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蜘蛛冷笑一聲,看著下面,道:「一起死吧。」山頂的石頭再次鬆動起來,更多的石頭往下落,這要是落下去,下面的人類肯定死傷參半。

我猛然擋在石頭前面,對山蜘蛛道:「聽我說句話!!」

大石頭被山蜘蛛收回去,剩下的小石頭隨著山風呼嘯而來,擦過我的臉頰,手臂,割破我的襯衫,疼,那些碎石像是刀子一樣割我,隱隱有血流出來。

白色的襯衫,血慢慢滲出來,像是雪地里的紅梅一般耀眼。

我想此刻的我應該狼狽不堪吧。

張紹天看到我站在那裡就氣的罵道:「你瘋了?你站在那裡做什麼?要是山蜘蛛沒有及時收回石頭,你就被砸死了啊!!」

我看著山蜘蛛道:「沒資格的,我們沒資格要求你原諒我們,但是你想一想,你想毀了整座山,你想和那麼多人同歸於盡,你沒錯,可是你想過山上的那些妖怪嗎?他們說不定不想同歸於盡啊,你們要是能和人類和平共處,那些肯定很樂意的啊。」

「哈哈哈哈!」山蜘蛛笑了一會兒,臉色卻還是陰沉的可怕,反問我道:「說什麼傻話?怎麼可能和平共處?他們要挖空大山,不給我們活路,他們人類需要建築材料,需要住的地方,而大山是我們住的地方,這就是矛盾,你說怎麼解決啊?」

張紹天看了一眼山蜘蛛,又看了一眼我,道:「無解啊。這題無解吧?」

滾滾滾!!

好像我不知道這種事情無解一樣!謝謝你提醒我!!

我信誓旦旦的看著山蜘蛛,道:「給我三天的時間,我一定讓他們離開大山。相信我,好不好?就三天,只要三天。」

張紹天難以置信的看著我,似乎不明白我到底在想什麼。

而山蜘蛛也看著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片刻,巨大的蛛絲從他的袖子里飛出,以著詭異的速度沖向我……

張紹天急道:「山蜘蛛,你發什麼瘋!不給顏漠三天就不給!你不能殺了她!你住手啊!!」張紹天的聲音打破了詭異的氣氛,可卻沒有阻止蛛絲。

我用袖子擋著臉,道:「不……」

我不要死在這裡啊!

山蜘蛛大人居然真的要殺了我?

張紹天氣憤的跑下來,大叫道:「你住手啊!!顏漠不是道士,不是驅魔人,她不會害你們的,她也不是為了收你才和你做朋友的,你住手啊!遇上你純屬巧合啊!」

冰冷的蛛絲牢牢的纏住我,可卻帶著清爽的質感,所到之處,我身上被石子割出的傷口也就不疼了,血似乎也被止住了。沒等阿諾說完,我迫不及待的打斷了阿諾的話問道:「那後來那個樹林裡面出來的是什麼呀?我師父嗎?」

阿諾點了點頭:「是的,你的師父及時出現了。

我當時絕望的正準備拿命去跟那些陰兵拼的時候,你師父的出現彷彿讓我看到了生的希望。

他一襲道袍,手裡拿著一把紅色長劍,嘴裡不停地念叨著破魔咒,而那些陰兵看到他過來了,紛紛往後退了幾步,彷彿對他十分忌憚。」

「紅色長劍?難道是走山派祖師爺徐……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六十章·大戰陰兵阿諾不慌不忙的看著蔣亦夢笑了笑:「那個山洞我可是一輩子都不想再碰見,好在那個山洞已經被他師父一把火化成了會燼,裡面的東西也變成了一堆堆灰燼。」

「阿諾,那洞里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有那麼恐怖嗎?連你一個趕屍匠都害怕。」我更加一頭霧水的看著阿諾。

「赤鬼玄蛛?那洞里全部都是赤鬼玄蛛,你們說恐不恐怖?」阿諾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咦?聽說那東西已經滅絕了幾百年了。怎麼還會在那裡出現啊……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六十一章·赤鬼玄蛛 過了片刻,蛛絲被山蜘蛛收走,我看了一下自己,皮膚好好的,就好像沒受過傷一樣……

山蜘蛛其絲能止血果然不是假的!

我高興的站起來,拉過張紹天,對著山蜘蛛道:「謝謝,等我,三天!」

不是一個整句,但我相信他能明白我的意思。

說完我拉著張紹天跑下山。

路上,我對他道:「別忘記你說的,『能幫你一定幫』。」

張紹天:「嗯,我也不想兩邊的人有事。」

因為幫銀霞找人的緣故,我也知道路該怎麼走了,於是這便直接下山了。

我們連夜坐車去張紹天的家。

坐了一夜的車終於到了目的地。

早上九點我就在蹲點了。

張紹天安慰我道:「你別太著急,我跟我爸爸說一聲應該就好了。」

我低著頭不說話。

未必啊,上次我高一的時候幫你奶奶轉達她的話,你媽媽不信,還潑了我一臉雞蛋羹,這次不知道還會怎麼對我呢。

跑進張家的別墅,我直接說:「找張紹天他爸爸。」

管家怪異的看了我一眼,道:「抱歉,沒有預約,我們老爺不見客。」

張紹天頓時怒了,道:「你快去找,不然我叫我爸爸開除你!快!」

管家置若罔聞,哦,不是,她本來就是沒聽到。

張紹天頓時覺得不對了,他看著我問:「為什麼,為什麼一路上所有人都像是看不到我呢?你說啊!說啊!」

我低著頭,卻在某一個時刻奪過管家的本子,道:「說,他在哪兒!!」

管家似乎被我嚇住了,獃獃的說了。

我二話不說就闖進去。

嚇得管家愣了好長時間才拿起電話,拔了號碼道:「是公安局嗎?不好了,有個二十歲左右的姑娘闖了進來,要去找老爺……」

後面的話我沒聽清,因為我已經在電梯上了。

他們家的別墅有四層,所以裝了電梯,

張紹天也在電梯里,問:「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我點了點頭。

他喃喃自語:「我怎麼會死了呢?」

我:「大概是你掉下懸崖的時候就死了。」

他突然哭了,道:「我真的死了嗎?我不信,死了我怎麼還在這裡?我應該去陰曹地府的啊……」

我:「亡靈有對人間有執念的話,暫時是不會去那個地方的,這種亡靈的結果或者是被鬼差強行帶走,要不就是遇上驅魔人被打的魂飛魄散,等等,你大概是因為一直想要跟你媽媽道歉,所以才滯留在人間,鬼差又玩忽職守,驅魔人也沒遇到你,所以……」

他:「你真是冷靜的過分……」

我……!!

怪我咯?

叮鈴,電梯到了,我出了電梯就往前走,按照張紹天的指引,我來到大廳,別墅大廳很大,裡面各種擺設。

封少的掌上嬌妻 「爸,媽……」張紹天看著裡面的兩個人,情不自禁的叫著。

超級軍工科學家 對了,找對人了。

張紹天爸爸似乎很頹廢,大概是因為愛子出事的緣故,他臉上沒有一點色彩,像是個木頭一樣,頭上幾縷白頭髮落下來,他也不在意。

旁邊張紹天的媽媽是一個貴婦人,以前的她總是雍容華貴,現在她卻眼圈都紅了,她似乎沒認出我。

張紹天爸爸抬頭看了我一眼,問:「你找誰啊?」

「找您。」

「對不起,這幾日我不見客,請回。」

張紹天媽媽也沖我道:「走吧,快走吧,什麼事以後再說。」

「等等,聽我說句話,伯母好,我是張紹天的同學。」

張紹天媽媽嘲諷的沖我一笑,道:「就是那個自說自話,說自己能看到紹天死去的奶奶的那個騙子同學嗎?」

我手腳陡然一涼。

她沒忘記我。

我自然也不會忘記她,不可能忘記她的那碗滾燙的雞蛋羹。

張紹天的媽媽冷笑著,譏諷道:「你又想說什麼?我們家紹天醒不過來了你是不是很開心?你是來奚落我們的嗎?」

我沒想過,我沒想過我的這一趟會遭到別人的取笑。

張紹天看著他媽媽,大聲的說話,可是他的媽媽根本聽不到。

張紹天叫了一會兒累了,就道:「你替我告訴媽媽,我不該任性,不該沖她發脾氣。」

我沒說話,因為他們不可能相信我。

張紹天媽媽眼淚掉下來,立刻站起來推搡我,道:「快走,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張紹天就在這裡,你聽我把話說完。」

「你夠了!!紹天都這樣了……」張紹天媽媽哭著,更加用力的推我。

張紹天爸爸依舊坐在沙發上抽煙。

煙……

我環顧四周,張紹天的家境富裕,時常會收到別人的禮物,我一抬頭就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精緻的包裝盒,盒子上寫著沉香。原來是香料,但是成分好像有生犀……

商家大多都喜歡弄虛作假,這香料裡面到底有沒有生犀也不好說,而且一般的生犀也不行,必須是通天犀……

沒辦法了,死馬當活馬醫。

我猛然跑過去,搶過那香料。

張紹天媽媽頓時崩潰了,她猛然端起一杯熱茶,作勢要潑我,罵道:「你滾啊!!滾啊!!」

我沒理她,拿出打火機點燃香料。

犀照開始的一瞬間,張紹天的爸爸眼睛陡然亮了,哭著哭著就笑了,道:「紹天,紹天……」

可在他的眼中,張紹天只是曇花一現,隨著那碗熱茶潑了過來,香料也被燒滅了,整個香料濕漉漉的,再也點不著了。

「紹天呢?紹天呢?剛才還在這兒的?難道生犀能照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傳說是真的?」張紹天的爸爸四處找著。

張紹天的媽媽也看到了那一瞬間張紹天的影子,她猛然奪過我手裡濕漉漉的香料,不厭其煩的點著香,哭道:「紹天,你出來,媽媽錯了,媽媽不該發脾氣,不該不讓你買運動鞋,紹天出來啊。」

我站在一旁,拿著紙巾擦熱水,道:「打不著了,因為香料濕了。」

「怎麼辦?怎麼辦?」張紹天的爸爸四下找著,突然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道:「老劉啊,你上次說的那個事情我同意了,那個項目你加進來吧。」

電話那邊是一片歡呼雀躍、阿諛奉承。就在你師父忙著給我處理腳上傷口的時候,那些蜘蛛們的包圍圈也越來越小。

因為我們面前的火堆一晃一晃彷彿就要熄滅一樣。

我知道只要面前的火堆一熄滅,我們馬上就會被這些蜘蛛們給融化掉,連骨頭渣子都找不到。

蜘蛛群忽然朝兩邊散了一下,接著,洞裡面又爬出來一隻體格龐大無比的蜘蛛。

我定睛一看,只見那隻蜘蛛的體格比一頭牛還要大。

「大哥,這麼大的蜘蛛。應該已經成精了吧?」我問你師……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六十二章·赤鬼丹 張紹天爸爸沒等他說完就道:「當然有條件的,你快點把上次送給我的那種香料全拿來,有多少就給我多少,給我的話,那個項目你想要幾成的利潤就給你幾成……」

老劉在電話那頭喃喃道:「老哥,真對不起,那香料是從農家收來的,據說還是祖傳的呢。我把它包裝包裝這才敢來送給您呢,只有那一份。那個我們說說利潤分成的事情,老哥我也不跟你……」

他還沒說完,張紹天爸爸就掛了電話。

張紹天突然道:「顏漠,你告訴爸爸,爸爸,不要忙了,我有什麼話會讓顏漠轉達的。」

我:「伯父,不要忙了,張紹天有什麼話會讓我轉達的。」

「那就好,那就好……」張紹天爸爸熄滅了煙,問道:「紹天他還好嗎?」

張紹天媽媽捧著濕掉的香料,放在陽台上,回來之後急迫的問道:「紹天怎麼樣了?有沒有生媽媽的氣,媽媽也很後悔啊。媽媽不該對他發脾氣的,不就是幾雙名牌運動鞋嗎?我好後悔,要是知道是這種結果,我一定不會對他發脾氣的。」

張紹天媽媽接著哭道:「要不是我跟他發脾氣,他也不會去那個山旅遊,也不會醒不過來啊……」

張紹天道:「媽媽,我沒有怪你,我氣消了才發現是我不好,我不該硬是想要買名牌運動鞋的,你很好,是我不好,你夾蔬菜給我的時候,我不該發脾氣,你叫我不許熬夜的時候,我也不該對你發脾氣,我不該老是嫌棄你煩人,嫌棄你管我,我更不該和你吵架就玩失蹤嚇唬你。」

我:「媽媽,我沒有怪你,我氣消了才發現是我不好,我不該硬是想要買名牌運動鞋的,你很好,是我不好,你夾蔬菜給我的時候,我不該發脾氣,你叫我不許熬夜的時候,我也不該對你發脾氣,我不該老是嫌棄你煩人,嫌棄你管我,我更不該和你吵架就玩失蹤嚇唬你。以上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張紹天叫我轉達的。」

張紹天媽媽哭了,道:「是媽媽不好,是媽媽不好,媽媽從小就慣著你、管著你,生怕你餓著,就逼你多吃一點,怕你冷了打針吃藥受罪,就逼你穿多一點,看到你在學校受委屈,媽媽就不開心,其實想想,媽媽也有很多錯呢。」

張紹天:「沒有,媽媽沒有錯,是我不會感恩,總是理所當然的享受一切,稍有不順心就會生氣。是我脾氣太差了。」

我:「沒有,媽媽沒有錯,是我不會感恩,總是理所當然的享受一切,稍有不順心就會生氣。是我脾氣太差了。以上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張紹天叫我轉達的。」

張紹天接著道:「能成為爸爸媽媽的兒子,是我最幸運的事情,也是我最後才意識到我原來很幸運。媽媽,對不起,我不該跟你吵架,不該做那麼多讓你生氣的事情。還有爸爸,我一直以為你不疼我,總是板著臉教訓我,所以有時候生氣了會說很多錯話,爸爸,對不起。」

我:「能成為爸爸媽媽的兒子,是我最幸運的事情,也是我最後才意識到我原來很幸運。媽媽,對不起,我不該跟你吵架,不該做那麼多讓你生氣的事情。還有爸爸,我一直以為你不疼我,總是板著臉教訓我,所以有時候生氣了會說很多錯話,爸爸,對不起。以上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張紹天叫我轉達的……」

我還沒說完,張紹天媽媽就一把抱住我,在我耳邊哭道:「紹天,紹天,媽媽好想你……」

真奇怪。

被媽媽抱住的感覺真奇怪。

因為被抱住了,所以我的皮膚感到了溫暖,皮膚把這股溫暖傳遞給大腦,大腦卻告訴心,這是愛?

擁抱真是一種神奇的行為。

張紹天爸爸也哭了,在張紹天的記憶中他爸爸是一個鐵血嚴肅的人,從來不會輕易落淚,沒想到現在卻哭的像是個孩子……

張紹天對我說:「顏漠,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我道,「沒關係,早就原諒你了。」

我接著安慰伯父伯母,道:「伯父伯母也別太難過,人死不能復生……」

「胡說什麼!紹天只是從山崖上摔下來,傷到了腦子可能成為植物人而已,剛剛脫離生命危險,你幹嘛咒他死了?呸呸呸!」張紹天媽媽一邊擦眼淚一邊道。

張紹天爸爸對著空氣道:「醫生說了,說你可能幾年後就醒過來,也可能幾十年後醒過來,我們會一輩子等你的。」

張紹天:「爸爸我在你後面……」

我……

怪不得張紹天沒被鬼差抓走呢,原來因為他沒死?

真實的克甦魯跑團游戲 不知道他現在回到自己的身體里他會不會醒過來呢?要不試一下?

我問道:「他在哪兒醫院?」

張紹天的父母和我一起去醫院,到了醫院之後,我對張紹天道:「去吧。」

張紹天笑了一下道:「我就知道我沒死。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呢,怎麼會死。」

我:「別傻笑了,快去吧。」

病房裡,張紹天過了幾個小時手指頭動了一下,張紹天的父母激動壞了,一個勁的要找醫生護士。

醫生護士趕過來,道:「不會吧,沒那麼快就醒過來了?」

張紹天慢慢睜開眼睛,他父母頓時哭了,想要抱住張紹天又不敢,生怕扯掉他身上的點滴。

他媽媽捂著嘴巴哭道:「紹天,你終於醒過來了,媽媽把你想要買的鞋子都買回來了,你快點好起來,媽媽帶你回家看看。」

「媽媽~」

「傻孩子,醒過來了,可把爸爸急壞了。」他爸爸頓時笑起來了,像個開心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