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剎那間,這夥人就要打架,但還沒等他們開打,葉飛揚卻是喊住了他們,“我們葉宗會第一條條例,就是兄弟之間,不可以自相殘殺,如今你們已是會中成員,難道想違反條例嗎?”

“揚哥,我們錯了!”

葉飛揚的聲音不大,可聽到這話的幾人,卻立馬安靜了下來,如犯了錯的孩子一般,看向葉飛揚。

葉飛揚正被慕容伊雪逼問着,“老實告訴我,爲什麼要成立葉宗會?”

葉飛揚叫苦不迭,“那個伊雪美女,我是被逼的!”

“你是被逼的?”慕容伊雪一臉鄙夷的看着他,“人家逼你,你就成立葉宗會?那要是人家不逼你,你還不成立個國家啊!”

葉飛揚點點頭,“你怎麼知道?”

慕容伊雪瞪了他一眼,“少跟我貧嘴,老實交代,你們宗會都做過哪些殺人放火的事?要是說不出來,我就斃了你!”這一刻的慕容伊雪,一臉嚴肅,完全沒了之前的嬉笑,那樣子似是對待重犯一般。

葉飛揚聳聳肩,“既沒殺人,也沒放火!而且,會中成員,多是學生,要不你問小六!小六,你今年多大了?”

小六慌忙答道:“揚哥,今年我十二了,在上六年級,過了年就小學畢業了!”

“你十二?”慕容伊雪沒有好氣的瞥了小六一眼,“你要是說你五十二還差不多!”

“我有那麼老嗎?”小六摸摸成熟的老臉,隨後朝葉飛揚聳聳肩,“揚哥,我盡力了!”

葉飛揚點點頭,之後一臉笑意的看着慕容伊雪,“那個伊雪妹子,你跑了那麼久了,相信一定餓了,我請你去吃飯吧!想吃什麼隨意挑!”

慕容伊雪搖搖頭,“我想吃天上的星星,你能給我摘下來嗎?這纔出來多久,就餓了?整天就知道吃飯,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用?”

葉飛揚詭異一笑,“我的用處多了,比如說,你生氣了,我可以給你當出氣筒,你哭了,我可以給你當臂膀,你孤獨了,我可以給你當玩偶,至於,你寂寞難耐了,我還會義不容辭,光榮獻身,現在知道我有什麼用了吧!”


“少來!”慕容伊雪本想繼續斥責葉飛揚的,奈何跟葉飛揚折騰了那麼久,她不餓纔怪。生怕葉飛揚聽到她肚子咕咕亂叫,她只能捂住肚子,朝葉飛揚冷哼道:“想讓我不追究行也!只要跟我辦案這段時間內,你老老實實,完全服從我,我就不再追究你們!”

“真的?”葉飛揚滿臉欣喜。

慕容伊雪點點頭,“當然,只要你說到做到,我就說到做到,可你若是反悔的話,小心我也反悔!好了,吃飯去!” “你不是說你不餓嗎?怎麼要去吃飯了?”葉飛揚有點困惑,就在三十秒前,慕容伊雪還將自己罵的毛都不是,可三十秒後,她竟主動提出去吃飯,這是葉飛揚未想到的。

“怎麼?”慕容伊雪瞪了他一眼,“你需要做的是完全服從我,哪那麼多爲什麼?”

“額……”葉飛揚如被欺負了的小媳婦一般,點點頭,之後就領着一夥人去了。

望着低聲下氣的葉飛揚,小六隻能蹭蹭他的肩膀,詢問道:“揚哥,我們不會要被她壓榨一輩子吧?”

被葉飛揚驚人速度折服後,他們就認爲葉飛揚是無所不能的,整個世界,沒有能制服他的,可不想,葉飛揚卻是被慕容伊雪搞成這樣。

讓他上東,他不敢往西,讓他吃飯,他不敢去攆雞!

如此乖順,真是窩囊透了!

被小六一提醒,葉飛揚不覺失敗的很。從秦小雨,到王紫嫣,再到丁雨涵,葉飛揚哪次失手過?哪次不是勝利而歸!雖說與幾人的結果是差了點,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可是春意盎然的!

可沒想到,到了慕容伊雪這兒,一切都變了!他竟成了奴隸,一個不折不扣的奴隸!

男人什麼都可以沒有!

但……尊嚴、面子、骨氣,不能沒有!

剎那間,一個個英雄就義的畫面便浮現在他眼前。

最終葉飛揚,終於甩了甩頭髮,怒吼道:“頭可斷,血可流,皮鞋不得不上油!慕容伊雪,老子就是葉宗會的老大,並且殺過人放過火,你能怎麼着吧!還有,老子就是無惡不作,童叟必欺,你能怎麼着?你要是敢說一句話,老子就把你強【奸】掉!”

如此豪言,頓時讓周圍兄弟叫好不迭,“揚哥,說得好!”

“男人就該像揚哥這樣活着!”

“TMD,紅顏禍水,沒有女人,我們不還是有雙手嗎?揚哥,兄弟以後就跟你混了!什麼臭女人,滾一邊兒去吧!”

被葉飛揚豪言渲染的幾人,如要上斷頭臺的烈士一般,竟是挺胸擡頭,大步向前走。

“蓬蓬蓬!”

不知是他們跺地力氣太大,還是他們走的太整齊,竟是將地面跺的錚錚作響。

“你們是要造反嗎?”剛纔,慕容伊雪還在思忖,以後該如何折磨葉飛揚,現在倒好,葉飛揚不但不聽,還造反了,並且,還放出豪言。

葉飛揚甩了甩頭髮,“不服氣,就過來,哥哥讓你爽個夠!”

“變態,死變態!”

跟隨葉飛揚的至少有十八人,這裏人煙稀少,生怕葉飛揚玩真的,慕容伊雪只能怒罵道。

葉飛揚向她拋了個媚眼,“慕容伊雪,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要是再罵我一句,我可玩真的了!”

“變態……”慕容伊雪就要怒罵,但卻是被葉飛揚【淫】蕩的笑聲嚇到,只能點點頭,妥協道:“葉飛揚,算你狠!你給我等着!”

之後,就準備繞過葉飛揚。

葉飛揚朝小六他們擺擺手,“你是在威脅我嘍?”之後,小六等人,竟把她圍了起來。

“你們要幹嘛?”小六等人的壞笑,也是笑了她一跳,“想幹嘛?惹怒我們揚哥,你說該怎麼辦?”

“變態!”慕容伊雪懼怕葉飛揚,可卻不害怕小六,小六話音剛落,她就朝葉飛揚罵道。

葉飛揚點着煙,吹了個菸圈,“呼——慕容伊雪,真以爲我不敢動手?你要是再罵我,我讓你嚐嚐,被十幾個人搞的感覺!”

“你敢?”慕容伊雪挺直腰板,好似要把葉飛揚吃掉一般。

葉飛揚避開她的眼神,“我敢不敢,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說着,葉飛揚便開始脫衣裳。

“喂——你玩真的啊!”見葉飛揚在脫上衣,慕容伊雪趕忙向後退縮,但不幸的是,小六他們已將她圍了起來,就算她再怎麼倒退,都逃不出去。

僅僅倒退幾步,就看到一猥瑣男子,詭笑道:“嘿嘿,還不從了我們老大!”

葉飛揚朝他們遞了個眼色,之後這夥人竟脫起衣裳。

“你……你們!”十幾個老爺們,在慕容伊雪面前脫衣裳,就算慕容伊雪脾氣再好,臉皮再厚也承受不住,頓時她就蹲在了地上,氣呼呼的哭道:“你們欺負人,欺負人!”

“欺負人?”葉飛揚偷笑道,轉而朝小六命令道:“小六,我對她沒有興趣,你上吧!”

“嘿嘿!”小六心領神會,之後就走到了慕容伊雪跟前,如電視中的太君一般,開始脫衣裳,“花姑娘,我喜歡!”

“不要,不要啊!”慕容伊雪抱頭大叫,之後就看到她撿起地上的石頭,朝小六襠部砸去,“去死吧!”

小六一邊脫衣裳,一邊看向葉飛揚,似是在跟葉飛揚說,“老大,我演的怎麼樣?是不是可以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了!”

可就在這時,一塊堅硬的石頭,猛然砸到他襠部,下一刻,就看到他雙手捂住褲襠,在那兒吼叫了起來。

“吼吼吼,吼吼吼!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再之後,就看到他如彈簧人一般,跳了起來,“我的命根啊,我的命根啊!”

而在他尖叫之時,慕容伊雪又撿起一塊石頭,朝他砸去,“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還好小六雙手捂着褲襠,擋下了這塊石頭,不然,他便爆體而亡了!

“我錯了,我錯了!”在慕容伊雪又一塊石頭襲擊下,小六終於認錯道,而這一刻,他終於明白,葉飛揚爲何不去碰慕容伊雪,而選擇他。

很是不甘的他,就朝葉飛揚看去,抱怨道:“揚哥,你是不是知道,她會拿石頭丟我?”


葉飛揚搖搖頭,“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會動用拳腳,沒想到,她會用石頭!”

“你怎麼不早說啊!”這一刻的小六,比竇娥還冤,可就在他還想抱怨下去時,只見慕容伊雪忽然站了起來。

下一刻就看到小六,擋住褲襠處的雙手,被踢了一下。

隨後,就看到小六倒在地上,翻滾起來,“誰說她不會動手動腳的!”

葉飛揚雙手合十,道歉道:“阿彌陀佛,我又錯了!”

“滾……” 憤怒中的小六,滿臉恨意,恨不得把葉飛揚撕成千萬段,但還沒等他把怒火放出來,只見慕容伊雪又拿起石頭,朝他襠部丟去,“敢非禮老孃,不想活了啊!”

不知是慕容伊雪扔的準,還是小六躲的慢,從慕容伊雪手中飛出的石頭,再次命中小六襠部。

瞬間,小六臉色就變成了墨綠色,整張臉如京劇臉譜一般,是那樣的好看,驚得其他人,身體抽動個不停,“六哥,那玩意破沒破?”


“應該沒有!”

“有點懸!”

一時間,衆人竟朝小六襠部望去,其中還一個傢伙,來到小六跟前,朝小六襠部摸去,“我說六哥,你那玩意不會報廢了吧?我來看看!”

“滾!”

捂着襠部的小六,哪還有半點力氣,不然,還會等他靠近,讓他摸到自己的褲襠?

摸到小六褲襠的剎那,那傢伙也是尖叫了起來,“溼了,溼了!六哥的褲襠竟然溼了!”

“溼了?”這話如重型炮彈一般,壓的在場之人,喘不上氣來。

“六哥,沒有那玩意,咱還是兄弟!”

“六哥,男人不一定要靠那東西!”

“你要是真完了的話,兄弟會給你完成傳宗接代任務的!”

“六哥,你要淡定,要淡定啊!”

“你們……”小六襠部劇痛,本不想說話的,被這些人譏諷,頓時站了起來,“還不送老子去醫院!”

“額……”這話更讓衆人,堅定了之前的猜想,“六哥不行了,六哥不行了!”

“還不叫救護車?”

這夥人不叫救護車,更是讓小六惱火的很。

知道小六苦衷的葉飛揚,只能嘆息口氣,“小六,不,燕大俠,我會好好照顧你老婆的!你,快給燕大俠叫救護車!”

“是,揚哥!”聽到葉飛揚命令,旁邊一小夥,慌忙撥通了電話,“喂,120嗎?我們六哥完了,你們快點來!喂喂喂……你們說話啊!”叫喊了半天,打電話的傢伙,才知道電話沒打通,隨即很失望的看向葉飛揚,“揚哥,這裏沒信號!”

“沒信號?”小六險些沒撞死在地,轉而就要怒吼,但還沒等他開口,慕容伊雪卻是不懷好意的來到他跟前,晃動了下手臂,“你那玩意,就那麼不結實?我可不信!”說着,還要給小六襠部一拳。

嚇的小六慌忙朝前跑,邊跑邊叫到,“你們給我攔住她,快點啊!”

“千萬不要讓她過來!”

“老婆,小六都這樣了,你就放過他吧!”

生怕慕容伊雪,把小六打傷,葉飛揚也是請求道。

“你還好意思替他求情?”葉飛揚不說話,慕容伊雪還不生氣,這一說話,卻是讓慕容伊雪怒了,“剛纔,是誰指揮小六,那個我的?”

“指揮小六?”葉飛揚故裝不知情,摸了摸腦袋,岔開話題道:“燕大俠走路困難,你們擡着他吧!”

“是,揚哥!”葉飛揚話音剛落,其中四個小夥,就像擡死屍一般,將小六擡了起來。

並且邊擡,邊咋舌道:“嘖嘖,你看六哥多好的人,竟被打成這樣?”

“褲襠上全是血!”

“好狠的大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