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效濃 | 不把自己框死

廖效濃 | 不把自己框死
 

 

廖效濃

一場演出,愛上說唱

眼前的廖效濃比起舞臺上顯得更清瘦,一口廣普,講話溫和又緩慢。化眉毛時,他特意跟化妝師說,不要畫粗,細長一點兒。

23歲的廖效濃演繹著出名要趁早這句話。

15歲,愛上說唱;17歲,發佈瞭人生第一首單曲《不會是你男友》;18歲,開啟瞭第一場巡演;19歲,從地下進入到大眾視野……當下,他已成為新生代說唱歌手的代言人。

廖效濃喜歡上說唱的故事非常戲劇。2013年15歲的他第一次在live house聽到說唱,就此被擊中。在此之前他並沒有什麼音樂基礎,隻是愛周傑倫的歌。他給我們認真講述瞭這個故事,當時他認識瞭一位網友,有天這位網友帶他去瞭廣州的地下說唱現場TU凸空間,大概能容納1000個人。

那一場是當年全廣州所有Rapper的說唱盛會。看瞭一晚上,他也沒覺得馬上愛上。在臺下他覺得臺上的歌手都是明星,並沒跟他們建立心理上的聯系。演出結束後,朋友帶他去徐真真在江南西的工作室玩,他才知道他們認識。是怎麼認識的呢,朋友是做批發的,徐真真也是做批發的。

廖效濃由此認識瞭徐真真,開始就跟他學說唱。

讓廖效濃意外且驚喜的是,“一接觸我發現這是一件我很感興趣也很容易的事情。”但一開始他沒想當說唱歌手,想的是當制作人。後來陸續認識瞭很多搞說唱的,大傢湊錢在江南西做瞭個工作室,他免費給大傢錄歌。

就這樣做瞭一年多,2015年廖效濃心血來潮演唱瞭第一首自己的歌《不會是你男友》,鬧著玩一樣,結果發現很受歡迎,就此從幕後到臺前,成為一名說唱歌手。

日後他為“江南西”也寫瞭一首歌,講述這個對自己意義深刻的夢開始的地方。“我想讓別人記住我來自哪裡,這是我最開始做音樂的地方,也是我做音樂獲得成績的地方,這個地方的文化孕育瞭我。”

江南西入駐著很多廣州本地的潮牌工作室和音樂人的工作室,像TT等廣州的說唱元老工作室、住的地方都在那裡。一開始廖效濃並不知道大傢工作、住都在這裡,他駐紮這裡,純粹是因為房租便宜。

其實哪怕成瞭說唱歌手,廖效濃也並沒有確定以後走說唱這條路,因為賺不到錢,養活不瞭自己。

2015年之後的兩三年,是他被媒體形容為“生活落魄”的階段。

最窘迫的是去夜店當“氣氛組成員”,晚上10點到,酒吧開一個臺給他和同事,幾個人在卡座裡假裝很嗨地玩,一直玩到凌晨4點下班。每天是150塊錢。“後來弄得我生物鐘很不好,經常4點多回去耳朵嗡嗡睡不著覺,7點多才能睡著,整個人精神狀態不太好。”他堅持瞭半年。

然後他希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尋找更多的機會。2016年5月份在春光明媚的季節他從廣州飛到北京,找傢裡拿瞭點兒錢,租在通州,在自如找瞭四房合租,每人一間帶鎖小房間,月租3500塊錢,一下交瞭半年的房租。

但北京並沒給他帶來什麼機會,他在北京沒什麼朋友,又不愛出去社交,基本天天待在傢裡,最久一個月都沒有出門。到最後機會渺茫,他漸漸感覺抑鬱。半年過去,房租到期,他兩手空空回到廣州,當時已是北京冰天雪地的11月。回憶那段時間,廖效濃最深的記憶是,北京很幹,他的皮膚出瞭問題。

回到廣州,他沒告訴傢人,扛瞭三個多月才跟父母說回來瞭。為瞭不讓他們擔心還騙他們說自己在北京賺瞭點兒錢。至於為什麼不找傢裡資助,“因為傢人也沒什麼錢。”

就這樣到2017年,形勢一下子變瞭。

《中國有說唱》讓整個說唱圈一下子得到瞭前所未有的關註,廖效濃看到大傢都“走起來瞭”,最典型的比如TT,他覺得“我也不想落後,就好好做瞭”。更實在的是,“節目播出對我的幫助是商演變多瞭。工作一下子多到離譜,7月份的時候一個月每天都可以接到,一下排到12月瞭,北上廣,蘇州、南京、成都全國都有。”他終於可以賺錢瞭。

 

 

廖效濃

我不是IDOL的料

經過三四年的穩健發展,當下23歲的廖效濃已經完成瞭個人第二輪巡演以及四張專輯/EP,被稱為顏才兼備的Rapper,作詞、作曲到後期制作一人就可搞定,同時風格突出,被稱為萌帥系新生代說唱歌手,迷妹無數。

一系列密集的演出帶給他最大的感受是他一再感嘆太累瞭,因為做瞭11場,最考驗的是體力,沒什麼秘笈,都是硬頂上。那段時間睡覺,他完全沒有辦法平躺,會呼吸不上來,心跳很快。醫生說就是太勞累瞭,這是竇性心動過速,需要好好休息。

下次再巡演,他說想精簡到隻有三場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