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辰走出大樓,發現仍然有一個骷髏腐化者在四處腐化土地,而紅星小區已經近半的土地都被腐化,徐一辰隱約覺得一旦整個紅星小區都被腐化覆蓋一定會有大的災難!

徐一辰繞開這個勤勤懇懇的腐化者,穿梭在網這一邊四通八達街道里的各式小店與小店上的樓房中,好在亡靈怪不像喪屍那般聽到聲音就群起而攻,只要卡好視線,幾人倒也是穩紮穩打,徐一辰繞過一個街道便與慕容紫煙等人匯合,慕容紫煙等人擊殺速度竟然不必徐一辰慢,主要便是程小朵這個超強的輸出,面對這些重甲簡直碾壓任何人的輸出,不過徐一辰也疑惑了一下:「為什麼這些怪物經驗這麼少……」

八人匯合之後,徐一辰與慕容紫煙幾乎同時說:「快,那邊有boss。」但是指的卻不是不同方向……

徐一辰示意慕容紫煙先,慕容紫煙看向一個樓房:「一個37級黃金階boss,被我們設計困在了房屋內,但是他在砸門,也撐不了多久就會出來,我們準備好。」

徐一辰卻為難了,他指著另外一邊:「又有一個骷髏腐化者在腐化大地,涼亭已經腐化完畢,我感覺如果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大事……」

「可是,如果我們殺腐化者,這個boss出來干擾,怕是危險了」,李雲飛也在猶豫……

「交給我吧!」衛勛提了提盾牌走向前:「你們殺那個腐化者要不了多長時間,齊大志頂替我的位置接一個骷髏刀兵,也沒什麼大礙!」

「一個人?」 [綜英美]反派必須死!

衛勛微微一笑,看著同樣擔心看著他的衛美,他摸了摸衛美的頭,對著徐一辰做出了保證:「我是要輔佐你在這末世成就一番霸業的,不可能在這裡領便當的,剛才我已經做過一次,雖然有點驚險,但是第二次我一定完美無缺……」

徐一辰看著衛勛如此自信也點點頭,他最開始之所以讓衛勛帶著慕容紫煙等人,也是相信衛勛的實力,徐一辰帶著剩下七人返回街道另外一邊,在街角正好與骷髏腐化者撞了一個正面……

徐一辰目光一掃,32級黃金階boss,沒有任何改變,幾人按照原戰略不變,按部就班的進行攻擊,當boss氣血跌入20%的之時,徐一辰沒有停手,而是繼續猛攻,這邊多一分時間,衛勛就多一分危險……

暗影風暴降臨,七個暗黑sè的魔法能量如同噴泉一般從地面噴出,直接沖入天際,剛好是每人一個,分別追著每一個人,徐一辰則圍繞著骷髏腐化者旋轉攻擊,都不能在原地停留超過1秒,否則便會被暗影風暴捲成碎片……

程小朵開啟法力護盾,不停跑動,沒有時間來施放魔法,她嘟著嘴有點不服氣,站在原地,魔法充盈全身,一個天火術砸向boss,徐一辰背心發涼,立刻抬起手一個保護之手過去!

「免疫!」

徐一辰長舒一口氣,程小朵對著徐一辰一笑,然後吐了吐舌頭,竟然沒有跑動,而是繼續使用極炎術攻擊boss,徐一辰大喊一聲:「小朵!別貪輸出,快離開!」

來不及了!

程小朵一個極炎術砸向boss,打掉了boss最後一絲氣血,連續幾道金光,所有人都升了一級,暗影一下子噴出,湮滅了程小朵……

徐一辰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他看到程小朵的法力護盾只是微微扭曲了一下……

法師,術士,祭司都可以學習法力護盾,消耗魔法值上限的10%製造一個護盾,吸收傷害等於消耗的魔法值,等級提升后冷卻時間降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程小朵,特別是李雲飛,李雲飛魔法值已經破萬,一個法力護盾也就1000吸收量,根本扛不住那一次幾乎可以秒殺徐一辰的傷害,而程小朵只是法力護盾微微扭曲了一下,她的魔法值到底有多少!

程小朵看著大家都看著,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低下頭,扯著衣角:「對不起,一辰哥哥,我貪玩了,下次不會了。」

徐一辰撿起地上的東西:「走,去救衛勛吧!」

絕世婚寵 ,依然是30級的藍玉階裝備,一個法杖給了程小朵,一個敏捷項鏈給了慕容紫煙……

徐一辰邊分配裝備邊走進boss所在的大樓之中,從樓梯上去,看到每一層樓左右兩間房的門都是碎成幾塊橫在過道上,徐一辰心裡也是有點擔心,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連續走了幾層,都是一樣的景象,徐一辰更加擔心了,他全速沖了上去,一直衝到了七樓……

面前的景象讓徐一辰瞠目結舌!

衛勛也已經29級,血紅長劍放在一旁,手中盾牌已經消失,正坐在梯子上抽煙!

而梯子正對的房子,內門已經破壞,只剩下防盜門,透過防盜門的孔洞徐一辰看到了凶神惡煞的boss拿著巨錘猛烈轟著鐵門,每一次攻擊都能明顯看到鐵門明顯變形,整層樓都為之一震……

衛勛看到徐一辰過來,站起身,掏出一盒煙:「剛才偶然發現一家人裡面還有這個東西,沒有什麼效果,但是跟現實里抽煙的味道兒一模一樣……」

徐一辰推開煙:「你留著以後慢慢享受吧,就是不知道遊戲里有沒有肺癌……」

徐一辰隔著門丟了一個診斷過去。

亡靈:地獄碎骨者(黃金階boss)37級

氣血:1437450

攻擊力:7999

護甲:2222

魔法抗xing:666

技能:【猛錘一擊】【碎骨碾壓】【天崩地裂】

介紹:地獄中最痛苦的刑罰:碎骨,將你全身骨頭碾碎,然後每天拖著在凹凸不平的地面移動,待骨頭長成之時,再次碾碎,然後……系統君實在是說不下去了,因為太恐怖了……對了,忘記了正事,這個傢伙就是這個刑罰的實施者! nbsp;第七十四章:有潔癖的boss

「看起來就好痛的樣子」,衛美全身打了一個冷戰嘀咕著。

衛勛扔掉煙頭,手伸向齊大志:「拿個盾牌給我!」

齊大志一愣,但是隨即也明白,這個拿著巨錘的boss肯定將他盾牌破碎掉了,在戰鬥結束之前,是無法維修的,他也就從背包里拿出自己原先那個盾牌給衛勛先帶著。

艾玥冷靜的站在樓道里,隨時準備戰鬥,她看到了比她更小的衛美跟程小朵,其作為一個姐姐那種使命感讓她很快就「長大」了,她想起自己的姐姐以前是怎麼在保護她,並極力的模仿,其氣質在無形之中慢慢靠著其姐姐在變化著……

慕容紫煙靠著徐一辰一邊,看著凶神惡煞的地獄碎骨者:「我們只見過boss第一個技能,猛錘一擊,巨量傷害,衛勛開著技能被一次打殘……」

徐一辰點點頭,地獄碎骨者是錘類武器,對盾牌是有壓制效果的,加上其本身等級與品階的影響,拿著盾去抗估計反而還會受到更多的傷害……

地獄碎骨者cāo著鎚子砸在防盜門之上,瞪著銅鈴般大小的眼睛,糜爛的臉上零散看到灰白的骨質,門已經極度扭曲變形,地獄碎骨者再一次猛擊,「peng」一聲,防盜門四分五裂,炸飛四處,衛勛與齊大志提著盾牌站在樓道之上,防盜門的碎片如同炸彈爆炸的彈片一般,狠狠shè在了兩人的盾上!

兩個t,基本都是雙手撐住盾牌,抵擋著衝擊,徐一辰看到碎片之中,地獄碎骨者猛的一個踏步,舉起巨錘飛撲而來,衛勛收掉盾牌,而是橫起血紅長劍擋住巨錘,巨錘力壓長劍,長劍「ding」一聲,撞在了衛勛的鎧甲之上!



「-8452」

衛勛直接轟然蹲坐在了樓道的石梯之上,地獄碎骨者一聲暴喝,一腳踹向衛勛,徐一辰一把抓過衛勛,自己一步上前,從側面一腳踢在地獄碎骨者的腳肚子上!

閃電,火焰,箭矢同時飛向了地獄碎骨者。

「-1247」

「-5478」

「-597」

衛美一個妙手回chun,艾玥同時一個神聖之火。

「+5147」

「-1145」

「+1145」

地獄碎骨者被徐一辰一擊,腳踢在一旁的牆壁之上,石灰粉沾滿了他的戰甲,地獄碎骨者表情扭曲了一下,收回腿猛的抖了抖,眼睛憤怒的看著徐一辰,同時餘光還瞥向了褲腳……

衛勛趁這時幾步後退,地獄碎骨者靠著欄杆一邊,一步上跨,一手抓著欄杆,一手提著巨錘砸向徐一辰!

徐一辰輕輕一個跨步,腳步扭轉再瞬間釋放,一個快速半旋,揮舞斬魂劍,痛擊出手,沒有打向地獄碎骨者,而是迎著巨錘而去,他希望藉助技能的力量提高自己格擋能力……

「dang」一聲,徐一辰雙手發麻,手上傳來撕心的疼痛,斬魂劍都握不穩,徐一辰忍住疼痛,後撤一步:「撤退!」


地獄碎骨者狂傲一笑:「你們誰也逃不出地獄的懲罰!」握著欄杆的手收回,拿著巨錘正要追擊,他晃眼一瞥,發現手心滿是銹甲,嘴角抽搐了一下,鄙夷的看著左手露出討厭的神sè……他看了一下徐一辰幾人,覺得他們肯定逃不掉,也就右手杵著巨錘在地上,將左手猛的甩來甩去……

徐一辰見狀一愣:「這是一個有潔癖的boss!」

「趁現在快打!」慕容紫煙拉起弓連續嗖嗖的幾箭,「剛才他這樣我都沒發現!」

李雲飛閃電加身,冷冷的說:「生前是處女座吧……」

衛勛表情一寒:「別黑我大處女座!」


齊大志哈哈一笑:「我就說你每次戰鬥結束第一件事就是將你妹妹身上的髒東西給弄掉,原來是這樣……」

衛美嘴巴一嘟,表情不悅:「哥哥是這樣嗎?我以為是你關心我才這麼做的……」

艾玥拉著衛美朝著樓梯上了一步:「衛美,你哥哥有潔癖,但是卻不管自己臟,也不怕自己被弄髒也要給你弄乾凈,你哥哥真是喜歡你呢……」

衛美聽了艾玥的解釋也是咧嘴一笑……

徐一辰遠遠的一個劍氣過去,同時小聖光術,聖光閃現,奉獻,神聖震擊……

地獄碎骨者呲牙咧嘴朝著徐一辰一行人衝去,行動卻十分畸形……高舉鎚子,臀部不停左右扭動,如同走著貓步……

因為他不想挨到劣質掉灰的牆壁與生鏽的欄杆!

這樣一來,移動速度大減,幾人也就與地獄碎骨者的速度持平,地獄碎骨者氣血在幾人的攻擊下穩步下降,路過樓梯轉角之時,地獄碎骨者猛的一個加速,直接躍向衛勛,高於空中的巨錘順勢落下……

衛勛開啟土之鎧甲,土之護盾,同時齊大志一個捍衛,巨錘砸向衛勛的胸甲之上,火花飛濺,衛勛一口鮮血吐出,重重坐在地上……

「-9874」

氣血僅剩一絲,好在地獄碎骨者看到衛勛噴吐而出的鮮血,表情扭曲了一下,然後竟然猛的一步後退,衛勛的鮮血就吐在了他的腳尖前,他還長舒一口氣,然後再一個上步,旋轉一錘砸向衛勛,衛美驚叫一聲:「哥哥!」

徐一辰猛的拉了一步衛勛,衛勛一腳踢向欄杆,手一個撐地,順著徐一辰的力量猛的幾下就後退了幾步石梯,齊大志頂著真言盾,開啟盾衛,盾擋頂上去!地獄碎骨者一擊落空,砸在石梯之上,石梯被砸出一個窟窿,他使勁扯了扯,將巨錘扯出,然後原地一轉,巨錘直接橫掃砸向齊大志!

「dang」一聲激烈的碰撞聲,齊大志撞在欄杆之上,人合著欄杆一下掉落在了下一層的樓梯之上……

「吸收」

「-7785」

衛美加著衛勛的氣血,齊大志落地之前,被艾玥一口治療術加上,落在地上「啊」一聲慘叫,氣血剩下一絲,他拿出一個鮮美的肉湯立刻喝下!

「遭了!」徐一辰暗叫不妙,「齊大志脫隊,這樣救不了他!」

地獄碎骨者轉身看向樓下的齊大志,徐一辰從衛勛的鎧甲之上將血糊在手上,猛的撲向地獄碎骨者,直接從背後抱住地獄碎骨者,同時手直接抹向地獄碎骨者的臉!

地獄碎骨者雙手一用力,直接掙脫徐一辰,徐一辰跌坐在地上,地獄碎骨者用手抹了一下臉,看了一下,怒目圓睜瞪著徐一辰,徐一辰從地上一躍而起,還不忘對著地獄碎骨者喊了一句:「sb!」

地獄碎骨者氣得胡言亂語:「%¥w*%c&@#n*&!@m」雙手拿著鎚子猛一跳,從天砸向徐一辰!

徐一辰暗自後悔,自己這嘲諷過頭了,早知道應該也等自己站穩離遠點再嘲諷的,他來不及躲閃,只有右手橫著斬魂劍在頭頂,左手一抬,保護之手給自己。

聖光籠罩之中,徐一辰左手順勢握著劍鋒,兩隻手架著斬魂劍迎向地獄碎骨者的巨錘!

「dang」一聲,金屬的撞擊聲,伴隨著火花乍現在樓道之中,徐一辰左手鮮血四濺……

「免疫」

「免疫」

兩隻手的力量架劍去格擋,效果自然比起一隻手強得多,加上保護之手的效果,徐一辰成功接住了這一次傷害,而劍鋒割穿他手心也因為與巨錘攻擊同時而來,也被保護之手一併免疫掉傷害,也自然感覺不到痛……

徐一辰蹲著身子,一個後撤,劍鋒直接從手心抽出,手腕扭轉一圈,直接打在巨錘的錘炳上,藉由boss猛錘一擊的慣xing,巨錘「dong」一聲就砸在了樓道的石梯上,石梯都被砸破,從孔洞之處都可以看到樓下的石梯……

地獄碎骨者憤怒的看著徐一辰,徐一辰則是嘴角一個邪笑,一腳對著鎚頭猛的一踩,巨錘的鎚頭再次往下一竄,直接卡在了梯子上的洞中,慕容紫煙適時的一個束縛擊飛了過來……

紫鑽器的弓讓慕容紫煙的這一次束縛擊直接成功,但是抵抗讓boss僅僅是束縛了半秒,但就這一愣的時間,徐一辰與慕容紫煙的配合天衣無縫,兩人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傳遞著信息……

徐一辰一跳,雙腳併攏,猛的踩向地獄碎骨者握著錘炳的手上……

地獄碎骨者被束縛半秒,無法用力,手拿著巨錘被徐一辰猛的一踩緊緊貼在了石梯上,利用槓桿原理,卡在孔洞中的鎚頭往上一翹,從下往上再次砸破石梯……

這樣巨錘就穩穩的卡在了石梯之上!

徐一辰得意的轉頭看著慕容紫煙眨眨眼,慕容紫煙也一眨眼:「不準得瑟!」

徐一辰轉頭劍鋒揮舞,地獄碎骨者彎著腰拿著鎚子,徐一辰劍劍打臉,招招弱點,慕容紫煙拉著弓,瞄準shè擊一箭一箭shè向地獄碎骨者的臉,一次四五百傷害,艾玥也是神聖之火與自然懲擊攻擊著,傷害竟然比起慕容紫煙還略勝一籌……

李雲飛的雷電合著程小朵的極炎術飛向地獄碎骨者,但是傷害可就大相徑庭,李雲飛瞬間覺得累覺不愛,以前作為官二代、富二代,、軍二代的三合一,貨真價實的高帥富的他,從小就高人一等,雖然他從未仗勢欺人,但也未被人欺負過,而且至少在起跑線上不會輸給別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