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凡心裏都有些鄙視自己,自己什麼時候成了個相信有鬼,膽小如鼠的人了。

向着地上吐了吐口水,罵道:“我去,誰家的狗,居然在這裏拉屎,真晦氣。”,然後將腳在牆上擦了擦,才又吹着口哨,屁顛屁顛的走着。

速度雖然不快,但是步子邁得很大,張不凡很快就到了玲瓏巷,看着被風吹動的窗簾裏,映出兩個交歡的影子時,張不凡皺了皺眉,看着三樓那玻璃窗後裸體沐浴模糊的影子,還有那兇器,張不凡心裏那個糾結,真有一種沐浴鴛鴦的衝動,搖了搖頭,這個似乎有點邪惡。

張不凡在地上擦了擦狗屎,這才準備進屋。

那黑影再次出現了,張不凡火不打一處來,我去,這年頭還有撞鬼嚇人的不成,別以爲我怕鬼啊,雙手叉腰:“撞鬼嚇人,還真把自己當鬼是吧。”,張不凡吼道,這聲音太大的緣故,窗簾後那交歡的影子頓時成了一條線,沒有了剛纔的那般誇讚。

那黑影繼續靠近,張不凡感覺到了殺機,心想:“尼瑪僞裝得真好,剛纔怎麼沒發現。”,就在張不凡思考的瞬間,那黑影已經消失不見,轉而是一個黑衣人向着張不凡走來。

張不凡嘴角輕輕的抽動了一下,嘿嘿一笑:“閣下跟着我,想必你的目的達到了吧。”,跟着自己卻沒有動手,估計不會是想殺自己那麼簡單。

那黑衣人和剛纔那黑衣人沒什麼兩樣,就連高度也和之前的那個一樣,張不凡的思維風扇般的轉動,很快就有了滿意的答案,“之前那個只是掩護,這個是尋找我的老巢,兩人肯定都是那個馮大剛派來的殺手。”。

“看來你很清楚了,那就快把東西交出來,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些。”黑衣人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冷冷道。

眼神都不打張不凡,雙手交叉于丹田處,好似用內力講話一般。

“高手,又他媽是一個高手啊,看來我今天沒安穩覺睡了。”張不凡想着,從黑衣人表現,張不凡已經斷定,這個黑衣人也是一個內外兼修的高手。

“什麼東西啊,我不知道啊,知道的話,我很樂意的給你不是,你說的不會是錢吧,我可沒有啊,我狠窮的,還有啊,我不是處男了,所以沒有什麼值得你搶的。” 魔卡諸天 ,雙手環抱,一副怕劫財沒有,劫色也沒有。

卻是真正的感覺到這是真的有命喪的可能,真正的危機這一刻纔是那麼明瞭。

黑衣人擡眼看了看張不凡,又冷冷道:“你說是不說。”,這口氣就是威逼。

“……”

張不凡很是無語,攤開了雙手。

黑衣人眼神充滿殺意,殺氣在空中蔓延,張不凡很明顯的感覺到這殺氣在波動,不由打了個寒顫,心想:“終於忍不住了吧。”。

黑衣人出了手,張不凡別的不行,看招式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黑衣人和之前那位一樣,出招都是穩穩當當,不留一絲破綻,張不凡之前還有些懷疑,不過這時卻是很確定,這傢伙和之前那個黑衣人肯定是一夥的。

黑衣人左腳向前,右手成拳,左手環抱右手肩胄,很猛的向着張不凡的丹田打來。

“我靠,居然和自己一樣,想讓我暫時失去提氣的能力,真jb聰明。”

張不凡嘴角的輕笑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焦急的神色,但是卻很淡定,起身一跳,雙手成掌護住小蛋蛋,在空中又換了個姿勢,雙鬼拍門,後空翻,毫不猶豫的攻擊黑衣人面門。


黑衣人這下吃了一驚,這成熟的動作,威猛的攻勢,卻是由被動到主動,怎麼想也不會是十多歲的孩子有的。

原本還不相信,十多歲的孩子能這麼淡定,這就夠讓他吃驚的l。

黑衣人卻不是收回拳向後退以躲避張不凡的攻擊,而是很迅速的向前。

張不凡穩穩着地,這一擊撲空,心裏暗罵道:“雜碎,挺聰明啊。”。

黑衣人這下不敢在小覷張不凡,眼神裏的殺氣更加強烈,率先又出了一招十字託,所謂十字託,就是出招的時候形似十字。

黑衣人的腳尖豎起,雙手排開,像跳芭蕾舞一樣,很迅速的轉動了起來,像個的倒過來的大風車,向着張不凡猛攻。

張不凡很奇怪,這種招式從沒見過,不過卻是沒有破綻,和自己之前的那會不會是一個道理呢,張不凡這下明白了過來,這只是疑兵,後招在後邊呢。

張不凡後退,等着黑衣人出後招的瞬間,爆掉這傢伙。

果然,黑衣人轉了兩圈後,一個箭步,雙手向前,直直攻擊張不凡要害。

我去,這什麼招式,太爛了,張不凡一個側踢,一腳踢在了黑衣人的側腰上,雖然不是要害,但絕對能奏效。

黑衣人卻是沒有絲毫反應,反而自己倒是想踢在了鋼板上一樣,腳火辣的疼。

同時張不凡胸前也捱了黑衣人一拳,悶哼了一聲,飛出了數裏。

張不凡暗暗罵道:“操你娘,出手也太兇橫了吧。”,從地上爬起,抹了抹嘴角的血絲,準備和這傢伙決一生死。

………………… 黑衣人速度很快的衝向張不凡,張不凡默唸了一遍口訣,頓時覺得胸悶好了許多,而且還充滿了力量,不由有些吃驚,心想:“這御龍九重天太厲害了吧,居然能瞬間回氣,剛纔失去的內力這下又給找回來了,這太他媽吊了。”。

黑衣人並沒有發現張不凡的異樣,在離張不凡一米的地方突然跳起,一飛腿直擊張不凡的門面。

張不凡原地不動,只是略微做了個手勢,一把抓住了黑衣人的腳,那傢伙力道可真大,張不凡退後一步才接了下來,很迅速的往地上一引,張不凡跳起,動作迅速快猛,向着黑衣人的頭踩去。

黑衣人來不及躲閃,很迅速的扭了扭頭,張不凡這一腳就只踩在了黑衣人的肩膀上,張不凡此時是金雞獨立,屁股一沉,只覺黑衣人的肩膀骨頭髮出被踩斷的聲音。

高手過招往往就差那麼點,要不是黑衣人頭扭得快,碎的課是他的頭了。

張不凡一個後空翻,又是一腳踢在了黑衣人的後背,黑衣人飛出兩米,張不凡穩穩落地,伸手弄了弄頭髮,冷冷道:“怎麼樣,是不是現在覺得你剛開始說的話是錯誤的。”,然後看了看地上的黑衣人,像狗啃屎的姿勢一般在那撲着。

讓張不凡更加沒想到的是,爬在地上起不來的黑衣人,居然偷襲他。

就在張不凡轉身的那一刻,地上的那黑衣人突然跳起,嘴角上一絲血跡,眼神驚恐中帶有恨意。

極快的拿出匕首,衝向張不凡。

張不凡只覺一陣熱氣在大跨上流下,後頭看了看,黑衣人正邪魅的看着自己,張不凡在看了看自己的腳,那鮮血正流得嗨皮。

張不凡先是嘴角一笑,隨後怒意重重,一掌劈向了黑衣人的脖子,黑衣人暈了過去。

張不凡看了看匕首,血跡斑斑,冷冷的將匕首從大跨上拔出,鮮血濺出,感覺有些頭暈,慢慢的,拖着腳向住所走去。

…………………….

“咦,這裏是天使姐姐住的地方嗎?怎麼這麼白啊,我靠,現在都幾點了,早該上課了,我又睡過頭了。”張不凡看見房間裏什麼都是白色的,頭暈暈的,不知所云。

正欲起身,卻發現腿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了。

進入張不凡眼睛的是一個穿着白色護士服的護士,見張不凡醒來,不由高興,衝門外叫道:“他醒了,他沒事了。”。

張不凡一陣鬱悶,自己怎麼會在醫院,自己怎麼不在住的地方,難道自己意外了。

門外突然‘噹’一聲被推開,張不凡看見的是一個熟面孔,不過還是個護士。

“左千芮,你怎麼會在這啊。”張不凡一翻感嘆,心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春夢,居然夢見這個制服誘惑。

左千芮聽說張不凡醒來,很高興的推開門,進去,卻聽見張不凡莫名的問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什麼啊,這裏是醫院啊,你不知道嗎?你自己流了好多血,差點就不能醒來你知道嗎?”左千芮粉臉一紅,原因是張不凡盯着她的胸口看。

張不凡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眼光,回憶了一下,大叫了起來,“我靠,我真的意外了。”。

這話一出,兩位護士不由笑了起來,這個意外她們可是見得多了,這男人意外來醫院的還是第一次,說實話這有些想歪了。


“你不知道嗎?是你朋友將你背來的,不然後果怕是很嚴重,不是意外那麼嚴重了。”另外一個護士笑了笑。

張不凡大概弄懂了,自己被捅了一刀,然後就來到了這醫院,見到了傳說中的美女護士。

“我懂了,想不到我也有今天啊,左護士我什麼時候能出院啊。”張不凡看了看自己裹得嚴嚴實實還綁在牀上的大腿,然後和悲催的問道。

“這個不好說,多則十天半月,少則一週吧。”左千芮知道這傷筋動骨一百天的道理,她這麼說已經是安慰了。

張不凡眉頭一皺,心裏暗罵道:“我嘞過去啊,就這麼點傷要那麼久嗎?我自己隨便找點草藥還比這快吧。”,想着那貴得滴血的藥,張不凡可是很糾結。

左千芮似乎看出了張不凡的尷尬之處,呵呵一笑:“張公子不必擔心,醫藥費已經有人給你付過了。”。

旁邊的護士檢查完張不凡的溫度然後就走出了房間,留給張不凡和左千芮兩個人。

“……”

張不凡被識破了,不勉有些尷尬,也沒問是誰付的,心裏一陣感激,沒想到自己什麼時候有個有錢的朋友了,居然這麼大方,日後肯定要還。

病房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兩人的呼吸都聽得很真。

“哎,我還要上學啊,那可不能耽誤,對了,你有手機嗎?可不可以借我用用。”張不凡不知道左千芮爲什麼還不走,在這看着自己,自己可保證不了不動她啊。

左千芮拿指正在打架,不知道說什麼,還想起上次那曖昧的一刻,這聽見張不凡說話,有些出神,“有。”,左千芮拿出三星的手機,遞給了張不凡。

張不凡撥通了教務主任趙世昌的電話。

“主任啊,我是張不凡。”張不凡說道。


電話那頭正喘着粗氣迴應道:“啊,什麼事情啊。”。

我靠,還在早上弄,太沒天理了。

“我想請假。”張不凡可不想雞皮疙瘩,想早點掛斷電話。

“我知道了,早就有人給你請過我,沒問題,在說,啊,我們這什麼關係啊。”電話那頭一陣陣的**聲將趙世昌的聲音全部淹沒。

張不凡掛斷了電話,一旁的左千芮可是聽見那**啊,有些不好意思的衝左千芮笑了笑,然後遞給了電話。

心想,到底是誰啊,假都給我請了,這也太周到了吧。

“對了,你的腿需要多捏捏,增加血液流通,這樣可以更快的好起來。”左千芮笑道。

“可是我這個樣子,可不好弄。”張不凡看着裹得嚴實的大胯,有些尷尬,這個地方是很尷尬的。

“來吧,我既然做了你的特護,這事情就我來吧。”左千芮笑着走了過來,在張不凡的大腿上揉了起來。

張不凡那個爽啊,一陣享受,那地方離自己的那神祕地方可是很緊的,時不時的左千芮會碰到,張不凡有些不爭氣的舉了起來。

臉色桃紅,左千芮也有些不好意思,還是第一次碰見男人的那種地方呢。

張不凡很爽的嘆着氣,雖然受了傷,那真是幸福,還有人揉大腿,還可以看咪咪。

張不凡正咪着看着左千芮的那兇胸,起伏不定,迷人至極。

就在這時,門被踢開了。

…………………… 什麼情況,是誰這麼流氓,居然這麼大膽敢踢門,不要命了。

張不凡正想大罵一句,那搖搖欲墜的門後出現一個人,這人似曾相識。

“搞什麼呢,你們這是,在醫院就這麼做,不合適吧,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進門的人說道。

“……”

張不凡很是無語,這管她什麼事情啊,就算是那個也不管她的事情啊,何況我們是清清白白的。

“你是誰啊,怎麼這麼拽啊,我的事情,你查什麼秧啊。”張不凡衝門口那女孩一吼,最討厭這種一副自以爲是的傢伙。

左千芮卻是一陣臉紅,想阻止張不凡說這話的,卻還沒來得及,張不凡就吼了出去。

“真是不要臉,這事我能不管嗎?”女孩雙手叉腰,一副要幹架的樣子,很是霸氣。

心裏那個不痛快,要不是我救你,你他媽早睡地下了,還跟我吼,你算老幾啊。

“給我滾,別在這打擾我休息,我的腿不好可就找你了。”張不凡看了看左千芮,感覺不對勁啊。

“張不凡。”左千芮扯了扯張不凡的褲子,然後說道,羞澀到了極致也是種美。

“什麼,你還有理了是吧,張不凡,要不是上次我輸給了你,不然我可不救你,救你可是超越你,讓你無地自容的死。”女孩一麻短髮,齜牙道。

心裏不爽到了極點,自己就恨囂張了,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張不凡一時間聽得有些迷糊,回憶了下,搜索了下有關比賽的東西,這才明白這個女流氓有些眼熟的理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