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來到了蕭然的面前,嚴肅的道:「蕭然,帶著你的二百名學員跟我走。」

感受著希爾嚴肅的神情,蕭然自然是不敢怠慢。集合了隊伍之後,就跟在希爾的身後走出了他們營盤。

今天的天氣格外的晴朗,碧空萬里無雲,雖然天空中的明媚陽關已經給人帶來了一種火熱的感覺。在希爾的帶領下,他們進入了身後的山林之中。進入這山林后,森林之中所有的植物成為了他們最好的遮陽傘,所有植物都生長得鬱鬱蔥蔥。每走一步都能呼吸到令人陶醉的新鮮空氣。

遠遠的,蕭然就看到了這片山林之內,有一片巨大的軍營,沒錯。就是軍營,蕭然沒想到在他們的營盤後身之中的山林之內還會有這樣的一片軍營。

從他們的距離正好能清晰的看到這軍營的規模。軍營中,在陽光照射下,反射著各種金屬光澤,所有的光澤都流露出鐵血氣息。蕭然看到至少有一千人左右的隊伍在軍營之中*練著,軍容極為整齊,一般來說,在外面的軍隊普通士兵都是身穿皮甲或者是不著甲的,他此時他卻發現,這個山林中的軍營之中,所有軍人都身穿金屬甲胄,從這一點就能看出這山林之中的軍隊有多麼的精銳。

麥瞳邪看著前方的軍營,悄悄的來到了蕭然的身邊,「老大,希爾大隊長帶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蕭然搖了搖頭,道:「別說你心中有疑問,我的心中同樣充滿這疑問。你看前方的軍隊,可以感覺到,這些人都是外面的軍隊不能相比的,他們才是真正的精銳。我估計,這才是真正的狂虎師團吧,只有他們才配稱得上狂虎。」

蕭然二人的對話雖然聲音小,但還是傳進了希爾的耳朵里。

希爾回過頭,笑道:「現在我也不瞞你們,蕭然說的沒錯,外面的軍隊都是我們狂虎師團的,但是他們算不上是狂虎師團的精銳之師。現在你們看見的這一千人大隊,才是狂虎師團精銳中的精銳。這個大隊並不歸我統領,他們是月夜巍奕師團長的直屬大隊。這支隊伍也被稱為狂虎大隊,他們這一千人是從萬人以上的軍隊篩選而出組成的。自從跟了月夜巍奕師團長后,執行過無數的任務,但是神奇的確實,在執行任務當中,他們並沒有什麼大的損傷。」

距離越近,蕭然他們就越感覺出來這狂虎大隊的恐怖。雖然此時的狂虎大隊正在*練當中,但是蕭然依然能感受到周圍傳來一股密集的壓力。壓力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冰冷而肅殺的鐵血氣息,這種氣息絕對不是外面的那些軍隊能趕得上的。

「參見大隊長。」身形一閃,一名身穿甲胄的年輕人已經出現在希爾面前。單膝跪倒行禮,

從遠方衝來時,如同一片樹葉般輕巧,沒有發出一絲聲音,眼中精華內斂。

希爾點了點頭,「起來吧,訓練情況如何,人都到齊了么?」


—————————–

今天更新有點晚,但是卻並不會影響章節的質量。 年輕人恭敬的道:「人已經到齊了全部都已經聚集在營地。等候您的訓示。」

希爾將目光看向了蕭然,「我們走吧。」

蕭然點了點頭,帶著隊伍跟在希爾的身後。這時那位年輕人才將目光轉向了蕭然等人,看到蕭然時,他的神色很平淡,只是微微施禮。

在前行的過程中,麥瞳邪輕聲道:「老大,希爾大隊長讓咱們來這裡是幹什麼?」

蕭然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

月夜殤神情凝重的看著前方的營地,「我想,應該是讓我們與那些人比試吧!」

蕭然疑惑的道:「你知道這支狂虎大隊?」

月夜殤的雙眸之中不禁爆出兩團精光,頓時變得神采奕奕,「希爾大隊長說的沒錯,這支隊伍是我二叔的嫡系。我聽說過一些他們的傳奇事件。」

「據說,我二叔剛剛晉陞為師團長的時候還沒有這支隊伍,但師團的番號就是狂虎。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們的任務是清繳帝國東側福爾特草原附近的山賊。聽說那裡的山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整個山寨之上大約有著一萬左右的人,而且武者高手也著實不少。二叔奉命帶著剛剛組建的狂虎師團前往,在那次的戰鬥當中,可以說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也不為過。」

「但是隨著清繳,狂虎師團也漸漸露出了敗勢,最終以損傷五千人的代價退了下來。而福爾特草原山上的山賊們才損失了不到兩千人左右。可以說,那次是狂虎師團唯一的一次敗績。」


「後來,我二叔一怒之下向元帥,也就是宛若的父親唐震天了組建狂虎大隊的事情。再組建了這支狂虎大隊之後,二叔並沒有直接去清繳山賊,而是將他們帶到了山中訓練,誰都不知道二叔是如何訓練這支狂虎大隊的。但是半年過後,當二叔再次率領狂虎師團清繳那福爾特草原附近的山賊時,整個山上的山賊被這支狂虎大隊清繳的一個不剩。那場戰鬥僅僅進行了兩天的時間就隨之結束。到最後統計戰損的時候發現,狂虎大隊居然沒死一人,重傷一百七十餘人,輕傷三百六十六人僅此而已。也正是那場戰鬥結束,狂虎大隊一戰成名,令整個武神帝國中的山賊們聞風喪膽。」

聽著月夜殤的講述,蕭然等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沒死一人,僅有重傷和輕傷,這是何等的輝煌戰績啊!

月夜殤繼續道:「這還只是狂虎大隊的第一次登上了武神帝國的軍史舞台,狂虎大隊在成立這幾年的時間裡。大大小小的戰鬥上百場,無一例外,全部都是以最小的損傷換來了最大的成果。咱們武神帝國的軍隊當中,狂虎大隊絕對是能排進所有大隊裡面前三的大隊。」

月夜殤在講述狂虎大隊了軍史時,並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希爾和那名年輕人同樣聽得清清楚楚。而那名年輕人在聽著他們創下的輝煌時,走起路的姿勢也變得精神抖擻。

在他地引路下,很快,他們已經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這是山坳中的一個營地。周圍都是山林,山坳之中被清楚一片空地。兩旁的木屋看上去有些簡陋。顯然是臨時搭建的,此時,營地之中大約有七、八白人地樣子,還沒有進入營地,他們就能感覺出一股肅殺之氣。

這些軍人都是同樣的裝束,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之中,甚至沒有一個人摘下自己的頭盔。正在營地之中,練習著最簡單的拼刺,很簡單地動作,從他們手中湧出來卻帶給人一種慘烈地氣勢。彷彿他們只會攻擊並不會防禦一般。

在接近營地還有數百米左右的時候,那名少年突然加速,身形幾次閃爍已經率先進入了營地,洪亮的聲音在他那渾厚的鬥氣作用下傳遍全場,「隊長到——」

那些正在訓練的軍人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同樣身穿甲胄的他們,右腳瞬間跺在地面上。發出一聲整齊而強烈的轟鳴,握住武器的雙手瞬間后收。然後抬起右手整齊的敲在自己的右胸之上,接二連三的動作整齊劃一,在他們做這個動作的時候不但沒有破壞那原本的肅殺之氣。反而如同一柄出鞘利刃般變得鋒芒畢露。

突然出現的氣勢和整齊劃一的聲音頓時嚇了蕭然他們一跳,而此時他們也已經來到了營地門前。

「大隊長好。」將近八百人同時高喊出聲,而且是竭盡嗓音的吶喊。聲浪之大,連蕭然都嚇了一跳。

希爾滿意地點了點頭,淡然道:「你們的使命是什麼?」他的聲音似乎很輕,但在說出的瞬間,卻清晰地傳入全場所有人的耳中,還帶有一絲威嚴。

「誓死捍衛武神帝國榮耀。」依舊是整齊劃一的聲音。他們的氣勢也在這一刻提升到了巔峰,原本冰冷而淡漠的神情,此時已經變成了狂熱之色。

好一支鐵血雄師。蕭然心中暗暗凜然,同時也不禁對月夜巍奕大為佩服,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擁有這樣一支軍隊的話,恐怕做夢都會笑醒吧。

希爾流露出一絲笑容,那是欣慰而驕傲的神情。當他的目光轉向蕭然他們時,已經重新變得淡漠起來。

希爾看向眼前的這些學員們,「蕭然,出列。」

「是。」蕭然邁出了一步,已經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告訴我,你們願意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嗎?」希爾冷冷的道。

蕭然此時的表情肅穆,甚至沒有回過頭看向學員們一眼,「我們願意。」

希爾點了點頭,緩緩上前,他雖然走的很慢,但每一步卻都彷彿一樣的距離,沉穩而有力。

「那麼,你們敢接受他們的挑戰嗎?」

蕭然流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這。。。。。。」

並不是蕭然不敢,而是他們這二百名學員每一名都有著一定的鬥氣基礎,而這些軍人們好像並不是所有人都修鍊了鬥氣。蕭然心想,要是贏了他們,那以後他們在軍隊當中的日子好像並不太好過,再說又不能故意輸掉。

————————–

第二更送上,一會還有更新。 年輕人恭敬的道:「人已經到齊了全部都已經聚集在營地。等候您的訓示。」

希爾將目光看向了蕭然,「我們走吧。」

蕭然點了點頭,帶著隊伍跟在希爾的身後。這時那位年輕人才將目光轉向了蕭然等人,看到蕭然時,他的神色很平淡,只是微微施禮。

在前行的過程中,麥瞳邪輕聲道:「老大,希爾大隊長讓咱們來這裡是幹什麼?」

蕭然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

月夜殤神情凝重的看著前方的營地,「我想,應該是讓我們與那些人比試吧!」

蕭然疑惑的道:「你知道這支狂虎大隊?」

月夜殤的雙眸之中不禁爆出兩團精光,頓時變得神采奕奕,「希爾大隊長說的沒錯,這支隊伍是我二叔的嫡系。我聽說過一些他們的傳奇事件。」

「據說,我二叔剛剛晉陞為師團長的時候還沒有這支隊伍,但師團的番號就是狂虎。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們的任務是清繳帝國東側福爾特草原附近的山賊。聽說那裡的山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整個山寨之上大約有著一萬左右的人,而且武者高手也著實不少。二叔奉命帶著剛剛組建的狂虎師團前往,在那次的戰鬥當中,可以說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也不為過。」

「但是隨著清繳,狂虎師團也漸漸露出了敗勢,最終以損傷五千人的代價退了下來。而福爾特草原山上的山賊們才損失了不到兩千人左右。可以說,那次是狂虎師團唯一的一次敗績。」

「後來,我二叔一怒之下向元帥,也就是宛若的父親唐震天了組建狂虎大隊的事情。再組建了這支狂虎大隊之後,二叔並沒有直接去清繳山賊,而是將他們帶到了山中訓練,誰都不知道二叔是如何訓練這支狂虎大隊的。但是半年過後,當二叔再次率領狂虎師團清繳那福爾特草原附近的山賊時,整個山上的山賊被這支狂虎大隊清繳的一個不剩。那場戰鬥僅僅進行了兩天的時間就隨之結束。到最後統計戰損的時候發現,狂虎大隊居然沒死一人,重傷一百七十餘人,輕傷三百六十六人僅此而已。也正是那場戰鬥結束,狂虎大隊一戰成名,令整個武神帝國中的山賊們聞風喪膽。」

聽著月夜殤的講述,蕭然等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沒死一人,僅有重傷和輕傷,這是何等的輝煌戰績啊!

月夜殤繼續道:「這還只是狂虎大隊的第一次登上了武神帝國的軍史舞台,狂虎大隊在成立這幾年的時間裡。大大小小的戰鬥上百場,無一例外,全部都是以最小的損傷換來了最大的成果。咱們武神帝國的軍隊當中,狂虎大隊絕對是能排進所有大隊裡面前三的大隊。」

月夜殤在講述狂虎大隊了軍史時,並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希爾和那名年輕人同樣聽得清清楚楚。而那名年輕人在聽著他們創下的輝煌時,走起路的姿勢也變得精神抖擻。

在他地引路下,很快,他們已經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這是山坳中的一個營地。周圍都是山林,山坳之中被清楚一片空地。兩旁的木屋看上去有些簡陋。顯然是臨時搭建的,此時,營地之中大約有七、八白人地樣子,還沒有進入營地,他們就能感覺出一股肅殺之氣。

這些軍人都是同樣的裝束,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之中,甚至沒有一個人摘下自己的頭盔。正在營地之中,練習著最簡單的拼刺,很簡單地動作,從他們手中湧出來卻帶給人一種慘烈地氣勢。彷彿他們只會攻擊並不會防禦一般。

在接近營地還有數百米左右的時候,那名少年突然加速,身形幾次閃爍已經率先進入了營地,洪亮的聲音在他那渾厚的鬥氣作用下傳遍全場,「隊長到——」

那些正在訓練的軍人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同樣身穿甲胄的他們,右腳瞬間跺在地面上。發出一聲整齊而強烈的轟鳴,握住武器的雙手瞬間后收。然後抬起右手整齊的敲在自己的右胸之上,接二連三的動作整齊劃一,在他們做這個動作的時候不但沒有破壞那原本的肅殺之氣。反而如同一柄出鞘利刃般變得鋒芒畢露。

突然出現的氣勢和整齊劃一的聲音頓時嚇了蕭然他們一跳,而此時他們也已經來到了營地門前。

「大隊長好。」將近八百人同時高喊出聲,而且是竭盡嗓音的吶喊。聲浪之大,連蕭然都嚇了一跳。

希爾滿意地點了點頭,淡然道:「你們的使命是什麼?」他的聲音似乎很輕,但在說出的瞬間,卻清晰地傳入全場所有人的耳中,還帶有一絲威嚴。

「誓死捍衛武神帝國榮耀。」依舊是整齊劃一的聲音。他們的氣勢也在這一刻提升到了巔峰,原本冰冷而淡漠的神情,此時已經變成了狂熱之色。

好一支鐵血雄師。蕭然心中暗暗凜然,同時也不禁對月夜巍奕大為佩服,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擁有這樣一支軍隊的話,恐怕做夢都會笑醒吧。

希爾流露出一絲笑容,那是欣慰而驕傲的神情。當他的目光轉向蕭然他們時,已經重新變得淡漠起來。

希爾看向眼前的這些學員們,「蕭然,出列。」

「是。」蕭然邁出了一步,已經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告訴我,你們願意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嗎?」希爾冷冷的道。

蕭然此時的表情肅穆,甚至沒有回過頭看向學員們一眼,「我們願意。」

希爾點了點頭,緩緩上前,他雖然走的很慢,但每一步卻都彷彿一樣的距離,沉穩而有力。

「那麼,你們敢接受他們的挑戰嗎?」

蕭然流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這。。。。。。」

並不是蕭然不敢,而是他們這二百名學員每一名都有著一定的鬥氣基礎,而這些軍人們好像並不是所有人都修鍊了鬥氣。蕭然心想,要是贏了他們,那以後他們在軍隊當中的日子好像並不太好過,再說又不能故意輸掉。

————————–

第二更送上,一會還有更新。 希爾一直走到了蕭然身前,才停了下來。目光從蕭然身上掃過。然後再看向那些後面的學員們。

「你們都是斗神學院年青一代的精英,能來到這裡,就代表著斗神學院都培養你們軍事素質的準備。在我眼中,你們每一個都是帝國的精英,都可以捍衛帝國的榮耀。我,狂虎師團大隊長,向你們致敬。」一邊說著,希爾用力的一跺腳。右手抬起敲向了自己的右胸前。標準的武神帝**禮。

和他一同行禮的,還有他身後那八百名戰士,同樣的姿勢,同樣的整齊劃一。

行禮完畢,希爾和他的戰士們同時放下右手,肅然的神色頓時變成了凌厲,此時的他,就像一把不見不催的利劍,澎湃而雄渾的殺機瞬間籠罩全場,沒有絲毫的掩飾。

蕭然首當其衝不禁悶哼一聲,接連後退三步才勉強站穩身形。其他人更遠不如他,但距離較遠,一時間,各種顏色的鬥氣散發而出,抵禦著希爾帶來的威勢。

希爾依舊站在那裡,彷彿什麼都沒有做過似的,巨大的壓力絲毫沒有減弱,冷冷的道:「我向你們致敬,是因為你們來到這裡的勇氣和捍衛武神帝國榮耀的決心。但是,我現在卻也為你們感到恥辱。你們的精神面貌,像是要成為維護武神帝國榮耀的勇士么?」猛一回身,右手指向那八百名戰士,目光變得更加凌厲,「他們是怎麼做的?不要跟我說你們剛來這裡一天,就算是第一天來的新兵,都要比你們做得還要好。」

以蕭然為首的二百人並沒有吭聲,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怎樣回答。

希爾冷聲道:「如果想成為像他們一樣的軍人,擁有像他們一樣的氣勢,現在你們告訴我,願意接受他們的挑戰嗎?」

蕭然再次向前一步,這一步的距離他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抵抗著希爾身上的壓力邁出的。回過頭,看了一眼那二百名學員們,蕭然看到的是,一雙雙火熱一般的神情,一雙雙充滿了戰意的雙眸。

看向希爾,大聲的道:「我們願意。」


希爾道:「好!那你們就較量一番,如果你們贏了,我為我剛才說的話向你們致歉。如果你們輸了,那麼就請你們脫下身上華麗的衣服,不論男女全部換上跟他們一樣的甲胄。蕭然,這二百人暫由你統帥,我給你半個時辰的準備時間。辦個時辰過後,就在這裡,決勝。」

「是,希爾大隊長。」蕭然用力的點了一下頭,面對希爾的命令,他沒有半分的遲疑。

希爾看著依舊站在那裡的紋絲不動的蕭然,「怎麼?還有問題?」

蕭然問道:「希爾大隊長,我想請問我們要對抗多少人?」

希爾笑了,他發現,這個蕭然果然很聰明,甚至比他認知中更加出色,「同樣二百人。」

蕭然愣了一下,此時他的目光看向了對面的那些軍人,收回目光用力的點了下頭。

蕭然沒有再猶豫,因為他明白,準備的時間越長,對乙方就越有利。再次向希爾行禮后,他立刻退回了本方的隊伍之中。

另一邊,那八百名戰士,在之前那年輕人的指揮下,隨意的走出了一百九十九人。加上那名年輕人正好二百名戰士,他們整齊的站在那裡,就在炎熱的太陽照射下。蕭然可以想象,他們那身鎧甲此時的溫度甚至可以烤熟一個紅薯。可他們卻依舊紋絲不動,有的人腳下的地面已經有些濕潤了,那是從鎧甲中流淌而出的汗水。

收回目光,看向了二百名學員,道:「我知道大家對一會的一戰充滿了戰意。但是,我不希望我們變成一盤散沙,而應該是一個整體才對。我們並不是沒有贏的希望,相反我們贏的希望還是很大的。畢竟我們人人擁有鬥氣,而對面擁有鬥氣的戰士卻是少數。所以,我們並不懼怕他們,對嗎?」說到最後倆個字,蕭然幾乎是吶喊而出。

「我們不怕。」一百九十九人就像是被那些戰士感染了一般,聲音也變得整齊劃一起來,聲浪直衝天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