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讓老丈人壓她一頭才行。

“媽,我覺得咱們……”

“傻子,別以爲你和莊主夫人認識,你就了不起了。”

“在我眼裏,你依舊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傻子而已。”

“還會醫術呢?”

“你要真那麼厲害,有本事把你爸給治好啊。”

張春琴說完,葉天縱滿臉尷尬,略微沉吟,便笑道:“爸的病,我也知道一些,其實,也不是治不好,不過……”

“哼,還跟我面前吹牛呢。”

“你要真能把你爸治好,以後我就不喊你傻子!”

“甚至,可以對你態度好點!”

張春琴的話,瞬間讓葉天縱打了雞血一樣。

無心插柳柳成蔭?

他一直都在苦惱怎麼改變丈母孃的看法。

而她現在卻主動送上門來,便一拍即合道:“行,媽,我儘量。”

“爸的病,我回頭就給治。”

“既然您想留在這兒,那咱,咱就留着吧。”

“挺熱鬧的,放鬆放鬆也好。”

眼瞧着張春琴主意已定,再強求,可能會激化矛盾。

而且,一番措辭,也讓他找到了契合點,給老丈人治病,贏得丈母孃的好感,不虧。

留在這裏又如何?

如果這梅長耀真要來找麻煩,撕破臉就撕破臉!

他,無所畏懼!

“天縱,媽不知情,你還不清楚?”

“你怎麼能答應留在這兒呢?”

“一會兒,要是讓梅公子發現咱們,那不就……”

任雨柔尚未說完,葉天縱則是擺手道:“老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聚賢山莊,就是梅長耀的地盤。”


“這裏碰不着,其他的地方,也能碰見。”

“躲是躲不掉的,你放心吧,我和他媽熟,萬一真要有問題,讓他媽來搞定。”

聽到葉天縱的話,任雨柔欲言又止。

話雖如此。

但是,不知爲何,每次提及這梅長耀,他就有種恐懼感。

可能是海龍灣項目竣工在即,下週一便要開展銷售大會的原因吧。

在這種節骨眼上,她真怕出什麼亂子。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聽之任之。

心裏祈禱着,一切都能平穩度過。

說實話,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她有點……招架不住!

隨後。

在衆人千呼萬喚中,主角,閃亮登場!

如果是初次和梅長耀接觸,他的言行舉止,包括整體的氣質形象,的確如同白馬王子。

很能吸引女人的心。

隨着他的登場,現場一片歡呼雀躍,掌聲不斷。

就連丈母孃都有一顆少女心,跟着的鼓掌,口中還不斷讚歎道:“真好,一看就是個青年才俊。”

“我要是再年輕十年,我都去追他了。”

“可惜,我做不到,我女兒也做不到啊。”

“一個流浪漢,還是個腦子有問題的神經病,和人梅公子比起來,那簡直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啊。”

“老婆,你別這麼說……”

任東國臉色尷尬,就要說,而張春琴則不屑道:“怎麼,敢當神經病,還不讓人說啊?”

“我說的這不是事實麼?”

“要不是我女兒心地善良,收留了他,指不定現在在哪個垃圾箱裏翻東西吃呢。”

說完。

她往前站了一些,將葉天縱給直接撞開,衝一個女生要了跟熒光棒,跟發春少女一樣,在那裏歡呼的吶喊着,這一幕,讓得在場幾人,相視無語,這張春琴的性格,真是陰晴不定,誰也不知道她下一刻能作出什麼事情來。

不過這只是短暫插曲。

很快,梅長耀到場。

拿着話筒,富有親和力的笑道:“謝謝,謝謝大家。”

“很榮幸,今天能有這麼多朋友來參加我的溫泉派對,今天的宗旨就是,大家吃好喝好!”

“而爲了表達我的謝意,今天的溫泉派對,還有一個主題,就是尋找一位美麗的女士,與我聚賢山莊一日遊!”

“而接下來,聚光燈找到哪位女士,那麼,她就是今天的幸運女神!”


…… 很簡單的方式。


聚光燈隨機挑選,指到誰,誰就是那個幸運女神。

當然,男性例外,可以重新選擇。

而隨着梅長耀的規則說出,現場立刻達到**,衆多女人,無論年紀大小,全都歡呼雀躍。

引來跟隨着的男性同伴,莫不黯然神傷。

誰希望自己的女人公然愛慕別的男人,各種羨慕、拋媚眼簡直是恨不得貼上去。但是,他們所面對的對象是梅長耀,聚賢山莊的少公子,太子爺,而且,爲人瀟灑,放蕩不羈,典型的高富帥,任何男人與之比較之後,都只能夠自慚形穢。

“聚光燈尋找幸運女神。”

“聽着都讓人激動。”

“以前只聽說過這梅公子,而今天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說實話,他站在舞臺上的姿勢,真的是帥呆了。如果我也年輕個十歲的話,說不定,我還真的想要去追追他。”

“不過,如果這聚光燈能找到咱家雨柔的話,貌似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張春琴摩拳擦掌,學着其他女人的模樣,拼命的朝着舞臺那邊揮舞,試圖將控制聚光燈的那個年約五十的男子給招呼過來。

而見到這個掌控聚光燈的人,葉天縱則是神情一愣。

從面相上來看,並不像是那種底層人物,而且,在他身旁,還站着幾個熟悉的人在那裏點頭哈腰的恭維着。雖然無法和梅長耀相提並論,但是很顯然,在場的所有人,尤其是山莊的人,都對他尊崇備至。

站在旁邊,各種討好。

其中熟悉的人羣裏,葉天縱一眼便瞧見了剛剛試圖過來威懾自己的邱東山!

“鍾西樑,那個人,是誰?”

在張春琴公然發出要讓梅長耀對葉天縱取而代之,從而引起了任東國和任雨柔父女倆不滿,一家人在那裏溝通的時候,葉天縱將鍾西樑交過來,指着聚光燈男子,狐疑的問道。

“葉先生,您對他感興趣?”

“回答我的問題,其他的不該問的,你就別問。”

“我一直以爲,你是懂規矩的人,或者說,你覺得咱們倆接觸了幾次,我倆的關係很好?”

葉天縱不是不近人情。

是不想浪費過多的廢話。

而葉天縱此刻表現出來的淡漠,令他心中動容。

不敢違逆,只是點頭的說道:“行,我說。”

“這男的,名叫宋義達,是我們莊主梅清揚身邊的大紅人,外界都成他爲第一祕書。大到山莊的整體運轉業務,小到家庭的私事處理,幾乎都交給他全權包辦。而我們太子爺,別看那麼逍遙灑脫,其實就是個小孩子的性格,很多事情,都是聽宋義達的,可以說,這宋義達就是我們山莊的二號人物,實際上的掌權人。”

“身邊的紅人……”

葉天縱若有所思。

看面相,不是簡單的人。

沒有接觸過,不知道,但是,圍繞在他身邊的,卻是邱東山。

兩個人,看起來關係不錯,剛剛他們在溝通交流,尤其是宋義達打算轉動聚光燈的時候,還順着邱東山指的方向,往這邊指過來。當時葉天縱就心中咯噔一跳,這下子,哪怕梅長耀沒有發現,都已經在別人的提醒之下,注意到這裏。

情況不太妙。

本來想要儘量的避免衝突。

但是丈母孃卻執意要留在這裏,看起來,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這宋義達,掌控着整個山莊,是二號人物,那麼,他的人品,還有行爲方式如何?”

“是個狠角色,很難對付!”

提及宋義達,讓得見過大風大浪的鐘西樑都是倒吸了口涼氣,面色上帶着一絲恐懼的說道:“平時對員工就非常苛刻,輕則辱罵,重則捱打。哪怕是被開除了,只要他聽見對方說山莊的任何不好,一點風言風語都有可能……”

“會怎樣?”

“人間蒸發!”

說到這裏,鍾西樑擡頭看了宋義達一眼,有些悲痛的說道:“曾經,我手底下有兩個人,和我的關係非常好,但是就因爲得罪了他,最後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半個月之後,被人在海邊發現,但是最後給的結論是跳海自殺,可是,他上有老,下有小,怎麼可能走這一步。”

“你要這麼說……”

“好,現在尋找幸運女神,正式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