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林炎肯定的答覆,楚楚心底的石頭總算著地,感覺渾身輕鬆,哼著小調又去櫃檯忙活。

二日後,肖天佐帶著弟弟肖天佑的屍體返回,神情凝重。在門口,他碰到尋不到霍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的熊濤。「熊濤,你不好好守門,到處亂竄幹什麼?」

見是肖天佐,熊濤如同見到親人般,趕緊小跑過去,「肖統領,你可算回來了!少主帶著田管家已經三日未歸,我能不擔心嗎。」

「什麼,他們外出三日未回!我出門前不是提醒過,讓他們不要出門嗎,怎麼這麼不聽話。熊濤,你知道他們為何要出門嗎?」

「不清楚,肖統領。他們二人出門時神神秘秘的,神情比較喜悅,像是有什麼好事。」

「你跟我來。」帶著屍體在門口說話不方便,肖天佐讓熊濤跟自己去房間。

「熊濤,你把少主離開當天所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講一遍,記住,越詳細越好!」

「事情是這樣的,肖統領:當天上午,有一漁民經過商會門口,問楚楚商會收不收酒……」熊濤將自己所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向肖天佐講述起來,直到講到霍秋二人離開。

「那是什麼酒,你知道嗎?」肖天佐追問道。他聽完之後第一感覺就是重點在酒上。

「我不清楚,不過楚楚應該知道。」

「去將楚楚叫來。」肖天佐指揮道。

熊濤出門去找楚楚。很快二人一同來到肖天佐房間。路上,熊濤告訴楚楚肖天佐找他們的緣由。

「楚楚,你知道那漁民拿出的是什麼酒嗎?」肖天佐單刀直入道。

「我不知道,肖統領。不過這酒確實非常好,田總管對它評價很高,說是能排在名酒榜前三。」這時,她突然想起什麼,補充說道,「田總管好像知道這是什麼酒。當時田總管曾自言自語道: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說到這兒,田總管沒再往下說,所以,具體是什麼酒我確實不知。」(未完待續。) ?「果酒?傳說中的?」肖天佐在腦海中過濾著楚楚的信息,這時他也猜到這酒可能就是「猴兒酒」,要不然,不會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將他們二人引出商會。

「楚楚,還有什麼信息你要講明嗎?」

「少主讓我找漁民買下此酒,我出價五百兩紋銀一壺,可是這漁民獅子大開口,要價五千兩紋銀一壺。沒想到少主竟然答應下來,還一下子訂了五十壺。我就奇怪,少主怎麼這麼愛酒,根本就不考慮值不值這個價。哎!」說著,楚楚還略帶不滿的嘆了口氣。

對於楚楚的無知,肖天佐自然了解,但是沒有點明。從心底里,他已經將楚楚排除在可疑人員之列。霍秋二人的行為,他也能理解:知道是「猴兒酒」,任何人都不會無動於衷。「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沒啦,肖統領,我所知道的就這些,這漁民走後我又忙著其他事務,少主和田總管什麼時候離開的我都不知道。」

「好啦,你先下去吧,回去后再好好想想,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遺漏,而後將那漁民的相貌給我畫出來。」

「是,肖統領。」楚楚告退離開。

「熊濤,你立刻召集人手尋找少主和田總管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報來。」肖天佐安排道。

「是,肖統領,我立刻去辦。」熊濤領命。

四日後,天地盟的人在椰樹林內發現霍秋、田僧二人的屍首,並將他們帶回。

看到田僧身上的傷痕,肖天佐非常難看:又是五聖峰人所為。他如此判斷著,看來這事必須要及時彙報總盟。

「熊濤,趕緊準備馬車。我要帶著三具屍體回虎嘯城。我走後,商會事務由楚楚處理,安全事務有你擔當。記住。當下形勢不明,你們這裡儘可能低調行事。莫要給總盟惹麻煩,知道嗎?」

「是,肖統領,我會謹記統領教誨,管好手下這幫人。」熊濤行禮保證道。

「下去準備吧,我即刻上路。」 婚姻風暴 吩咐完,肖天佐開始準備動身。

不一會兒,一輛馬車從商會駛出。向著西南方向虎嘯城所在地而去……

霍秋已死,肖天佐走了,熊濤一直同楚楚在武海城共事,關係維繫的還算不錯,武海城內對楚楚構成危險的因素消除,楚楚暫時得以安全,活動的自由度也有所增大,她有時間同林炎接觸,開始他們起初的約定:請林炎煉藥。

林炎回顧了下殺死霍秋的過程,感覺沒有什麼破綻。應該能將此事轉嫁到五聖峰處,這樣,他們在這裡還是安全的。他將屋子進行簡單的改造。辟出一間作煉藥室,邊修行邊煉藥,努力提升實力。同肖天佑交手過後,林炎感覺實力的差距,如果還想在天元大陸走走看看,他這點實力根本無法自保,所以為楚楚煉藥,有個安身之所練功,很有必要。林炎的日子再次沉寂下去。

一路馬不停蹄。二個月後,肖天佐駕著馬車終於趕到虎嘯城。虎嘯城是天地盟的地盤。他驅車直奔城主府而去。城主府是天地盟現在的工作中心,霍元等一干天地盟重要成員都居住在附近。

在城主府門外。肖天佐碰到了他十分不想照面的人:霍元四子霍冬。此人武學天賦很高,現已達武皇高級水平,是霍元四子中實力最強的。雖然霍秋是其三哥,但是他極其看不起這位無所事事的三哥,對其身邊之人也沒有什麼好臉色,肖天佐兄弟沒少被霍冬責罰過。

「肖天佐,站住!你不是陪老三去武海城了嗎,怎麼一個人回來啦,是不是老三派你回來向爺爺求情,想返回虎嘯城?」霍冬截住馬車,嘲諷的問道。

肖天佐還沒有見到盟主,霍秋已死這事還不能明說,於是含糊其辭道:「小的見過四爺。小的這次回來是有事稟報盟主,沒有想過見老祖。」隨即岔開話題奉承道,「四爺今日怎麼得空出來走走,想必功力又有所精進!」

肖天佐的奉承霍冬還是很受用的,頭一仰,傲然道:「精進那是必須的,哪像那個廢物,練什麼都沒長進。算啦,有事稟報你就先進去吧,我出門走走。」

「是,四爺。完事後小的再來給你請安。」肖天佐鞠躬行禮后駕車進入府內。

見馬車進入,霍冬冷笑一聲:「看你行色緊張,那廢物肯定又在武海城惹禍了。不行,我要跟過去看看。」霍冬邁步跟了進去。

通傳過後,肖天佐被霍元召見。見到霍元,肖天佐滿臉悲切,聲音哽咽的說道:「盟主,霍秋少主出事了,他在武海城被人殺了!」

「什麼!武海城那麼偏僻,有你們二兄弟在一旁護衛,他怎麼會出事?你們幹什麼去啦!」雖然對霍秋不求上進有不滿,但是四子中就數他最會討歡心,他怎麼可能不關心呢。

「盟主,事情經過是這樣的……」肖天佐一五一十的將他們來到武海城的經過詳細彙報給霍元,最後說道,「盟主,屍體我已帶回,在園中的馬車上。」

「你說是五聖峰人所為,你有見過嗎?」

「沒有,盟主,我是根據他們身上的傷痕推斷的。」

「哦,我知道了。你先下去等著,有事我會傳你過來問話。」

「是,盟主,小人告退。」肖天佐退出房間,他不敢走遠,在一偏房內候著。

事關五聖峰,霍元通知眾位長老來此商議,並安排人將三具屍體搬進屋內。屍體被白布蒙著排列在堂前,諸位長老進來時看到,感覺奇怪,但都沒有率先發問。

等眾人到齊,霍元開口道:「今日將諸位叫來,是有要事同你們商量。地上是肖天佐剛運回來的三具屍體,我也沒有看過,現在我們大家一起看看,是否有什麼發現。」說著,霍元走到屍體旁邊,解開白布。

「是三公子,肖天佑,田僧!」諸位長老驚呼道,「這是怎麼回事?」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們先檢驗一下傷處,看看有何發現。」霍元說道。

眾人圍著屍體仔細查看起來……(未完待續。) ?霍冬跟隨肖天佐進到院子后隱在一旁,看到沒多久父親召集眾位長老議事,估計有大事發生。他沒有進入屋內,而是來到肖天佐所在的偏房,向肖天佐詢問:「肖天佐,老三在武海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至於父親要召集所有長老?你如實說來。」

「四公子,事情我已經全部稟報盟主,您想知道何事可以向盟主問吧,沒有得到盟主的交待,我不能說啊。還請四公子見諒!」肖天佐為難道。

「肖天佐,我相信你應該知道,以我的實力若想參與幫會的事務,肯定會擔當要職。可是,目前我還不想過早參與,以致於影響我的修鍊,所以我不想直接向父親問。肖天佐,你現在若告訴我,我會記住你這份情,以後你若有什麼事情,我會為你考慮的。你認為呢?」霍冬利誘道。

「這個……」肖天佐有些猶豫了:霍秋之死雖然他沒在身邊,但是,他是霍秋的貼身侍衛,護主不力,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此事若被霍霸天老爺子知曉,他不死也得脫層皮。霍冬的這個誘惑,他很想得到。

猶豫再三,肖天佐決定告訴霍冬「謝四公子抬愛!此事我就告訴您吧,還請您到時替我求求情。」隨即,肖天佐將霍秋在武海城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向霍冬和盤托出。

聽完肖天佐的講述,霍冬沉思片刻有了決定,對肖天佐說道:「肖天佐,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不會改變。你先在這裡候著,我去找爺爺來。」說完轉身快速離開。

「謝四公子!」肖天佐恭送霍冬離開。

快速來到霍霸天的居所,霍冬高聲請安道:「爺爺。霍冬來給您請安了,您在家嗎?」

一聲洪亮的聲音從屋內傳出:「冬兒來了,進來吧。」

「是。爺爺。」霍冬推門進屋。

「冬兒,今日怎麼想起來到爺爺這裡來的。沒有修鍊嗎?」見到霍冬進來,一位身形魁梧的老者開口問道。此人正是霍霸天,武神級別的強者。

「謝爺爺關心!冬兒今日沒有修鍊,來向爺爺請安的。」在霍霸天面前,霍冬顯得比較乖巧。

霍霸天笑著嘆了口氣,說道:「自從秋兒去了武海城,我這院子幾乎多沒什麼人來了,冬兒你還能想著爺爺。爺爺很開心。」

聽到爺爺提到霍秋,霍冬面容悲切道:「爺爺,我在來的路上碰到肖天佐,從他那裡得到了三哥的消息……」

聽到有霍秋的消息,沒等霍冬把話說完,霍霸天問道:「哦,肖天佐回來啦?秋兒在武海城過得還好吧,肖天佐怎麼沒有來向我彙報呢?」

霍冬聲音哽咽道:「爺爺,肖天佐不敢來向您彙報。」

這時,霍霸天注意到霍冬的表情。緊張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秋兒在武海城發生了什麼事?」

「三哥在武海城被人殺啦……」霍冬哭訴道。

「什麼!誰,是誰殺了我秋兒!」霍霸天怒火衝天道。

「不清楚。沒有見過兇手,從傷口來看,目前懷疑是五聖峰人所為。三哥的屍首肖天佐已經帶回,現在正在父親那裡驗傷呢。」

「走,跟我過去看看。」霍霸天邊說邊向屋外走去。霍冬緊步跟上……

霍元屋內,眾人驗完傷后正在商議著。

「傷口你們都看過了,諸位長老有什麼發現?大長老,要不你先說說。」霍元點名道。

大長老李治平定了定說道:「看肖天佑、田僧的傷口,應該是被蛇類攻擊所致。而且此蛇毒性很強。大陸上能夠操控動物輔助攻擊的,當然首選五聖峰。而五聖峰恰好有一峰是蛇峰。我認為是五聖峰人所為的可能性極大。」

李治平的分析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可,他們點頭附和。

「可是。我們天地盟同五聖峰素無交集,他們的人為何要對付霍秋一行呢,沒理由啊。田僧、肖天佐、肖天佑都是老江湖,如果是五聖峰的人,他們肯定不會同他們產生衝突。肖天佐在彙報時就沒有提到他們遇到過什麼可疑人士。五聖峰人總不能無緣無故的到武海城來殺霍秋吧。」霍元將自己想不明白的地方說出。

胖乎乎的簡長老一臉帶笑的說道:「據我所知,五聖峰人常年行走在大陸上尋找各類動物,或許他們有人來到武海城找尋寵物吧。」

「霍秋去到武海城後幾乎就沒有出過商會,理應碰不到五聖峰的人。而且,肖天佐彙報說:先是肖天佑被殺,然後利用肖天佑的屍體引開肖天佐,再引出霍秋和田僧進行擊殺的。這明顯就是一個有預謀的行動,同時對霍秋等人的行蹤掌握的很清楚。至於引開肖天佐,我分析估計是擔心對付不了肖天佐,或者不能同時應對他們三人才做出如此計劃的。」

霍元的推測合情合理,引得眾位長老深思起來。唯一的女長老開口道:「盟主,照你這麼推斷,此兇手實力並不怎麼樣,即便是五聖峰人,恐怕也是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我們如果能找到這兇手,即使殺了,五聖峰未必會在意。」說完還咯咯一笑,感覺說殺一人如同殺一隻雞般輕鬆。

「屠長老,這些還只是推測,真相如何還不得而知,這就需要我們找出來。」

身形清瘦的苟長老摸了下頜下鬍鬚,淡淡的問道:「盟主,真的要查嗎?」

霍元點點頭,「查!苟長老,我明白你問這話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會因為霍秋是我兒子,所以才重視此事的。我天地盟成立至今已有千年,千年期間有多少勢力泯滅,這大家多有所知道,難道我們的勢力是因為比他們強大而保存到現在嗎?這肯定不是。這主要原因是我們天地盟一直做的很小心謹危,不觸犯強敵、不盲目擴張、不給自己留下隱患。如今天地盟實力強大起來了,知道的人也多了,就有可能被別有用心的人給惦記上,所以,我們更要小心處事。」說到這裡,霍元停頓了下,看看眾人的反應。

見眾人點頭看著他,霍元繼續說道:「五聖峰是個很特別的勢力,他們正邪不分,**行事,而且實力強大。如果他們真的盯上我們天地盟,我們危也,所以這事一定要查清楚,到時我們也好早做準備。」

苟長老認同霍元的說法,但是問道:「盟主,我們來回武海城時間不短,恐怕等我們到了武海城,兇手早就離開那裡了,查也未必能查出個結果。」

「走與留,幾率各佔一半,我們要爭取這一半的機會,興許能查出點什麼。」

「……」苟長老正準備再說什麼,門外傳來霍霸天的咆哮聲:「霍元說的對,此事一定要查。」聲到人到,霍霸天、霍冬走進屋內。

眾人起身行禮。

霍元問道:「父親,你怎麼來了?」

「霍冬從肖天佐處得知霍秋被殺的事情過來彙報我,所以我過來看看。你們的商談我聽了些,霍元,這事你處理的對,應該查。如果不是五聖峰人所為,我們就沒必要擔驚受怕;如果真是五聖峰人所為,那我們就要早做準備,避免千年基業毀於一旦。」說到這裡,霍霸天轉向苟長老,說道,「苟富貴,你無須懷疑霍元的心思,這次武海城之行你陪我同行。」

苟長老急忙解釋道:「老盟主,我也是為本盟著想。」

霍元也趕緊勸說道:「父親,這事我們來處理就行,你沒必要出這趟遠行了。」

「霍元,你不用勸說,這事我已決定。事關五聖峰,有我壓陣很有必要,再說,秋兒是我最貼心的孫兒,他無故被殺我一定要找出兇手。」霍霸天說的很堅決。

眾位長老見霍霸天如此堅決,不再提出反對意見,定下查的論調。下面就要進入人手安排,苟長老被霍霸天點名陪同,自然要跟去。屠長老自告奮勇要求前往。如此已有二名長老前去,所以霍元沒在同意其他長老前去。

這時霍冬進前一步說道:「父親,我想陪爺爺去。」

「霍秋,你還是安心在家修鍊為好。」霍元阻止道。

「父親,一直在家閉門修鍊也未必有好的效果。這次出行有爺爺同行,我想跟著出去歷練歷練,或許這更有利於修鍊。」

霍元還想阻止,霍霸天說道:「霍元,霍冬說的對,外出歷練確實對修鍊有幫助,你就不要阻止了,讓他同我們一道去吧。」

「是,父親。」霍元沒再說什麼,接著,讓人將肖天佐叫了進來。

「肖天佐,霍秋之死你有責任,作為貼身護衛,你不應該離開他的身邊,此罪暫且記下。現在我們要去武海城調查此事,你陪同前往,好好表現,爭取戴罪立功,知道嗎?如果還有意外出現,數罪併罰,你就等著回來受刑吧。」

「謝盟主給我戴罪立功的機會,小的一定會好好表現的。」肖天佐急忙表態。(未完待續。)

… ?第二天一早,一行數十人離開虎嘯城,飛馬向武海城趕去。—-±,

林炎這段時間過的很充實,煉藥修鍊二不誤,實力再次提升,體內五行煞氣修鍊出了很多,再堅持一段時間,相信就能達到武尊高級。

楚楚這段時間過的非常開心臉上時常露出真心的笑容。有「猴兒酒」在身,家族脫離天地盟掌控有望;林炎煉製的丹藥讓她賺了不少,相信再過段時間,即便家族整體離開,所需的資金應該能夠解決。同熊濤關係處得不錯,楚楚來到林炎處的機會也增多了,提供的藥草也增加起來。而林炎所煉製的丹藥,楚楚都通過天地盟商會賣出,如此一來,天地盟商會近段時間的業績不斷提升,熊濤對楚楚更是照顧有加。

這一日,林炎正在煉製「小還丹」,眼見著丹藥即將出爐,突然,葯爐莫名炸裂,令一爐丹藥損失殆盡。林炎非常鬱悶,炸爐這種事情,他已經多久沒有發生過,沒曾想今日竟然發生了。回想經過,林炎找不出原因,心情很糟糕。算啦,今日就到此吧,明日買來葯爐再煉。林炎如此想著,收拾了下,走出煉藥室。

沏上一壺茶,林炎在院中石凳上坐下,調整心情。懷中金蛇這時傳來意念:大哥,葯爐炸膛是不好的徵兆,我們還是儘快離開此地吧。這段時間我有種莫名的危機感,好像有極大的危險正向我們而來。

小金,再住段時間吧,我的修鍊現在即將突破至高級,等突破后我們再出發。這段時間我們不外出就是,應該沒人能發現我們的存在。

好吧,大哥。你抓緊修鍊,反正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我們還是小心為好。

知道了,小金,我會抓緊時間修鍊的。調整片刻,林炎進到屋內。開始練功。

丹田內五色煞氣共處一處又涇渭分明,這些煞氣如今已經非常濃郁,幾乎佔滿了丹田。林炎相信,再有半個月的時間,煞氣定能充滿丹田,武尊圓滿指日可待。

十日後,一隊人馬進到天地盟商會,霍霸天帶著眾人終於趕到武海城。簡單詢問過商會近段時間的發展后,霍霸天等人沒有多說什麼。來到後院入住下來。

這麼多大人物同時來到武海城商會,熊濤、楚楚緊張的不得了,生怕出現差錯被他們責罰。而楚楚更是心生擔憂:難道他們對霍秋之死還有懷疑,這是過來調查的嗎? 歷史的屋檐 看來這段時間我不能去林炎處了。幸好我將「猴兒酒」放在了林炎處沒有隨身攜帶,如果被他們搜查出來,那麻煩就大啦。

後面幾日,商會的成員不時被霍霸天等人叫去問話,熊濤、楚楚也不例外。二人將那日所看到、聽到的情況如實彙報。同肖天佐所知的並無出入。

婚迷殺手妻 全部都被提問過,霍霸天等人商議起來。

「苟富貴、屠嬌。你們有發現沒?」 重生太子妃:鬼王絕寵 霍霸天問道。

「老盟主,情況同肖天佐所說的幾乎一致,沒有什麼新的消息。」苟富貴搖搖頭答道。

「霍冬,你怎麼看?」霍霸天沒有說什麼,繼續問道。

「爺爺,我也沒什麼發現。不過。我有個猜想或許有效。」

「哦,說說看。」

「三哥在商會裡,能夠清楚了解他行蹤的人不多,除了死去的肖天佑、田僧,剩下的還有肖天佐、熊濤及楚楚。三哥被殺的經過如果不說是場陰謀。我都不信。既然如此,我認為這是有人給兇手通風報信,兇手才能將時機把握的如此精準。」

「照你分析,能夠給兇手通風報信的人,肖天佐、熊濤、楚楚嫌疑最大?」霍霸天問道。

霍冬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肖天佐上前跪倒在地,緊張的表態道:「老盟主、四公子,不是我,我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又沒說肯定是你,看把你緊張的。」霍冬嗤笑的說道,「起來吧,別影響我的思路。」

「是,四公子。」肖天佐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霍冬接著說道:「首先說說肖天佐。他是三哥的貼身護衛,三哥若有什麼差池,他所受責罰不小,而且,三哥出事後,他沒有想著躲避,第一時間向總部求援,可見他對本盟的忠心,所以,我不懷疑他。」

聽到這裡,肖天佐感激的看了眼霍冬。

「那麼剩下的熊濤、楚楚可疑最大,當然,其他人也有可能,只是我們將重點放在這二人身上。我想,這段時間,我們派人暗中盯著他們,看看他們有何異常舉動,或許會有所收穫。」說完,霍冬看著霍霸天,等著他的決定。

霍霸天想了想,說道:「既然沒有什麼發現,我們暫且先依照霍冬的提議來辦。苟富貴,你盯著熊濤;屠嬌,你看著楚楚。時刻注意,不要鬆懈。」

「是,老盟主。」苟富貴、屠嬌應下。

「爺爺,光這樣不行。如果我們都呆在這裡,他們即便有什麼小動作也不敢做。明天咱們就起身離開,等出城后再悄悄返回才行,讓他們以為我們真的離開了,才會放鬆警惕。」

「很好,就這麼辦。去把熊濤、楚楚叫來,我關照他們幾句后告訴他們我們明日離開的消息。」

「是。」肖天佐外出傳話。

不一會兒,熊濤、楚楚跟隨肖天佐進來。

「熊濤、楚楚,近段時間你們把商會打理的很好,總部很滿意,希望你們能再接再厲,為天地盟作出更大貢獻,不要應為霍秋的死而受到影響,知道嗎。我們來此只是例行調查,既然情況同肖天佐所說一致,那就沒什麼好查的了。明日我們就返回虎嘯城,這裡還是有你們倆打理著。」

「是,老盟主,我們定盡心竭力做好。」熊濤、楚楚急忙表示。

送走霍霸天等人,楚楚懸著的心總算落地。這幾****過得心驚膽戰不能安眠,後面要好好休息休息,補充一下受傷的心神。

離開武海城沒多遠,苟富貴、屠嬌率先折返;霍霸天等人再繼續向前走了一天,等到第二天才悄然返回。(未完待續。) ?連續十幾日楚楚都沒有來送藥材和取丹藥,林炎就將全部的心思放在修鍊上,終於,煞氣充滿丹田,武尊高級達到。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後面即將凝練煞氣,使其達到圓滿。林炎有了離開此地的想法。等楚楚下次來時跟她說明吧,林炎如此想著。

在商會裡老老實實的呆了幾天,楚楚沒有發現異常,這時她才完全放心,該去林炎那裡看看了,商會裡丹藥不多了,也需要補充些。

叫上馬車出了商會,楚楚先到藥材市場收購上藥材,接著自己駕車前往林炎住處。

她不知道,身後有雙戲謔的眼睛一直盯著她。

楚楚現身巷道口時,金蛇突然示警:大哥有高手出現,並向這裡走來!

有多強?林炎心神交流。

比之前殺死的強很多!我們對付不了。

準備撤離!林炎動身想要離開。

來不及了,大哥,他沖著這邊來了!

既然走不了,那就面對吧。林炎想著。小金,如果敵人真的沖著我來的,你不要暴露,活下去!要不去找玄武龜,修鍊自己,將來好為我報仇;要不就返回紅葉大陸,替我照顧好雪兒、思凡姐,還有孩子們,知道嗎。

不,大哥,我要跟你在一起!

不行!你必須活下去!她們還需要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