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禕不說話,周國棟尋思了一下,回過頭,突然被他揪住衣領。

周國棟一愣,「你瘋了嗎?我幫你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你現在想對我做什麼?你還想不想找到你和周紫的孩子了?」

周國棟的女兒,被她送走的女兒。

周孜月說她的爸爸是周國棟,她是被他送給別人家當童養媳的。

庄禕哪裡會想得到這個從一開始就跟他有所交集、總會令他刮目相看的孩子會是他的孩子?

金絲眼鏡下那雙眼顯得猩紅,捏再周國棟衣領上的手越攥越緊,「那孩子叫什麼名字?」

周國棟想要推開他的手,「周孜月!」

庄禕揪著他不放,恨不得掐死他,「你還是人嗎?你居然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

周國棟有點怕了,「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好歹是我把她養活大的,你呢,你做過什麼?要不是周紫這丫頭一意孤行的要生下你的這個野種,她會死嗎?」

周國棟料准了他不會真的對他動手,畢竟他是周紫的親哥哥。

庄禕心中有愧,對此無話可說,他突然搶走周國棟手裡的鑰匙,一把推開他,「你想要拿回周家,你做夢,周家不會再是你的。」

周國棟沒想到他會出爾反爾,他吼道:「你是想當著周紫的面讓周家落在別人的手裡嗎?」

庄禕背對著他,看向周紫的墓碑,默默的握緊了手裡的鑰匙,「她不會怪我的。」 南宮暉早就查到南宮唐失蹤之前去了卞城,一去便是杳無音訊。

他不是不知道南宮唐去幹什麼,但是人沒了消息,是死是活都沒人知道,南宮暉不是不想救人,他只是不敢去面對某些人。

之前的一些提醒,不管是門口的炸彈,還是直接發送來的消息,都足以說明他隨隨便便就能來到他身邊,南宮暉心裡還是怕的,畢竟這個位子他得的不光彩。

南宮暉憂思過度,短短半年時間雙鬢已經出現了白髮,看到周國棟,他說:「你打算什麼時候去Z國把那個孩子帶走?」

南宮暉這麼執著要把周孜月帶回來,是因為他聽說了那個孩子對穆星辰來說很重要,只要能把小的帶走,穆星辰一定沒有心思再去做其他事。

周國棟說:「我今天來就是想跟您說,這件事您就放心好了,不用我親自去,有人會把她帶走的。」

南宮暉蹙眉,有些不滿,「什麼叫有人會把她帶走?我不是已經跟你說了嗎,其他人根本帶不走她,我要你親自去!如果能靠別人,你覺得我為什麼要把你放出來?」

這話已經是極致,周國棟心裡清楚自己的作用,「我知道該怎麼做,當初我能把她送走,現在就能讓她離開,您放心吧。」

他做事南宮暉還真不放心,要不是這次走投無路只能靠他這個親爸去要人,南宮暉一定不會管他是死是活。

*

學校操場,周孜月坐在雙杠上啷噹著退,接著狼海的電話。

「一棟房子換一個人才,我這不叫大方,我這叫精打細算,賺大發了。」

狼海對她的胡言亂語早就習慣了,他嗤道:「我都已經知道了,你們之前有交情嗎,什麼人才,一個長得斯斯文文的男人,他能幹啥?」

「他能幹的多了,總之比你有用。」

狼海一聽,不樂意道:「你現在行啊,弄了個老闆瞞著我也就算了,現在還拿我跟別人比,比就比吧,還這麼貶低我,你到底跟我親還是跟那個人親?」

「親什麼親,我說的是事實,黑澤你有沒有聽過,你還敢跟他比!」

「黑澤?」狼海尋思半天,過去他聽她說過,「你說的是那個黑客?你不是說他已經消失很久了嗎?」

「消失又不是死了,誰說消失很久就不能出現了?」

「可是我看他長得也不想黑客啊。」

神豪從簽到開始 「我看你長得還不像好人呢,不跟你說了,我要去上課了。」

狼海嗤笑,「就你,還上課呢,上課睡覺吧。」

「你管我!」

掛斷電話,看到一條庄禕發來的信息。

【小月,跟我見一面好嗎?】

這是什麼語氣啊,看著怪怪的。

周孜月:【你不是在M嗎?】

庄禕:【明天中午,給我個地址,我去找你。】

周孜月:【哦,明天我上學,你來學校找我吧。】

*

放學回家,周孜月突然想起來周國棟的事,他要回了房子,下一步應該就是來找她了吧。

「哥哥呢?」

周孜月回到家沒有看到人。

李娟說:「少爺說公司有事,他過去看看。」

周孜月放學都四點了,磨磨蹭蹭到家都五點多了,這會兒去公司,別人都下班了他去幹什麼?

「是出什麼事了嗎?」

李娟也沒瞞她,點頭說:「好像是出了什麼事,少爺接了個電話之後出門的。」

公司能出什麼事?

等了一晚上,快到十點的時候穆星辰才回來。

周孜月從沙發上爬起來看著他問:「出什麼事了?」

穆星辰猶豫了一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丫頭上次因為唐文的事跑了,穆星辰猶豫著這次的事要不要告訴她。

見他神色頗為閃爍,周孜月眯了眯眸子,「幹嘛不說話?」

「昌盛集團出了點事。」

周孜月想了一會,「哦」了一聲,什麼都沒說,轉身坐回沙發上繼續看電視。

「你不問問出什麼事了嗎?」

周孜月搖頭,「跟我又沒關係,我問它幹嘛,再說問了我也聽不懂。」

她不想問,穆星辰反而更想說,免得她那個不大的小腦袋瓜里裝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穆星辰坐在她身邊說:「最近有人在攻擊昌盛集團,偏巧受到影響的是跟我們的合作案。」

周孜月看了他一眼,「你在乎這一筆生意?」

「不在乎,但本來就是因為利用了唐家才跟他們合作,合作案馬上就結束了,我不想在這時候連累別人。」

「連累?」周孜月聽懂了其中的關鍵,「你的意思是攻擊昌盛集團的人是沖著你來的?」

「可能吧,昌盛集團並非小公司,手裡也不止這麼一個合作案,可偏偏事情出現在這,我覺得未必是巧合。」

周孜月聽著聽著就認真了,回過神,她不高興的說:「你跟我說這些幹嘛,我又不懂,你別總是把我往坑裡帶。」

「不懂沒關係,可以學。」

周孜月嗤道:「我才不學。」

「學了以後公司給你管。」

「不要,那多累啊,我就想過那種懶蟲一樣的生活,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我們剛見面的時候我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嗎,你這人怎麼這樣,總想給我安排事做。」

她確實說過這話。

穆星辰輕笑,「好吧。」

穆星辰站起,周孜月突然拉住他的手,「周國棟的事怎麼辦?你不能只管唐家不管我。」

穆星辰摸著她的頭笑了笑說:「你忘了,你現在是楊月,不是周孜月,他想把你帶走只能去平洲穆家,我們不回去就是了。」

周孜月:「.…..」這也行?這難道不算玩賴?

穆星辰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書包,書包上別著一個胸牌。

他拿起來放在茶几上,指了指上面的名字,「楊月。」

八零之悍媳當家 原本楊月和楊辰只是兩個名字,在知道周國棟出來的目的之後,穆星辰就已經決定把楊家兄妹坐實,只要在這卞城,沒人會說楊家小妹是周國棟的女兒,就算他親自來也沒用。

周孜月看著胸牌上的名字,小嘴覺得老高,「可是我不想當你妹妹。」

穆星辰看著她,微乎其微的點了下頭,「只是暫時的。」

*

第二天中午,庄禕遲到了,害的周孜月在學校門口站了半個多小時才把他等來。

庄禕來了也不說自己來幹什麼,帶她去吃飯,他飯也不吃只顧著盯著她看。

周孜月咽下嘴裡的菜,「你怎麼回事啊,房子還沒給你過戶你怎麼就跑這來了,你該不會被周國棟給騙了吧?」

十二年了,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孩子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現在突然告訴他這個會說、會笑、會自己吃飯、還會幫他解決難題的孩子是他的女兒,庄禕有些不知所措。

「我說你老盯著我看幹什麼,說話呀。」

庄禕從口袋裡拿出鑰匙,眼底突然有些泛酸,「這個還給你,我沒有把房子給他。」

周孜月拿過鑰匙看了看,「為什麼,你不是要找人嗎,怎麼,他騙你了?」

庄禕搖頭,一瞬不瞬的看著她那嬌俏的小臉,「沒有,他沒有騙我,只是我要找的人已經不在了。」

「我就說嘛,我都沒聽說過自己有個什麼姑姑,他肯定是想騙你,還好你沒那麼笨。」

看她眉眼彎彎的,庄禕多少有些心酸。

一轉眼,她已經這麼大了,自己已然錯過了太多,他不知道自己是該繼續錯過,還是該跟她說出一切。

「小月,你之前說,你是被周國棟送人的,你想不想離開這?」

「不要。」周孜月拒絕的乾脆,想都不想。

庄禕來的太匆忙,甚至都沒有想清楚要不要認她,如果說出一切她能接受嗎?她還這麼小。

「小月。」

周孜月抬頭看他,「你今天怎麼了,怪怪的,是不是周國棟跟你說什麼了?你要找的那個人,她不在了,對不對?」

庄禕蹙眉,鏡片下的那雙眼蒙上一層失落,「對,她不在了,十二年前就離開了。」

「節哀順變,多這麼多年了,你現在難過也無濟於事,別想太多了,吃飯吧。」

「我能抱抱你嗎?」

聞言,周孜月筷子夾起的一塊肉啪嗒掉在了盤子里,她看了一眼庄禕,「幹嘛,你想占我便宜啊?」

她行為乖張倒是不像她媽媽那麼溫柔,庄禕搖了下頭,「算了,能看到你好好的,比什麼都好。」

「說什麼呢,我聽不懂。」

「沒什麼。」

庄禕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樣的場面,知道她是自己的孩子之後,他一心想要見她,現在見到了,他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周孜月突然洋溢著笑臉,「這房子你雖然沒要,但是你答應我的事不能不算數,你說是不是?」

本來是一棟房子換一個人的,現在他房子沒要,周孜月覺得交易要落空。

誰知,庄禕卻說:「我答應幫你,幫你做事,任何事。」

「真的?」

周孜月晶亮的眼炯炯有神,看到她能這麼開心,庄禕心想,足夠了。

「嗯,真的,你要不要跟我去北國?」

周孜月愣了愣,「去北國幹嘛?不去。」

「去走走,看看,上次我父母見了你之後一直說你很可愛,還想再見見你。」

周孜月不害羞的說:「是吧,誰見了我都說我可愛,真是的,我也沒辦法,天生的,估計我老媽就是像我這麼可愛。」

「不像,她很沉穩,但是她很漂亮。」

周孜月只是隨後那麼一說,庄禕的話說的她愣了一下,「你見過我老媽?」

庄禕低了低眸子,不自在的說:「我不是說了嗎,我認識你姑姑,所以……」

「所以你見過我媽媽是吧?可惜了,我沒見過,家裡沒有個照片什麼的。」

「其實你媽媽她……」

「小月。」

庄禕被走來的人打斷了要說的話,他回頭,看了一眼穆星辰。

「哥哥你怎麼來了?」周孜月興奮的躥起,撲了過去。

穆星辰看了一眼庄禕,「你是……」

「你就是小月說的那個哥哥?」

庄禕這語氣聽起來不像是個單單認識的人,穆星辰說:「是,你是哪位?」

周孜月摟著穆星辰不撒手,說:「黑澤,他是黑澤。」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