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他初練這‘天地乾坤訣’時只是簡簡單單的第一個蛻凡九重境界,就已經是比擬神武大陸上的武師初期了!更是直接跳過了武者初、中、後期,當然他蕭青山所付出的努力也是比別人要強上許多。

之所以蕭青山能在體內吸收的天地靈氣比同等級的修煉者要強憾上不少,更是歸功於他體內氣海處的金色液體!

不同於張小花和陸剛那邊戰況激烈,在蕭青山這邊確實顯得平靜地有些異常!

“你再往前走幾步試試?!嗯?”崔承志現在就如一個癩皮狗一般,被蕭青山打倒在地後就這樣躺在地上看着靜靜走來的蕭青山在心裏唸叨着。

“有詐?!”

這是蕭青山看着躺在地上不動後的第一個念頭,所以他停住腳步就這樣眼神冰冷的盯着躺在地上不起來的崔承志,同時在心中想到:“你不是耍賴嗎?還想耍詐?!行、那就比比看誰耗得起時間!”

而就在他倆人一個半躺在地、一個站在幾步遠相互對視的時候,有一隻不道從那邊突然竄出來的小貓咪;

正邁着懶散的小貓步,不緊不慢地從兩人之間從容淡定無比地走過,蹲在了一旁廢墟中地殘埂斷壁上、饒有興趣地望望這邊、望望那邊。

蕭青山雖然全神貫注地注視着崔承志的一舉一動、但是同時也注意到了,從他身邊這從容走過的小貓,在這緊張的隨時都可能爆發一場激戰的時候、突然來了這一位‘過客’讓蕭青山有些哭笑不得。

在這四個人以外,誰都沒有注意到在偏離戰場一邊靠牆角的地方,還有一位身穿丫鬟裝地少女夜未央,也在目不轉睛地盯着這邊;但是少女夜未央的目光不是盯着隨時將要出手激戰地兩人,而是那隻可愛地小貓咪。

轟!嘭!


張小花一時大意被陸剛直接轟飛到離兩人所在地方的不遠處,同時濺起了漫天的塵土飛揚……

你能想象到一個身形魁梧的壯漢半躬着身子,和酒樓跑堂的小二似的雙手做抱歉地樣子嗎,就像下面張小花這般搞笑。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擾、打擾,你們繼續、你們繼續。”邊說邊躬作稷着身子往後退去。

待到他轉過身體時、確如立馬換了個人一樣,只見他站直身體一雙濃眉大眼雄視着站在遠處盯着自己的陸剛,聲音響亮的暴喝一聲:“你他媽地小王八犢子、大爺我不發威,你當我病貓啊你!”

說話間,整個魁梧雄壯如牛的身體和一流星一般直衝陸剛而去!

任由張小花剛纔上演的一幕如此搞笑,蕭青山和崔承志兩人仍是相互對視着毫無動作,直到一陣膩人耳朵地聲音輕輕響起時……..

“喵、、、、、、、”

崔承志猛地從地上彈起,還未來得及有所動作時。但是蕭青山早就在防範着他,心裏暗道一聲:“就是現在!”接着便只聽道、轟!一聲過後,崔承志直接被蕭青山一掌劈了了跟頭!

“咱不帶這麼玩的行不行?!!!”崔承志憤怒滴直接張口向着蕭青山喝道。

蕭青山冷哼一聲答道:“吆喝!你不是說我殺不死你嗎?來啊?!你起一次我劈你一次!我還就這麼玩你!怎麼了?”

“你看現在我們誰也奈何不了誰,要不這樣?你讓我起來、咱倆好好地公平一戰怎麼樣?”崔承志眼珠一轉,向着蕭青山說道。

“好!我給你這個機會!來吧。”蕭青山揹負雙手望着崔承志說道。

崔承志好像有點不相信一樣、再看了一眼蕭青山見他沒有什麼舉動時,才小心翼翼地站起身來。

並且試探着往前走了兩步,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崔承志眼中閃過一絲狠毒的神色,雙手由身體兩側快速地舉起、下手狠辣地往蕭青山推去!

瞬間便是兩道炙熱無比地火焰從掌心洶涌而出!黃階高級武技火焰掌!

蕭青山眉頭微皺的同時,冷喝一聲,隨意地伸手一劈、頓時一道絲毫不比崔承志這兩道火焰差的劈空烈火掌斜斜揮出,從中直接斬斷了這兩道火焰!

卻不想就在這時、當蕭青山斬斷這兩道火焰露出崔承志的面孔時,只見他陰險無比地一笑,陰笑着說道:“你去死吧!”

而當蕭青山反應過來時,已是來不及、頓時便被崔承志遠遠的一拳擊倒在地!同時在蕭青山耳旁響起崔承志得意的聲音“你以爲就你會玄階中級武技百步神拳嗎?你別忘了這是我崔家的武技!!!”

噗!

吐出一口鮮血後,蕭青山才覺得好受一些,心裏暗道一聲:“沒想到這玄階中級武技百步神拳竟是如此厲害!”

話說、蕭青山以前也不是沒有嘗過這百步神拳的滋味,只不過那時蕭青山還有古武技大尊琉璃金剛身護體,自然是嘗不到現在這般滋味。

崔承志走到蕭青山身前、陰陰一笑說道:“你沒有想到結果會是這樣吧?哈哈..;現在我就送你一程!”

“咦!”

就在崔承志舉起凝聚着天地元氣地拳頭往蕭青山砸去的時候,不由疑惑一聲,緊接着便如遭受重擊一般斜飛了出去,同時驚訝的張口呼喊道:“武宗!”

而蕭青山也是眉頭微皺,同時強大的靈魂之力快速地掃過這以不大不小的小後院,突然蕭青山彷彿感覺到什麼似的,扭頭往牆角處看去,但是隻見一道人影一閃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是她?”

來不及多想的蕭青山趁着崔承志被夜未央重擊的機會,眼中厲色一閃,迅速的起身後對着斜飛出去的崔承志接連猛轟四五拳、玄階中級武技百步神拳!

這時張小花那邊也是臨近尾聲,只聽張小花一聲怒吼過後,便是陸剛的一聲慘叫!蕭青山急忙轉身看去,卻見這陸剛正朝自己這邊倒飛而來;

不用張小花多說什麼,蕭青山心念一動,瞬間便把黑鐵巨劍摯在雙手中,對着陸剛倒飛而來的身體便是毫不猶豫的從上往下,兇狠地猛揮了下去!確切的說是砍了下去!

眼見這一幕的崔承志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有些不忍的怒喝道:“陸師兄、你放心的去吧、我會給你報仇的……….”

而聽到這聲音的陸剛,身處險境還不忘張口道:“崔承志、你媽………”


噗!呲!

ωωω●ttкan●¢○

鮮血狂飆而出!頓時灑滿了蕭青山和張小花的身上!在這空氣當中瞬時飄起一陣陣濃郁的刺鼻血腥味!

看了一眼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陸剛、蕭青山向着張小花點了點頭後,轉身便要往崔承志倒地的那邊走去、卻不想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沒了、人就這樣消失了,只留下一道道血跡斑斑地痕跡往大院外延伸開來。

從遠處傳來一道崔承志的聲音,“蕭青山我和你沒完!你就等着報復吧!”

話說當時,受到重傷倒地的崔承志、強撐着站起身來,趁蕭青山、張小花倆人沒注意到這邊,運轉體內的最後一絲天地元氣,腳下發力快速往門外奔去。


“蕭兄弟、你怎麼樣?要不要追一下?”張小花單手捂着胸口問道。看這樣子剛纔也是受了不小的傷。

蕭青山整個身體依靠在斜插在地上的黑鐵巨劍上!有氣無力的說道:“張大哥、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還能追嗎?沒事、放心吧。我能殺他一次就能殺他第二次!”

……….


以申請簽約成功,請放心收藏!求支持!

………….

推薦小說: 校園風雲 《壞小子混校園》 作者:紫 薯 地址:17k.com/book/332328.html

推薦小說: 都市情感 《聽說晴天來過》 作者:俊紫瑾 地址:17k.com/book/315176.html 凌浩的這一動作自然是引起了觀看台上人們的注意,那些個平民百姓們看到凌浩這一招都紛紛驚嘆不已,都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黑袍凌浩。

而那煉丹宗師則是雙眼微眯,風、射出了鋒利的精芒,盯著黑袍凌浩的背影好些時候才移開,嘴裡喃喃自語:「精神運用之法,他哪裡來的?」

煉丹宗師的眼裡自然是無比的,他看到凌浩使用的精神力漩渦,起初還不怎麼注意,也以為這隻不過是普通的精神漩渦罷了,不過現在想來,他也是有些慚愧竟然沒有一眼就看出這是精神運用之法。

會場中,凌浩精神漩渦釋放的水之鯊魚並沒有擊中若雨,若雨掌控水之靈物「炫音聖水」自然用水攻擊是無效的,不過那攻擊所產生的震波卻是將一名煉丹師給轟了下去,所以如今會場之上有著整整一百二十名煉丹師。

「真好運。」若雨撇嘴,她依然沒有吧面前這黑袍人放在眼裡,在她看來黑袍凌浩剛才所使出的一切都是僥倖而已。

司徒盛傑也是如此,他的目光微微從凌浩身上頓了頓便移開了。

「呵呵,看來這次表現還不算突出啊。」凌浩笑了笑,黑袍底下的面孔早已經變得凌厲。

厚積薄發這就是凌浩現在所想的,他準備在最後一輪中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來應對這些和他有著同樣實力的煉丹師。

此刻,天空已經接近黎明,在天空中出現一人,正是審查員,他要將剩下的煉丹師一一計數,然後上報,最後才可開啟第二輪的比賽。

等待計數完畢后,短短的一分鐘內那審查員又來了,這次他的手中拿著一個捲軸,面色凝重。

「第一輪結束,第二輪即將開始,在此我先告訴大家第二輪的規則。」那審查員在空中說著。

凌浩等人洗耳恭聽。

「磁~~~」

那束縛這捲軸的繩子被撕下來,然後捲軸之上出現一個「封」字。

「第二輪比賽就是在這捲軸之中,所有剩下的一百二十名煉丹師在這捲軸之中要呆上五天,在這五天內可以廝殺,但是不能使用武者的手段只能使用煉丹師的手段進行廝殺,然後淘汰一百名。」

「你們每個人可持有一枚靈玉,有靈玉便可以進入者捲軸中了,若是中途遇到生命危險也可以捏碎靈物直接被挪移出來,但是提前出來的這些人將會被計入淘汰人數。所以大家好自為之吧。」

說罷,那通信員在空中將捲軸展開,那捲軸之上的「封」字突然變得巨大無比,一股奇異的波動從會場周圍散發,一道道青色玉石飛入了一百二十名煉丹師的手中。

「呼」

「呼!」

奇異的波動產生了奇異的風波,這風波並不是真正的風。

轉眼間……

會場之中變的空無一人,那巨大的捲軸平鋪在空中,在會場的中央逐漸凝聚出一面巨大的鏡子,上面有著所有進入捲軸中的煉丹師的影像。

「看看這些煉丹師在捲軸的『封印世界』中會如何生存下去。」

那煉丹宗師說道,這第二輪原本的比賽不是這樣的,只不過是這煉丹宗師的緣故所以才臨時改變的,他的目的便是讓煉丹師們廝殺,畢竟在這武煉大陸上會廝殺的煉丹師可是有不少的。

「前輩,這樣是不是……」丹皇有些擔心,若是這些煉丹師們全部死在『封印世界』中,那麼這個責任可不是他們大盛王朝可以承擔得起的。

「放心,一切責任我來承擔。」煉丹宗師似是看出了丹皇的擔心,皺眉,淡淡道。

丹皇鬆了一口氣,他擔心的正是這個。

「封」字捲軸中,凌浩一行人進入了這裡,在凌浩的周圍此刻並沒有任何的東西,只有花草樹木,甚至一個人都沒有。

「這捲軸中竟然有一小空間。」凌浩驚訝道,他知道這小空間的作用,只有大能者才能開闢,甚至有些超級大能者開闢出空間供族人居住,可以說是一方小世界。

凌浩在四處轉了轉,這捲軸之中的空間極其狹小,但是也足以比得上一個城市了。

「看來要尋找敵人才能勝利。」凌浩面色凝重,能在這捲軸中的沒幾個是善茬。

仔細的將周圍的場景記下,凌浩看見在旁邊的草叢中有著一道人影。

「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送上門了。」凌浩一笑,磅礴的精神力凝聚成一柄柄精神飛刀。

「嗖!」

「嗖!」

精神飛刀帶著破空的強大力量刺向草叢,草叢之中果然有人,那人用精神力凝聚出一盾牌擋在胸前。

「轟!」

兩者相撞,巨大的轟響聲,凌浩的精神飛刀再度凝聚直直的刺向那人,那人盾牌早已碎裂,只是輕輕的觸碰那人便是被凌浩的精神飛刀給颳得遍體鱗傷。

「你……」那人終於從草叢中出來,凌浩看見那人。

原來是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小孩,只是這小孩恐怕嬌生慣養現在根本不懂得隱忍,所以直接想要偷襲凌浩。

「小子看來今日我還是將你殺了吧。」凌浩殘忍的開口,一柄精神力長劍凝聚在手中,只見劍芒掠過那小孩已經被切成了五十八塊,每塊之上都是有著鮮血滴下。

「啊~~~」

「我的孩兒!」

在捲軸之外,觀看台上有一對衣冠華貴的貴族夫婦,他們看著那面巨大的鏡子痛苦的嘶吼著,那小孩是他們的兒子,本想著藉此次煉丹師大會一舉成名然後被哪位煉丹大師看上收為徒弟,可是沒想到第二輪剛開始就被斬殺,而且還是如此殘忍的死法。

那貴族夫婦現在有種後悔的要死的心,他們咬牙切齒的看著那鏡子中的黑袍人,是他殺死了他們的兒子。

在觀看台的貴賓席上,那丹皇也是看到了這一場景不由的眉頭一顫,看向旁邊的黃玥,此刻黃玥的雙目依然全神貫注的盯著那黑袍人,這讓丹皇更加的仔細觀察那黑袍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