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掌轟碎毒霧,但是那臉尖女子的身形,卻不知所蹤。

「誰死誰生,還不一定,冰寒裂地!」

葉木青見臉尖女子,雙眼陰沉一凝,然後說話一聲暴喝下,虛空之中,層層冰寒漣漪,極速的波動而出。

同時在一瞬間,將四周地面都結上了冰。

至於羅無生這邊,那黑龍已經被青色小峰的罡風漩渦,給撕裂轟碎了。

至於此時,腳落在青色小峰的峰頂之上。

剛一落,四周虛空出現兩個岩石巨球,然後伴隨著一聲爆裂,直接化為萬刺岩錐,向著羅無生籠罩滅殺而去。

「就讓你們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對於這萬刺岩錐,羅無生神色冷冽殺意。

隨之說話間,身上的毀滅武道再次暴漲,直接上升到三成巔峰。

然後一瞬間,身形一個炮彈彈射,向著那額頭腫大的青年而去。

所過之處,那些岩錐都被周身融合的隱約龍形,給抵擋了下來。

而那額頭腫大青年,對於羅無生的毀滅武道又暴漲,臉色不覺得一變,但是下一秒,雙眼狠厲森冷之極。

「岩殺絕滅!」

隨著喝聲,整個虛空突然出現一顆顆拳頭大小的岩石。

同時,上面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心悸滅殺波動。

然後還沒有等羅無生出現在前進多遠,那些岩石一個靈光大放,變成一根根長槍,瘋狂的向著羅無生滅殺吞滅而去。

「給我破!」

羅無生看了一眼這些長槍,沒有絲毫的後退躲避,就是五指緊握,雙拳龍吟齊出。

那些滅殺長槍,還沒有接近羅無生,就被一股洪流巨力衝擊崩碎開來。

黃綠髮青年見此,原本想要施展出攻擊,但青色小峰在這時,化為一個超巨型的罡風漩渦,出現在他的前面,所以只好先攻擊抵擋這罡風漩渦。

但對於羅無生的實力,有些一驚。

這跟他們得到的消息,完全不符。

而在他想的時候,羅無生已經出現在那額腫的青年丈許之外。

對於羅無生的實力,那額腫青年,同樣心中震驚,只是此時,還有一些驚慌,想要向著黃綠髮青年那邊而去。

但是就在其身形想要移動的時候,周身虛空,突然波動一絲漣漪。

隨即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五個圓環出現在他的脖子和四肢之上。

剛一出現,一股巨力從中如火山一般的爆發而出。

隨之雙手雙腳還沒有怎麼抵抗,就直接被合在了中間。

「救我!」

見到這一幕,額腫青年臉色大變驚慌,連忙對著不遠處的黃綠髮青年說道。

可是這話音都還沒有落下,整個身體顫慄在虛空之中,一臉的不甘。

「薛兄!」

黃綠髮青年見額腫青年被殺,一聲殺意的咆哮。

但是身體在一瞬間,向著沈月而去,因為他同樣也不是羅無生的對手。 周遠曾經親眼看到過他爹宿醉在母親衣冠冢前。

也曾看到過他爹抱著母親最後縫製給他,早已經破爛不堪的衣裳嚎啕大哭,事後又紅著眼睛小心珍藏起來的樣子。

從那個時候起周遠就明白。

當年的事情最痛苦的從來都不是他,而是他爹。

一夕間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孩子,失去了母親。

錯婚謎愛:神祕老公有點壞 人生最大的痛苦,也莫過於此了。

周遠神情有些低落,對著姜雲卿時帶著些脆弱。

「我沒恨他,我只是有些不知道怎麼和他相處。」

「爹他總覺得他欠我和阿秀,處處小心翼翼,唯恐我們有半點不開心,可是姐姐,我看著他那樣心裡會難受。」

「我以為我離得遠些他會高興的,我沒想到……」

他沒想到,爹會以為他恨他。

姜雲卿看著周遠的模樣,如同他兒時時摸了摸他頭頂:

「我知道阿遠不是有意的,可是周叔不知道。」

「有些事情憋在心裡,只會彼此誤會。」

「阿遠最是聰明,等周叔回來后你們好好談一談,別存著這些誤會彼此離了心。」

周遠微垂著頭,靠著姜雲卿掌心低低嗯了聲,神色無比的乖順:「我知道了姐姐。」

姜錦炎看著周遠靠著姜雲卿的模樣,張嘴想要嘲諷兩句。

可瞧見周遠微側著臉時眼中微紅,不像是每次懟他時那般冷靜自持的模樣,他心裡突然生出幾分不舒服來。

他緊抿著唇有些煩躁,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端著手邊的茶水一飲而盡。

總裁的7日戀人 算了算了。

看他這麼可憐的份上,姐姐就讓給他一會兒好了。

等回頭他再找他算賬!

周遠本也已經不再是孩子,而且經歷許多事情,他心智早已經成熟起來。

他靠著姜雲卿片刻,等起身時便已經恢復了常態,眼神清明,那一絲脆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姜雲卿有意轉了話題:「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你可有意中人?」

周遠搖搖頭:「還沒有。」

姜錦炎憋了半晌,這會兒總算是找著了機會,開口便帶刺兒。

「你是沒有,可中意你的卻是能從城南排到城北了。」

姜雲卿詫異的挑挑眉。

姜錦炎控訴道:

「姐姐你都不知道,之前外公讓他去赤邯幫我。」

「可他倒好,成天坐在帳子里擺著譜,要不然就是跟人在城中瞎晃。」

「他張張嘴就讓我跑斷了腿,結果那些赤邯的貴女也不知道是瞎了哪隻眼,個個被他這張皮相迷得暈頭轉向的,還給他封了個什麼雲公子的稱號。」

姜錦炎說起在赤邯的事情就又氣又怒又惱,他指著自己的臉滿臉的委屈。

「姐姐你說,我長得不好看嗎,我哪點不如他了。」

「可那些人怎麼就沒人瞧上我!」

「反倒是他,擱我府里住了幾個月,那些女的成天沒事的找著借口的上門瞧他,就連出個門都能冒出一連串的人來。」

「不是崴了腳,就是撞了腿,想盡辦法的朝著他身上撲,怎麼就沒一個找我的?」 第二百十六章制服

沈月對於羅無生的實力,也是沒有想到,隨之雙眼一狠,想要幫助黃綠髮青年脫離羅無生的危險,但是在一瞬間,葉木青的攻擊更加的猛烈。

既然羅無生能斬殺黃綠髮青年,自然不會讓沈月出手解救。

滾滾的白霧,如巨浪咆哮吞噬,出現在沈月的身前。

「想要逃,給我留下!」

而羅無生見到黃綠髮青年想要逃離,雙眼輕蔑譏諷下,體內靈力狂涌。

然後只見得黃綠髮青年四周,一絲漣漪極速波動。

對於這漣漪,那黃綠髮青年臉色大變,隨即身上黑氣狂涌,對著那一絲漣漪一拳轟出。

可是他的手,剛到半路,一個圓環出現在他的手腕之上。

緊接著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其脖子和另外三肢,同樣出現一個圓環。

剛一出現,跟之前那額腫青年一樣,從中靈光閃耀,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其的雙手雙腳合在其中。

「沈師姐,救我!」

對於這一幕,黃綠髮青年臉色驚恐慌張之極,連忙對著不遠處的沈月求救道。

「誰也救不了你!」

羅無生聽此,幻影無漣催動極點,說話間,一個模糊殘影,出現在那黃綠髮青年的身前。

見到羅無生的出現,黃綠髮青年臉上的神色,更加的驚恐之極。

同時,體內靈力瘋狂的竄動,想要將五行禁環掙脫開來。

但可惜的是,羅無生的實力,比他還要的強大,根本不可能掙脫得開。

還有就算掙脫得開,羅無生也不會給他任何掙脫的機會。

五指一拳,龍吟響徹,轟在那黃綠髮青年的胸口之上。

滾滾崩碎山河的巨力,直接轟出一個血洞。

黃綠髮青年感覺到胸口上的撕裂劇痛,臉上儘是不甘之色。

隨之身體一個無力,向著地面倒了下去。

「我要你們兩個死!」

沈月見黃綠髮青年兩人都被羅無生給滅殺了,雙眼神色猙獰厲寒之極,一聲殺意下,虛空之中,無數道毒霧藤蔓,向著羅無生葉木青兩人而去。

掠閃到半路的時候,其上靈光一個閃耀,然後一個個猙獰的蛇頭,自藤蔓的頂端幻化出來。

「想要我們死,你的實力還不夠!」

羅無生看著那幻化的猙獰蛇頭,神色冷冽殺意,說話間,嘴角儘是輕蔑譏諷之色。

同時在一瞬間,青色小峰釋放出的罡風,一個極速的旋繞,將羅無生護在其中,形成一個超巨型的罡風漩渦。

那些猙獰蛇頭,一觸碰到漩渦,全部被撕裂了開來。

而葉木青,四周虛空滾滾的極寒冰霧,將他護在其中。

那些猙獰蛇頭一碰到,就化為一條條栩栩如生的冰雕,從虛空之中墜落而下。

「雨之毒滅!」

沈月見自己的攻擊,再次被抵擋下來,臉上的神色,更加的猙獰扭曲。

一聲暴喝,整個虛空絲絲心悸的漣漪,極速的波動而出。

然後整個虛空一個變化,一顆顆豆粒大小的雨珠,從上方虛空,猶如暴雨一般的,不斷的落下。

這雨珠,不是什麼普通的雨珠。

下面的樹木岩石地面一觸碰,就被腐蝕洞穿一個洞。

而在出現的瞬間,羅無生葉木青兩人,也從中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腐蝕之力。

既然感受到,自然不會讓它觸碰到。

羅無生青色小峰釋放出更多的罡風,將四周全部籠罩開來。

葉木青則一瞬間,四周的極寒冰霧洶湧翻滾。

嗤嗤!

隨之觸碰的瞬間,一連串腐蝕的嗤嗤巨響,響徹整個虛空。

「不對!小心!」

可是下一秒,羅無生臉色突然一變,然後連忙急聲的大叫一聲。

吼!

同時,融合在身上的隱約龍形,一聲怒吼咆哮。

一股強大的漣漪波動,向著四周激蕩開來。

剛一激蕩,只見得羅無生身前的虛空之中,出現一隻十幾丈之長的毒霧巨蟒。

而葉木青的身前,那沈月手掌五指一開,一掌轟在極寒冰霧之上。

剛一觸碰,那極寒冰霧就被一股強大的腐蝕之力給腐穿了,然後一道陰冷的掌影,直奔葉木青而去,如果擊中了,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但由於龍吟聲,葉木青已經回過神來,然後再那陰冷掌影快要擊中的時候,五指白色寒光一個閃耀,一掌轟在其上。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