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想不到”章炎看着唐七,良久才吐出這麼幾個字。

“哦?”唐七饒有興趣的看着章炎,等着他繼續說下去。繼承了一界以後,他現在的修爲,就算是對上天尊都不一定會輸,更何況只是一個神王,所以他一點都不急。

“你進步真的很快,我已經完全看不透你了”章炎搖頭道。

“有人來了”唐七突然道。說完整個人的身影完全淡化,不一會就化爲了無形,章炎震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因爲他已經完全感應不到唐七的一點氣息了,對方的整個人就好像化於無形了一樣。

“轟……”

一聲爆炸使得整個空間一片震盪,緊接着一個人影出現在了章炎的身邊。

“怎麼回事?”來人四下搜索了一下,並沒有任何發現。

“你怎麼來了?”章炎顯然很討厭來人一樣,不善道。

“你這裏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我只不過的過來關心一下而已”來人好像根本就沒有注意道章炎的態度,依舊四下搜索着。

“走吧,這裏並沒有什麼,只不過是空間法則直接出現了一些細微的矛盾而已”說完章炎直接一步踏了出去,整個人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了。

“法則出現矛盾,哼,騙騙傻子還可以”那人冷笑一聲,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了。

片刻之後,唐七再次的出現在了原地,不過這次還有法神和仁戰,之前他們只不過的進入到了唐七所煉化的那一界中去了。

“有意思,想不到我一回來就接連碰到了兩位神王”之前那個人正是神域的東域神王塗方。

“你要小心這兩個人”仁戰突然開口道。

“恩?”唐七看着仁戰道,他知道這位強者不會無緣無故的這麼說的。

“我那兩個人身上感應到了天帝和地聖的氣息”仁戰淡漠道,隨後若有所指的道“天外不是你們相信的那麼簡單的,神界也很複雜”

“那人皇在神界的代表是誰?”唐七突然發現,眼前的這個仁戰好像並不是那麼簡單,之前自己在九幽冥府碰見他,也許是他事先安排好的。

“西域神王–凡煌”仁戰毫不猶豫,直接說了出來,隨後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整個人就那麼漸漸的淡去了,同時留下了一句話“我要回天外去了,還有,你要救那個女孩的話,也儘快到天外來吧,時間不多了”。



唐七當然知道仁戰說的那女是誰,正是那個被天一擄去的楊萍兒“時間不夠了是什麼意思?”唐七猜測道。

“那是人隱藏了很多東西,比如憑他修爲直接破開九幽的束縛都是可以的,可是他卻選擇和我們一起回來”法神的聲音突然響起。

“呵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唐七不以爲意道,“走吧,神界好像發現了點細微的變化”說完直接一個瞬移離開了。

說實話,最近幾章寫的很失敗,一度想過太監了,可是我實在不願意輸給我朋友,所以只能堅持寫下去了,哪怕是沒有一個人看,我還是要寫完,唉…. 無盡的星空延伸開來,讓人看不到邊際。

神界,自從誕生以來就分爲東西南北中幾大部分,中心部分是一個懸浮的大陸,面積之廣闊,當屬神界第一。在這片大陸的正中心處有着一個無比威嚴的建築—天尊神殿。

天尊神殿,神界至尊所居住的地方,然後現在這個無比神聖的地方卻是黑雲籠罩,方圓數百里更是毫無生機,猶如死域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糟了”太初天尊靜坐在神殿之內,這一百年以來,他幾乎沒有離開過神殿。

“那東西……終於還是出來了”太初天尊看着充滿裂縫的神殿輕聲道,聲音中透露出一種無力感。

究竟是什麼東西?能把堂堂的神界至尊逼到這一步呢?

轟隆隆……

神殿的裂縫越來越大,天空的閃電不斷的翻騰着,處處都透露出一種讓人絕望的力量。

在神界,天尊是萬物至尊,想要破壞天尊神殿,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更別說像現在這樣神雷翻滾了。

轟的一聲,殿中的盤龍柱終於倒塌了第一個,而太初天尊好像什麼都沒有看見似的,一個在那喃喃的念道“終於要開始了嗎?”

“哈哈……”一陣狂妄的笑聲自神殿的底部傳出,笑聲中,透露出一種讓人絕望的氣息。

神殿終於完全的坍塌了,原本那本該是神殿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了一個幽深的洞穴。同一時間,神界中出現了無數的空間裂縫,時間也隨之暴亂了起來。

“想不到你居然沒有逃命,不過你一個人還能守住這裏嗎”一個全身閃爍着紫色火焰的怪人緩緩的從洞穴中升了起來,那股凜冽的氣息,使得半空中的太初天尊都忍不住爲之色變。

寵妃無度:戰神王爺請溫柔 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還是會試試”穩定了下心神,太初天尊緩緩的拿出一物。

那是一個淡金色的光球,從那光球出現的瞬間,周圍那原本破裂的空間瞬間恢復。

“就憑這破爛不堪的界魂?”那人不屑的看了眼太初天尊手中的界魂,道。那淡金色光球雖然神祕,不過仔細看來,仍然可以看到上面的細細裂紋。

“你雖然狂妄,但是你卻並不敢真的毀了這一界”太初天尊輕念着,一道道淡淡的法訣透過界魂的加持,變得強大了數十倍,向那人困去。

“這種東西困得住我嗎?”那人一點也不着急,不知道是不是困的久了還是什麼,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裏。

片刻之後,數到光芒接連而至,除了四大神王以外,還有着其他的幾個隱士高手,畢竟神界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是瞞不住他們的。

“來了不少人啊”那人淡淡的掃了眼來人,不屑道“想不到天,地,人都在神界留下了自己的力量,只是不知道道的力量又是哪位呢,又或者沒有來呢?”

“星帝紫辰,想不到你這麼快就逃出來了”一名隱士的神王道出了那人的來歷。

星帝紫辰本是外界的一位無上高手,一身的神通就是天帝等人也忌憚三分,只是這人行事獨具一格,誰的帳都不買,當年逍遙冥祭天換地的時候,他取得了凡界的一間,命名爲星界,自尊星帝。

只是這樣以來,他等於直接與天帝等人叫板,後來那場曠世大戰中,逍遙冥隕落,歐陽逆天不知去向,他也被天帝封印於此,並用整個神界的界魂爲陣法的媒介,運用一界的力量將它鎮壓於此,不過誰也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掙脫了封印,成功的脫困了。

“哈哈……”紫辰仰天狂笑,一身紫色上杉隨風而動,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籠罩全場,空間凍結,時間靜止。周圍的空間不斷的破碎,並化於混沌。

嘭……

沒有任何徵兆,先前那麼道出紫辰來歷的神王突然爆開,連神魂都沒能留下。

“你運用了超越這一界的力量”太初天尊看着紫辰,靜靜的道,從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一點的情緒波動。

“那又如何?界罰?”紫辰好像嘲笑一樣的看了太初天尊,那氣勢,瞬間蓋過了場中的所有人。

那被壓縮至混沌的空間突然再轉,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再次重生,緊接着一個淡灰色的網狀物質向着紫辰困去,同時天空中無數神雷匯聚成了一個驚天巨劍,斬向紫辰。


那股龐大的氣勢沒有一點外泄,完完全全的只針對着紫辰一人,周圍的衆人只是眼睜睜的看着紫辰,這一刻,紫辰已經完全被界的法則給劃入了異次元。

轟……

一聲巨響,耀眼的白光使得衆人無法睜開眼睛,龐大的威壓猶如衝擊波一樣,將衆人推出了老遠,其中修爲稍微差點的,更是直接爆炸開來,失去了肉身。

“好像有人強行逆轉了神界的法則啊”一個荒蕪的星球上面,唐七靜靜的躺在那裏。

自從成爲了界主以後,唐七一直都是怎麼默默無聞的遊歷着神界,不過他對界的認識卻是更加的深刻了,明白了每個界都有着自己的潛在法則,如果有人敢打破這種界限,就會受到法則的懲罰,也就是所謂的–界罰。

“這個人很強,雖然逆轉法則我也可以做到,但是絕對沒有這個人這麼輕鬆”法神在一旁靜靜的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和老主人的一個境界的存在”旁邊的一箇中年漢子道,那中年漢子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國字臉,古銅色的皮膚,身穿輕甲,猶如一個將軍一樣,整個人透露出一種霸道的氣息。這漢子正是原仙界的震天,他本來修爲就極高,之前之所以被耗成了骷髏,完全是原仙界靈力不夠的原因,而現在回到了神界,他自然就恢復了肉身,雖然現在還沒有達到巔峯,但是一身的修爲也是極爲強悍了。

“管他呢,反正我們在這裏呆不了多久了”唐七突然坐了起來,拍了下身上的灰塵道,“下一站我們去哪裏?”

“原海星”震天拿出一副地圖看了下道。

“哦?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不會也和這裏一樣,是一片荒蕪吧?”唐七好奇道。

“不是”震天搖頭道“那裏是一個液體的星球,在那裏只有海” 原海星是一個奇異的星球,自神界誕生以來它就已經存在了。這個星球不同於其他星球的地方,它是一個純液體的星球,在這裏任何的元素的法術都會被削弱,但是水元素的法術卻會得到加倍發揮,所以這裏自古以來就是水屬性修者和水性魔獸的天堂。

“這裏就是原海星啊,果然美麗”看着眼前的那個藍色的星球,唐七忍不住讚歎道。

“藍原星在神域還有一個別名,叫做忘塵星,意謂着到達這裏的人都可以忘掉塵世中的煩惱”震天解釋道,他當年可是原仙界數一數二的高手,見識自然也是遠非唐七可以比的。

“我倒是絕對這裏是一個不錯的修煉場所,特別是水系魔法”法神很快就聯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

“走吧”唐七輕踏一步,周圍的空間法則立即扭曲轉換,三人的身影變出現在了藍原星上。

雙腳輕落,踩在水面上,緩步行走了起來。走了沒多時,一條木船攔住了三人的去路。

“你們是哪裏來的,到這裏來有什麼企圖”船頭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不過從對方的語氣來看,好像並不怎麼友善。

“拉圖,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對人要有禮貌,特別是無名的陌生人”說話的是一個花白着頭髮的老者,一身類似於祭祀的袍子,也不知道補過多少次了,不過可以看出來,船上的人都對着老者十分的尊重。

“是,祭祀大人”那個名叫拉圖的小夥子立馬尊敬道,然後退了一步,給那名老祭祀讓出了道路。

“你們好,尊貴的客人”老祭祀緩步走道船頭,憑他的眼光,當然一眼就看出了唐七三人不是一般人。

“您好,尊貴的祭祀”唐七還禮到,畢竟自己只是想隨處走走,並沒有想要給別人造成任何麻煩。

“不知各位到我們忘塵星有什麼事呢,也許我們可以幫你們一把”老祭祀那瘦弱的身影,在海風的吹拂下,好像隨時都會掉下去一樣。

“我們只是隨處看看,沒想到驚擾了你們,實在不好意思了”法神突然上去一步道,因爲他從眼前的這個老祭祀的身上感應到了很強的水元素波動。

“既然這樣,不如和我們一起吧,期望我們會是一個合格的導遊”老祭祀說完這些又慢慢的退回了船艙。

唐七和法神對望了一眼,然後也不猶豫,直接跳上了那跳木船。木船也不知道是由什麼木頭做成的,隱隱的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味,讓人忍不住放鬆開來。

“起航”拉圖站在船頭大喝一聲,船上的巨帆隨風而起,整個船緩緩的向着北面行去。

船艙內,一盞昏黃的燈光不停的跳動着,對面的老祭祀更是半閉着眼睛,彷彿隨時都會睡過去一樣。

“祭祀大人,我們這是要去哪呢”唐七開口打破了這分沉寂。

“生命平原”老祭祀開口道,那聲音好像十分的疲憊一樣。

“生命平原?難道這顆星球上面還有大陸嗎,我聽說這裏好像純水元素的行星啊”說完唐七下意識的看了下一邊的震天。

“你別看我,我也不知道”震天做了個自己也不知道的手勢回答道。

“你的朋友沒有騙你,這裏沒有大陸,不過卻有冰原”老祭祀整頓了下精神,接着道“我們的祖祖輩輩都是居住在這個冰原之上,所以這塊冰原被我們命名爲生命平原”

“哦”唐七點了下頭,“我現在倒是有點想去看看你們居住的那塊冰原了”

“這速度太慢了”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法神突然站了起來,然後緩步走出了船艙,在拉圖等人驚愕的目光中,施放了一個小小的水系魔法,直接推動着木船快速的前進。

“要換方向的時候搖下船槳就可以了”丟下這一句話,又冷漠的回到了船艙。

看着法神的動作,那一直昏昏欲睡的老祭祀眼中突然爆射出一道精芒,不過瞬間又恢復了正常。

生命平原,藍原星上唯一擁有人類居住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一個個冰築的房屋,唐七不由的感嘆起了人類的創造力以及生命的強悍。

老祭祀等人將唐七三人送到了平原以後就離開了,留下唐七三人到處亂轉着。

“你怎麼看那老祭祀?”唐七隨手施展了一個避風術後,隨口問道。

“不簡單”震天好像惜字如金一樣,只說了這麼三個字。

“你呢?”唐七看了下法神問道。他當然看出了法神之所以在船上施展法術,估計就是爲了震懾那些人用的。

“神王修爲”在神界呆了這麼久了,法神早已經明白了這個星球上境界的劃分。“而且在這樣的環境下,他的法術可以得到最大幅度的提升,如果沒有達到天尊,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哈哈,我對這個冰原越來越好奇了,想不到一個隨隨便便的祭祀,居然都有着神王的修爲,只是不知道他們的冰神又有着什麼樣的境界呢”對於這個消息,唐七一點一不震驚,好像早已經猜到了似的。

“不好說”法神有些凝重道,“爲什麼你們這一界很多的高手不去上界,卻喜歡到處隱居呢?”

“可能他們喜歡吧,畢竟他們有這個實力”唐七道。

一縱步兵慢步跑來,爲首的那名隊長,對着唐七三人行了一禮,然後道“尊貴的客人,祭祀大人邀請你們前去族長的居所”

“前面帶路”唐七做了個請的手勢。

所謂族長的居所,也只是比普通人居住的冰房略大一點而已,告別了那個步兵隊長,唐七三人慢步走了進去。

房中的陳設很簡單,一個長形的木桌,周圍有着幾個冰制的椅子,牆上掛着一副不知道什麼製材的古畫,居然沒有結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