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龍與阿醜,同時怒吼,卸去陣法之力。

頓時,天清地明!

秦羿御龜而行,到了岸邊,雖是疲憊不堪,但亦難掩心中豪情。

半陣已成,雖然無朱雀、白虎的水、火二法,但半陣的威力,絞殺尋常宗師、天師,已然不在話下。

“常龍,陣法仍需加強,阿醜對這片水域比你更熟悉,好好打磨。”

“用不了多久,你們就能派上用場了。”

秦羿吩咐道。

一蛇一龜欣然領命。

“侯爺,軍中來人了,說要見你。”萬小芸笑意嫣然的走了過來。

秦羿點頭,兩人快步到了聽雨軒。

劉國忠見了秦羿,欣喜迎了過來:“侯爺,我的老朋友,咱們又見面了。”

“是啊,軍中有消息了?”秦羿淡然笑道。

“好消息,我們三大軍區比武大會已經落下了帷幕。”

“每個軍區挑選了一百精英,個個都有武修底子,最次的也是內煉中期。”

“按照你的指示,這三百人已經在江東軍區大秦基地集合,將由你親自甄別挑選最終的名額。”

劉國忠恭敬道。

“不愧是軍人,辦事就是麻利!”

“好,我這就去瞧瞧咱們大秦將士的英姿!”

秦羿大喜道。

醫藥廠順利開展,如今大秦軍選也即將開始,尹卓然也漸漸控制了江東商界的局勢。

一切都水到渠成!

是時候練兵了!

……

江東大秦基地。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這是顧宏衛按照秦羿的意思,特別設置的一個祕密軍事基地。

只有最精銳的戰士才能進入大秦基地,這是X計劃的希望!

大秦基地可以隨時借調三大軍區的資源,而三大軍區的任何長官,包括顧宏衛三大將軍在內,都無權干涉基地裏的一切軍事行動。

這是一個真正屬於秦羿的私人領地。

劉國忠作爲秦羿的熟人,被派來作爲秦羿的參謀,負責基地日常事務。

直升機上,他親自駕機,俯瞰基地,向秦羿講解基地的防衛。

“秦侯,按照你的意思,這裏修建以簡要爲主,設有馬廄、煉器坊,丹藥坊,醫館等等!”

劉國忠指着簡樸而略帶復古風的建築,解釋道。

沒錯,秦羿要打造的是一支攻無不克的幽靈古武騎兵!

主攻斬首刺殺,執行祕密任務。

而非常規的特種兵熱兵器作戰隊伍!

此刻,在基地內。

三百個來自三大軍區的精英士兵,正翹首以盼他們的最高長官。

每個人都異常興奮,因爲他們即將成爲X計劃一員的超級特種兵。

“韓老,這次你我三人,作爲三大軍區的總教官,就連司令官對咱們都是恭敬有加。”

“不曾想今日反倒是成了一個百人小隊的分隊教官,還得聽人家的號令。”

“實在太可惱了。”

來自東南軍區的總教官譚滄海,撫須不悅冷哼道。

他一手太極拳,已經達到了大圓滿境界,收放自如,在武道界也是出了名的好手。

此刻,來這荒僻之地,遠不如在軍區總院聽職威風痛快,心下自然是不滿。

“譚先生,樑司令可是跟我說過,這位大秦基地的統帥,可是千年難得一遇的絕世高手。”

“你我既然來了,凡事以大局爲重,爭取X計劃順利開展才對。”

另一個穿着青衫,一身文秀的儒雅中年人笑道。

“文玄老弟倒是心胸開闊,老夫倒也不爲難他。”

“他這個大秦長官,要有真本事還好,要沒有本事,老夫第一個打他個半身不遂。”

“讓他巧言惑衆,亂我軍威!”

山村小嶺主 說話的正是江東軍區總教官韓丙寅。

韓丙寅本是西川青城派長老高手,年逾六十,虎面長鬚,相貌威儀,當初乃是顧宏衛三顧青城山,這才請出山來。

韓丙寅一手劈空掌修煉的爐火純青,實力已達內煉巔峯,幾近宗師。

在這幾人中,無疑是資歷最老,說話也最有分量。

“沒錯,就算要選統帥,訓練X計劃精兵,也當是由我師父韓老主持大局纔是。”

一旁的青年不滿的附和道。

“嗯,說的有幾分道理,論修爲江東幾人能與韓老爲敵?”

“這位是?”

譚滄海見發話青年,雄壯威武,氣脈悠長,不禁問道。

“這是我的得意徒弟宋彪,已得我劈空掌六成火候,是獵鷹副隊長,實力已達內煉中期。”

“此前呀,也是宋參謀之子,虎將之後,只是爲小人所害,落了難。”

韓丙寅得意舉薦之餘,不免長長的嘆了口氣。

若非他極力保住宋彪,只怕他受牽連,連參與X計劃的資格都沒有了。

“師父放心,這次我經過特訓,定會自洗前仇,爭立新功!”

宋彪一想到秦羿那傲氣的面孔,不禁恨的牙根癢癢! 對宋彪來說,這是最後翻身打敗秦羿的機會。

秦羿再牛逼,也不過是一個藥材商人,一個地下龍頭而已。

三大軍區看中他,不過是醫藥方面的合作。

歸根到底,這世道還得看實力。

他如今進入X計劃,成爲兵王,報宋家之辱,指日可待。

‘沒錯!只有成爲兵王,如軍中武神燕九天一般尊貴,莫說秦侯,整個天下都將敬我如神!’

宋彪緊握拳頭,心頭暗暗發誓!

“滄海兄,待會你我定要讓這位指揮官一點顏色瞧瞧!”

“記住了,千萬別留手,能打殘了別手軟。”

韓丙寅叮囑道。

“韓兄放心,我自有分寸。”譚滄海會意道。

轟隆隆!

直升機在廣場空地停了下來。

在衆人的期盼着。

劉國忠恭恭敬敬的引着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徑直而來。

“秦羿,怎麼走到哪都有這小子,他來幹嘛?”

仇人相見,分外眼明,宋彪濃眉一沉,納悶嘟噥道。

“彪仔,怎麼了?”

韓丙寅見愛徒神色不對勁,問道。

“師父,他就是奪走我宋家家產,逼走我父親的江南首惡,秦候!”

宋彪恨然道。

“好啊,一個地下的小馬仔手都伸到軍中來了,這還了得?”

“彪仔你放心,待會我定要親手廢掉他,爲你報仇,以正軍威!”

韓丙寅冷冷道。

“沒錯,一個小屁孩能有啥本事,還想騎在咱們頭上拉屎撒尿,門兒都沒有。”

譚滄海與他相視一顧,彼此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

X計劃是整個南方三大軍區的百年大計!

若是能幹掉秦羿,領軍人就必定是他們倆了。

到時候此計一成,他們可就是名垂千古的歷史功臣。

於公於私,今日絕不能留手!

另一邊,來自獵鷹大隊的黃耀東、唐驍月、和尚三人卻是欣喜若狂。

他們沒想到,X計劃的一號長官竟是秦羿!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他們絕想不到,秦羿的手直接伸到了三大軍區最高指揮層!

秦侯大人的能量,還真是讓人難以想象啊!

“全體都有,立正!”

劉國忠肅然大喝。

他是X計劃的副指揮,軍中日常負責人,又是驍龍軍團的團長,在軍中成名已久,說話自然是有威信力的。

士兵們齊刷刷站的整齊。

“現在我宣佈,大秦基地X計劃一號執行長官秦候將對你們進行首次檢閱!”

“下面,請鼓掌歡迎秦長官!”

劉國忠說完,面向秦羿敬了個軍禮。

“嗯!”

秦羿微微點了點頭,走到陣前。

沒有掌聲,沒有歡迎的笑臉。

只有鋼鐵一般,冷酷、鄙夷的冷視!

校場上三百精英,此刻心頭好不失望。

他們實在看不出來,這個一臉清秀的學生仔,有什麼資格成爲X計劃的最高長官。

隨便從軍區精英中拎一個出來,都要比他更魁梧、雄壯!

秦羿的出現讓士兵們覺得原本神聖的X計劃,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一個學生仔,也想統領他們?

還妄圖與燕家軍比高低,開什麼玩笑,這樣的軍隊能有前途嗎?

“各位,你們似乎對我很不滿、很不服嘛!”

秦羿抱着胳膊,吹了吹眼角的劉海,臉上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這位秦長官,請問你是什麼軍銜啊,敢號令我等?”

譚滄海率先發難。

“我不是軍人,無任何軍銜!”

秦羿平靜答道。

“我三大軍區是沒人了?”

“派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學生仔,拿了雞毛當令箭,耍威風來了。”

“沒有軍銜,你也敢來這裝大頭,這裏最次的也是個中蔚,請問你算什麼東西,跑到這來撒野?“

譚滄海與韓丙寅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是我師父秦侯,你們這些井底之蛙哪知道他……”

黃耀東見有人損秦羿,頓時出列駁斥道。

話音未落,韓丙寅身形一閃,擡手一巴掌就把黃耀東打翻在地。

“兔崽子,我以總教官的身份,好好教教你,怎麼跟上級,跟長輩說話。”

“師父,什麼師父!“

“你們這裏三分之二的人都是老夫、霍師父教的,我打你,你服不服?”

韓丙寅指着黃耀東的鼻子,冷冷道。

他這一巴掌是打的是黃耀東,但誰都知道這是打給秦羿看的。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耀東!

唐驍月、和尚衝過來,扶起黃耀東,冷冷的對視着韓丙寅。

“韓總教,念在你是軍區元老功勳,我敬你一句。你打我不要緊,但你們侮辱我師父,就是作死。”

“我勸你,別自取其辱,否則必將後悔!”

黃耀東擦掉嘴角的血水,冷森森道。

“黃耀東,我是獵鷹副總隊長,我令你馬上向韓老道歉。”

宋彪呵斥道。

“憑什麼?別忘了,在大秦基地,你我都是X計劃的士兵,你我同級,你沒資格命令我們。”

唐驍月冷笑道。

“你,你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