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山洞不知不覺成了礦洞,再往前,石質的結構越來越少,袁尚覺得有點不對勁,這個洞穴太詭異。

山洞矮到只能四肢撐地向前爬行,不過袁尚既然下決心進來,就不會輕易放棄,哪怕死在這裡,也不能回頭讓人笑話。

「吱!」一聲尖叫差點沒把袁尚手中的火炬嚇掉,聽這聲音應該是只老鼠,他順著火光望去,果然是只巨大的碩鼠,見前面有人,它機靈地停住爪子,像是在考慮是否快速通過。

袁尚怎麼會怕一隻老鼠呢,他正準備繼續前行,無視這個弱小的生命,卻聽到遠處傳來悉悉率率地聲響,不會是鼠群在搬家吧!

「嘶嘶「一陣吐舌聲,黑暗中又伸出一個小腦袋來,扁圓狀,寬嘴巴,信兒在左右來回抖動,袁尚嚇得不敢呼吸,竟然是一條巨蟒,那貨頭雖小,身體卻有碗口那麼粗,它的目標應該就是伏在那裡顫抖不止的碩鼠。

不過如果有更大的獵物,它也許會考慮重新鎖定目標,所以袁尚只能側身靠在洞壁上。

由於火光還在,兩個生物都不敢接近袁尚,但是那條巨蟒似乎在試探性的伸出頭來,一步步靠近火光,為了避免它的過分注意,袁尚將火炬按在地上,讓整個狹長的洞內歸於黑暗,而他手中的七星寶刀向前伸,一但身體的某個部位傳來知覺,便揮刀砍向那裡。

「吱吱!」光源一斷,碩鼠猛的躍過袁尚,慌亂地向前逃竄,它應該是想趁著巨蟒的注意力被分散之時乘機跑路。

袁尚眯著眼睛,感覺到時間變慢,他只希望繼續被它們無視便好,按理說蛇的鬥志非常高,不會輕意放過被追殺的獵物,希望眼前這條巨蟒不花心。

嘶嘶地聲響幾乎是從耳邊響起,黑洞洞地,就算巨蟒把頭伸到袁尚鼻子下,他也無法快速作出反應,所以舉不舉刀只是一個安慰,他就像個舉白旗的小兵,對方是否優待俘虜一概不知,只能閉上眼睛等人家的心情。

輕微的聲音似乎停止,袁尚動了動手指頭,慢慢地將手伸到臉上,擦了一把汗,繼續向前爬行,沒有光,只能把耳朵當成眼睛,只要有一絲風吹草動就停下來。 女神大人收回法決,有些無力的將腦袋靠在王昃的肩膀上。

她突然問道:“你神魂進入那黑石裏的時候,我沒有管你,你……你不會生氣了吧?”

王昃愣了一下,隨即一陣賊笑,然後……滿臉嚴肅的說道:“我當然要生氣了!上次你就購物購的差點讓我掛了,現在遇到危險,你竟然跑得比我還快,我身家性命可都指望你了,你竟然跟我玩臨陣脫逃,我怎麼可能不生氣吶?!”

女神大人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就裝!剛纔你偷笑,以爲我沒有看到嗎?說吧,這次你想要什麼好處……而且,你明知道,如果你死了……我其實也活不了太久的……真是的。”

女神大人比之前要強大的不少,幾次好東西的‘補充’,那信仰之果,靈髓,再加上她從黑龍和小樹身上私吞的能量,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但……她身體依舊是‘虛體’。

沒有王昃在身邊,她吸收不到小樹發出的氣息,就會慢慢衰弱,直至身體崩潰,最終連神魂都保不住。

而力量的增強,也僅僅是讓這種虛弱的過程減慢而已。

王昃用臉頰在她秀髮上蹭了蹭,笑道:“我要什麼……你還不知道嘛?”

女神大人猛的擡起頭,躲開他的腦袋,皺着眉頭嬌喝道:“那狐狸精到底有什麼好?!”

“呃……這個嘛……純屬個人愛好……而且總不能霸佔着她們,還把她們扔到一邊吧……”

女神大人張開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恨聲道:“蘿莉控就蘿莉控!少說那些沒用的,你這個人渣!”

“這個……”

王昃無法否認。

女神大人哼了一下,又把注意力轉到小盒子上,說道:“這裏面肯定有東西,只是我也沒有辦法把它打開,看來那個被封印的傢伙,力量還剩下不少的樣子,起碼……它是擁有肉身的!”

王昃身體抖了一下,笑道:“還好你相公我長得美,那位大能看到了不忍心殺,要不然這世界上就多出一大堆的美麗俏寡婦了,也不知道能被哪個混蛋佔到便宜!”

女神大人毫不留情的在他腦袋上重重的敲了一記,嬌喝道:“你是誰相公?!真是的……一個小小的僕人,現在你是越來越過分了……”

“大人教訓的是,小的有點得意忘形了,嘿嘿……不過這裏面肯定裝着好東西,如果打不開的話,那多虧啊。”

女神大人揉着下巴,嘟囔道:“確實是這樣……不過到底怎麼才能打開吶……對了!你是怎麼進入到黑石中的啊?我想,他故意給你一個打不開的東西,肯定跟黑石封印有些關聯,或者說……這本身就是對你進行的一次測試,如果你打不開它,同樣也沒辦法把那個傢伙放出來。”

王昃一驚,果然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他這四天來嘗試的都是些‘傳統手段’,甚至連那飛劍都用上了,大體上來說就是‘割’‘撬’‘砸’。

他趕忙將信仰之力集中到食指之上,目光炯炯的盯着小盒子,他覺得這次希望很大。

反倒是女神大人,看到他這個所謂的一陽指,就是一陣肉痛。

忍不住嘟囔道:“你……你太敗家了,信仰之力不同於其他的能量,可以在自然界中吸收存儲,甚至可以自身生成。信仰之力只來自於信徒的信仰力量,用一分則少一分,就算在衆神年代,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有人輕易動用它的,你倒好,完全把它當作主要手段……唉……敗家啊敗家。”

王昃根本不理她,他哪能不知道,女神大人不過就是又想跟他要信仰之果了,話說……那東西也得小樹給他,纔能有啊,最近把小樹給得罪了,去了就捱打,怎麼可能要來吶。

“看我一陽指!”

王昃一指戳向小盒子,‘噗’的一聲,那小盒子直接被戳出了一個小洞,隨後又發出‘咳啦~’的奇怪粉碎聲,那盒子的上層竟然一下子‘蹦’開了,漏出了裏面的事物。

“我的天吶!竟然是‘精靈果’!”

不等王昃反應,女神大人就喊了出來,並且一腳將王昃踹向一旁,獨自蹲在那果子的前面,滿臉的迷醉。

【這敗家娘們!】王昃很無語。

他揉着自己的屁股湊了上來,問道:“精靈果……是什麼東東啊?”

同時他也終於看清了那個果子的樣子。

有些像南方的一種蔬菜,‘佛手’,下面圓圓的,上面分出幾個圓潤的分叉。

只是精靈果只分出了三個,看起來有些像‘海神三叉戟’,翠綠的如同一塊寶玉,晶瑩剔透,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一種能吃的東西。

女神大人說道:“這精靈果我也只見過兩次……嘻嘻,卻一直也沒有口福能吃到,記得在那個年月,只有精靈族出現極其重大的祭奠,纔會出現這種果子,數量極少,都是獻給那些絕世大能吃的,我也只能遠遠的看着,實在是……輪不到我,那些該死的貪吃鬼!”

王昃撓了撓頭,問道:“那它到底好在哪吶?吃完了……能長生不老?”

女神大人很理直氣壯的說道:“你問我我問誰?我又沒有吃到過!哼……只是,傳說中世界上擁有十種最爲美味的東西,這精靈果就屬於其中之一,至於吃後的效果……那也僅僅有一種傳說,就是吃過的人,將受到精靈女王的賜福,得到自己最想得到的東西,不過每一個人得到的卻都不一樣,當真是很奇怪的說法。”

王昃有疑惑了,問道:“精靈女王?你們都是神靈了,怎麼還需要精靈女王的賜福?”

女神大人道:“你懂什麼!笨,笨!幾乎所有的精靈族都是神靈!如果不是他們的數量太稀少了,怕是整個大陸根本就是屬於他們的,即便這樣,也沒有敢得罪精靈一族。舉個例子來說,當初神王得到這把永恆之矛的時候,就是尋找的精靈族中的一名長老指點迷經,而那位長老便是‘世界之樹’的守衛,你想想,那精靈一族是有多麼的強大!而且精靈女王一直也只是個傳說,沒有一位神靈見到過她,可能……”

“可能什麼?”

“可能她是超越了神靈的存在,也說不定的。”

王昃眼皮一陣抽抽,問道:“如果說,有某種存在比你們當時的神靈還要偉大,你信嗎?”

女神大人道:“你不用套我的話,我當然會信了,比如命運,比如這世界,如果它們有生命的話,就是比神靈強大的多的存在,要不然,諸神的黃昏是怎麼出現的?我那時一直堅信,能被殺掉的,就不能算是真正強大的存在,總會有那些不可能消逝,永恆存在的東西。”

王昃點了點頭,心中動了幾下,不過依舊是那遠古傳承的零散記憶,對於比神靈還存在這個說法,沒有絲毫的片段。

他又說道:“不過這個精靈果……”

“我的!你幹什麼?想要幹什麼?你想吃嗎?你有資格吃嗎?區區一個人類僕人,也敢妄想染指我的精靈果?大膽,太大膽了!”

一把將盒子摟在懷裏,女神大人警惕的盯着王昃,很有一口把他吞掉的意思。

敢來搶,便吃了你。

王昃看女神大人滿臉寫着的都是這個信息。

他撓了撓鼻子,笑道:“我怎麼會跟你搶吶,你吃吧。”

這是真心。

他與女神大人的關係很微妙,如果用現代的‘婚姻’來講,卻是有些‘詆譭’了。

在王昃的內心中,如果有兩件同樣的好東西,他可以自己享用一個,另一個留給女神大人。

但如果只有一件,那麼他就會給女神大人。

他光是看着女神大人那種小女人的模樣,吃起來幸福的表情,彷彿就什麼都足夠了,比自己吃了還要來的開心。

女神大人白了他一眼,果然是一副叫囂的嘴臉,很俏皮的說道:“哼,量你也不敢!”

說完,舔了舔不小心快流到下巴上的口水,將那精靈果拿了起來。

入手冰冷,竟然透着一絲柔軟。

‘前世’的願望,竟然在這個靈氣匱乏的缺乏神靈的年代實現了,女神大人感覺有些荒謬,但這並不影響她享用美食。

輕輕放在嘴邊,緩緩的咬了下去,不等入口,口水先從嘴角溢了出來。

實在是離近了才能感受到,那種特異的香氣,直接勾起人心中對美食最柔軟的那條神經。

‘咔~’

咬下。

皺眉。

接着……便是憤怒!

女神大人捂着嘴,呆呆的看着絲毫沒有一點損壞的精靈果,心中的怒火可謂是滔天的。

她絕對是被騙了,這絕對是假的果子,甚至是用極爲堅硬的東西仿造的!

王昃也是懵住了,趕忙上前,扒開女神大人的手,就看她那美麗的貝齒上,竟然少了一小塊,看起來稍微有些可笑。

但王昃卻笑不起來,他心疼啊。

“不……不疼吧?”

女神大人猛地把精靈果摔在地上,怒視王昃道:“就怨你就怨你就怨你!怎麼可能不疼吶?我的牙……”

王昃費解的撓了撓頭。

“不對啊……那個怪物不會這麼無聊吧?費了這麼大的勁,就爲了讓我吃癟?話說如果我根本看不出來它是精靈果,那也就不會去咬了啊……”

女神大人怒道:“你還說?!”

王昃趕忙嘿嘿賠笑,蹲下身將精靈果撿了起來,左看右看,終究是忍不住,放在嘴裏用牙齒去碰碰。

‘呲~’

彷彿咬蘋果的聲音,精靈果的‘一個角’被王昃一口咬了下來。

那翠綠的汁液從他嘴角流下,泛着微微的熒光,看起來無比的神聖,更加顯得美味。

‘卡茲~’忍不住將口中的果肉咀嚼了一下,脆,而且有彈性,充滿了嚼感,汁水太多,充盈了整個口腔。

慌忙下嚥,只覺得一道清泉從喉嚨流進,滋潤了自己整個心身。

尤其那味道,王昃敢說,自己這輩子確實沒有吃過比這個還要好吃的東西,確切的說……曾經吃的,那就是屎!

太美味了! 女神大人眼睛都紅了。

她一把撲上來,掐住王昃脖子,大聲喊道:“不要吃!吐出來!我的精靈果~~”

王昃還是費力的把嘴裏的果肉盡數吞下了,又將手中剩下的大半遞給女神大人。

後者接過,想都沒想,直接塞進自己的嘴裏……

‘咔!~’

王昃眨了眨眼睛,嘟囔道:“呃……好像,好像這次的聲音更大了一些……”

女神大人真的哭了,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被氣的,淚流滿面的樣子讓王昃看了既是心疼又是喜悅,這種表情可極少能見到,太可愛了!

趕忙晃了晃腦袋,這時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扒開女神大人的嘴脣,就看剛纔只少了一小塊的門牙,這時已經去了一半……

女神大人一把推開王昃,怒道:“你害我!”

“呃……我哪有啊?我也不捨得啊。”

“那爲什麼你咬就沒事,我咬……就像咬到一塊石頭?!”

“這……這我也不知道啊,我剛纔也是抱着跟你有苦同當的心思……”

女神大人臉色有些好轉,不過依然是十足的氣憤和費解。

惦着自己手中的精靈果,明明摸着都感覺到一種柔軟,怎麼就那麼的硬吶?

而且看王昃明明吃得就很香甜……

她撅嘴道:“你……你再咬一口……一小口……”

將精靈果直接塞到王昃的嘴裏。

後者無奈,只得流着口水又輕輕咬下來一點。

可還不等他咀嚼,女神大人猛地撲了上來,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王昃的嘴巴‘咬住’。

丁香小舌十分有破壞性及穿透性,直接突破王昃兩層防線,與另一條‘同類’進行‘殊死搏鬥’,終於,獲得了勝利。

兩人嘴脣分來,拉出一條晶瑩的絲線。

女神大人捂着自己的臉頰,幸福而又滿足的咀嚼着精靈果的甜美,絲毫不在意王昃那有些發木的表情。

要說……這絕對是女神大人最主動的一次。

王昃欣慰的同時,又有一種挫敗感,自己……被一個小破果子打敗了。

吞嚥,抹口水,女神大人一臉陰笑着再次將精靈果塞到王昃的嘴邊……

一場戰鬥,在精靈果徹底消失在這世界上的時候,偃旗息鼓了。

女神大人嚥下最後一口口水,閉上眼睛開始仔細體會精靈果給她帶來的‘好處’。

而反觀王昃,卻彷彿……死了一樣。

癱軟在那裏,衣冠不整,眼睛無神,望着方舟下面的山川,注視着一株在寒風中搖搖欲墜的小花。

突然腦袋裏面閃過四個大字。

‘殘花敗柳’……

他悲從中來,咬着手帕默默的哭了起來。

“成……成了!”

女神大人一聲驚呼,將憔悴的王昃喚醒過來。

就看她身上閃着金色光芒,一副金色甲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她身體上‘生了’出來,比之她靈魂狀態下的那副甲冑,要華麗數百倍。

王昃眼睛一亮,趕忙檢查自己的身體,話說……精靈果自己也吃了一點點,而且畢竟那些汁水不可能被女神大人全部‘搶走’,很多都混合着對方的口水,流進了自己的肚子裏。

總不會一點反應都沒有吧?

鎧甲什麼的,他是不奢求了,但總得有點東西吧?戒指也行啊,甚至一根針也是好的啊。

可是……檢查了一遍又一遍,王昃再次‘死了’,彷彿真的有蒼蠅在他身上盤旋。

竟然,竟然他孃的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是……白吃了嗎?

女神大人跳到王昃面前,紅着臉使勁的擺‘珀斯’,顯擺的不行。

要說漂亮……當真是漂亮無比,尤其甲冑有一個透明的後襬,飄逸的彷彿精靈的翅膀。

顯擺夠了,女神大人也發現了王昃的異常,蹲到他身前,先是疑惑的摸了摸下巴,隨後恍然道:“你……一點反應都沒有?”

王昃大生知己之感,淚流滿面的點了點頭。

“嘁!浪費。”

“呃……”

怒從心中起,王昃一頭將女神大人撲到,把腦袋埋在她的脖頸處,聞着她身上的氣味,緊緊摟住。

女神大人臉上一紅,顫聲道:“別……別把盔甲弄壞了,真是的……小孩子一樣。”

……

又是一個明媚的早晨,彷彿祕境中永遠是這種好天氣。

面對妺喜略帶幽怨的眼神,王昃也只能報以苦笑。

反倒是飛霜認爲很正常,已經開始‘吃王昃的,用王昃的’了,見面不說話,直接把小手一伸,王昃只得拿出麪包牛奶方便麪之類的現代飲食,算作‘上供’。

隨後雲仙子必然會及時出現,繼續不停的向他表示‘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門派政策。

可實際上,她想要的東西,王昃真沒有,即便是有,他也不知道如何給予,要不然就爲了‘買消停’,他也捨得‘花這個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