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這見面的開場笑,有點不爲人知的意味。

青年亞當克斯從機械龍身上跳了下來,然後努努嘴,他身後的機械衛兵立馬將方凱團團圍住,惹得後者眉頭皺了起來。

難道又要再一次任人宰割麼?方凱在心中暗歎一聲,他可不想處處受人擺佈。好不容易從茨克萊星人手中逃脫,現在又落到這些不知底細的人身上,方凱都不知道應該笑還是哭。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好,好得很。倒是伯伯,你的病沒有什麼大礙吧?”亞當克斯微笑,側着頭看着瑞文。瑞文咳嗽了一聲,緩緩道:“託你父親的鴻福,最近沒有什麼大礙。”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亞當克斯向前走了一步,瑞文則輕輕往後挪了一下,這些通通落在方凱眼中。方凱自忖,難道兩人有什麼貓膩?要不然伯侄間對話的語氣怎麼這樣奇怪,似乎亞當克斯在咄咄逼人一般。

更奇怪的是,見到青年,中年人瑞文的氣勢突然萎了下去,跟之前他與方凱說話時的樣子判若兩人!

“看來,這是家族矛盾了,果然有好戲。”突然間,方凱對其中的貓膩產生了興趣,他隱隱感到,這裏面可能會牽涉出一個重大的問題。這麼有趣的事,他怎麼可能會錯過?況且,現在若子他們未見蹤跡,外面又有茨克萊星人虎視眈眈,方凱也只能呆在提卡爾城裏了。而且說不定,他能發現之前迪蘭卡說的“屬於他們的東西”,也就是晶體戰士另一部分遺骸?

想到這些,方凱決定不再抵抗,他倒要看看,兩人在演什麼戲。

“瑞文伯伯,後天就是聯盟大典了,到時你可萬萬不能缺席哦。”亞當克斯大有深意地望了中年人一眼,然後轉身翻上機械龍。他揮揮手,機械衛兵就攜着方凱,一行人調過頭,消失在街道中。

中年人瑞文抿着脣,凝視着亞當克斯他們遠去。良久,他捏緊了拳頭,瞳孔中閃過一絲奇異的色彩。直到此時,中年人的氣勢似乎在回來了,又變成一柄內斂的利劍。

不出鞘則已,一出鞘見血! 第3408章

這樣想著,墨九狸才能讓自己的好奇繼續下去,否則她很怕自己等會兒直接一把毒藥把對方給毒死了!

然後,墨九狸眼看著太陽落下去,月亮升起來,越升越高,掛在頭頂,照的整個小院都明亮的時候,那扇門終於發出一道聲響!

「主子,你出來了!」墨九狸聽到面具男子如此說道。

因為門開了,墨九狸掃了一眼,沒有發現裡面有人!

「啊……小九狸,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的好辛苦啊!」一道聲音在墨九狸耳邊響起。

嚇了墨九狸一跳,轉身一看,不知道何時自己身邊竟然坐著一個白衣男子,而且對方為毛看著如此的眼熟呢?

「怎麼了?小九狸你該不會忘了我吧?你怎麼能這樣啊啊啊啊啊……」

「停,你誰啊?我認識你嗎?」墨九狸受不了對方那曖.昧的言語問道。

「我啊……你真的不記得我了?」白衣男子眨著露在面具外面的眼睛,看著墨九狸問道。

那眼神中滿是控訴,似乎墨九狸要敢說一聲不記得,他就打算哭出來似的!

墨九狸看著對方那隨時要哭的眼睛,滿頭的黑線落下來!

自己搜索遍記憶,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認識這種二貨!

只是,墨九狸並不想面對一個男人的眼淚,於是墨九狸聰明的叉開話題問道:「你是他的主子?」

墨九狸看了眼已經來到白衣男子身後,站的十分乖巧的面具男子。

「啊……對啊,他叫銀色,是我的貼身護衛!」白衣男子解釋道。

「那他早上就站在門口,是等你出來等到了現在么?」墨九狸危險的看著白衣男子問道。

白衣男子想說是的,但是察覺到墨九狸的臉色有些不對勁,於是眨了眨眼睛,無辜的說道:「哎……這個也不能怪我了,主要是我也不知道是小九狸你等在外面啊,我要是知道早就飛奔下來了……」

「呵呵……」墨九狸冷笑,她信了才怪!

就憑剛才門打開,對方神不知鬼不覺坐在自己身邊的速度,讓她相信他從五樓到一樓走了一天的時間,當她是三歲孩子么?

「翡翠樓是你的?」墨九狸轉回正題看著對方問道。

「啊……不是啊!」白衣男子聞言一愣的說道。

墨九狸總算確認銀色的二是為什麼了,因為他主子也二!

「小九狸,翡翠樓不是我的,是你的啊,你不是拿著樓主令牌來的么?」白衣男子終於反應過來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說這個?」墨九狸翻手拿出自己身上的那枚令牌。

「對啊,這個才是翡翠樓的樓主令牌,其餘翡翠樓旗下各個分樓的樓主令牌是這樣的……」白衣男子也拿出一枚跟墨九狸的令牌差不多的,只是眼色是黑色的而已!

墨九狸也才發現白衣男子的令牌出現時,自己的令牌竟然就變成了紫色的,而白衣男子手裡的令牌,甚至有些顫抖!

所以,墨九狸手裡的這枚令牌,還是個懂的扮豬吃老虎的主么? “彼得,這個新來的奴隸就交給你處理了。”騎着機械龍的亞當克斯努努嘴,機械衛兵立刻將方凱壓到一個約莫二十多歲的青年面前。

青年頭戴尖帽,臉頰塗着顏料,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方凱眉頭皺了皺,奴隸?難道,亞當克斯只當自己是一個奴隸?

果然,他不是看上自己的膽識,而只是跟瑞文爭一口氣而已。方凱暗暗嘆了一聲,又見被稱爲“彼得”的青年右手在空中一彎,對亞當克斯鞠了個躬,舔了舔嘴脣道:“好的,亞當克斯殿下,微臣會安排他到一個適當的地方、做合適的事的。”

彼得故意咬重“合適”二字,大有深意地盯着方凱,搞到後者雞皮疙瘩都起了,心道這貨不會是搞基的吧。要不然,那望去自己的眼神怎麼這樣的……..總之,方凱覺得噁心。

亞當克斯似乎習慣了彼得這種語氣,當即點點頭,聲音平淡:“後天就是聯盟大會了,我不希望出什麼差錯,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亞當克斯忽然語氣一變,眼神銳利地望着彼得。後者嚇了一跳,冷汗都流了出來:

“請殿下放心,一切都如殿下所願,微臣……敢以性命擔保,事情一定會成功。”彼得偷偷望了亞當克斯一眼,顯得很膽小的樣子。不過,這落在方凱眼中,卻有種說不出的怪異。似乎,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輕輕哼了哼,亞當克斯眯起眼睛,一字一頓:“最好是這樣,你知道,我的字典從沒有失敗兩個字。這個人你好生照料,後天我希望能在祭臺見到他。”說完,亞當克斯翻身上了機械龍,轉頭就走。

“殿下慢走。”青年彼得又鞠了個躬,畢恭畢敬地目送亞當克斯離開。當他再次擡起頭,面對方凱時,又換上另一副嘴臉。

只見彼得冷着臉,指着方凱哼道:“從今天開始,你就被安排到兵工廠,在‘龍營’中做雜活。記住,你的編號是c4,跟我走。”彼得一個響指,兩名機械衛兵就挾持着方凱,一行人朝兵工廠走去。

所謂兵工廠,實則是製造機械衛兵的地方。因爲高科技,提卡爾城早就具備了流水製作機械人的能力了。在彼得介紹下,方凱瞭解到,提卡爾城的兵工廠有兩個。一個屬於瑞文,叫“獵虎”;另一個叫“飛狐”,據說是瑞文的弟弟,即奎華斯擁有的。當時方凱就暗歎一聲,果然是家族矛盾。

而方凱即將被帶去的地方,便是“飛狐”兵工廠了。“飛狐”兵工廠被劃分成四大營,分別是“步兵營”、“槍兵營”、“炮兵營”以及“龍營”。“龍營”,顧名思義,就是生產機械龍的地方。

機械衛兵是不用乘坐機械龍的,乘坐機械龍的都是人類,所以“龍營”產量不會很多,但質量非常高。這些相當於坐騎的機械龍,不僅是乘坐者身份的象徵,更是高水平戰鬥力的保證。

在戰場上,這些龐然大物往往能左右戰局。因爲在設計中,這些機械龍能噴出高速火彈,同時移動速度快,作戰範圍廣,抗打性強,簡直是戰場的絞肉機。只是,機械龍雖然厲害,但也有其弱點。

機械龍很不靈活,而這個弱點是極其致命的。只要把握住這一點,破機械龍並不是難事。但前提是,你能扛住它們發了瘋一樣的轟炸。

再者,弄出一個機械龍絕非易事,消耗的資源量也是極其大的。這麼多年了,機械龍的數目始終保持在兩位數。可想而知,保養它們是多麼的困難。

七拐八轉後,方凱終於被帶到了龍營。但是,龍營和方凱預想中的大相徑庭。放眼望去,整個龍營如同一座博物館一樣,幾隻形態各異、昂首擡胸的機械龍被擱置在兩側。龍營中央是一個紅水晶,彼得說這是監視水晶,專門監視機械龍,以防被外人竊取。

這裏彼得還說了,就算繞開紅水晶的掃描,想盜取機械龍也是一件基本不可能的事。這幾個機械龍,通通被灌注了“信息脈絡”,在控制源上就被鎖定了,要想改變默許程序就要先清楚那些信息脈絡,這需要潛入機械龍體內修改程序。千萬別以爲進入這些龐然大物體內易如反掌,它們一個火彈隨時送你上天堂。

望着這些戰場絞肉機,方凱暗暗心驚,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他隱隱覺得,所謂的瑞文跟他弟弟奎華斯之間肯定有一場驚天動地的爭鬥。最悲慘的是,現在方凱被捲入其中,想逃脫都難了。

“c4,你以後每天早中晚都得給這些機械龍塗保養劑,千萬不要節外生枝。你要知道,從現在開始,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落在我的眼中。”彼得轉過頭,死死盯着方凱。那銳利的眼神,像是要戳破方凱眼睛一樣。

方凱點點頭,忽然開口道:“可不可以告訴我,那個聯盟大會是怎麼回事?”話音一落,彼得頓時眉頭一挑。他狠狠瞪了瞪方凱,沉聲道:“有些事不要問那麼多,總之好好做好本分。如果你將自己的活幹好了,說不定後天我會考慮讓你死得舒服點。”

說完,彼得給方凱拋去一些瓶子,然後轉身離開了。

皺着眉,方凱端起瓶子,發現裏面裝的都是些油狀液體。顯然,這些就是彼得口中的保養劑了。回想起彼得最後說的話,再想到之前亞當克斯說的什麼“我要在祭臺見到他”,方凱臉色頓時白了下去。

莫非,他要成爲那個所謂聯盟大會的祭品?

一想到自己的命運又要掌握在別人手裏,方凱禁不住捏緊了拳頭,心中涌起一股熊熊燃燒的烈火。“不行,我決不能坐以待斃,我自己的命要由我主宰!”方凱不想成爲祭品,但現在被囚禁在龍營中,又有什麼辦法?

就在方凱一籌莫展的時候,身後忽地傳來一陣略帶驚喜的低音:“凱?!”聽到這個聲音,方凱渾身一震,隨即轉過身去,眉頭舒展開來:“喬姆斯,你怎麼在這?”故人相見,兩人頓時緊緊擁抱在一起。

“這裏說話不方便,我們去那邊。”喬姆斯小心翼翼地瞥了眼紅水晶,然後拉着方凱到了一個死角。

“凱子,你沒事真的太好了。我、我還以爲你…..死了。”看到方凱安然無恙,喬姆斯彷彿很高興,激動得說話都一顫一顫的。

方凱也沒料到,居然在龍營中見到喬姆斯。要知道,爲了進城,他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還以爲見不到隊友了,這時卻……此時此刻,方凱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只知道喬姆斯出現得很及時。

“說來話長,喬姆斯,我先問你,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龍營裏?”方凱頓了頓,凝視着喬姆斯,似乎想從這個新西蘭後裔的藍眼中看出些什麼。

只見喬姆斯怔了怔,忽然嘆氣道:“這個,還需從那天你替我們擋住電狼時說起。”當即,喬姆斯將自己出現在龍營的前因後果一一說給了方凱聽。

原來,方凱擋住的只是大部分電狼,而在前面還有四隻電狼潛伏着。當時,爲了安全起見,喬姆斯和胖東決定兵分兩路,擺脫電狼後再匯合。豈料在逃亡過程中,喬姆斯被石頭絆着了,跌在地上。

後面窮追不捨的兩隻電狼看到喬姆斯被絆倒,頓時精神一振,更加兇狠地撲向喬姆斯。眼看着兩隻電狼就要撕碎喬姆斯了,突然,一顆子彈從一側迸射出來。子彈射速奇快,威力之大令喬姆斯瞠目結舌。子彈還射得很準,一下子將兩隻電狼“串燒”了。

當喬姆斯站起身,想看看是誰救了自己的時候,脖子卻捱了一擊。頓時,喬姆斯昏了下去。當他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身處龍營了。之後喬姆斯才知道,原來是亞當克斯一個部下在外面巡視時救了他。就這樣,喬姆斯成爲了亞當克斯的奴隸,被派到龍營做雜活。

“原來,我們都是雜工。”方凱剛感嘆完,兩人相視一眼,忍不住大笑起來。笑罷,喬姆斯才輕聲問道:“你呢?你又是怎麼來到龍營的?”

“我?唉……”嘆着氣,方凱當即將自己如何來到龍營一五一十說了出來,喬姆斯越往下聽,臉色越變得煞白。最後,聽完之後,喬姆斯感慨道:“不得不說,凱你真的很勇敢。只不過,哎。”

看喬姆斯欲言又止,方凱頓時來了興趣:“你哎什麼?”但見喬姆斯小心地打量了四周,確定沒人後,才低聲道:“我無意中從彼得口中聽到,後天的聯盟大會,奎華斯父子要和瑞文爭奪城市控制權。如果讓奎華斯他們得逞了,像我們這些奴隸就會被送到提卡爾神廟中,充當祭品。”

雖然方凱忍忍推測到大概,但此時從喬姆斯口中聽到這些內容,還是忍不住苦笑道:“那怎麼辦?難道我們要坐以待斃麼?”

話剛出口,就見喬姆斯緊緊盯着方凱,沉聲道:“凱,我有一個辦法,你相信我嗎?”方凱看到,喬姆斯臉上涌出一絲自信。 第3409章

「看到了吧,除了你的紫色令牌外,其餘樓主令都是黑色的,黑色的樓主令只能管理所在的翡翠樓,而你的可以管理所有的翡翠樓!」白衣男子含糊的說道。

「所以,這翡翠樓為什麼說是我的呢?我不記得自己還跟翡翠樓有什麼關係?」墨九狸挑眉看著對方問道。

「小九狸,不要在乎細節嘛!反正翡翠樓的樓主是你,只要有翡翠樓的地方,你就是老大,而且,不是我吹牛,只要有我們翡翠樓在的地方,我們翡翠樓就是老大,絕對的無人敢惹,絕對是你強大的靠山,當然了,你要是飛去招惹一些大麻煩,翡翠樓也是不懼的……」白衣男子看著墨九狸十分有自信的說道。

只是到了後面明顯底氣不足,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墨九狸聽對方的話,就知道自己問的事情,不是什麼都能得到答案的,哪怕對方知道,也不會告訴自己的,也就是說,對方的上面還有人!

「說吧,我知道想問的,你不會都如實回答的,所以就把你能跟我說的,說說看……」墨九狸看著對方說道。

「這樣啊,好吧!小九狸,我剛才說的基本都是真的,翡翠樓存在你仙界的中仙界,上仙界,和雲中界,下仙界等級太低,沒開……」白衣男子聞言,坐在墨九狸的對面,把翡翠樓的事情,算是詳細的跟墨九狸說了一遍。

墨九狸這才知道,翡翠樓並不只是在仙界,而對方的意思,似乎也表示著翡翠樓的存在,原本就是為了她而存在的,對方甚至是知道,她來到仙界的第一個落腳點,不是正常飛升到下仙界的,而是直接出現在中仙界的!

只是對方只能說是知道大概,並沒有辦法確定墨九狸什麼時候出現,會出現多久!

但是對方斷定墨九狸會出現在中仙界,因為才會在中仙界把令牌交給墨九狸!

這樣也是為了翡翠樓能在仙界為墨九狸所用,成為墨九狸的靠山!

而翡翠樓在中仙界七境內都有分樓,數量甚至比中仙界還多,大概就是擔心自己剛到仙界,在中仙界呆的時間會更久吧!

確實如此,如果當初不是遇到那個奇怪的村莊,可能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在中仙界逗留多少年!

而翡翠樓在上仙界只是在八荒王朝存在,理由比較粗暴,因為他們覺得就八荒王朝還算不錯,其餘的幾大王朝他們都看不上眼,也很確定其餘幾大王朝,墨九狸都不會久留,早晚能來八荒王朝的!

雖然中仙界的翡翠樓只是在八荒王朝才有,但是白衣男子說了,墨九狸身上有樓主令牌,如果真的在上仙界的其餘王朝遇險,他們八荒王朝中持有翡翠樓樓主令牌的人,都會瞬間趕去墨九狸身邊的!

這也是墨九狸的樓主令牌,才有的權利和功能!

不僅在上仙界,雲中界也是如此,至於到了別處還有什麼隱藏技能,對方就不願意多說了! “你儘管說吧,我也不想坐以待斃,任由他們宰割。”聽到有辦法脫困,方凱顯得很高興,急忙喬姆斯。

後者哂然一笑,然後咳嗽了一聲,顧盼四周,輕聲道:“我們可以求助瑞文,只要我們答應幫他保住盟主的位置,他一定會保住我們的。”喬姆斯滿臉誠懇,原來他的辦法就是利用瑞文和奎華斯父子之間的矛盾。

只是,這法子可行嗎?方凱總覺得瑞文隱藏着什麼,一副深不可測的樣子,跟他合作真有點與虎謀皮的意味。

“喬姆斯,你怎麼知道我們幫了瑞文,他一定會助我們逃離亞當克斯的魔爪?”方凱孤疑地望着眼前這個新西蘭後裔,瑞文,真的信得過麼?有句話說得好,過橋抽板,假如瑞文保住盟主位置後,就拿自己和喬姆斯兩個人開刀,成爲慶祝勝利的祭品,那不也一樣下場?

想到這些,方凱越發覺得這事不可行。

然而,面對方凱的詰問,喬姆斯卻忍不住苦笑起來。他雙手搭着方凱肩膀,認真道:“凱,難道你還不明白麼,我們已經沒有第三條路可走了。要麼求助瑞文,要麼成爲祭臺犧牲品。”其實方凱心裏也清楚,喬姆斯並沒有危言聳聽。

只是,一想起那副猜不透的嘴臉,方凱的心就忐忑不安。

“究竟要不要求他幫忙呢?難道除此再也沒有其他辦法?”方凱在心中不斷追問自己,卻發現,似乎這是唯一的法子了。請瑞文幫助不一定會成功,即便成功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但不求瑞文的話,就一定會被亞當克斯推上祭臺。

方凱低下頭,目光閃爍。猶豫了好一陣子後,方凱才擡起頭,目光堅定道:“好吧,那就賭一把。反正已經無路可退了,不如一戰到底?是吧。”喬姆斯欣慰地點了點頭,兩人舉起拳頭,撞在一起。

這是並肩作戰的奏歌!

相視一笑後,方凱語氣凝重道:“現在特工隊只有我和你兩個人了,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我們一定要小心行事,千萬不能暴露動機。對了,你有瑞文的聯絡方式嗎?”忽然,方凱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聯繫方式了。

要知道,現在兩人身處龍營,除了在這些死角外,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紅水晶的全方位監視中。要從龍營出去,跟瑞文聯絡,這幾乎不可能。

果然很多事情想想就可以,現實總是有太多阻礙,不解決這個關鍵問題,他們的計劃就談不上計劃了。

“嗯,這確實是個麻煩。不過不怕,我們有這個。”喬姆斯忽地從兜裏掏出一個心形條,綠水晶來的。見到這個東西,方凱忍不住好奇問道:“這是什麼?”只見喬姆斯笑了笑,聲音有點神祕:“這個嘛,就是瑞文給我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他說只要將它填滿,就能跟他進行一次五維會談。”

“五維會談?”方凱忽然來了興致,心想這個心形綠水晶居然可以這麼神奇?

喬姆斯點點頭,笑道:“所謂五維會談,其實就是在一個剛性電磁場中聯繫。因爲紅水晶控制了整座龍營的監視網,要想繞過這個監視波,就得從空隙中擠出一個電池場。電池場一定要很強大,剛性足,才能頻閉一切信號干擾和入侵。

聽到這樣的解釋,方凱忍不住臉色大驚。他頓時覺得,來地球執行任務也增長了不少見識,雖然他們是地球后裔,但當年那場核戰真的將很多科技毀滅了。留給移民火星的地球人,只是一些殘破的科技記憶。

現在看,接近毀滅期的地球科技,真的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呃,那、那現在我們要試試嗎?”方凱嚥了一口,他真的很好奇,這個小小的心形水晶到底是怎麼做到那樣神奇的效果的。喬姆斯卻搖了搖頭,嘆聲道:“問題是我現在還弄不明白,怎樣才能填滿這個東西。”

是哦,瑞文說,要驅動這個綠水晶,前提是能填滿它。那麼問題來了,怎樣才能填滿?用什麼填滿?

正當兩人苦思冥想的時候,龍營忽然響起了一陣劇烈的警鈴,兩人愣了愣,呆呆看着對方。“出什麼事了?”方凱正怔神,就見喬姆斯臉色一變,拉着方凱輕聲道:“先回到機械龍旁邊,裝作塗保養劑的樣子,不要暴露了我們的關係!走。”喬姆斯將方凱推出死角,後者會意,儘量恢復自然的樣子,開始給機械龍塗劑。

大約過了十幾秒,喬姆斯也從死角走了出來,去到龍營大廳一邊,開始打掃。兩人就這麼無聲而默契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彼此只用眼神交流。

幾乎同時,彼得佩戴着槍,步幅緊湊地走進龍營。掃視一眼,彼得忽然取出槍,往半空開了一發。

龍營裏的奴隸不只方凱和喬姆斯兩個,這一聲槍聲,將包括兩人在內的七八個奴隸都震住了。但見彼得咳嗽一下,然後神情肅穆道:“主子有命,進行軍事預演,所有機械龍待命!”這一下,頓時在人羣裏炸開了鍋。

幾個相熟的奴隸紛紛議論道:“以往都沒事的,今兒怎麼來個預演?”方凱在一旁一邊聆聽着,一邊替這些奴隸感到悲哀。恐怕他們被抓到這裏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吧,哼,什麼軍事預演,分明就是奪位彩排!只是可憐了這些傢伙,後天就成爲犧牲品了。唉……..

一想到那種屠殺奴隸來祭祀“神”的畫面,方凱就忍不住捏緊了拳頭,恨不得爲他們挺身而出,將奎華斯父子手刃。

自由,只有自由,纔是生存的價值所在。自由都沒了,活着豈不是行屍走肉、苟且偷生?方凱時刻提醒自己,決計不能被別人剝奪了自由,成爲別人砧板上任意切割的魚肉。

見局面有些混亂,彼得頓時眯起了眼睛,又往半空狠狠開了一槍,嚇得所有人都停止了議論,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我讓你們說話了嗎,阿?記住,不要討論主子的命令,任何議論都不行!趕快將機械龍牽到兵工廠門口,如果以後再出現諸如眼前的一幕,你們也就活到那時了。”彼得掃視了奴隸們一眼,語氣冰冷。

奴隸們都低着頭,不敢說話,只有方凱在心中腹誹道:“真是可笑,還以後。這些人,還有以後嗎?要知道,後天就是他們的死期了,他們卻還矇在鼓裏…..”突然,方凱心裏涌起一絲無力感,原來很多東西都不在自己掌控中。

他和喬姆斯有機會脫離奎華斯父子的魔爪,但不知道這些可憐的奴隸能不能了。也許,也許瑞文會解放他們吧。但,前提是瑞文不是一個失人心的盟主啊…..

前路一片迷霧,這就是現在方凱的感受了。

在彼得的指示下,方凱、喬姆斯還有其他奴隸合力將所有機械龍運出兵工廠,進行所謂的預演。

預演地點就在兵工廠附近的模擬戰場,這次演習的規模很大,幾乎“飛狐”兵工廠全部兵源都投入了。不過奇怪的是,奎華斯沒有露面,就連亞當克斯亦只是出現了一次,就匆匆離開了,似乎有什麼重要事情。而預演的一切工作,就交給了彼得。經過這次預演,方凱兩人不僅知道了奎華斯父子的軍事實力,更瞭解到機械龍的可怕。

彼得說得一點不差,這些機械龍真的是戰場絞肉機!一條機械龍,竟然可以橫掃一個團的衛兵,而且絲毫不損。奎華斯父子擁有十幾條機械龍,這究竟是一股多麼恐怖的力量啊。不光是方凱了,就連喬姆斯都有點懷疑,瑞文能拿什麼來抵擋了。

回到龍營後,方凱問喬姆斯:“你見過‘飛狐’兵工廠沒,裏面有什麼?”喬姆斯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搖頭。見狀,方凱嘆了一聲:“原來你也沒見過….”方凱還沒說完,就被喬姆斯打斷了:“不,雖然我沒見過,但我聽別人說過。”

當即,喬姆斯將自己聽到的有關“飛狐”兵工廠的事情一五一十說給了方凱聽。後者聽罷,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這麼說,沒有人親眼見過‘飛狐’兵工廠裏有什麼?”方凱暗暗心驚,原來喬姆斯說“飛狐”兵工廠十分神祕,外圍設置了很多道密碼鎖,從來沒有被突破過。也就是說,除了瑞文,其他人都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麼。

“你都說了,‘飛狐’兵工廠比龍營還要小,不可能有什麼厲害的東西吧?”方凱孤疑地望向喬姆斯,只見新西蘭後裔也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方凱嘆了一聲,咬起嘴脣:“算了,我們還是先琢磨琢磨怎麼填滿那個心形水晶吧。”喬姆斯點了點頭,兩人走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喬姆斯從兜裏取出綠水晶,攤在手心。趁着有機械龍阻擋掃描,兩人開始琢磨起這塊奇異的東西。

而時間,則一點點流逝。 第3410章

總之,翡翠樓不管墨九狸要和不要,認和不認,也都是屬於她墨九狸的勢力了!

縱然,墨九狸到現在還不清楚,這樣一個提前不知道多少年就為自己留下一個強悍如翡翠樓勢力的人是誰,但是現在她想不要已經甩不掉了!

白衣男子說,在她的樓主令牌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樓主令牌就算是徹底激活了,之前墨九狸認主了令牌,但是在中仙界是沒辦法激活令牌的所有許可權的!

只有在上仙界,才能激活墨九狸身上樓主令牌的所有許可權,激活方式,就是墨九狸在上仙界的任意翡翠樓內拿出來!

而樓主令牌徹底激活之後,無法解除契約,除非墨九狸隕落!

除此之外,所有跟白衣男子一樣,身上擁有其餘翡翠樓樓主令的所有翡翠樓的樓主們,也就全部會從各自的樓主中,的到墨九狸的信息!

知道自己真正的主子是誰,當然了,遇到墨九狸的時候,墨九狸能第一時間認出他們,至於他們能不能發現墨九狸,就要看墨九狸是否願意了!

得知一切后的墨九狸,也沒有去糾結太久,因為她相信能為自己做了這麼多人的,不可能是自己的敵人,對方現在不希望自己知道,早晚她都會知道的!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說道。

等待被墨九狸讚美的白衣人……

「哎……小九狸,你為什麼反應這麼冷淡啊?」白衣男子聞言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冷淡?沒有吧,那我該有什麼反應?」墨九狸好笑的問道。

「你難道不應該開心,激動嗎?畢竟翡翠樓可不是簡單的勢力啊!」白衣男子想了想說道。

「哦……我是很開心的!」墨九狸點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