以爲自己平時在陸家別墅裏都不穿褲子瞎跑呢。

果然,方劍豪和白永豪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迷惑。 遇到這種事,素來沒什麼經驗的解一凡只會連忙擺手解釋,道:“你們千萬別聽她胡說啊,都是沒有的事。”

可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就好像真有那麼回事般,方劍豪和白永豪眸子裏的神色就更古怪了。

明明是可以理直氣壯解釋一番的事,可有自己和陸依霜之間發生的那點小曖昧在前,又有自己那個極品老頭臨走順了人家褲子在後,即便臉皮厚如解一凡,也禁不住臉紅了。

解一凡狠狠剜了舒心一眼。

哪知道小魔女竟滿臉促狹,還偷偷朝他擠了擠眼睛,然後才洋洋得意道:“別不好意思吖鹹鴨蛋,那天早上你光着身站在依霜姐面前我都看到了嘢……啦啦啦……”

“噗哧!”

解一凡噴出一口鬱悶的老血,就想從地上扒條縫,好把自己塞進去。

幻覺,嗯,一定是幻覺!

……

道家潛心研究探索人體內的經絡,骨骼,臟腑的運化,氣血運化機理,其先天之本和後天之氣的轉換關係,及相關人體的奧祕,最終總結並傳承下來一套完整有效的上乘功法。

可由於道教家思想及古訓影響,幾乎是所有的功法都以傳給單獨的繼承人的方式在延續,謹慎傳承,其真傳道時都是以三口不說六耳不傳。

就如老頭,教授解一凡十二年也纔在昨天晚上把六線拳的運氣精髓告訴他,從此不難看出修道家內勁的艱難程度。

當清晨第一抹朝陽還未升起的時候,解一凡已經到了毗鄰別墅區樹林旁的溪澗邊。

深吸一口氣,再呼出去,然後重複……再重複……

漸漸,解一凡的臉上被一層異樣的色彩籠罩,似乎是溪水閃動的反射,又似乎是晨曦灑過的一抹,遠遠看去,那張俊臉弧線尤爲柔美,令人怦然心動。

“看夠了吧,看夠了就滾出來。”

突然,解一凡星眸暴睜,瞳孔深處激射出一縷讓人不敢直視的冷芒。

黑暗中一個人影微微一滯,似乎還在猶豫不決。


解一凡冷笑,當聲音還飄在半空中時,他已經一個錯身,閃電般繞過好幾顆大樹,全力撲向百米開外的那個黑影。

黑影大驚,倉促之中格擋迎敵,但解一凡頃刻間已經來到了自己面前,帶起一陣如泰山壓頂的不可阻擋爆發力右手一記橫切,招式狠辣的劈了過來。

在擊殺潛在敵人時,解一凡的狠厲倒是和老頭學了個十足,一旦行動必是狂風驟雨。


“別,是我。”

黑影灰頭土臉就地打了個滾,狼狽不堪討饒。

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解一凡反應倒也極爲迅速,化掌爲拳將爆射出的那股內勁轉向黑影身後的碗口粗杉樹。

“咔嚓!”

三米多高的杉樹應聲而折,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折斷聲。

內勁修煉一旦到了解一凡這種煉精地丹期大高手境界,不僅是反應速度快的驚人,內勁爆發後的精確也變態的讓人髮指,剛纔要不是黑影發出驚叫聲,解一凡那一掌劈過去,就算是陸家最精銳的家族守護者也要落個骨斷筋裂、終生殘疾的下場。

“又是你。”

解一凡站到黑影面前不足十公分的距離停下,臉上的寒光被嬉皮笑臉的憊懶替代。

黑影無語凝噎,狠狠瞪了解一凡一眼,幽怨道:“算你狠,我就不信你這樣的身手會覺察不到我是誰,居然下這麼狠的手。”

黑暗,可以迷亂理智,放縱情緒!

死死盯着黑影纖細的腰肢和甜美五官,以及楚楚可憐的神色,再配合急促喘息造成的脣瓣微張,一個無以倫比的刺激畫面讓解一凡的腦袋有些混沌。

那畫面……。

“你,你要幹什麼?”

黑影察覺出解一凡表情的異樣,警惕的向後一退。

而她卻不知道,正是女人下意識中的自我保護這種反應纔會更加激起男人暴虐傾向,解一凡舔了舔口乾舌燥的嘴脣,粗暴地將那個性感嫵媚的嬌軀摟入懷中,粗大手掌似乎一下子便無師自通找到了切入點蓋上去。

女人想要掙扎,但卻發現自己身體癱軟無力。

“狐媚子!”

解一凡很好奇女人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所以腦中的想法也就脫口而出。

女人驚訝地擡起迷離雙眸,顯然被解一凡的話雷的不輕,臉龐宛如燦爛的雲霞般緋紅,貝齒輕咬間略帶幽怨無奈,道:“色狼!”

解一凡愣了愣,反倒是被逗樂了,“小爺臉上刻着這倆字嗎?爲什麼陸依霜這麼說,小魔女也這麼說,連你也這麼說小爺?”

女人驚奇地發現解一凡居然沒有生氣,心中一寬的同時卻生出莫名其妙的遺憾,怨怨道:“難道不是這樣嗎,你們男人都是色狼。”

“那是你們倭國男好吧。”

解一凡撇撇嘴,併爲了證明自己不是色狼,輕輕鬆開女人,說道:“美奈子,大早晨你不睡覺跟着我到這兒想幹嘛?先聲明啊,小爺從不受美色勾引。”

“呸,瞎了眼的才勾引你呢。”

女人輕輕啐了一口,整理了一下被解一凡這個傻初哥弄的亂七八糟的衣服,糾正道:“我不叫美奈子,我現在的名字叫賈咪……咪。”

“噗哧!”

解一凡只忍了半秒鐘,然後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開始狂笑。

“你,你笑什麼,這個名字不好聽嗎?”

女忍者滿臉厭惡地瞪着解一凡,樣子很生氣。

解一凡終於止住笑,掃了一眼美奈子胸前倆巨無霸,揉揉鼻子,道:“那個,其實在我們華夏國,菊花比咪要好聽點,在倭國的時候沒人告訴你嗎?”

“真的嗎?”

女忍者一臉懵懂,表情卻很認真。 最後解一凡終於搞清楚,美奈子的新名字是小魔女幫她取的,這就不難解釋爲什麼美奈子會給自己弄一個如此惡搞的名字了。

因爲美奈子的全名是高見美奈子,解一凡想了半晌後,幫她取了個正常的名字叫做高菁菁,雖然也不見得有多麼雅俗共賞,但總比什麼菊花或者咪咪好聽。

美奈子似乎很喜歡自己的新名字,一遍一遍輕輕念着,目光癡癡看着遠方。

解一凡卻不再分神,心無旁騖練氣功來。

道家心法和倭國忍術完全不是一碼事,而且,就算以解一凡的修爲在老頭身邊整整十二年都沒辦法弄明白六線拳的修煉要領,更別提這個高菁菁這種內勁修煉盲,所以他也不怕被偷師。

很快,一股熱騰騰的真氣漫開佈滿解一凡的八脈及周身經絡,在這一刻,解一凡再次感受到自己體內那股神祕真元的蠢蠢欲動。

意念貫注、神氣內守;意導行隨、氣隨行走;意氣力合……

配合着老頭昨天晚上口述的六線拳心法,解一凡似乎感到自己原本已經非常渾厚的真氣在那股神祕真元的作用下漸漸有了提升,而且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自己體內膨脹。

修煉內勁最困難的不是個人意志,而是存在於自然空間中的稀缺靈氣。

老頭當初選擇在蜀中落腳其重要原因就是因爲蜀中下接喜馬拉雅山,上連崑崙,如若這兩大山脈是雙龍,而蜀中就猶如雙龍戲珠中,最閃亮的明珠一般靈氣逼人。

而如今,解一凡最尷尬的就是空氣中存在的那些稀薄靈氣根本不夠他用。

突然,解一凡心神突然一顫。

遊走於他體內的那股神祕真元彷彿是一條嗜血的狂龍般拼命張大嘴想要吸納什麼,這是個很奇怪的念頭,沒有畫面,可解一凡卻能看清楚。

實在太詭異了!

“怎麼會出現這麼奇怪的事?”

解一凡使勁搖了搖頭,想要拋開雜念,可事實上的情況是,平時用五禽戲導引時根本無法吸納的靈氣今天卻像瘋了一樣被一股無形力量推着朝他朝他衝撞而來。

絲絲靈氣彙集,暖融融地包裹着解一凡的全身,一遍又一遍重複洗伐着解一凡的奇經八脈和四肢百骸,使得他全身泛起舒服的感覺。

解一凡腦子裏一片空白,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他只能呆呆的站在那裏怔住,被動接受只在築基期纔會發生的伐骨洗髓。

而旁邊,高菁菁驚疑地盯着解一凡,心中滿是驚濤駭浪。

解一凡自己不可能看到自己的模樣,但高菁菁卻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剛纔解一凡運氣的時候,天地間出現了一種莫名的混沌狀態,可解一凡卻絲毫不受影響,運氣的過程中,身上居然隱隱閃現一抹透出妖異的金芒。

開始的時候高菁菁也以爲是自己眼睛看花了,可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差點沒把她嚇得瞪掉眼珠,從她的角度看過去,解一凡每一次發勁周身便會金芒一緊。


繼而,那抹耀目的金芒彷彿馬上就會吞噬天地般卷得天地間風起雲涌,連初升的朝陽都被那股令人駭然的氣勢湮滅。

宗師!

在倭國,也是有宗師這個稱呼的,所以高菁菁腦袋裏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兩個字,但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被倭國人稱爲宗師的,擁有宗師這種至高無上稱謂的人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太難以置信了!


高菁菁一臉驚恐捂着狂跳的心口。

要知道,解一凡身上爆發出的恐怖實力讓她見識到了以前根本連想都不敢想象的境界,絕不是區區震撼兩個字能表達她此刻的心情。

山林間霧氣漸起漸散,解一凡終於吐出一口長長濁氣睜開了眼。

活動了一下身子,解一凡驚喜發現,自己四肢百骸彷彿被力量灌滿,丹田內強大的真氣無比精純,稍一運氣,便覺得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兒。

“噢嚯……”

精神亢奮的解一凡猛然怪叫一聲,以離弦快箭般的速度朝着溪澗邊一尊兩人高的巨石擊去。

“你瘋了?”

“你才瘋了呢!”

“那你用手打那石頭不疼嗎?”

“呃,你自己去看石頭的另一面吧。”

高菁菁轉過去看了一眼溪澗邊巨石的另一面,整個人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美眸中全是驚恐。

解一凡臉上露出欠抽的笑容,道:“回去吧,天亮了。”

直到解一凡走的連人影都不見了,高菁菁還傻愣愣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盯着那塊巨石,從剛纔解一凡拍打的正面看不出任何端倪,可繞道背後卻發現整個石塊幾乎都被他那一掌拍成了齏粉。

“他是怎麼做到的?”

高菁菁眼中流露着活見鬼的不可思議,周身不寒而慄。

本來昨天晚上高菁菁被組織做爲誘餌無情拋棄已經讓她心生不滿了,現在再看到解一凡展露的絕頂實力,她的心情再次沉到谷底,隨之對自己所在那個組織本來就所存不多的信心也減少了幾分。

別看解一凡走的時候表情輕鬆,其實他內心的震撼絕對不比高菁菁少多少。

剛纔那一掌拍出去的摧枯拉朽、勢不可擋的效果,威力之大是他也無法想象的,恐怕就算是老頭那種煉精天丹期尊者全力施爲也不過如此吧。

難道自己內勁修煉再次提升了嗎?

解一凡搖搖頭,感覺自己有點癡人說夢話,而且,一個內勁修煉者對自己內勁的修煉情況應該瞭如指掌,在突破之前就已經能清晰的感覺到自身“四陰六陽”的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