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夏瞅着劉苒的樣子,不像是在逗他,心頭無語極了,該不會是真的誤會了他了吧。

他也是心塞,挺精明的一個女人,怎麼在這種時候,腦子就秀逗了呢?

開什麼玩笑啊,賣身賣出一個億,還不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保持活塞運動,而且收費還不能太低,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賺到一個億。

就算真賺到,估計自己早就腎衰竭掛了吧。

“苒苒!你想多了!自己看!”

徐夏知道說不通,還是讓劉苒自己去看吧,於是就將大戰巨型蟒蛇的戰鬥畫面,以及顧老闆過來採購這條巨蟒的事情解釋了一番。

劉苒才紅着眼睛相信了。

徐夏甩了劉苒的腦門一個板栗,沒好氣道:

“怎麼樣,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吧?你這腦瓜子啊,真不知道裝的是什麼?”

劉苒破涕爲笑,心頭還在爲徐夏大戰巨型蟒蛇的事情感到擔憂,不過想到結果是好的,也就鬆了一口氣。

“混蛋!這麼危險的事情,你竟然一個人跑去了那裏,要是你被巨蟒給吞了,我姐妹怎麼辦?

把你的骷髏架分成六分,一人帶走一份嗎?”

“苒苒,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我父母含辛茹苦的把我養大,是不是該分成七分,給我家裏面留一份啊?”

“混蛋!給你說正事,你還打岔!你怎麼沒被巨蟒給吃了!”

“呃!”

“好了,不給你說這個了,既然你有錢,好啊!那就買車!我要買最貴的,選配全上!”

“你開心就好。”

徐夏有種牙疼的感覺。

司機大哥默默的吐槽,現在的年輕人啊,越來越搞不懂了,不僅情緒變化莫測,說的那些話也完全聽不懂,什麼巨蟒都冒出來了,難道這就是代溝?

罷了,自己想那麼多幹什麼,好生開車就行了啊。


不多時,車子停在了瑪莎拉蒂4S店的門口。

“先生、小姐,到地方了。”

司機師傅的服務非常周到,停好車子後,主動的替二人開了車門。

“走!就是這裏!”


劉苒挽着徐夏的胳膊,邁步朝着4S店走了進去。

一進展廳,便能看到停滿的各種豪車。

徐夏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

“苒苒,聽說帝都的車牌號很難搞到手,你有號牌的資格嗎?”

“運氣很不錯,上週剛抽到了一個,本來打算先買個二手面包車先上了牌,把號牌保住,不過現在看來不用了!”

“哦……”

劉苒的氣質很好,一看就帶着那種女強人的屬性,徐夏的氣質也不錯,不過跟劉苒站在一起了後,總感覺像是吃軟飯的。

“先生、小姐,不知看上了哪款車,我是店裏面的銷售,很高興爲您們服務。”

一位漂亮的女銷售上前接待道。

女銷售的眼角餘光瞄向徐夏,身上的衣服都是奢侈品,但是氣質有點不符啊,倒是劉苒衣着得體,配得上一身昂貴的衣服。

要麼是某位土豪家的千金,要麼就是新時代的女強人。

徐夏的身份嘛……

應該是吃軟飯的吧。

作爲豪車品牌的銷售,自然不缺眼力勁,所以,她的重心就落在了劉苒身上。

“那款MC20,選配全都加上,直接算價錢,然後說優惠!價格合適,馬上提車!”

不等劉苒開口,徐夏直言說道。

漂亮女銷售被嚇了一跳,啥?這種買車的操作方式?確定是買車,不是逛菜市場?

“小姐,是按照這位先生說的辦嗎……”

“嗯,按照他說的來辦吧!”

劉苒自然不會客氣,自己人都是徐夏的了,花點錢又有什麼。

而且,她只要了徐夏六分之一的感情,指不定後續六分之一的比例,還會降低到什麼程度呢!

女導購深吸了一口氣,這也太壕了吧!

她激動的連連點頭,

“好的,我馬上就做報價,兩位請隨我來,先坐一會,不知道兩位喝咖啡,還是飲料?”

“咖啡吧!”

“好的,請稍等。”

“……”

這一幕不僅將漂亮女銷售給驚呆了,其餘的銷售也頗爲震驚。

都覺得徐夏這個小白臉有點厲害啊,太猛了,那些所謂的綠茶外圍,在徐夏這裏,都是渣渣啊。

此時此刻,他們深刻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鴨子,真的比雞貴啊,而且貴的還不是一星半點。

都說找富婆少奮鬥二十年,但那都是找阿姨、奶奶級別的富婆了。

而這位徐夏,找的乃是同齡人,還是極品大美女,天啦,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少男銷售都在思索一個問題,自己要不要找個機會加一下徐夏的微信,請教一下。 徐夏估計自己都沒注意到,就這麼一下子的功夫,他已經成了瑪莎拉蒂那些男銷售心目中的偶像人物了。

不多時,那名漂亮的女銷售走上了前來,將一份列好的報價單小心的放在了徐夏和劉苒的面前,面容恭敬的說道:

“先生、小姐,這是您們要的報價單,所有的選配一起加上,一共是四百七十萬。”

漂亮女銷售說的有點忐忑,這款瑪莎拉蒂MC20裸車價格也就在210萬的樣子,而且還有幾個點的優惠。

但是,所有的選裝全都加上了之後,價格直接超過兩倍的車價了。

劉苒看的眉頭抽了抽,這麼貴!

就算是她現在一年能夠賺個兩三百萬,但一下子花這麼多錢,對她來說,還是相當的刺激神經。

“成,那就按照這個標準辦!有現車嗎?還是需要等待?”

徐夏淡淡的問道。

漂亮女銷售心頭狂喜啊,太耿直了吧,這麼爽快的客戶真的太少見了,她忙聲說道:

“您們二位貴客的運氣很好,我們店裏面用來展示的這臺MC20,正是全選配車型,僅此一輛。”

徐夏淡淡的點了點頭,將一張銀行卡丟了出去,淡淡道:

“按照你們店裏面的優惠,折算後的金額,直接刷卡!”

漂亮女銷售怔怔出神,這就成了?

選裝越高,銷售的提成越高,這輛車子,足夠她提二十多萬了!

天啦!

想瑪莎拉蒂這樣的豪車,哪怕是在帝都這種地方,其實一個月也賣不了多少輛,更別說店裏面二三十號的銷售了,平攤到每一個人的頭上,其實並沒有多少。

甚至還有人經常月月打光棍。

而現在賣的這輛車的提成,能當平時賣十輛車的提成了!

如何能夠不激動啊。

店裏面其餘的銷售也都在關注這邊,主要是徐夏太閃耀了,劉苒太美麗了,並且還在無形中產生了那麼一小丟丟的誤會,想不關注都不行啊。

當衆人聽到徐夏如此雙開的應下的時候,一個個的腸子都悔青了,剛纔自己爲什麼不快一步接待這二位貴客呢?

那麼多錢啊,就從指縫中溜走了。

“怎麼,還有什麼問題嗎?”

徐夏瞅着女銷售在發呆,凝了凝眉頭。


“沒有,我、我馬上給您們走手續。”

漂亮女銷售連忙說道,恭敬的接過徐夏遞來的銀行卡,看着這張卡片,又納悶了,這就是一張很普通的銀行卡啊,連金卡都不是,她有點懷疑,這張卡里面是否真的有那麼多的錢。

不過,不排除有那種低調的人,就是喜歡玩這種。

反正刷一刷卡也不會損失什麼,心頭默默的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狗眼看人低。


“等等!”

劉苒突然開口喊道。

“小姐,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

漂亮女導購笑着禮貌的問道。

“你先等一等,我和他有幾句話要說。”

劉苒說着,將徐夏拉到了一邊,又道:

“徐夏,要不還是算了吧,太貴了,我不能要。”

徐夏颳了刮劉苒的鼻樑,笑着道:

“還和我這麼生分啊,昨天你給我買那麼貴的西裝、鞋子的時候,我可什麼都沒說哦。

你可以給我買禮物,我就不能買禮物送給你嗎?哪有這樣的道理啊。

難不成你真的想把我當成小白臉養在家裏面啊?”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真的太貴重了,四百七十萬啊,那麼多錢。”

“多嗎?一般般啊,再等一段時間,你會知道,我一天賺的錢,都不止四百七十萬萬!”

徐夏非常有自信的說道。

“啊!那麼多,現在開直播能有那麼賺錢嗎?難道……你打算開始帶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