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秋怡把俊哥兒帶進去。

過了三分鐘,席秋怡身後跟著宋多金。

宋多金主動說:「嫂子我開車送你們到醫院去吧!」

「好吧!」唐小芯的心七上八下的,覺得還是早點趕到醫院比較好。

宋多金開著摩托車送她們到醫院。

醫院有值班醫生,量了體溫三十九多度,在醫生給小檸檬打針時,小檸檬疼得哇哇叫,淚流滿面地撲在唐小芯懷裡。

「乖,很快就不疼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唐小芯的心臟就宛如被針扎了一樣,疼痛萬分,恨不得自己替小檸檬疼,替小檸檬生病。

席秋怡在一旁柔聲安慰小檸檬別哭了。

過了三分鐘后,終於打完針,由於醫生也還擔心小檸檬會半夜燒不退,就先讓唐小芯帶著孩子留院觀察一個晚上。

席秋怡主動請纓要陪唐小芯她們。

唐小芯搖頭拒絕了她,「我擔心俊哥兒在你家裡不太方便,我也不放心他,秋怡,要是有你在幫我看著他,那我就可以放心留在醫院照顧小檸檬了。」

席秋怡也是想到自家老媽杜美華去了,杜美華對她嫂子的兩個孩子不是很喜歡,估計這會兒她老媽都還有可能在嫌棄俊哥兒呢!

唉,說實在的,她也不是很放心俊哥兒留在她家過夜。

可她也擔心唐小芯和小檸檬這邊,萬一唐小芯急著去方便的話,那不是剩下小檸檬一個人了嗎?而小檸檬又還處於發燒的狀態,比較依賴唐小芯,估計看不見唐小芯,又會哭了。

宋多金看著唐小芯和席秋怡,他沉默了片刻,「要不我回去看著俊哥兒吧!嫂子,讓秋怡留下陪著你們吧!這樣我也比較放心。」

「這……」唐小芯又想到宋拾元去了。

宋多金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沒事地笑了一下,說:「拾元有我媽看著呢,不怕的。」

唐小芯想了想,以杜美華的性格,宋多金回去,杜美華多多少少都會有點畏懼宋多金而不敢對俊哥兒怎麼樣。

於是,她點頭同意了。

臨走時,由於小檸檬不肯定把唐小芯的衣角鬆開,她特地小檸檬看病的錢交給席秋怡,讓席秋怡去幫她交費用。

宋多金是跟席秋怡一同走出病房。

到了繳納費用的前台,宋多金讓席秋怡把錢拿回還給唐小芯,而小檸檬看病的錢由他這邊出了。

席秋怡看了他兩眼,她明白宋多金這麼做的原因,她按照宋多金的話去辦了。

繳納完費用,席秋怡親自送宋多金出了醫院的門口,還不太放心的交代宋多金,讓他照顧好俊哥兒。

「放心吧!我都把俊哥兒當成我自己半個兒子一樣對待,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

席秋怡沒再說什麼了,等到宋多金開著摩托車離開后,她再轉身走進醫院。

當唐小芯看到席秋怡遞給自己的錢,她略略看了一眼錢的厚度,她就知道繳納費用的錢是宋多金出了。

席秋怡一見唐小芯唇一動,她立即就知道唐小芯想說什麼了,她嘆了一聲:「宋多金他能有今天全都是靠嫂子你,嫂子你就讓他多為你們做一點事吧!好減輕他心裡的負擔。」

「你說什麼呢!」唐小芯不以為然地露出了笑意,「我當初幫他,也都是看在你的份上,又再加上他自己也很爭氣。」她就是起到了輔助的作用罷了。

「反正不管怎麼說,還是因為有你,才有我們今天的好日子。」

席秋怡見她遲遲沒將錢收下,她乾脆就拉過唐小芯的手,將錢放置在唐小芯的掌心上。「嫂子你還是把錢收下了吧!要不然回頭讓宋多金知道了,指不定又說我不懂事了。」

「怎麼會呢!」自從宋多金從監獄里被放出來后,宋多金一直就對席秋怡很體貼,事事都會想著席秋怡,席秋怡說一,宋多金絕不敢說二,宋多金被席秋怡管得死死的。

兩個人說著說著,話題就不知道怎麼就說到了孩子的事上了。

席秋怡一直遲遲都不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這也是她心中的遺憾。

唐小芯安慰她:「孩子的事都是要講緣分的,你放寬心,很快孩子就會有了。」

聞言,席秋怡眼神略帶幽怨,嬌嗔:「嫂子你當年說誰懷孕誰就懷孕,靈得很呢,怎麼現在到我身上就不靈驗了呢!」

唐小芯哭笑不得的看著她,「席秋怡,你嫂子又不是神仙,更不是送子觀音,哪有說誰懷孕誰就懷孕了?」她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怎麼不是?你說趙思蘭懷孕,生的是雙胞胎,結果就是雙胞胎,你說大姑媽懷孕,結果又懷孕生的還是兒子,還有王大飛、麗瓊、丁彩琴她們都是如此。」

「那都是巧合罷了。」

「我覺得不是。」席秋怡話題又一轉:「嫂子你是不是還沒原諒我當年所做的錯事?」

「哪有,當年的事,我都已經不記得了。」意思就是她沒有不原諒她。 黑夜的湘江,充滿了繁華和墮落。而在一個偏僻的水域,一群裝備精良的戰士偷偷的探出了頭,然後四處的看了看,迅速的消失再黑夜中。

「隊長,張青他們來了,這一次帶來了八十人。應付現在的局面,應該夠了……」猴子站在黃然的身邊,慢慢的說著。

「恩,讓他們注意保護好自己,用最短的時間內,清理掉湘江所有的威脅。」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說到。

「恩,我會通知他們,你就放心吧……」猴子笑著說。

黃然,這一個普通的名字,現在在殺手界可謂是名聲響亮。高額的賞金,讓他們每一個人都瘋狂。而且獎金還在繼續增長,從原來的一億美金,現在已經漲到了十億美金。幾乎所有的殺手都用各種渠道進入了湘江。十億美金,足夠他們瘋狂的,雖然黃然不把錢當回事,但是這麼賣命的殺手卻對這些錢非常的看重。

龍牙的戰士進入湘江,快速的隱藏了起來,他們的任務就是清除這些殺手。看著手裡面的情報,所有人都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黃然前一段時間乾的事情,讓那些國家瘋狂了,自己不僅派特工過來暗殺黃然,而且用了高額的資金髮布任務。這些國家加起來,金額就像坐火箭似地向上漲。

湘江國家機場,一個美麗的女人走了下來。帶著一副精巧的墨鏡,但是卻掩蓋不住她天使般的面容。手裡面提著一個精巧的小箱子,嘴角上掛著甜甜的微笑。幾乎所有男人的眼球都被她吸引了過去,而最美麗的要數她那雙美麗的雙手,晶瑩透徹。

美女慢慢的走出機場,然後坐車進入了一家五星級酒店。來到自己的房間,美女扔掉自己的眼睛,露出那雙迷人的眼睛。那雙勾魂的眼睛,簡直就不能算是人類的眼睛。眼球是藍色的,一看就是混血兒,湛藍色的眼睛,好像平靜的海面,但是你永遠看不透這雙眼睛。

女孩掏出一張照片,看著照片上那個帥氣的男孩,嘴角露出了微笑。「小傢伙,你真是神秘啊!連我都對你產生了好奇心,唉!苦惱啊!」女人把照片放進口袋裡面,然後拖著下巴想著,樣子非常的可愛,好像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孩。一隻手在桌子上有規律的敲著,不知道她在想著什麼……

同一時刻,從一艘豪華游輪上面走下來一個漂亮的亞洲人,皮膚白皙,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常常的頭髮,漂亮的臉蛋讓人不知不覺的迷失。如果不是喉嚨上的喉結,所有人肯定認為他是一個極品美女,這樣一個漂亮的男人,世界上真是太少見了……

湘江一時間出現了很多生面孔,而湘江警局這個時候卻忙碌了起來。所有人看著屏幕上的資料,一個個一身的冷汗。

「這是最新調查結果,最近兩天,進入湘江的殺手達到200多人,這些人每一個都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任務,而這個趨勢還在增長。預計這兩天將會增長到五百人以上,說句難聽話。我們警局的實力,即使抓一個人,也不容易。我已經向上面遞交了報告,希望這段時間大家提高警惕,我想在湘江將會有大事情發生……」一個年紀比較大的警官嚴肅的說道。所有人都點點頭……

臨海別墅,黃然坐在沙發上,嘴角掛著神秘的微笑。對於自己的情況,他一點也不擔心,反而有點激動。骨子裡面的暴力因素,讓他充滿了期待。

「將軍,櫻花已經到了湘江……」一個年強人低著頭向眼前這個老人會報道。

「恩,我知道了!希望櫻花不會讓我們大日本帝國失望……」那個將軍慢慢的說道。

「放心吧將軍閣下,櫻少的實力這麼高,一定會成功的!」年輕人滿懷信心的說道。

「下去吧……」

「嗨……」

在北京,金龍和一個穿軍裝的中年人喝著茶,嘴角掛著微笑。

「湘江局勢現在怎麼樣啊!」中年人笑著說。

「呵呵,這一次小傢伙可要發愁了,這麼多人,夠他玩的了!這小傢伙剛剛把龍牙調了過去,一百龍牙,差不多夠了!櫻花和冷鳳也去了,只有這兩個傢伙難纏一點。但是依靠小傢伙的實力,應該差不多。黑龍我已經派過去了,在關鍵的時刻他會出手的……」金龍笑著說。

「呵呵,小傢伙還真能鬧,這麼大的事情,讓我們差點壓不住啊!但是還好上面人也知道小傢伙的能耐,把那些國家的抗議全部給頂了過去。還好小傢伙在歐洲鬧得不厲害……」中年人慢慢的說著,然後輕輕的抿了一口茶。

「呵呵,小傢伙賺錢確實有一套,我都佩服他……」金龍笑著說。

「呵呵,這樣的人,不知道是天才還是妖孽。不要把他惹急了,他們那些人也知道他手裡的力量,如果真把他惹急了,那些財富,足夠禍害一個國家的啊!」中年人擔心的說道。

「這點你不用擔心,如果他敢禍害自己國家,我金龍會親自處理他。」金龍這個時候嚴肅的說道。

「呵呵……」中年人笑了笑……

「黃然,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啊……」龍雅琪看到黃然一個人在沙發上發獃,慢慢的說道。而這個時候張穎和柳晴也走進了屋子。

「呵呵,沒事!對了,這段時間湘江有點亂,你們沒事就不要向外面跑了!」黃然笑著說。

「什麼亂啊!我怎麼沒有感覺到啊!」張穎這個時候可愛的說。

「呵呵,也沒什麼,你們這段時間不要亂跑就行了……」黃然笑著說,柳晴笑著點點頭。

夜裡,周圍的熱鬧也慢慢的回復了平靜。但是這個時候卻有無數條身影在運動著。一家破舊的旅館,一個年輕人慢慢的走進去。來到一個房間的門口,嘴角上掛著輕蔑的微笑。手裡拿著一根鐵絲,輕輕的打開了門。這個時候床上的人突然動了,一隻手去哪桌子上的槍,但是卻沒有成功,一把飛過來的軍刺準確的扎在他的脖子上……

「呵呵,就你這水平還來刺殺隊長……」年輕人輕蔑的說道。然後慢慢的抽出自己的軍刺,在那個屍體上擦了擦,走了出去。同樣的事情在湘江的各個角落同樣的存在,有的被狙擊槍打掉了半個鬧到,有的被軍刺割破了喉嚨,有的被人扭斷了腦袋。戰鬥在繼續,而龍牙的士兵就像是收割者一樣,收割著那些生命。依靠自己的實力,很少有人能躲過他們的追殺。

而有幾個目標則是隊長下命令不許去碰的目標,雖然這些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但是還是堅定的執行著他的命令。黃然的話對於他們來說就是聖旨……

黃然這個時候卻是全複式裝備,手裡拿著自己那把狙擊步槍。經過自己進一步改裝,這麼槍的威力已經到了變態的層次,黃然來到一座大廈的頂部。嘴角笑了笑,然後架起自己的狙擊步槍。在黃然的背後有一個精美的盒子,黃然慢慢的打開。裡面一共五枚子彈,但是這子彈卻是有點誇張,長約30厘米,前面是螺旋形,子彈上面還有許多凹槽。黃然看了看自己特製的五枚子彈,僅僅這五枚子彈,就花了黃然五萬美元。

輕輕拿起一枚子彈,慢慢的放進彈夾裡面。黃然猶如一個溫柔的小姑娘,連動作都是那麼的輕柔。黃然笑了笑,看著對面的大廈,黃然意念一動,在他的視線中,出現一個俊美的男人,男人長的確實漂亮。如果做一個變性手術,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會喜歡他,黃然邪惡的想著……

黃然慢慢拿的瞄準,雖然隔著一道牆壁,但是黃然還是充滿信心。 天下第一黑戶 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手也放到扳機上。而那個俊美的男人依然在熟睡,完全沒有感覺有危險的到來……

「碰……」一聲不是很大的響聲,一枚巨大的子彈飛了出去。櫻花突然睜開眼睛,沒有見他任何動作,身體已經飛離床,一秒鐘不到,他的身子已經躲到了沙發後面。就在他離開床的一瞬間,那張精美的大床好像被火箭炮打中一樣,自己剛才睡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洞。而對面的牆壁上更是露出一個拳頭大小的同。

櫻花身影動了,猶如閃電一樣,快速的閃出房間,黃然這個時候看著櫻花的背影。臉上充滿了不甘,然後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武器。消失在陽台上……

櫻花的身影顯得異常的優雅,好像一個乘風飛揚的仙子,手裡卻多了一把精巧的東洋刀。刀鞘上古樸的花紋顯得有點年代。黃然快速的跑著,身體就像一頭獵豹一樣,想著郊區跑去……

櫻花嘴角露出甜甜的微笑,鼻子嗅了嗅,然後快速的向黃然追去。黃然在一個山腳下停了下來,看著後面的大山,黃然笑了笑。把自己的武器扔到地上,手上多了一把軍刺。

「來到夠快的啊!真不愧是櫻花啊!」黃然看著漸漸靠近的背影,笑著說道。

「呵呵,久聞太子大名,今天一見,真是名不虛傳啊!」櫻花停在不遠處,輕輕的說著。兩個人就好像一對很熟的朋友。

「你不會也是為了錢吧!」黃然笑著說道。

「我不缺錢……」櫻花這個時候淡淡的說,眼睛平靜的看著黃然。

「我想也是,今晚天色很好,但是卻有點血腥味,不舒服……」黃然拿著自己的軍刺,在手上輕輕的劃過,笑著說。

「呵呵,他們自不量力,怪不得別人……」

黃然笑了笑,看著櫻花。櫻花也看著黃然,好像依依相惜的朋友…… 陡然,唐小芯目光錯愕看著她,很吃驚問她:「你該不會是覺得我沒有原諒,所以你一直遲遲都沒懷孕,是嗎?」

「……」席秋怡巴巴地望著她。

「你……你……」一時之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席秋怡好了。

她真的沒想到席秋怡會是這麼想的,這也太荒唐了吧!

深吸了一口氣,「秋怡,當初你的孩子沒了的時候,醫生也說過了,你想再次懷孕比較困難,幾率幾乎為零,但也不是代表你就不能懷孕了,你也養了這麼多年,我覺得應該會比之前的懷孕幾率會提高了一點,你現在其他的事都不要多想,多跟宋多金試一下,說不定哪天就真的懷上了。」

「嫂子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後會懷孕,會有自己的親生孩子,對嗎?」席秋怡看著她,眼中閃閃發亮,還夾帶著絲絲的期待和喜悅。

「嗯!但孩子的事,也是要講緣分的。」這種事情也沒有絕對性。

席秋怡嬌媚一笑,眉梢間略顯輕鬆,似乎將內心深處的擔憂都給宣洩出來了,「嫂子如果我真的懷孕了,不管生的是女兒還是兒子,我都會給你封一個大紅包。」

「好,我等著你給我紅包。」

……

宋多金剛回到家門,他就聽到杜美華尖銳的聲音,他都感覺自己耳膜傳來刺痛,更別屋裡待著的人有多痛苦了。

他想到了俊哥兒和宋拾元,他急忙擰開鎖進去。

原本在發飆的杜美華,一看見宋多金,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耳聾一般,聲音戛然而止。

俊哥兒、宋拾元、宋大媽三人順著看去,宋大媽看起來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宋拾元沒了剛才的膽怯神色,目光一直盯著宋多金看。

俊哥兒放下捂耳朵的雙手,朝宋多金小跑而來,「姑丈,我媽媽呢?小檸檬怎麼樣了?燒退了嗎?她們怎麼還沒回來?」

宋多金知道他是想唐小芯和小檸檬了,他揉了揉俊哥兒頭頂上的頭髮,語氣溫潤地跟俊哥兒解釋了一下。

他見俊哥兒頭低低,什麼話也不說。

不用想宋多金也知道俊哥兒心情不好,覺得自己是被拋棄了。

「俊哥兒你是不想留在姑丈家嗎?也就待一個晚上,第二天小檸檬和你媽媽就會來接你了。」

「是真的嗎?」俊哥兒抬眼,清澈的眼睛望著宋多金的目光。

他雖然跟小檸檬性格有點不太一樣,兩個人的內心相同的是,都會覺得沒什麼安全感。

只不過小檸檬會表達出來,而他不太會去表達罷了。

「真的,姑丈不會騙你的。」

尤其是杜美華也還死皮賴臉地住在這裡,他也不太放心讓俊哥兒多在這裡。

「走,跟姑丈去睡覺,等你再睜開眼,你就會看到你媽媽和小檸檬了。」

「嗯!」

宋多金又把宋拾元喊上,他連頭也不回頭,帶著俊哥兒和宋拾元到卧室休息。

宋大媽擔心他一個人搞不定兩個孩子,她下意識就跟上去看看。

大廳就剩下杜美華一個人,臉上還仍然掛著未有發泄的怒火,模樣看起來就好像被膠水固定了一樣,非常難看,還有點令人覺得噁心。

過了半個小時后。

俊哥兒和宋拾元都睡著了,宋大媽用被子蓋在他們肚臍眼上,她看著宋多金仍然坐著不動,她便不禁嘆了一口氣。

聽到她嘆氣,宋多金朝看去,「怎麼啦?」

「剛剛也是幸好你回來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到底怎麼回事?」宋多金總覺得他媽還有話還沒說。

「俊哥兒也是擔心小檸檬的情況,好不容易被我哄著去看電視機,他跟拾元正看得好好的,杜美華一過來就要換台,拾元就不樂意,就非要去換回原先那個台,這下好了,杜美華脾氣一來,指著拾元還就打算要破口大罵,就被我制止了,杜美華就把矛頭指向俊哥兒。」

這也才有宋多金剛剛看到的那一幕了。

「杜美華罵的話,實在太難聽了,一點當長輩的樣子都沒有,更何況俊哥兒還是她親生孫子呢,她倒好了,還真把當孫子一樣罵,擱誰看了心裡都不舒服,如果這件事要是小芯知道了,她非要跟杜美華大吵一架不可。」唉,她現在總算是知道唐小芯為什麼不喜歡杜美華了。

「這件事也別跟席秋怡還有嫂子說。」

「我不說。」宋大媽知道這件事一說了,這個家裡又得要掀起爭吵。 重生之陰毒嫡女 「不過……你打算什麼時候把杜美華弄走?」

對她來說,杜美華就像美味的雞湯里不小心掉進了一顆老鼠屎,而杜美華就是那一顆老鼠屎,壞整個家庭的溫馨氣氛。

「我有打算。」

多餘的話,宋多金沒說。

宋大媽也是見他累了,就讓他早點休息。

宋多金在她起身時,他小聲說:「媽,明天一大早就要麻煩你準備早飯,我給嫂子帶過去。」

「行。」

……

另一邊,阿豪從劉金園手上逃離時,狼狽不堪,好不容易甩掉劉金園后,他火速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他大口大口地喘氣,緊接著拚命地給自己灌水。

終於不再口渴后,他整個人猶如瞬息間被奪走了所有的力氣般,癱坐在地上。

等他休息好,已經是半個小時后。

到了晚上七點多,古廣利出現在他住處。

一聽說綁架席錦琛的兩個孩子不成功,還差一點就被劉金園抓到,古廣利綳著臉,不悅蹙著眉頭,怪罪的眼神落在阿豪身上,彷彿像是在說:你真沒用,這一點小事情都辦不好。

阿豪忙不迭解釋:「我也不知道那兩個小孩子是如此刁蠻,防備心如此重,要是我早知道的話,我直接開車去掠奪他們上車了。」

「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唐小芯那邊,我也估計已經有了警惕性,接下來一段時間她不可能會讓兩個孩子離開她的視線。」

「那要不我乾脆連唐小芯母子三人一塊抓來,不就行了?」

「能讓殷文聰喜歡的女人,你覺得她會沒幾分聰明嗎?」

聞言,阿豪沒再出聲,他之前有調查過唐小芯,他知道唐小芯能在短短的五年將生意擴大這麼多,頭腦肯定也是比其他女人聰明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