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甜甜一笑,對著雲逸凡欠了欠身,這便轉身回了後堂,去找掌柜的彙報去了。

「這大都城的雲頂商會可要比渭南城的雲頂商會大多了啊!」

等到少女離開,雲逸凡的目光不禁在周圍打量起來,而在看到貨櫃里陳列的商品之後,他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亮,心下暗暗讚歎。

目光所及,貨櫃里的每一件商品,不管是生活用品還是修鍊用度,全都給人一種買不起的感覺,也幸虧如今的他也算是一個小土豪了,若是放在以前,他恐怕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咦?這株靈植………」

就在這時,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一株靈植上面,這株靈植盛放在透明的玉匣當中,通體呈現出火紅之色,雖然沒有氣息外露,可單單是從視覺效果上,就給人一種十分火熱的感覺!

「洞察之眼!」

下意識地,他趕忙運轉起洞察之眼,仔細地觀察起這株靈植來。

「六級火屬性靈植炎焰草?!這………這居然是一株六級的火屬性靈草?!」

雙眼猛地瞪圓,他的眼底不由得閃過一抹驚疑之色!

「我了個乖乖,這也太巧了吧?我不久前還在想著去哪裡弄帶有五行屬性的六級靈草,想不到這就讓我找到一株?!」

猛地一拍額頭,這一刻的他簡直就是驚喜不已。

六級火屬性靈植,這不正是精鍊先天一氣丹所需的原料么?原本,他還以為這東西得有多難弄,沒成想,這才剛到雲頂商會,他就直接發現了一株!

「他嗎的,是我的見識太淺薄了?還是這雲頂商會太高端了?帶有五行屬性的六級靈植,這東西居然也有得賣?」

搖了搖頭,他的臉上不禁露出一抹苦笑,他知道,自己還是有些目光短淺了。

「對了,先看看這東西怎麼賣。」面色一正,他趕忙朝著炎焰草一旁的價簽看了過去!

「什麼?!八百下品聚氣丹?這一株靈植,竟然要賣八百下品聚氣丹?!」等到看清了價簽上標註的價格,他的瞳孔頓時微微一縮,心下閃過一抹震撼。

「好傢夥,真是長見識啊,這麼一棵六級靈草,居然就要八百枚聚氣丹!」

八百枚聚氣丹,這可絕對不是一筆小數字了,要知道,就算是他的師尊古德,一次性都拿不出這麼多的聚氣丹來。

放眼整個大元帝國,恐怕也就只有皇室和大都聖院,才能負擔得起這等昂貴的商品吧?

最主要的是,這單獨的一株炎焰草,只不過是一種丹藥的一味煉材罷了,事實上,想要煉製六級丹藥,需要的煉材數以百計,實難想象,若是想要煉製一種關於炎焰草的六級丹藥,那得花費多少聚氣丹去購買材料啊?

這一刻,他總算明白,為何煉丹師的數量那麼少,高階丹藥的價格那麼昂貴了。

。何大夫這會也剛起,火急火燎的出來,正好看到宋家幾人扶著宋明理進來。

看到人,何大夫心裏有數了:「到後邊病房去。」

宋恆和一把抱起兒子就過去了,他每天都有鍛煉,現在的體力可不是之前。

何大夫把脈凝思了一下,臉色鄭重道:「病人腦部曾受過傷,其內應該是有瘀血堵塞多年,如今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二十四章三種結果 西里爾·亞德里恩,半精靈,男性【銀刃騎士團代理團長】【月之鴉:月之泉的守望者】(面板一)

等級:65

職業:騎士(0/30)【可分配等級:12】【職業級已突破】

特性:【風中隱者】:風旅騎士艾尼斯曾是第二紀元無盡風霜中最恆久的守衛,是寒天關隘之上最英勇的騎士。但他不願意將自己桎梏於無盡的守衛之中,進攻是他的信條。因此他選擇走上陰影魔徑,尋求暗影女神庫洛所遺留的暗影國。他在白環之中留下了一條自己的路徑,以供後人探索。

繼承風中隱者的你擁有風神阿蘇伊的庇護,風會聽從你的號令。但與其他風旅騎士不同,你掌有陰影的權能,如果能夠觸及暗影國,或許你能獲得更多……

元素池:已開啟。主屬性:風。特性:萬象風形。

光環:銀刃騎士之心、遲滯光環。

法術系:聽風術、風弦術、隕星錘、風騎陣列

buff系:靈魂燃寂、瑟坦里奧之眼

自然之心進度:0.001%

(面板二:等級滿足,需「靈魂核心」才能開啟)

(面板三:塵世的本源之心:未開放)

對比起遊戲中簡直可以說是樸實無華的屬性面板,但也足以讓西里爾心花怒放。光是【職業級已突破】這幾個大字就足以讓他樂呵好幾天——這本就是他最近以來最發愁的事情。此時站在職業級這個位置上,一是他多了幾成應付那自帕蘭尼亞來的法師團的手段,二來西利基總體實力的提高,也方便接下來對阿瑪西爾的行動。

不過心花怒放歸怒放,面板上其他的內容他還是好好讀了幾遍的。

在現實世界里,技能欄對比起遊戲簡直只是一個擺設。在萬象風形的加持下,基本所有的武技技能只要他能學,就能用——這也是萬象風形最過分的一點,如果放在論壇上,恐怕要成為萬層高樓,天天有人在下面罵策劃。

當然法術系以及類似buff狀態、光環類的技能則沒法通過萬象風形復刻。光環技能可以通過到教堂學習添加,但光環技能的效果說到底也就那樣,並非剛需。

西里爾還沒有測試過自己現在的風元素池究竟有多大——那場自然之力化為的雨為他擴充了一些,而突破到職業級又使得元素池得以再一次擴充,恐怕同等階的法師現在在本身魔力量上都比不過他。

當然法術方面除了偵測用的聽風術、砸人用的隕星錘以及沒啥用的風弦術——後者是領悟自弦魔法的法術,西里爾還沒有找到實戰運用的機會——又多了一個「風騎陣列」。

這估計就是他此前幻想著克里斯汀團長的身姿,模仿出的「風之騎士」的技能。

除此之外,就剩下特殊狀態系的技能,亡靈面板所帶來的的「靈魂燃寂」與「瑟坦里奧之眼」這兩個同樣強的過分的技能。

技能方面便到此為止,而西里爾更關注的,則是這個出現在職業下方所謂的「特性」。

介紹講述的是一段關於第二紀元,風旅騎士艾尼斯的故事——這個時代比西里爾所接觸過的第四紀元還要早上更多。

第二紀元?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那是一個諸神化為星辰離去,破碎的世界由神民支撐而起的紀元,在那個紀元里,諸神的屬民開始大放異彩,精靈、獸人,亦或是人類的先民,在努力地修補著自己生存的領土。

無論哪個種族,苟延殘喘這個詞,都是他們身處那個時代最真實的寫照。

從故事來看,這無疑是一位英勇的騎士學習陰影之路的經歷。西里爾倒也不驚訝於自己的思路已經有前人嘗試過,畢竟這也算不得什麼多新鮮的東西。

可問題在於描述的最後一句話:

「他在白環之中留下了一條自己的路徑,以供後人探索。」

白環?

西里爾皺起眉,這無疑是一個極其陌生的辭彙,但他本能地感覺,這與他在源初教堂曾經看到過的那段源初事典上所寫的「源初之神走向凡塵,她將牆壁命名為門羅。源初之神走向凡塵,她將大門命名為伊諾」內容有關。

大門名為伊諾,牆壁名為門羅,除此之外還有灰神補充的平原希芬,以及白塔利安德爾。而現在又多出了白環——

如果西里爾沒記錯的話,在精靈的自然祭祀們詠唱「奧提克,輝光聖裁」之時,還出現過一句「其自穹野中綻放,其輝破曉,其身穿雲,其光洞破黑廳」——這裡面,又有一個「黑廳」。

這些究竟是什麼意思?

西里爾先忍住直接找工具人灰神問話的衝動,將【特性】所對應的另一個關鍵句反覆讀了又讀:

如果能夠觸及暗影國,或許你能獲得更多。

暗影國,那是陰影女神庫洛的領土。西里爾還記得在這個世界,從謝爾登那裡學習的「潛行」,就是有著暗影標識的強化系技能。

這句話的意思,是在說我想要進行下一步的突破,就需要去暗影國?

西里爾深思著,心中倒也不著急。畢竟就算他大手一揮將所有的技能都投入到騎士上,剩下的一級更比一級難,想往下一階段突破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去。

至少算是有線索,在此之後慢慢探尋便可。

他又反覆將自己的面板看了幾遍,卻總覺得怪怪的,好像少了些什麼東西。

「風騎陣列。」

西里爾退出屬性面板,意識回到自己身處的房間之中,隨著他的輕聲低語,身後隨即浮現出一道騎士的虛影,而同時伴隨著的,是他的元素池迅速地減半。

「這麼耗魔?」西里爾一驚,回過頭去看那凝實程度遠不如對戰阿爾文·布里奇斯時的風之騎士,估摸著就算是這種程度的風騎士,他傾盡全力,估計也只能召喚出兩個。

可他之前是怎麼一口氣召喚出五個風騎士,還不帶喘氣的呢?

他終於明白屬性面板上少了什麼東西——

面板上,少了那個減少他魔力損耗、或是支撐他擴充魔力的玩意兒的描述。但是其實王老爺對自己的女兒是十分真愛的,他並不希望自己那純潔無垢的女兒與這樣心思不純正的甚至可以說是有些陰險的年輕人接觸,更何況還要讓他們結為夫妻呢。

但是一時之間,王老爺並沒有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法。

若是自己的女兒不在意凈榕也就算了,可是偏偏王小姐對凈榕十分……

《丹道至聖》第八百八十八章焦慮 唐南綰剛想吃東西,聽到她的話,有些慌了。

「臉紅是什麼意思?你別告訴我,你又把燕景霆睡了?」秦佳開玩笑說著,突然視線盯著唐南綰的脖頸。

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不敢相信的捂著嘴巴,輕呼道:「靠,什麼情況?有新吻啊,不會真的睡了吧?」

「他這是速度有多短啊?這麼緊急的情況下,都能做完?」秦佳整個人都驚到了。

她腦補了很多畫面,立刻搖頭嚴肅的說:「如果他時間太短,太快,這種人絕對不能要,會一輩子不能性(幸)福的。」

唐南綰連忙拿著吃的塞進她的嘴裡,把她的話堵住。

「就你話多。」唐南綰說道。

她感覺有點頭疼,莫名的就被晚晚玩的葯弄得自己中招了,就連自己怎麼中招都不知道,只知道那會她回來找他們時,進了房間然後看到水。

想到這,她沉默了!身為醫生的自己中招,卻絲毫不知情,簡直是啪啪打臉的節奏。

「現在我都對晉城有陰影了,事情處理完,要不我們回國外去吧?雖我愛國,但是這裡的人不愛我們啊。」秦佳說著,眼神暗淡。

其實,她想留下。

畢竟她從小就在這長大,雖有很多不愉悅,但畢竟落葉都知道歸根,但何況人呢。

可是這裡發生這麼多事,壓得她喘不上氣。

「再說吧。」唐南綰說道。

吃完宵夜后,洗了個澡,和秦佳躺在床上,可唐南綰卻怎麼都睡不著。

她爬起床,拿了件外套披上,打開門往外走,卻看到道高大身影靠在牆上,獨自站在那閉目養神。

「燕景霆?」唐南綰看到他,有些意外。

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半,原以為他走了,沒料到他居然守在外面。

「怎麼還沒睡?」燕景霆聽到她的聲音,他連忙站直腰桿。

看著她披著外套走過來,頭髮有些隨意披散,身上那種淡淡的懶散氣息,多了很多親切感。

「睡不著,你呢?這個點了怎麼不回去睡?」唐南綰問道。

如果知道他在外面,她打死都不會出來。

昨晚才發生那樣的事,現在單獨相處,那不堪的一幕總在腦海里不斷呈現,唐南綰想到這,臉頰不由染上了紅暈。

「之前與今晚行兇接觸的那個人,晚上出車禍死了,線索斷了,查不到指使人。」燕景霆啞聲說道。

「之前替便利店送水上來那個跑腿的?」唐南綰聽著,有點意外。

「嗯。」燕景霆沉聲說道。

他把資料遞給她,唐南綰翻看完后,她低聲說:「酒後駕駛導致了車禍,事前沒任何蒸異樣,但他突然死了,我反而不踏實。」

「之前就沒想著北北洗完胃也沒事,沒想追究他的責任,現在今晚出事後,他也急急想逃離出了車禍,反而讓我多想了。」唐南綰說道。

燕景霆看到她擔心的模樣,他低聲說:「別太擔心。」

「嗯。」她應聲。

兩人沒再作聲,站在那,燈光從天花板上照下來,將兩人的身影拉長緊貼糾纏在一起,像要他們強行綁著不許分開似的。

唐南綰怔怔的看著兩人的影子,有些失神。

「哈欠。」一陣風吹來,她鼻間有些酸,打了個噴嚏。

燕景霆見狀,俊臉微沉,連忙把她拉了過來,低聲說:「快回房睡覺,免得著涼了。」

「那……你也回去睡。」唐南綰說道。

「好。」燕景霆低聲說道,看著她走進房內關上門時,他才邁著沉重的步伐離去。

唐南綰背抵在門板上,聽到男人的腳步漸遠去,她才走回房間,脫下外套躺下,這一覺睡得有些踏實。

一覺睡醒,已經是次日清晨。

剛睜開,就看到晚晚一臉是笑的趴在一旁,看到她睜眼時,晚晚立刻鑽進她的懷裡,甜甜的喊了聲:「媽咪。」

「早。」唐南綰與她打著招呼。

晚晚縮在她的懷裡,小手有點不安份的摸。

「哈哈,幹嘛呢?別亂摸。」唐南綰有點怕癢,立刻夾著她的手。

小傢伙的腳也不安份,直接鑽進她睡袍里,唐南綰被她弄得,立刻舉手投降,看著她一臉嘚瑟的模樣,嘆了口氣。

「以後不許跟著秦佳看霸道總裁小說了,聽到沒有?都把晚晚小寶貝帶壞了。」唐南綰無奈的說道。

看著小傢伙脖頸上的淤青,她說不心疼是假的。

「嘻嘻,看了才懂得愛你喲。」晚晚立刻嘴甜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