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見張文斌一臉誠惶誠恐,懵懵懂懂拿著掃帚開始掃,因為過於緊張,捏掃把的手都微有些抖。

「掃錯掃錯。」蘇瀅在心裡喊。

可張文斌偏偏每一掃把都掃對了方向,全朝著堂屋掃。

呵,想用掃地這調調來搞我,別人也許不知,我這個閱女無數的老手會不知道?朝屋裡掃叫聚財,朝屋外掃叫散財。

這叫什麼狗屁的上天判定?打量我是沒見過世面的農村人?

看著「緊張」的張文斌,秦召娣心疼不已,還好院子本就乾淨,男人掃幾下就行了,秦召娣拿來簸箕,幫著男人將掃攏的垃圾裝起來,回頭看著林瑾蘭,不安問:

「林孃孃,上天判斷出來什麼了嗎?」

張文斌也不安的看著林瑾蘭,其實心裡老得意了:說啊,快代表老天說我是個聚財小能手,你家的陪嫁,還有你家的女兒幫我做牛做馬,我能不聚財嗎?

林瑾蘭眼中全是憂鬱,表情嚴肅,口語鄭重,徐徐開口:

「堂屋在華國傳統中有極深的喻義,是一家堂堂正正之所,尊祖敬神之地,驅鬼避凶之處,塵土必須遠離它,否則神靈蒙塵,這一家必將背運!」 沈溫婉大舅名字叫宋浩,這些年經商致富已經積攢了十幾億的家產,宋河是他唯一的兒子,這些年已經開始接管他的公司,所以勢力十分龐大!

在沈溫婉的眼裡,蕭何就是一個沒用的廢物,所以她才會囑咐蕭何,千萬不要去招惹宋河,因為在她看來,蕭何真的招惹不起!

「是!老婆,我一定聽你的話,不招惹任何人!」蕭何淡淡笑道!

什麼宋河、宋浩?他從來沒有在意過,若非跟沈溫婉是親戚,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多看一眼!

沈修此時臉上都是笑容!

宋河終於來了,還注意到他開來的那輛勞斯萊斯,這真的實在太好了,因為他可以炫耀了!

以前來外公家,他每次都會被嘲諷,而嘲諷他的主要人物,就是這個宋河!

這次,他們家有錢了,還開這麼貴的豪車來,你宋河應該傻眼了吧?

他趾高氣揚,一臉得意笑容的走了過去:「表哥,這是我的車,你覺得怎麼樣?」

宋河微微一驚,問道:「這車少說也有幾千萬吧?能買這樣的車,家產至少也要有幾個億!」

沈修得意道:「那是當然,這車三千多萬,而我們家公司的市值,已經超過五個億了!」

宋河立刻驚訝道:「那真的要恭喜你們了!」

他心裡卻在嘀咕!

之前不是傳聞沈家的公司快倒閉了嗎?怎麼突然又有五個億市值了?

「表哥!」就在他心裡疑惑的時候,沈溫婉已經帶著蕭何過來跟他打招呼!

「表……表妹!」看著沈溫婉絕世傾城的容顏,宋河心裡顫抖了一下!

「表哥!」蕭何跟著沈溫婉喊道!

「你是……」宋河心裡頓時嘀咕起來:「這人莫非就是沈溫婉的那個廢物丈夫?今天爺爺八十大壽,他居然還穿的如此普通,果然是一個沒用的男人!」

這種沒用的男人,他自然看都不想多看一眼,轉身就離開!

柳家一群人立刻將他包圍了起來,各種恭維的話脫口而出:「宋河,你今天又變帥了!」

「你不但帥還超級有能力,聽說你接管你爸的公司后,業績直接翻了一倍!」

「我家那小崽子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能力就好了!」

宋河臉上都是享受的神情!誰叫在柳家所有人里,他父親最有錢,而將來他父親的錢都是他的……所以他現在被人這般稱讚,一切都應該是理所當然!

柳家的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開始交談!

蕭何坐在旁邊,從未受過這樣的折磨!

因為眼前這群人讓他感覺,好像全世界的勢利眼都集中到這裡了。

他們交談的話題要麼是誰又賺了多少錢,然後一個個都露出一臉崇拜的神情,要麼就是誰又倒霉落魄了,他們一個個馬上又全都露出譏諷嘲笑的聲音!

蕭何真的有些聽不下去了!

就連宋青青的父親,沈溫婉的三舅宋車,都在那裡吹噓自己的女兒:「你們知道嗎?小玉已經進入中鐵商貿集團工作,而且還在裡面當了高管!」

這話一出立刻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被眾星拱月一般的宋河再內!

他回過頭吃驚道:「三叔,可是江海買下了整個中鐵商貿商業街的那個中鐵商貿集團?」

宋車立刻點頭道:「對對對……就是那個集團公司,我女兒可是裡面的一個高管!她太了不起了!」

周圍的人立刻投來羨慕的眼神,劉玉的臉色此時卻變的有些難堪起來!

因為她偷偷看到了坐在角落裡被冷落的的蕭何,她心裡在想,你們羨慕我幹嘛?真正的大佬在那裡做冷板凳!

我這個高管算什麼?還不是他給的!

他不光是中鐵商貿集團背後真正的大老闆,還是龍國龍王!

宋青青心裡真的很鬱悶,蕭何明明那麼厲害,為何還要這麼低調?

「堂妹!」宋河走到了宋青青的身邊笑著道:「堂哥的生意要往江海擴展,你既然是中鐵商貿集團的高管,能不能幫一下堂哥?」

宋青青立刻被嚇得魂飛魄散!

宋河這是要幹嘛?

讓她以權謀私嗎?

中鐵商貿集團背後真正的大老闆還在那裡看著呢!

你叫我怎麼敢答應你?

想讓我立刻被開除嗎?

宋青青又偷偷瞄了蕭何幾眼,發現蕭何好像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事情,她才稍微鬆了一口氣,然後對宋河道:「堂哥,我只能幫你跟葉總聯絡一下……能不能成,還要看葉總的態度!」

葉總肯定就是歐陽娜,如今中鐵商貿集團名面上最大的總裁!

聽到宋青青能幫自己聯絡歐陽娜,宋河心裡頓時萬分的高興,他激動道:「堂妹,多謝你!」

宋青青心裡又開始嘀咕:「能聯絡葉總算什麼?你過去把蕭何這位背後真正的大老闆照顧好一點,你家的生意往江海發展會更順利!」

在宋河求完宋青青后,柳家其他七大姑八大姨也紛紛湊了過來求宋青青在中鐵商貿集團給他們家裡的人安排一個工作!

這讓宋青青惱火無比,先不說蕭何這位中鐵商貿集團背後真正的大老闆就在那裡看著,她怎麼敢答應?

還有,中鐵商貿集團有專門的人事部負責招聘!她根本就安插不了人,所以她立刻就想拒絕的!

然而他父親,愛慕虛榮,死要面子,此時竟然站了出來,將這些人的請求全都答應,這把宋青青氣的,差點要踹死她父親!

沈溫婉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就是這些人聊天的話題,終於是轉移到了蕭何的身上!

馬上就有人陰陽怪氣的諷刺了起來:「這位蕭公子好威風啊!這麼多長輩都站著,你卻大馬金刀的在那裡坐著……成何體統!」

蕭何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柳家的人,還是沒有放過他,繼續譏諷:「聽說你一直在沈家白吃白住……怎麼,沈家欠你嗎?」

「哪個男人向你這樣窩囊沒用?沈家有你這樣的女婿,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宋河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他也早就想譏諷蕭何了,奈何他自持身份,一直都不好開口,如今大家都發難了,他自然不需要在顧忌了!

「表妹,這樣的廢物,趕緊離婚吧!表哥給你介紹一個更好的,王家你聽說過嗎?江州威名顯赫的家族,還是七省聯盟的代表家族,他們家二少爺郭波,還沒老婆,我把你介紹給她,你覺得如何?」

蕭何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這宋河比別人都狠啊!別人只是單純的譏諷,他竟然想動蕭何的逆鱗……真的是活夠了嗎?

著筆中文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黃泉津.三途川,便是他右眼所衍生的手段之一。

三途川,

這條河流畢竟是屬於黃泉津。

掌控黃泉津,也當然能夠掌控黃泉津中的三途川。

三途川里的河水,能夠腐蝕一切。

墜入其中的生靈,永遠不能脫離其中。

當然,黃泉津的力量遠遠不止三途川一種。

但是以辰如今對萬花筒之眸的開發程度,也只能簡單的召喚黃泉津的些許力量,行成簡單的黃泉之域,利用其中的三途川河水。

或許,更靠譜的猜測。

辰所謂的瞳術.黃泉津,不過只是只是一個新生的死者之國,說的更拉胯一些,這瞳術只是創造一些屬於死者之國的力量——黃泉津的力量本質以及唯一的實物三途川!

畢竟,忍界其實已經有了一個死者之國,那個由六道仙人駐守的凈土。

如今的瞳術.黃泉津,有且只有三途川的一些河水,以及被黃泉津力量影響所行成的「域」。

隨著辰的開發,或許有一日,這個只有些許力量降臨的黃泉津,會成長為真正的死者之國。

但是,即便僅僅只是黃泉津的些許力量,那也足以稱得上偉大。

滋滋滋……

黑炎焚燒在三途川河水之上,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音。

同時,蒸發的河水化作了大量黃色的水霧,彷彿瀰漫著腐蝕一切的力量。

而那號稱能夠不滅的火焰,竟是在與三途川河水的碰撞過程中,消失不見!

神秘,會在更高的神秘面前無效。

儘管天照之炎號稱不滅,但是面對力量層次不輸於他的三途川之水時,最好的結果也只是同歸於盡。

最重要的是。

火,是無根之火,

水,可是有根之水。

「下面,該我的回合了。

鼬,

你的那雙眼睛,

在我這雙眼睛面前,

不值一提!」

嘴角噙著冷意,辰手一揮,那蒸發而成的水霧,就鋪天蓋地的向著鼬籠罩而去。

這讓鼬在一瞬間,勃然色變。

「會死,絕對會被腐蝕的一點都剩不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