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聽著聽著我覺得迷糊了,感情這是一間黑學校?好吧,就算他說的校長相當牛逼,可是在我這裡又能牛逼到哪裡去了?他說的不錯,上次在幼師學校那確實童巍是帶人去了,可是他似乎不知道去的還有警察和朱曉峰。

搞的我現在好奇心相當重,其實我這個人有個不好的毛病,我很討厭別人在我面前說別人多牛逼多牛逼,在牛逼能有朱曉峰牛逼?再不行能有五公子牛逼?能有堂堂一個警察局局長牛逼?操。

可是我沒有表露說來我不滿的情緒,我就聽著他說,時不時的點點頭。

「小夥子,我看你人還不錯,看你家裡也挺有錢的,不然開不起那麼好的車,等下來了服個軟,賠點錢就算了,你還得上學。」看來這大叔對我的印象不錯呀,哈哈,可是我會這樣嗎?答案是肯定的。

正當我準備在說著什麼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首先進來的正是剛剛被我打的嚎叫的那傻逼老師,跟在他後面還有幾名和這大叔穿著一樣衣服的人,應該都是保衛科的,面目都不怎麼和善,看樣子就好像想把我給吃了一樣。

要是他們知道在我手上有命案會是怎麼樣的。

看著他們的樣子我笑了,笑的很開心,在一旁開始好言勸我的大叔也愣住了,不知道我這是在演哪一出。

「笑你媽個比呀!他媽的!」話是傻逼老師說的,我不否認如果不是他的手現在打著石膏他肯定要上來揍我,前提是他能打的過我,似乎他身邊現在又那麼幾個人,就覺得很牛逼了,哎,這些人和屍狗人比起來,可以說什麼都不是,硬要是說他們像點什麼的話,就好像是嬰兒一樣吧。

「我笑你可憐。」我伸手指著那傻逼繼續說道:「永遠都不要以為自己有多牛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天的事是你自找的,我沒找你事已經算不錯的,識相的現在給我讓條道,否則你會後悔的。」

這一下,我給房間里所有人都說愣住了,他們一直以為那傻逼老師很囂張了,可是沒想到我竟然更加的囂張,何況是在對方在人數上面占著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還這麼囂張,紛紛都在猜想我要不是真的牛逼,那就是傻逼了。

先前在許多學生的面前就已經被我把他的象給放幹了,現在我又在如此的羞辱他,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整個人氣的臉都發綠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食物中毒了。

「讓開!」我突然放大聲音吼道,老子不發威還真當我是病貓呀,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仗著自己有些小勢力裝逼,裝什麼東西呢?在我眼裡屁都不是。

屋子裡的人估計都沒見過像我這樣的人,特別是開始對我還比較客氣的大叔,此刻他眼睛瞪的就和金魚眼睛一樣,看我就好像看怪物一樣。

「反了還!給我打!」那傻逼老師終於忍不住了,如果今天把我換成一個人的話,估計那人要倒霉了,這麼多個壯漢,還在這麼一個小辦公室里,出了點什麼事鬼知道呀。

一聲令下,這些人也倒是聽話,估計都知道這傻逼老師是什麼人吧,不敢不聽他的命令,只有那大叔遲疑了一下,沒有上手,其他人直接就朝我撲了過來,看我的樣子就好像我是他們殺父仇人一樣,眼睛都他媽紅了。

這下我真的火了,我沒想到在一個學校里還能發生這樣的事,只不過是認識一點黑社會的人,感情就把自己真當成了黑社會,幹個幾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火上腦袋,我從身上撕下了陰符:「天地本無界,妙法定陰陽,急急如律令!」我記得爺爺跟我說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對人使用法術,我心裡想這次應該算是萬不得已吧,我現在都已經懶的和這些人動手了,我怕手臟,他媽的。

定身術,儘管有什麼定怪物的時候沒有那麼靈,但不是每個人的速度都和楊尚那麼快,沒有一點意外,當我拿出陰符的那一瞬間,這些人的命運都已經註定了。

我記得我只用過一次給人定住了,這是第二次,我的咒語剛念完,所有衝過來的人,包括那傻逼都已經一動不動了,他們的臉上統一吃驚的表情,有的嘴巴還張開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就這樣失去了所有的能力。

包括那名大叔。

看見著自己種下的成果,滿意的拍了拍手,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

「我說過,讓你們讓開,你們不讓,這都是你們自找的,很顯然,我不是你們能惹的起的人,什麼破幾把地方。」說完我拿起了手機,本來我準備給張哥打電話的,但是想到他最近因為楊尚的事都已經夠忙了就沒有在煩他,一個電話打給了葉凡,這種好事怎麼能少的了他,簡單的說了一下,他似乎正在買著什麼東西,和人討價還價的聲音我都能聽的見。

「來學校,我在老的辦公室這邊等你,有好事,速來。」我說話簡單明了,葉凡一聽我說有好事,立刻變的激動起來,讓我別離開,說我夠意思什麼的,有好事沒忘了他,說自己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我之際走到了那傻逼老師的面前,他現在不能動,但是應該能聽的到我在說什麼,也能看得見,畢竟他眼睛時睜著的。

我抬起手對著他的臉又是一巴掌:「覺得自己很牛逼嗎?」

「啪!」

「在跟我叫一句試試?信不信我弄死你,就算不弄死你,老子也要讓你半身不遂!」一般人肯定以為我這是氣話,但是我知道,這種事情我肯定是做的出來的,那傻逼老師的額頭上,滴下了我肉眼可見的汗珠,看的出來他怕了,但是沒有用,一切都晚了,當他準備來找我報復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如果開始他進來只是讓我賠錢什麼的我都無所謂,但是他上來就要干我,難道我還能留著他媽?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句話說的實在是太對了。

不多會,這傻逼的臉已經被我扇的和豬頭一樣了,嘴角邊的獻血直流,我能看的出來他此時很難受,肯定很痛,但是想叫也叫不出來,這種滋味可不好過呀,沒辦法,都是自找的,能怪的了誰。

對於其他的人,我倒是沒有做什麼,畢竟在我眼裡他們只是這傻逼養的幾條狗,我還犯不著和狗生氣。

電話響了,不用說,是葉凡來了,我笑著對那傻逼說道:「別著急,好戲等下才算開始。」

走出了辦公室,將門關好了,我可不能讓別的人注意到,好在這裡沒什麼人,現在正是上課時間,估計就算有人知道那辦公室有人也不會進去的吧。

「哥們,這邊。」我剛出來,就看見葉凡一個人在四處張望。大聲喊了他一句,將他引了過來。

「什麼好事呀,你看我這麼火急火燎的過來了,要是騙我的你可自己看著辦呀!」我明明聽見葉凡好像在買什麼東西,可是現在看呢,他雙手空空的,也不知道他把買的東西放哪裡去了。

「跟我來,保證滿意!」我微微一笑,直接帶頭朝著辦公室內走去,正如我所說的一樣,葉凡來了,好戲才算是剛剛開始。 葉凡滿臉疑問,他想不到在這老師辦公室里還有什麼好處?

當我們推開門進來的時候他愣住了,看見那些被我定住的人就好像是雕像一樣,一動不動,不過他和我一樣,也是道門中人,見到這情況當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哥們,這是怎麼了?怎麼給人定住了?他們是妖怪?」 九轉武帝

將門鎖好后,我坐了下來,看著被我扇的臉已經腫的和豬頭一樣的那個老師幽幽的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全盤告訴了葉凡,葉凡聽完過後二話沒說,只是簡單的點點頭,走到了那傻逼邊上,對著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他這一拳的力道有多大恐怕只有他自己和那個傻逼知道,反正我是看那傻逼此時汗珠又不停的留下來,看樣子是疼的太厲害了吧。

葉凡就是這樣的人,不管怎麼樣他都會站在我身邊,看見葉凡的舉動我笑了:「哥們,別給他打壞了,有沒有什麼法術能抽掉他的魂魄,讓他成為一個植物人的。」我這話完全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我可不喜歡給自己留下那麼多的敵人,如果這次放過他,保不准他以後還會對我做什麼事。

葉凡聽后想了一會,搖搖頭:「這個沒有,那些害人的法術我沒學,爺爺會,不過他也不可能告訴我們的。」

有點遺憾,我記得以前葉凡說過他可以讓人魂飛魄散的。怎麼現在就沒有了呢?難倒他開始騙我呀。

正當我在想著什麼的時候,葉凡又開口了:「不過我可以讓他魂飛魄散。但是好像沒必要弄死他,我們來想想有什麼法子能折磨他吧。這樣比殺了他更有趣。」

好傢夥,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變態了,感情肯定是和我一樣的心裡了,自從上次和五公子一起殺了人之後,對人命這種事看的不知道有多輕。

他的這個想法我喜歡,只是現在有什麼辦法能讓他生不如死呢?

每個人在這個社會上都有兩面,我們雖然不是什麼壞人,但是我承認也不是什麼好人,沒必要對所有人都好,特別是想這種人渣,我個人覺得象他這樣的人活在這個世上完全就是浪費糧食,還不如死了算了,但是我們又不能輕易的去殺人,只能選擇折磨他。

本來因為楊尚的事情我們都很壓抑,別看我們整天嘻嘻哈哈的,只不過是我們沒有表現出來,現在有人能讓我們自我釋放一下,這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就在我們想著方法的時候,突然有人來敲門,我和葉凡都屏住了呼吸,現在的情況肯定不能讓別人進來,不然會出大麻煩的。

「王老師,在不在裡面?校長找你。」王老師,肯定是就被我打的那名老師了,照這樣看來,校長肯定是知道了他被學生打的事,更何況這位是他的兒子,他怎麼可能不關心呢?

葉凡對我看著,我則是對他搖了搖頭,示意讓他不要發出聲音。

敲門聲持續了一段時間,就聽見外面的人嘴巴里嘟囔著怎麼沒人,明明看見了有人進來的然後他就走了。

我微微一笑,示意葉凡沒事了,可以說話了,葉凡點點頭,走到了那傻逼的面前:「龜兒子,你為什麼誰不好惹竟然惹到我們了?」

葉凡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竟然被人給一腳踹開了,為首進來的正是這傻逼的父親,也就是我們的那名老校長,開學典禮的時候看見過他一次。

當他看見屋子裡的人都擺著奇形怪狀的姿勢一動不動,只有我和葉凡兩個人能說話的時候表情有點奇怪。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校長就是校長,雖然年齡大了,但是說起話來還是中氣十足。

葉凡本來想說話的,可是我搶先了一步:「沒什麼,這幾個傻逼想揍我們,我們拿他們來練習聯繫點穴的功夫。」在這些人面前我肯定不會說是法術什麼的了,想來來想也只有說是點穴了,這樣等於簡介的給我們說成了武林高手。

點穴這樣的詞如果放在古代,那時候天下高手雲集,這樣的功夫算是正常的,應該沒有什麼人會覺得奇怪吧,但是放在今天就不一樣了。

不管是校長他們,就連葉凡也是一驚,不過還好,隨後就反應了過來。

「快放了他們!你們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在學校里毆打老師!」校長很著急,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天下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父親,特別是那傻逼現在手上還打著石膏。


我怎麼聽著這話有點彆扭,明明是那傻逼先來找的我茬,現在到他嘴裡卻成了我的不是了,天理何在,現在我當然是不可能給他們解除定身咒了,想都不用想只要給他們解開了,我們的秘密肯定會被別人知道。


我搖搖頭:「放什麼,我們又沒綁住他們,有本事自己帶他們走呀,不過這還得看他們願意不願意了。」我這話說的相當的囂張。

那校長臉色非常的不好,十分的陰沉:「我最後再問你們一次,放還是不放,不然後果自負不,別以為自己會點功夫就牛逼上天了!」

我可以理解成他這是在威脅我嗎?可惜我這個人什麼都怕,就是不害怕威脅。

見我們無動於衷,校長拿起了電話,不知道叫了什麼人過來:「小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認為自己有點本事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我猜想他肯定是打電話給他背後的人了,應該就是開始那大叔告訴我的什麼黑社會,估計他開始是沒打算喊人的,肯定是在聽了我說我會點穴的時候認為我和葉凡極度厲害所以才喊人的,我就想不通,這個情況下他為什麼不先報警呢?

「要不要給曉峰打電話?」葉凡走到我的身邊,輕聲的對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微微搖頭:「不用,這些傻逼我們自己就可以解決。」

我也不想什麼事都麻煩朱曉峰,畢竟今天又不是什麼大事,不就是打架嗎?

「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這校長似乎對他們的人很有信心,雖然我說我會點穴,但是他好像也不在意。

「喊人吧,越多越好,讓更多的人看看你們這個學校的老師是什麼個**德性!」我說話很大聲,生怕別人聽不見。

「哼。」校長也沒說話,他到也不傻,在他的人還沒有來,他是不可能輕舉妄動的,畢竟他不知道我和葉凡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

我們也倒是圖個輕鬆,現在要我們和那個老頭打的話,估計一拳就能讓他回老家了。

「你說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兒子,我都替你丟臉。」不知道葉凡是不是覺得太無聊了,沒事找事來做做呢。

校長的臉都唄葉凡說綠了,他身後站的幾個人好像也是特別的氣憤,看樣子就想衝過來,但是被校長給攔下來了。

「哼,不知天高地厚。」就在校長說完這話之後他的電話就響了,似乎他的人到了,他好像很同情我們似得:「看你們還能猖狂多久,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

開玩笑,是我們一直在給他機會,只是他自己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進了我的耳朵里,估計人數不下十幾二十個,真的太看的起我和葉凡了,不過這有怎麼樣呢,我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了,只要目標一出現,第一個似得絕對是那個傻逼校長。

可是事情並沒有象我想的那個樣子發展,當我看見打頭進來的時候我愣住了,怎麼會是他?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晚上開槍讓我有逃跑機會的星仔,只是他怎麼來了?

不止我和葉凡愣住了,葉凡也是見過他的,而星仔和我們一樣,走到了我們的面前,非常意外的問道:「你們在這幹嘛呢?」

星仔頂著一對熊貓眼,好像昨天晚上一晚上沒睡。

「這話應該我們問你吧,什麼情況呀?」葉凡和我都走到了星仔的面前,他在我腦海中的印象還是蠻好的。

「有人找峰哥幫忙說有兩個學生在學校里鬧事,峰哥讓我來看看的。」說到這裡星仔愣住了,回頭看了看臉色發青的校長:「不會是你們兩個吧!」


看來我們猜的沒有錯了,校長找來的人竟然是星仔,也就是說,朱曉峰是他的後台了?那還搞個屁呀。

我十分肯定的點點頭:「你猜的不錯,確實是我們兩個。」說完,我將目光對準了校長。

此時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跟著星仔來的小弟一個個都面面相視,本來說是來打架的,現在完全搞不清楚什麼情況了。

我苦笑了,為什麼世界總是這麼小呢?蛋疼呀,為什麼這傻逼校長不早說他後面的人是朱曉峰,這也怪我們自己,要是開始我聽葉凡的打個電話給朱曉峰就好了,還讓星仔跑一趟,看他那沒睡好的樣子,突然感覺自己好對不起他呀。 這一下我們在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事情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著,這可以說成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打了自家人嗎?

不過我確定一點,就算那傻逼和朱曉峰有關係,我也要打,太囂張了,連朱曉峰都沒囂張他這麼囂張個幾把。

「怎麼個情況?」星仔的表情瞬間就變了,不過不是對我和葉凡,而是轉身對那囂張問道。

校長此時鐵青著臉,半天回答不上話來,這也很正常,他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好好的在辦公室有人來通報他說他的兒子被人給打斷了手,然後把人帶到了辦公室準備修理,去找他的時候就沒影子了。

「我來說吧。」我伸了個懶腰,照這個情況下看,我和葉凡肯定是沒什麼事的了:「他兒子實在太囂張了,做老師做成這樣,怎麼教育下一代!」

沒辦法,只要不是個瞎子都能看的出來星仔是站在我這一邊的,那校長自己帶的人也不少,可是此時沒有一個人敢造次,都直愣愣的對我看著,都在想我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連星仔都對我這麼客氣。

星仔不清楚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哥,放了他們吧,都還是孩子。」星仔處理的方式很好,給足了我面子,當我知道了這校長是朱曉峰下面的人之後我也不想和他們起什麼衝突,畢竟朱曉峰幫了我不小的忙,他這一聲然哥叫的我十分舒坦。

我微微一下:「星哥,你的面子我能不給嗎?讓他們都出去吧。」

星仔對我笑著點了點頭,大手一揮,他帶來的人自動全部都出去了,不過那校長還沒走:「怎麼,我說話不管用?」星仔好像對這個校長十分的看不慣,一點好臉子都不給。

那校長沒辦法,他自然知道星仔是什麼人,肯本不敢和他放肆,雖然星仔不知道比他要小上多少,只能聽著他的話,也出去了,此時房間內只剩下了葉凡,星仔,還有那些被我定住的人。

「你怎麼給他們弄的不動呀,開始我來的時候,還說有什麼會點穴的高手,害我連槍都帶了,沒想到竟然是你們。」星仔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把小黑色的手槍,對於這種東西我是沒有怎麼接觸過的,也不認識,不過我知道,他是做好了準備,如果今天不是我們的話,估計會發生命案了。

「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只是不能告訴別人我們會法術唄。」說著,我拿出了陰符:「急急如律令!」咒語剛落,所有被定住的人全部都倒在了地上,這麼長時間的身體僵硬,是個人都堅持不了,雖然也沒有多少時間,特別是那傻逼老師,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嘴巴里也不停的流出了鮮血。

「下手真狠呀,現在看就一豬頭了,怪不得他老子那麼心急!」星仔對我和葉凡豎起了大拇指。

「這都算輕的了。」葉凡走到那傻逼的邊上,看著他的臉:「叫他們進來把人帶走吧,看著心煩。」

星仔微微一下,他對這件事完全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不是什麼大事,人打的再狠只要沒死的話對他來說都不是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