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語:“!!!”

當心語反應過來的時候,葉寒已經不見人影了。

心語滿臉通紅,右胸被葉寒抓的有點疼,想生氣,卻不知爲何,心裏卻沒有一絲怪葉寒的心思。

葉寒一溜煙的跑到心語的房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剛摸了心語一把,她肯定不會回到這個房間的。

葉寒坐到心語的牀上,那軟軟的牀讓葉寒舒服不已,葉寒看了看自己的手,回味着感覺的觸感。

“嘖嘖嘖,這手感,不是一般的贊啊。”葉寒讚歎道。

“咯吱。”

門開了,心語走了進來。

葉寒擡起頭,看到了走進來的心語。

四目對視,閃出一道火花!

(葉寒:丫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句話是誰說的,出來,保證不打死你!) 紫櫻離開了,清靈身邊就只剩下了風玄一人。收服領土七座小島的計劃也在穩進之中。海月島有了泉泉的保證清靈不擔心出什麼問題,百魚島和琉璃島多數村民居住,對於換了新領主也不會有什麼排斥的,所以要擺平的就只有佔了三座小島的三大家,和那神秘組織佔據的小島。

海月島回來的當天,清靈就邀約風玄兩人一路趕去了佔據珊瑚島的雷家。聽聞三大家以雷家為主,雷家的實力在三家之中也最為強大,佔據的島嶼資源也是最豐厚的。先拿雷家開刀,清靈就不信其他兩家還會繼續頑抗。

兩人幾乎全力御劍飛行,海月島離珊瑚島的距離在其他六座島嶼中佔據第二,離海月島最近的島嶼名叫火焰島,正是被一群神秘人佔據的島嶼,因為島上最高的山是一座活火山,因此名為火焰島。

雷家佔據的珊瑚島附近海域盛產珊瑚,雖說百魚島和琉璃島兩島的村民和中域大陸上沒有什麼交易可談,可雷家掌握的眾多名貴珊瑚可是中域大陸那些名門貴族們頗為喜愛的玩物,其中一些珊瑚還有著藥用的功效,更是讓珊瑚島上的雷家財源滾滾,收益頗多。

兩人踩著飛劍毅力在珊瑚島之上,從上往下看去珊瑚島的面積不小,足有上萬里方圓,珊瑚島不同於琉璃島和百魚島還維持著原有的生態環境,這裡早已被雷家多年經營下來,變成了一座縮小版的國家。

珊瑚島上人員眾多,島上有著四個城市,而雷家的府邸凌駕於四城之上的一座山地之上,規模巨大,足以媲美一個小型的城鎮大小。雷家的建築也是極為奢侈,到處色彩光鮮的琉璃瓦構造,前後大院有百十多個。

「還真是霸道,無法無天了,竟然在這裡做起了土皇帝!」清靈得知這珊瑚島原本和琉璃島、百魚島差不多,都是漁民居住的地方,幾十年前雷家忽然來到這裡,以小額的錢財讓村民們讓出大片土地來建造他們的府邸,最後甚至奪得了這珊瑚島的統治權,肆意的欺壓村民,發展到現在的樣子,珊瑚島上的村民們早已成為了這座島上的基層勞動者。

立於雷家府邸之上,清靈毫不隱瞞的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合體初期的的實力已經可以帶起威壓,站在千米高的空中,也足以讓下面府邸中的所有人感受到她的強大。

忽然,雷家府邸之中飛遁出現五股氣勢,其中四人應當是金丹期的修真者,而另外一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這樣的修為在凡間來說已經是仙人般的存在,怪不得雷家可以坐鎮珊瑚島幾十年,都沒有被任何一個國家所剿滅,原來是有幾個小小的修真者在背後撐腰啊~!

清靈的眼神越發輕蔑起來,幾個小小的修真者還不成氣候,現在她一根手指頭都能輕易的制服那無人。

「不知前輩來到小小珊瑚島有何指教……」

迎上來的五位修真者帶頭一人實力為元嬰初期,是一位七老八十的白髮老頭,長長的鬍子白衣聖潔,僅憑這副行頭在凡間也算的上是『仙道高人』了,和在清靈眼裡還不夠看。


五人謙卑的擺低姿態御劍飛行迎了上來,以為是有驚駭世俗的得道高人路過,想要前來一探,如果有機緣的話,還可以受教一番。可沒想到飛上高空所看到的竟然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而且這股氣勢就是從那十五六歲少女身上所散發出來的!

一時間,五人傻了眼,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實的,可是那氣勢又做不得假,清靈只是不隱藏自己的氣勢,自然而然的散發就已經造成這樣的轟動,五人迎面而來只覺得一座大山壓背,有些喘不過起來,如果清靈真的可以使了點力,恐怕五人要被立即從天上壓的掉落下去了。

一聲前輩也不是白叫,清靈的實力自然是配得上這個稱號,達者為先,清靈的實力要比那五人高上十幾個階級。

清靈抬眼,看了一眼領頭的元嬰初期修真者老頭,只是輕輕淡淡的一眼,在那老頭眼裡就彷彿身上被一道驚雷所劈,一股無形的氣場落在身上,讓他整個人都彷彿赤裸相對,沒有意思隱私,彷彿清靈的眼神能夠看到他的內心。

一時間,元嬰初期的修真者老頭渾身冒汗,幾個呼吸間全身的衣衫已經被汗水浸濕了大半。

………………………………………………………… 清靈目光轉移,在他身後的四位修真者身上掃了一眼,那四人渾身顫抖,甚至站在飛劍上都有些不穩。

「好了,說說你們和雷家有什麼關係吧。」清靈淡淡的說道。

風玄只在一旁面帶玩味笑容的觀看,這一刻,清靈可是做足了派頭,那一束束眼神都無形中被精神力所強化,因此才讓五人覺得身上有著不可抗拒的壓力。

「本……小道是雷家請來的供奉,他們四人也是。」元嬰初期的修真者老頭,面色恐慌的報出了身份,在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女面前,他和深厚四位供奉都有種力不從心,彷彿凡人見到真仙般的激動和恐慌之心。

也難怪,如果站在他們面前的不是清靈和風玄,而是一位同樣頭髮花白的老者,他們或許會產生尊敬,崇拜的表情,可是少女……少女的喜怒無常,他們萬分小心,生怕哪一點引起少女的不滿,而遭到滅頂之災。他們相信,只要少女心生殺意,他們幾人沒有一人可以逃脫的了。

「供奉?那就是說你們和雷家其實也沒有多深厚的感情,想走隨時都可以走了?」清靈不以為然,在她心中,供奉確實如此。

「這個……這個……前輩有何吩咐?」想來想去那元嬰初期的修真者也只猜想少女來雷家或許有事情要做,但是是什麼樣的事情他不敢猜測,少女說他們可以隨時離開,是暗示還是命令?他猜不透,所以直接問出有何吩咐,只要是少女要做的,他們攔不住也不能攔,除非是想要找死!

「我聽說雷家、嚴家、和謝家在這片島嶼中佔據了三座小島成為自家的領地,可是很不巧,這附近七座島嶼都已經成為了我的領地,你們說說,如果有人拿了我的領地,我會怎樣做?」

幾句話的交談,清靈看出了這無位修真者的服軟之處,她也剛好順水推舟,把自己的形象塑造起一個傲慢、霸道的大小姐,讓五人自己猜心思去,順便在前面幫她把路都給剷平了!

『嘶——』五位修真者同時倒吸一口冷氣,他們的猜測無外乎清靈要剷除三家。自然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瓜分了,要取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就要把那些瓜分者除去,重新收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五位修真者的想法很簡單,這也是清靈故意誤導給五人的消息,經此一說,五人知道自己守護的雷家可以要面臨滅頂之災了,而他們也只能選擇順服、全身而退。


但身為雷家的供奉,在少女的眼裡會不會對自己有所芥蒂?五人想到這裡,生怕自己受到牽連,趕忙順從討好。

「前輩能夠掌管這片島嶼真乃是這片海島只幸啊~~~」

「前輩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們去做的儘管吩咐……」

「前輩您要不要去下面休息一下?雷家的事情我們願意為您打點好一切……」

「前輩……」

清靈在心中竊喜,這五人雖然有些敷衍趨勢,但是也都是聰明人,知道良禽擇木而棲的道理。既然已經沒有反抗的餘地,倒不如跟了自己,說不定還能得到一些好處,五人的心思清靈了解,她也正是要利用他們的心思。他們想要投身自己門下,清靈也不在乎多幾個可以在凡間使喚的人。


「下去休息?呵呵~正合我意,不過你們幾個既然願意為我辦事,那自然也是好事。」清靈語氣淡淡不溫不火,雖然年紀小,但是也不失強者風範,給五人的印象就是四個字,『深不可測』。

當然她此時的表現也只是五分真實,五分偽裝,不可否認,她表面上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可實際上心裡年齡早已經有三四十歲了。況且她的想法還是在接受了新世紀教育熏陶之後的成果,結合了上下五千年所總結出的精華教育,自然不能被這些個老古董給比下去。

「你們前面領路吧~~」

「前輩這邊請……」

元嬰初期的修真者老頭謙卑的彎腰,其他四人左右分開,為清靈和風玄引路,一副下人摸樣,看來是已經打算投靠清靈了,而且投靠之中還略帶竊喜之意。

在五位雷家『前』供奉的引路之下,清靈和風玄並肩從空中飛落雷家府邸,前後被五位凡間可稱之為大仙的修真者簇繞著,八面威風的來到了雷家正堂高位,緩緩坐下。

「雷家的人呢?」清靈淡淡的說道。

………………………………………………………… 葉寒壓根想不到心語會回到她自己的房間,什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壓根就是瞎扯淡啊。

“嗨,心語。”葉寒厚着臉皮打招呼,但心裏可是提防着。

心語看到葉寒,臉頓時紅了,剛纔她的胸還被葉寒摸了一把,這麼快又見面了,能不尷尬麼。

心語輕輕的嘆了口氣,從身後拿出兩把手槍,而且還是裝着消聲器的。

葉寒:“!!!”

“心語,剛纔的事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葉寒說完,轉身就跑。

而他跑向的地方,是陽臺,一腳踩上陽臺的護欄上,葉寒二話不說從陽臺上跳了下去。

心語:“……”

心語莫名其妙,自己不過是想拿手槍出來放好,外面那麼多人,被她們發現自己身上帶着槍就麻煩了,爲啥葉寒要跳樓呢?

葉寒上次被心語嚇到了,從枕頭底下拿出一把手槍來給你兩槍,看你有沒有心理陰影,葉寒可是怕了,所以剛纔看到心語從背後拿出兩把手槍的時候,頓時轉身就跑,要不然肯定會被打成馬蜂窩。

但這次葉寒是多慮了,心語壓根沒有想對他開槍的想法,只不過是回房間把槍藏好。

此時花影和那羣妹子們已經回到別墅裏了,沒有人在外面。

如果她們看到葉寒從樓上跳下來,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

“嘿!”葉寒輕輕的落到地上。就這點高度,他還不放在眼裏。

拍了拍手掌,葉寒瀟灑的整理了一下發型,然後看向心語的房間。

只見心語站在陽臺,俯視着葉寒。

葉寒一看到心語,果斷跑,誰知道這女人會不會從陽臺給你來兩槍呢?

幽靈派來的幾個死神殿成員看到自己的主人從樓上跳下來,看到心語後掉頭就跑,啥情況。

四人面面相覷,都是一頭霧水。

心語在死神殿的威望不弱於幽靈,誰都知道死神殿的三大人物。

葉寒,死神殿創始人,擁有‘死神’之稱,是所有死神殿成員仰望的對象。

幽靈,外號‘霸王’速度雖然不及葉寒,但力量可是出了名的牛X。

心語,‘血玫瑰’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染血的玫瑰,一出手,必見血。

他們三人都是死神殿的三的霸主,但現在葉寒見到心語掉頭就跑,他們能不驚訝麼。

“話說,是不是心語把主人給強推了,然後主人不願就跑啊。”一個死神殿成員愣愣的說道。

“啪。”一個纖細的手掌狠狠的甩到他的頭上。

“怎麼說話的呢,還說主人的壞話信不信我分分鐘把你丟到黃浦江去。”一個面容嬌好的妹子帶着怒氣道。

“我不說了我不說了,我錯了,別打。”男子連忙捂着頭,一副做錯事的模樣。

葉寒離開了西湖小區,離開了也好,畢竟現在家裏那麼混亂,那些妹子遲早都會找到自己房間來。

家裏有心語坐鎮,外面有死神殿成員的守護,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葉寒剛纔出門的時候就感覺到他們的氣息了,想不到幽靈那麼快就派了人來。

盲目的在街上走着,此時天已經黑了,但街上依然人來人往,夜色下,東海市一片繁榮的景象。

葉寒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自己一個人走在街上了,雖然不是很喜歡街上吵雜的聲音,但熱鬧的景象,也是很容易帶動人的情緒跟着活躍起來。

今天是週六的下午,很多人都放假不用上班,閒着無聊的都會帶着自己的家人出來逛街。

西湖別墅區周圍都是很多公寓樓和小區,而這條街,是東海第二大的商業街,加上週圍居住的人比較多,這讓這條商業街的人流更多了。

但這條商業街很大,所以即使人來人往,也不會有擁擠的感覺。

“賣燒餅嘞,上好的武大郎燒餅,只要十塊錢,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葉寒走在街上,周圍全都是店鋪,小吃店、服裝店、奶茶店、珠寶店,各種各樣的商店,到處都有,不愧是東海第二大的商業街。

聽到這個武大郎燒餅的時候,葉寒忍不住笑出聲來,想不到居然有武大郎燒餅賣。

“那真的要嚐嚐了。”葉寒笑了笑,看向呼喊聲的方向。

那是街邊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攤,一箇中年大叔在叫賣着,他的生意還不錯,來來往往的有不少人買。

這些小攤俗稱‘走鬼’,一般都是被城管驅逐的對象。

葉寒緩緩的走過去,中年大叔看到葉寒,露出和藹的笑容,對着葉寒說道:“小夥子,要來一個嗎?味道很好的。”

“嗯,麻煩你了。”葉寒微笑着點頭,示意要買一個。

“不麻煩,不麻煩,你稍等一下。”中年大數憨笑着,開始煎起餅來。

武大郎燒餅製作時間一般要五分鐘左右,葉寒耐心的等待着。

“叔叔,我也要一個。”一個身高只到葉寒腰部的小女孩對着中年大叔說道。

“好的,小妹妹稍等一下。”中年大叔笑道。

“我纔不是小妹妹呢,我九歲了,不小了。”小女孩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