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她猛然擡眸的一瞬間,無形的屏障大開在頭頂。巨大的透明光弧沒有一個人能看的見,超出人類最高等級境界的能量波動更沒有一個人能夠感受的到。

於是在他們眼中就是,怒吼的雷電羣咔嚓劈下,女人卻直直站在颶風上頭沒有一點動作和防護。

“不!”基地長目眥盡裂,怎麼能?怎麼能!這是基地所有人最後的期望,怎麼能夠就這樣毀滅!

上千顆心臟緊縮,人們紛紛露出絕望。最後的光明也即將隕落,人類……要滅亡了。

“砰!”

蛟龍似的驚雷挾裹着毀天滅地的力量俯衝之下,幾十道狠狠撞擊在屏障上,屏障別說碎裂了,連一條炸裂的痕跡都沒有。

“咯咯咯。”從瘋子喉嚨裏頭髮出譏笑的嘲諷,陳君儀就站在轟隆雷電之下哈哈大笑,模樣古怪而變態。

“垃圾。”薄薄的嘴脣上下開合,囂張蔑視。

“吼吼吼——”三級喪屍憤怒地吼叫,巨大的吼聲撕破正片天空,傳到遙遙遠遠的遠方久久不散。

基地長驚呆了,人們驚呆了。

死死盯着高空中無論怎麼擊打就是不能砸到女子身上的雷電,他們目光下移轉移到女子身上。直直仰望的頭顱舉的痠疼,可是沒有一個人感受的到。

他們的視線都被震撼的場景吸引了,無暇顧及其他。

這就是強者的能量嗎?翻手爲雲,覆手爲雨,舉手投足間可毀天滅地。不等所有人喟嘆,更加震驚的場面再次發生!

但見那女子揮手一招,八方狂風襲來,地上的灰塵雜物跟着一同被捲進去,所有的東西匯聚成幾十條暗黃的風龍,與天上的雷電旗鼓相當。

女子手腕翻轉揮出,就像投擲雪球似的輕鬆寫意。幾十條龐大的風龍怒聲咆哮衝擊上去,強悍的力道竟然直接將雷電衝散,向着更遠的天空飛去,盤旋好久才化成飛灰湮滅。

“……”人羣久久無語。

有些東西是不能夠用語言描述出來的,親眼目擊的震撼其他人永遠都無法體會。所有的言辭都太蒼白無力。

就像一個螞蟻大小的人目睹火山噴發、滔滔岩漿從千丈高峯滾滾撲下瞬間淹沒大地和一切生靈;就像地表層上的蟲蟻目睹大地崩裂、地殼移位,土地撕開千丈深淵墜落萬物。

一個人的力量,竟然能與自然相媲美。

還有什麼好說?還有什麼能說?

“陳……君……儀……”蔣麗月眼中盡是瘋狂和炙熱,熊熊火焰彷彿能融化所有的東西。他們一羣人剛剛趕到小河村基地,正好到倒黴的又遇上喪屍圍城。於是他們就跟着召喚到政府門前集合,然後參加戰鬥。

在這裏停留只是爲了尋找陳君儀,因爲他們不知道陳君儀的具體地址,但是他們知道陳君儀的行進路線。如果她沒有在m市喪屍包圍中死亡,一定會沿着這條路直上。

果然讓他們找到了,外面颶風上的人,化成灰她都能認得出來,就是陳君儀!就是她這一世勢必推上巔峯的未來王者!

原本她還在恐懼陳君儀是不是真的死了,因爲歷史上小河村基地根本沒有遭受到這麼大規模的喪屍圍城。而像現在這個時刻,更加不可能出現三級喪屍。

可是一切都發生,這就代表一個恐怖的事實。歷史改變了。

蝴蝶效應煽動下,一旦某個地方發生變化,所有的歷史軌道都會跟着改變。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的重生和出現改變了歷史,因此,在到小河村基地的時候她每分每秒都在惶恐和不安中渡過。

告訴陳君儀末世規則,告訴陳君儀怎麼存活,幫助陳君儀除掉所有拖累的廢物……她重活這一世都在爲陳君儀打算。蔣麗月不敢想象如果陳君儀死了,自己會不會發瘋崩潰。

幸好……

她擡頭,仰望颶風之上的天神,露出驕傲的微笑。

她註定成王,又怎會半途喪生?

方嘯歌着迷地望着她的身影,看着她揮手覆滅滔天攻擊。分離兩個月,他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修煉、奮鬥。他廢寢忘食不顧勸阻不斷加大訓練力度,就是爲了再次見面的時候,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她。

站到我身後,換成我來保護你。

可是似乎……不需要了。是啊,他怎麼這麼傻,他能進步她也能啊,而且比他強大了數倍不止。他們之間的距離好像越來越大,無論他怎麼追趕都沒有追上的可能。

他的眼裏流露出憂傷,俊美的臉藏在陰暗裏,像受傷的小獸,只能獨自舔舐傷口。

不管你多麼強大,不管你多麼厲害,我此生永遠不會放棄追隨的腳步,即便只能遠遠跟在身後,那也是一種幸福。只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回頭看看我,記住你的生命裏,還有一個男人,默默的存在。

帥氣的臉上綻放出極美的微笑,刺傷人眼。

曾經熱鬧的不死鳥小隊如今只剩下三個人。秦明昊是他們當中最強大、最神祕,也是最無情的人。

可就是這麼無情的一個人,卻用寵溺的目光注視一個女人。

一生,只看她一個。

她足夠強大了,不需要自己的保護。然而他仍然會在她的身邊,趕都趕不走。想到這裏,他低頭咧嘴微笑,陽光燦爛。

三級喪屍已經進化出智慧,雖然很底下,但確確實實能夠思考。它是喪屍之中的王者,可以說這次北上,一路圍攻城市都是受到他的命令。

高等級喪屍對低等級喪屍之間有天然的威壓,就像最原始的動物一樣,首領就是王。

從來都橫衝直撞勢如破竹的它這一次竟然遇到了棘手的人,喪屍腦子轉不過彎,天然的本能告訴它,逃。

逃的越遠越好。

“吼吼吼!”

隨着它一聲令下,隱藏在初等級喪屍中的一級二級喪屍們紛紛出動。它們齊齊朝着颶風上頭的人類嘶吼,各式各樣的攻擊鋪天蓋地恢宏壓來!

這麼多喪屍,每個吐一口血水都能把陳君儀淹死。

可惜,力量的強弱並不是憑藉數量就能抗衡的。何況上頭那個是早就失去人性,被*裸貪婪控制的機器。

一級二級喪屍們也不是吃素的,各系異能力攜帶者強悍的攻擊力黃河決堤般浩浩蕩蕩砸過來。一時間但見漫天冰霜雪雨爆開,霸佔整片天空。

連距離遙遠的城牆上的人都能感受到強大的攻擊力,更別說處於攻擊中心的陳君儀。

一隻二級喪屍能發射二十多根冰針,三四十隻能發的就是七八百根!七八百根手指頭粗細的冰針,就是整整齊齊排列在地上都能排列一大片。試想一下這麼多冰針分散開來面積該有多大?

而此時,陳君儀面對就是這樣場面。鋪天蓋地的冰針、火箭、風刃、藤蔓,幾乎所有系的異能攻擊應有盡有!

平常人別說這麼多,只一樣都夠他死的不能再死。不過很遺憾,這個人不是平常人,更不可能這麼輕易死去。

此時陳君儀如果硬要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只能說:變態。

變態的戰鬥力。

無人能及。

一招秒殺三級喪屍的恐怖存在,怎麼可能被輕易阻攔腳步?

況且對付沒有理智的瘋子纔是最難纏。很巧合,她現在兩者都佔了。

底下原本在這一片區域戰鬥的戰士們早就撤退了,留下不少的死屍和武器。現在比較流行冷兵器,地面上散落了大量的刀劍。

強大的精神力操控一百多把刀劍飛起,猶如仙劍中的大陣般環繞成一個直徑兩米的圓圈。所有的柄頭朝內,劍尖和刀劍朝外。就這樣一層層疊加,最終構成一個巨大的尖刺。

颶風之上的女人冷酷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暴戾的雙眼滿是野獸的森冷。她看着下頭成千上萬發動攻擊的喪屍們,臉上的肌肉生硬上抽,露出一個怪異的笑容。

古怪的笑看的城牆上的人腳底生寒,即使隔着望遠鏡依舊能清晰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陰冷。

“她不會是想……”

很快,女子的動作驗證了他們的想法。

開局激活背景系統 巨大的尖刺團開始轉動,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終只能看見模糊的黑影。高速轉動的恐怖絞殺力度是個人都知道,龐大的絞肉機在衆目睽睽之下開啓瘋狂絞殺。

低等級喪屍們不知道危險還傻乎乎朝上頭湊,碰上的瞬間就被懸浮在空中的絞肉機削碎腦袋和上半身。

高等級喪屍們本能感受到了危險,可是三級喪屍的命令在那裏擺着,頭顱裏的晶核指揮它們只能朝上衝。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除非是金系喪屍或者皮膚石化的喪屍,其他統統死於刀劍之下。

“真他媽兇殘……”

“這女的太牛逼了吧,不是說現在最厲害的是二級異能者嗎?她怎麼連三級喪屍都能秒掉?”

“不知道啊,按理說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一直默默無聞呢?難不成是隱士高人?”

“你說她和京城的天龍基地裏頭的高手比起來怎麼樣?天龍基地裏頭匯聚的不都是國內最厲害的高手,我看她就算到了天龍基地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一等一?恐怕是第一吧!這可是已出現的唯一一個三級異能者!”

陳君儀本來就五識靈敏,永生之神的能量強行入侵之後更是達到了頂尖境界。別說他們的談話內容,就是他們的呼吸聲隔了幾百米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這時候的她根本沒空管幾個小嘍囉,而且也沒有人類的理智去管。她只知道,自己的食物想要逃跑,而她要把食物抓回來,吃掉。

就這麼簡單。

颶風開道,喪屍們就算再厲害也阻攔不了這麼個大傢伙。她一路碾壓朝着三級喪屍追去,左右手底下生出的風刃和身前的尖刺團一樣旋轉,橫衝直撞間碎肉和骨頭飆飛。

那場面真的驚悚異常,嚇得人晚上不敢睡覺絕對不是假話。

“她吸收了雷電的能量?”明夕疑惑地看着城牆下的浩蕩聲勢,陳君儀的不對勁自然也被他看在眼裏。

陳君儀出去之後,他就帶着那個男人一同出來了。在和尚的世界裏,沒有黑白善惡,所以更不可能對妖媚男人記恨,帶他出來再正常不過。

那位施主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一出來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小和尚纔不關心他的去向死活,他現在正在專心致志研究媳婦的異樣。

身上的血跡幹了,在明黃色的褲管上凝結成暗紅。明夕毫無知覺似的理都不理。

“喵~”乖巧的貓叫聲傳來,波斯貓蹭蹭他的腿,伸出舌頭舔舐他的褲管。豹子黃褐色的獸瞳中顯露出擔憂,甩着尾巴盯着他。

“我沒事。”明夕溫和笑笑,抱起波斯貓,“剛剛你怎麼不來救媳婦兒?”

“……”波斯貓身子一僵,趕緊打潑賣萌:“喵~喵~”

“哎,你真是不乖。不來救我就算了,怎麼能不救媳婦兒呢?”小和尚嘮嘮叨叨,慈悲的眼中有些溫柔的苛責,隨手將波斯貓扔下城牆!

“喵!”尖銳的貓叫聲炸開,淒厲慘烈聽得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衆人眼睜睜瞅着看上去慈善的和尚,毫不猶豫把活貓扔進喪屍堆。好毒的和尚……

豹子咽咽口水,碩大的瞳孔警惕地盯着他,柔軟的腳掌不由自主後退了兩步。

明夕笑的純良,老老實實道:“你放心,你這麼大我抱不動,扔不下去。”

“吼!”豹子吼叫一聲,壓根不理會他的安慰。扯淡!整我又不是一回兩回了,你丫什麼鬼脾氣我還不瞭解。相信他就等於作死。

“阿彌陀佛,既然你執迷不悟,貧僧只好拯救你於苦海了。”他雙手合十拜了一躬,再擡頭時,面前已經失去了豹子的身影。而在城牆底下,傳來豹子憤怒的嘶吼。

無恥小人,竟然趁着它放鬆警惕直接將它破空送到城牆下!

耳邊兩獸吼叫不斷,明夕看都不看一眼,嬰兒般純潔的眼眸直直望着遙遠的天空——陳君儀待的地方。

媳婦兒,你不是說今天晚上找貧僧談話嗎?貧僧還沒有親親抱抱呢。手摸摸鼓鼓的袈裟的口袋,幸好沒掉。小和尚琢磨要不要趁機去下面多撿些晶核用來賄賂。

不死鳥小隊的人就站在明夕身邊不遠處,這個古怪的和尚扔貓和憑空便消失豹子的手段正被他們看在眼裏。

秦明昊瞥一眼,面無表情地移開視線。

方嘯歌目光掃過他,繼續焦急盯着遠方。

只有蔣麗月的目光直直落在他身上。這個人不就是當初在倉庫裏頭救波斯貓的那個和尚嗎?沒想到又會在這裏遇見這位大人。

前世沒有聽說陳君儀和這位神祕的大人之間有關係。既然歷史改寫了,就表明一切都有可能。不可否認這位的能力絕對強悍,要是能把他也拉進不死鳥小隊……

蔣麗月心中算盤噼裏啪啦,根本不知道和尚早就跟上陳君儀了。

以陳君儀的能力,三級喪屍逃不了多遠,很快它就被籠罩在精神力凝鑄的銅牆鐵壁之中。

“吼——吼!”三級喪屍當即發動雷系攻擊,雷電尖刺穿擊薄薄的精神力屏障,沒有任何效果。

三級喪屍不甘心地拼命釋放雷電,終究是徒勞無功。

傅先生,你被挖牆腳了! 永生之神的力量,未知的神祕力量,哪一樣不是剛猛無比?更別說兩股力量融合外加上它雷電的能量源,陳君儀此時身體裏頭的力量恐怖的足以炸燬整個城市。

三級喪屍,還真的不夠看。

在籠子裏面凝結無數的風刃,三級喪屍立即被切割成碎塊,絲毫沒有還手餘地。

“吼——”陳君儀眼睛錚亮發光,象徵貪婪的油綠光芒閃爍,像只飢餓了十天的野獸迫不及待衝過去。

腳下的颶風轟然消散,只留下漫天滾滾煙塵。她怪叫着興奮地竄進精神力屏障之中,伸出雙手在一堆腸子碎肉骨頭塊中亂抓,飢瘋的模樣一看就不是正常人類。

肉塊和腸子黏膩的觸感絲毫不阻礙她,她一通摸索之後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的東西。

一顆色澤光亮透明的晶核。

即使上頭沾滿了血肉,依舊無法掩蓋它美麗的光芒。就是它!就是它!力量!

陳君儀眼中爆開興奮,就着滿是腌臢腐肉和腸漿的手,將粘着碎肉塊的晶核吞進嘴巴里,喉嚨吞嚥下去。

晶核的力量其實只要放在掌心吸收就行,可現在的她早就失去了理智。

野獸慣用的思維方式,將一切能吃的都吃了!

美味終於到嘴,她舔舔嘴脣意猶未盡。暴戾的瞳孔中兇光閃現,手掌揮出幾十道死亡的風刃,將附近的喪屍們統統殺掉。

力量!力量! 女配掉色了 力量!

細胞在吶喊,在嘶吼,在咆哮!

我要力量!

“吼吼——”

纖細的身子衝進層層疊疊喪屍羣裏頭,頭髮飛舞臉龐猙獰,見一個殺一個,喪屍羣都塊被她一個人殺光了!

“基地長!三級喪屍死了!”士兵激動地大聲報告。

基地長點點頭,儘管他很努力地保持鎮定,可是上揚的嘴角還是暴露了他難以抑制的喜悅。

“我們要不要增派人手協助那位姑娘殺喪屍?”

“好。”

得到基地長的認同,異能者們立即拿起自己的武器出去協助她。

不管是一級的二級的,只要腦子裏頭有晶核,她都砍碎腦殼再掰開,手掏進還掙扎的喪屍腦袋上的窟窿裏頭,抓出晶核塞進嘴巴里。

“快!那個姑娘在那裏,我們去幫助她!她可是全基地人的救星!”

“快走!真想看看這位大英雄長的什麼模樣!我猜她一定是個大美人!”

一行人按捺不住的激動。陳君儀只挑選一二級喪屍殺,剩下的都是攻擊力差的普通喪屍,異能者們身經百戰兩三下就處理了,很快到了陳君儀身邊。

她們心心念念仰慕的大英雄正蹲在地上,背對着所有人,周身旋轉的風刃切割一個又一個撲過來的喪屍。她頭都不擡一下,理都不理。身處喪屍羣中還如此淡定灑脫,看的一幫戰士更加敬佩!

這纔是高手!

面對千軍萬馬從容不迫,於腥風血雨中八風不動。

高手!

“姑娘,我們是基地長派來特意增援你的。”說話的異能者聲音都激動的顫抖。絕世強者就在身前,他們能和她並肩作戰,甚至能和高手說上幾句話!想想都幸福的要暈過去了!

靜止。

衆人疑惑:“姑娘。”

終於,蹲着的女人動了,她扭過頭來盯着幾人,幽涼的眼珠子毛骨悚然。

一大羣人嚇得當場大退三步!

他們眼前的是什麼怪物!

皮開肉綻的臉焦黑,雙眼野獸般暴戾兇狠,嘴巴周圍沾滿了腐爛的腸漿肉沫,彎着腰,背背微微弓起,就這麼盯着衆人。 總裁寵妻有道 殘酷、狠辣、兇悍。

那眼神,分明、分明是看食物的眼神!

他們寒毛都炸起來了,脊背上涼氣嗖嗖上躥,握着武器的手不穩。竟然連一句話都不敢再說。

女人喉嚨裏發出古怪的聲音,“咯咯咯”的像在笑。

要不是心理素質好異能者們只怕當場要嚇尿褲子了。

敵不動,我不動。一羣人沒有一個敢動彈的,紛紛屏住呼吸死死盯着她的動作,就怕她忽然發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