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懶得與她繼續虛以委蛇,站起身來,道:「青墨,跟我走。」

「且慢。」

羅剎公主的神色一正,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不一樣,道:「實不相瞞,本妃之所以還留在這裏,其實是想要與你合作,一起去做一件事。」

「我為什麼要與你合作?」張若塵道。

羅剎公主道:「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的那位朋友的下落?」

張若塵的雙眼中,湧出寒光,道:「你什麼意思?」

羅剎公主的眼眸一眯,隨後,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向張若塵扔了過去,道:「這是你打出的傳訊光符吧?」

這枚傳訊光符,正是張若塵來到巨鯨河流域,傳給木靈希的那一枚。

張若塵緊緊的捏住傳訊光符,道:「我打出的傳訊光符,居然被你給攔截,難怪我一直沒有等到她傳回消息。」

羅剎公主與張若塵對視,笑道:「對於空間修士來說,攔截一枚傳訊光符是一件難事嗎?」

「不是難事,但是,也不是那麼容易。想要攔截傳訊光符,除非你就在傳訊光符的附近。換一句話說,我打出傳訊光符的那一刻,你就在我的附近。」

頓了頓,張若塵又道:「你是什麼時候盯上我的?」

羅剎公主道:「在你攻打羅剎大軍的時候。」

張若塵再次將聖氣注入進傳訊光符,隨即,玉質的符籙散發出奪目的光芒,向著夜幕中飛去。

「回來。」

羅剎公主的手掌向前一伸,施展出一招空間扭曲。

頓時,飛出去的傳訊光符,又反向飛了回來。

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雙手同時伸出去,也是施展出一招空間扭曲,隨後,傳訊光符再次轉向,飛向遠處。

羅剎公主的雙眸一凝,露出一道氣惱的神色,手指一揮,打出一道空間裂縫。

「嘭。」

看到傳訊光符被空間裂縫擊碎,羅剎公主的臉上才是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道:「只要有本妃在,你的傳訊光符就傳不出去。」

「你是想要激怒我嗎?」張若塵道。

羅剎公主反問了一句:「你是想戰嗎?以你真聖初期的修為,還不是本妃的對手。等你修鍊到真聖的後期,或者是巔峰,說不一定能夠逼本妃施展出真正的實力。至於現在,為何要毫無意義的事?」

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包裹住全身,有着刺目的血芒向外瘋涌,一百道聖影從鎧甲中沖了出來,站在張若塵的四面八方。

「殺!」

張若塵凝聚百聖之力,一拳打了出去。

青色的凈滅神火,順着手臂涌了出來,化為一條巨大的火龍。

羅剎公主身上的萬聖素衣,開始瘋狂吸收四周的能量,隨後,一隻瑩白的手掌打出去,與張若塵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轟隆。」

他們二人腳下的大地被震得碎裂,不斷向下塌陷。

在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的時候,青墨、九頭青鳥、食聖花就在向遠處逃遁,可是,他們還是遭受波及,被追上來的力量勁氣震得拋飛了起來。

頃刻間,方圓數百里變得破破爛爛,空氣中,充斥着混亂的力量。

在戰鬥最中心的區域,張若塵和羅剎公主都是動用了最強大的空間手段,打得空間支離破碎,大地板塊猶如是化為一座座島嶼,懸浮在破碎空間之中,不斷被分解和吞噬。

羅剎公主站在一塊懸空島嶼上面,冰雪出塵,美若仙姬,道:「繼續戰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何不冷靜下來,好好談一談,說不一定真的可以合作呢?」

「想要合作?從一開始,你就用錯了方法。」

張若塵的長發逆沖了起來,宛如一尊年輕的魔神,雙手抓着沉淵古劍,調動出時間的力量,劃出了一個圓圈。

頓時,他和羅剎公主所在的空間之內,時間流速變得越來越緩慢。

「嘩——」

等到時間流速重新恢復正常的時候,張若塵的劍,已經刺到羅剎公主的心口。

羅剎公主的美眸中,露出一道驚詫之色,嬌軀猶如水蛇一般扭動,身上的萬聖素衣纏繞住沉淵古劍,使得沉淵古劍偏移了方向。

隨後,她化為一道青色的流光,向著上空衝去。

「刺啦。」

張若塵拖動劍柄,向右一揮。

要知道,萬聖素衣的衣角就纏繞在沉淵古劍的劍尖,被這股強大力量一扯,竟是從羅剎公主的身上扯了下來。

頓時,羅剎公主感覺到渾身一涼,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便是暴露在了張若塵的眼前,只剩一件月白色的胸衣和一條裘褲,還緊貼在曼妙的嬌軀上面,顯得無比香艷。

幸好這一片空間被他們打得支離破碎,使得戰場鏡像,變得一片混黑。否則,看到羅剎公主如此婀娜、雪白、飽滿的嬌軀,不知多少修士會噴鼻血。

來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短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嘭~」

手雷炸響的同時,劉毅迅速從阻擊位上爬起後撤轉移。

剛跑出幾步,超過三十支自動武器組成的火力網,就摟頭蓋臉的向他掃了過去。

幸虧距離足夠遠,已經超出了衝鋒槍的有效射程,只有步槍子彈織成了一張巨大的彈幕,幾乎覆蓋了劉毅所處點位,直徑差不多二十米的範圍。

草梗碎木激射之間,劉毅盡量伏低身體,藉助周圍林木和地勢野兔子一般悶頭逃竄。

之前獵犬和對方一接火就知道,這幫傢伙絕對不是什麼防空營的老爺兵,而是敵人秘密部署,專門用於保障要塞安全的正牌野戰部隊。

雖說只是一群頂着戰士名頭的戰場白丁,但只要發現火力點,幾十把槍瞬間就進行火力覆蓋。

「打排槍」這種戰術雖然簡單到幾近白痴,但對於勢單力孤的獵犬來說,絕對是非常致命的。

無數子彈朝他射來的同時,幾乎瞬間就封死了他所有的迂迴路線,也無限彌補了對方槍法不足的劣勢。

獵犬被水潑一般的彈雨壓的別說露頭,連後撤都不行。

幸虧之前佈置了幾枚詭雷,接連爆炸讓敵人前壓的勢頭出現了短暫的混亂,這才給了他脫身的機會。

退到山樑處,憋了一口惡氣的獵犬剛想遠距離壓制一波,迂迴的敵人就相繼在兩側冒頭。

二話不說,兜頭又是一通彈雨覆蓋。

獵犬只能繼續後撤,被人狗攆兔子似的追了差不多一公里,好容易堅持到劉毅從側面開火幫他分擔了不少壓力。

劉毅使用的VSS可不是獵犬他們交火的M16,只要拉開距離,三五發子彈的功夫,對面就算是身經百戰的精銳,也無法準確的判斷出他的射擊位。

對於一幫沒什麼實戰經驗的白丁來說,一梭子打空,能大致判斷出方向和距離就算是敵人中有高手了。

光線良好,微風幾乎無干擾的情況下,劉毅卡在四百米的極限距離上一通連點,成功壓住了敵人的推進。

但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就遇到了和獵犬同樣的問題,敵人兩側迂迴的小隊兜了上來。

山林間植被稠密,敵人的散兵線一旦完全展開,時時刻刻都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目標處於遮擋狀態。

VSS雖然精度極佳,但穿透力非常有限。

稍一戀戰或耽擱,就有可能被敵人踩到臉上。

火力覆蓋之下,能不能再次拉開距離,除了看戰術技巧外,很大程度也是要看運氣的。

所以,劉毅只能保持着400米,甚至還要稍遠一些的距離和獵犬互為犄角的拉着敵人打。

一直堅持到鐵匠和狸貓從另一個方向插過來,抽冷子猛的突突了兩梭子,才徹底打亂了敵人的攻勢。

憑四個人的本事,不論是拉着敵人野戰還是脫離戰鬥,都是非常輕鬆的。

但他們的戰術目的是,延緩敵人抵達要塞的時間,等待高梅花虎和蔡阿倫撤出來。

而後才能撤離。

所以,溝通之下體力消耗最大的狸貓撤出戰鬥,返回要塞準備接應高梅三人。

劉毅三人則各自牽扯一部分敵人在山裏兜圈子。同時最大化消滅敵有生力量。

計劃非常順利,狸貓脫離戰鬥后,三人很快各自牽扯了一部分敵人脫離了直插要塞的線路。

初時相比於鐵匠和獵犬,劉毅佔了很大的便宜。

身穿吉利服,手持消音武器,人不至於始終被敵人鎖著。是打是走什麼時候再次露頭,都有主動權。

但好景不長,劉毅再次牽扯了一段后,正自以為隱蔽的等待敵人挨次進入射程,幾支M16兜頭就打了過來。

說實話,那一個瞬間劉毅幾乎是懵的。

而且,敵人使用的M16步槍有效射程達到了600米,遠高於VSS的400米。

也就是說,敵人在五百米的距離上對劉毅進行火力覆蓋,他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無奈之下,只能趁著距離還遠,敵人的有效火力稀疏的當空,迅速撤離轉移位置。

但隨後,相同的情況又再次出現了。

依然是在五百米左右的距離上,處於潛伏狀態的劉毅剛露頭正窺探敵人的距離呢,就遭到了噼噼啪啪的火力覆蓋。

如果第一次是他偽裝不善,或是敵人隊伍中有人運氣好發現了他。

那同樣的情況出現第二次的時候,就不能用巧合來解釋了。

敵人一定是通過某種裝備或是手段,可以在五百米,甚至更遠的距離上鎖定他。

意識到這一點,劉毅再次拉開拉開距離后,在追兵距離大約五百五十米左右露頭,拘槍藉助瞄鏡來回掃視着不斷接近的散兵線。

大隊敵人勻速向前推進了大約三十米左右,劉毅注意到有幾個人像是得到了某種指引,眼睛直愣愣的看向他所在的位置。

劉毅憑着極佳的視力,在瞄鏡的輔助下瞬間看清,看向他位置的人,耳朵上都掛着耳機線。

就在他發現這一特點的時候,鎖定他的幾個人端起槍開始點射。

幾次開火后,終於有子彈在劉毅近點炸開。

餘下所有人得了指引紛紛摟火,劉毅再次被彈雨覆蓋。

「嗎的,有貓膩!」劉毅暗罵一聲身體縮到反斜後面避開彈雨,仰面朝天的看向空中。

他看明白了,追兵其實根本不知道他在哪兒,只是根據一個大致的方位指引射擊。

這印證了他之前的猜測,是有什麼設備能有在一定距離上把他找出來。

作出準確判斷後第一時間,他腦子裏就蹦出了「無人機」三個字。

也只有無人機,能夠在空中俯視的情況下,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現他的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