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鵬喃喃自語,這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他想不明白,趙小康也想不明白,也許全世界只有杜文龍自己才知道爲什麼。

不過..

張鵬忽然勾起笑容,“若是操作得好,這條消息絕對能在李建邦手裏賣個相當可觀的價錢!”

美食街和美食城之間說是世仇也不爲過,所以,只要能讓杜文龍無法達成心願,李建邦肯定願意!至於李建邦知曉真相後會怎麼做,那就與他無關了。

一念至此,張鵬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皮,擦乾額頭的汗水,從轉角出來後,再次朝趙小康的辦公室走去。

呲呲..

忽然,還沒走出幾步遠的他,耳中莫名傳來幾聲‘呲呲’的響聲,既像是插頭接觸不良,又像是老式收音機信號受到干擾一樣,非常怪異。

緊接着,走廊上的所有廊燈劇烈閃爍,將整個走廊照得忽暗忽明,而在這般高頻率的閃爍下,那些掛在牆上的畫像、走廊上的雕塑、地毯上的絨毛就像活了一樣,彷彿各種奇怪的眼睛都在一眨一眨的盯着自己!

張鵬本就心虛,直接被這一幕嚇了一跳,頭皮發麻的同時,心臟咚咚狂跳。

好在一切來塊去得也快,也就幾秒鐘左右,一切恢復正常。

“也許是電壓不穩造成的。”他看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副畫像,畫的是一個手持骨矛的人形怪物,它臉上長着紅綠白三雙顏色不同的眼睛,全部外凸,有些瘮人。

而在怪物遠處,則是慌忙逃竄的人類,有的在地上打滾,有的在撿自己斷掉的手臂,有的已經倒在了血泊中,舉起雙似在求救,卻無人伸出援助之手。

“這畫的都是些什麼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畫家的想象力可真夠豐富的。”張鵬看得背心發涼。

不得不說,這幅畫不僅逼真,而且傳神,儘管知道是假的,依舊讓他感覺到了怪物的殘忍與逃亡者的絕望和痛苦。

“等等,我記得六樓以前沒有這些畫框、雕塑、地毯..”張鵬緊皺着眉頭,“難道是早上去參加比賽之後,杜總佈置的?這也太快了吧?而且..而且我也不記得剛纔經過的時候有這些東西..或許是剛纔根本沒注意到吧..”

他搖了搖頭,覺得應該是沒有注意的緣故,畢竟這些東西總不可能是突然變出來吧?這想法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重新整理心情,張鵬來到趙小康的辦公室門口,並擡手輕輕叩門,“趙總。”

走廊迴盪着敲門聲,但房間內沒人回答。

“趙總?”

張鵬繼續敲門,可等了半天之後,房間內依舊沒有動靜。

“不對啊,趙總明明在房間裏纔對啊!”他沉默片刻,正想再次敲門時,身後卻吹來一陣微風,輕輕撥動了一下衣領。

“張鵬..”

與此同時,一道輕柔的女人聲音幽幽響起,與微風一樣,同樣來自身後。

嗯?

張鵬稍感詫異,轉頭一看,走廊上空空如也,根本沒人。

“張鵬..過來..”

女人的聲音再度響起,似遠非近,讓人摸不準具體位置。

“誰在叫我。”張鵬扭着腦袋說道。

“張鵬..過來..”

女人沒有回答,聲音也沒有波瀾,只是重複之前的內容。

“我問你是誰。”

張鵬壓着聲音不耐煩的低喝一聲,生怕影響到另外一個房間裏的杜文龍。

“張鵬..過來..”

“臥槽,沒完沒了了是吧!”

張鵬在心裏碎了一口,見辦公室裏依舊沒有動靜之後,直接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叮。

不遠處的電梯響起清脆的電子音,從電梯裏照在走廊上的白光正在收縮,顯然是電梯門正在關閉。

“張鵬..過來..”

這一次,張鵬聽得很清楚,聲音就是從電梯裏面傳來的。

“叫我過來,自己卻想乘電梯離開,這分明是想整我啊。”

一念至此,他猛的加快速度朝電梯跑去,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個無聊的女人如此戲弄自己。

砰。

然而可惜的是,當他前腳剛剛踩在電梯門口時,電梯門就徹底關閉了,但在關閉的瞬間,隱約看見電梯裏的確有個人影,好像還穿着深紅色的長裙。

張鵬不死心,飛快去按控制鍵,希望能將電梯門再次打開。

可惜失敗了,電梯已經運作起來,顯示屏上的箭頭標識朝上,說明電梯正在上樓。

“真是有病。”他狠狠碎了一口,懶得繼續理會,正要轉身離開時,身體突然一頓,腦海中像是劃過一道閃電,令他整個人汗毛倒立,僵在原地!

電梯向上?

他脖子像上了發條一樣一頓一頓的轉向電梯面板,發現上面的數字的的確確顯示爲‘7’!

七樓?怎麼可能?美食城一共才六個樓層啊!

叮!

電子音再次響起,來自樓上,然後是電梯關門的聲音、電機轉動的聲音,但移動的並非是剛纔上樓的電梯,而是第二部電梯!

張鵬想走,但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面板上的數字從‘7’變成‘6’,然後‘叮’的一聲,停了!

停在了六樓!

張鵬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尤其當電梯門緩緩打開時,更是抖得像個篩子一樣,完全控制不了。

沙沙..

電梯門越開越大,走廊上的白光也越來越寬,可直到電梯門徹底打開,也沒看見有其他的東西存在。

但,是誰啓動了電梯?是誰選擇了六樓?

當太多的疑問混雜在一起的時候,張鵬直接喪失了思考能力。他單手撐着兩部電梯之間的垃圾桶邊緣,用力拖動身體朝第二部裏面張望,尤其是視野盲區,更是觀察的重點位置。

命中的奇迹 但依舊什麼也沒看到。

後脖因爲過度驚慌出現了許多汗珠,這些汗珠彙集在一起,順着脖子外側滑向鎖骨位置,有些癢。

張鵬下意識伸手抓撓,剛開始還比較舒服,結果撓着撓着,指尖便感覺到一些乾燥物,越撓越多。

不是衣領,也不是灰塵,更像是..

他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麼,於是拿在眼前一看,頓時嚇得嘴脣發白,只見手指之間,赫然是一把乾燥的頭髮。

頭髮沒斷,一直向後延伸。

張鵬感覺無法呼吸,目光透過電梯裏的廣告牌的折射,發現身後站着一名身穿紅衣,長髮遮面的女人!

女人似乎一直就貼在身後,而自己卻毫無所覺!

啊..

張鵬大喊大叫,可還未持續半秒鐘,喉嚨就被一雙冰冷的手扼住,無法發出聲音。

與此同時,背後的女人越貼越緊,就在耳邊,並且慢慢擡頭,露出一張沒有光澤,完全蠟白的臉!

她明明閉着眼,卻像是盯着自己,

她明明沒有張嘴,卻彷彿在耳畔低語,

她明明沒有表情,卻感覺似哭非笑,

張鵬能感覺到意識越來越模糊,眼前越來越黑,彷彿幾天幾夜沒有睡過覺的那種疲憊。

直到..徹底失去意識。



咔。

趙小康打開辦公室的門,走廊上空無一人。

“奇怪,總感覺剛纔好像有人在門口喊了着自己的名字,難道聽錯了?”

他揉了揉眉心,心想自己可能幻聽了,正想關門時,卻再次看向走廊。

“這走廊太簡陋了,有空讓人弄幾幅畫或者弄些盆栽裝飾一下倒是不錯,也許還可以鋪個地毯,如此一來,檔次立刻就上去了。嗯,等比賽結束,就讓張鵬去辦。”

趙小康喃喃自語,旋即不再猶豫,關門繼續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

龍江市,體育館附近,騰飛酒店,308房。

晚上八點,陳沖準時被李香的催命電話叫醒,打開牀頭燈,朦朧的黃光照亮了牀鋪範圍。

空調18度,蓋着厚厚的棉被,外面則是炎炎夏日。

這種落差,簡直不要太爽!

坦白講,自從冰冰入駐餐館之後,他就沒有感受過柔軟牀墊的溫暖,就連辛辛苦苦解鎖的臥室區域,也被前者毫無道理的霸佔過去,留給他的,只不過是張一米五的木板牀而已。

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他賴在牀上遲遲不願起來。

嗡嗡嗡..

電話又響了,還是李香,接通之後只有一句話:快點起牀,準備吃飯!

“啊..”

陳沖煩得想把電話砸了!

在餐館的時候,冰冰可是從來不會催自己起牀,任由自己睡個天昏地暗,一個人默默將所有事情做完,再把早餐準備好,毛巾準備好,拖鞋準備好..

呃..黑貓也不用自己照顧..

總而言之,有着李香做參照,冰冰完全就是完美的化身!

“也不知道她現在在餐館幹什麼,估計又在打遊戲吧..”

陳沖伸了個懶腰,極不情願的翻身起牀,在衛生間進行簡單洗漱之後,又把房間的窗簾拉開,打開窗戶,透透氣。

李香的催命電話又來了。

陳沖下嘴皮包着上嘴皮吹了口氣,沒有接,直接開門離去。

砰。

房門關得不算輕,帶動了氣流,掀起了窗簾。而當窗簾緩緩落下時,卻是詭異的凸顯出一個人形!

很明顯,就藏在窗簾後面,一直在! 陳沖與李香等人會和後直接去了‘趙四海選大排檔’的總店!

這是趙四的大本營,而陳沖等人既然來了市中心,他自然是要盡一下地主之誼!

“嘖嘖..瞧瞧這人流量,當真恐怖!”

“這不是廢話嗎?好吃廣場位於龍江市中心不說,周圍還是有名的商圈地帶,加上緊挨龍江古鎮,光是外地遊客就數不勝數。”

“沒錯,除此之外,好吃廣場周邊有許多娛樂場所,那些夜貓子玩到凌晨,基本上都會到這條街上吃宵夜,而且一坐就是一大桌。”

“羨慕,真他孃的羨慕!”

“要是能讓我在這裏開家烤鴨店,我敢保證,絕對能把鴨子到賣絕種!”

一行人剛踏入好吃廣場的範圍,便忍不住倒吸口涼氣,嘖嘖稱奇。

寬敞的街道異常擁擠,鼎沸的人聲熱鬧喧天,各種霓虹閃爍,與天上星光交相輝映,無論是閉眼還是睜眼,都能清晰感受到恐怖的人流量。

毫不誇張的說,好吃廣場簡直就是上天的寵兒,只要能在這裏開店,絕對可以一飛沖天!

“這地方的確不錯,就地理位置而言,絕對能夠排進整個龍江前三行列。”趙四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不過,有利也有弊。位置好就容易讓這裏的商戶滋生優越感,形成小團體,非常排外。一旦有外人進入,他們會羣起而攻之!所以,在這裏開店,你除了不斷完善自己餐館的經營體系外,還要嚴防別有用心之人的算計,一旦處理不好,隨時可能陷入萬劫不復。關門大吉也就罷了,臭名遠揚纔是大麻煩。”

聞言,陳沖等人詫異的看了趙四一眼,顯然聽出這段話裏透出的無奈與悲哀。 龍珠之武天宗師 當下誰也沒有接話,免得越說越亂,憑白破壞氣氛。

“到了,這就是我的店。”趙四突然停下腳步,擡手指着右側。

透過來來往往的人潮,陳沖等人一眼便看見一家裝修大氣、富麗堂皇、人滿爲患的餐館!

門口上方掛着很大一塊牌匾,其上雕刻着‘趙四海鮮大排檔’幾個古樸大字,下方有幾個小型探照燈由下至上照亮牌匾,大氣恢弘。

而在牌匾與探照燈的下方,則掛着一塊很長很窄的LED顯示屏,上面滾動着‘龍江市海鮮大排檔前十強’以及‘全場菜品8.5打折,只限今日’等字樣。

這無疑是一種充滿心機的營銷手段,當路人瞭解了餐館的優秀實力後,再推出打折的誘惑,儘可能調動路人的興趣。

陳沖估計,所謂‘只限今日’應該是假的,或許這四個字的用途就像那些整天說要‘清倉處理,最後三天特價處理’的服裝店一樣,喊上幾個月或是幾年,依舊還是這句話。

在趙四的帶領下,陳沖等人來到提前準備好的包間,關上門,隔絕了打聽的喧囂,只能透過四周的透明玻璃,感受外面的熱鬧氛圍。

陳沖等人上桌後相互對視,皆是笑着搖了搖頭。

安裝透明玻璃的用途依舊是營銷手段!讓外面的客人羨慕裏面的客人,也讓裏面的客人產生優越感,從而將餐館烙印在所有客人心裏。

用對比與落差,間接提升餐館的影響力。

當然了,陳沖的餐館也存在這種形式,就是9級吃貨專屬的二樓區域。唯一的區別在於,趙四是有意爲之,而陳沖則是無意之舉。

“老趙這店的規模真不錯,裝修也好,客人也多,服務也周全,管理更加完善。你們看,傳菜的傳菜,點餐的點餐,清潔的清潔,所有人看似忙碌,但卻井井有條,連動作都彷彿受過專業訓練。”李胖子感嘆道。

“是啊,和老趙相比,咱們的餐館完全就是小打小鬧啊。”白阿姨搖了搖頭。

陳沖在旁邊聽得眼神明亮,或許,可以跟趙四學學管理方面的經驗,用於改善自己餐館現有的混亂程度。

說實話,別看他餐館生意火爆,客人也老實排隊,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隨着知名度越來越高,老顧客的佔比將會越來越少,新客人會越來越多。在這樣的情況下,光靠客人的自覺顯然行不通。

管理是門學問..但陳沖根本不會!

尋常時候,他最多就是跑到前堂吆喝兩聲‘沒菜了’、‘明天再來’之類的簡單言語,還惹得客人抱怨不斷。

陳沖這般思考的時候,其他人也在思考同樣的問題,看來都被趙四的管理手段吸引了。

不過,若是放在以前,他們根本不會往心裏去,因爲美食街太不景氣,屈指可數的客人根本不需要管理模式。

然而現在卻是不同了,因爲陳沖,美食街迎來了復甦!

這些天突然增多的客人讓他們手忙腳亂,並逐漸意識到‘管理’的重要性。

“好了,菜都給你們安排好了,今晚敞開了吃,想喝什麼隨便拿。”趙四開門而入,豪爽的說道。

“哈哈,小心這兩個胖大仙把你吃空!”秋童指了指李胖子與胡二胖子,笑道。

“吃空就吃空吧,剛好節省體力。”趙四和衆人坐在一起,並沒有打算出去招呼客人。

“節省體力?”衆人不明白這四個字的意思。

“不瞞各位,這個店鋪還有一個星期租約就到期了。”趙四攤了攤手。

“續租啊。” 重生之再覓良人 李香說道。

“續不了咯。”趙四嘴角發苦,“剛纔我的員工告訴我,好吃廣場的所有商戶在股東大會上給我投了票,一致將我驅逐出去。”

“這..”衆人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

“其實也沒什麼,這鳥地方雖然地理位置不錯,但是在這裏做生意太壓抑,我的確有些疲憊了。”趙四給衆人一人散了一根菸,“不說我的事了。對了,明天就是決賽了,小陳你想好做什麼菜了嗎?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提前告訴我們,讓我和老李也提前準備準備,免得拖你後腿。”

此言一出,衆人立刻轉移視線,鎖定了陳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