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走?門都沒有!”靈者五星的青年爆喝一聲,手臂狂揮一下,頓時,一道無形的靈氣能量向古凡轟去,古凡靈魂感知力全部放出,對周圍的感應何其清晰?反應更是快到常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感覺着那道靈氣離自己越來越近,古凡嘴角划起一抹冷笑,忽的,他漆黑的雙眸中泛起了兩團金色的火焰,緊接着,“篷”的一聲,金色的魂焰徒然在空中爆現,這周圍的溫度驟然飆升了數倍,那空氣都一陣模糊了。

“轟。”魂焰出現的地方正好是那道靈氣能量襲來的軌跡,兩者瞬即撞在了一起,一聲巨響傳出,魂焰躁動跳躥着,而那能量卻是被焚燒得一乾二淨。

“奇異魂焰!他真的是魂鍊師!”慕家子弟驚呼出聲,一個個臉上出現了瞬間的呆滯,緊接着是恐懼,他們都能感覺到那金色魂焰上傳來的熱量,彷彿,要把他們的靈魂都焚化了一般,魂鍊師那深印在衆人心中根深蒂固的強大,讓他們心頭正在顫抖。

而周圍觀看的那些人,也皆是一個個出現了震驚的神色,瞠目結舌,魂鍊師這個最神祕最高貴的職業活生生的出現在了眼前,並且還是魂鍊師中最爲稀少高貴難得的奇異魂鍊師!這是大陸上最強大的那一小撮人!

傳聞是真的!古家廢材,果然是擁有奇異魂焰的魂鍊師!那些大家族所派來的眼線,在這一刻,心中翻騰不已,都在想着把這一情況第一時間彙報給家族!曾經只是傳聞,而現在卻是事實發生在眼前,連那潛意思裏的一絲僥倖也徹底飛灰湮滅!

趁着對方愣神之際,古凡可不會錯過這個極佳的機會,頓時,身形猛的爆衝向前,眨眼間便掠過了數米,接近了三名慕家子弟,臉色微凝,嘴中大喝一聲:“蕩山震!”

一陣淡黃色的光芒從古凡的腿中泛出,他用力的在身前的地面一跺,“砰。”的一聲,那青石地都迸濺了起來,頓時,一股及其強大的震盪裏從地底激盪而出,那三名首當其衝的慕家子弟無一例外的被震飛了起來。

古凡那被金芒籠罩的身軀也緊隨着縱身飛躍,直指最靠近他的那名靈者二星青年,身體在空中做個了三百六十度的旋轉,一腿猛然甩出,宛若神龍擺尾般的帶起了一陣氣浪,腳板結實而親密的與對方的臉面接觸。

“啪!”似清脆似沉悶的聲音再次響起,那被震在半空中的青年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般砸向地面,又被古凡迅猛的重擊一個!

“混蛋!寸芒刃!”就在古凡剛剛得手的同時,徒然一聲爆喝在他耳邊響起,讓他心中驟然一突,擡眼望去,只見那靈者五星的青年滿臉怒容的揮動着右臂,那右臂上泛着深黃色的刺眼光芒,一股股強勁的能量從其上激盪而出。

“黃級高階靈技!”古凡的瞳孔猛的一縮,心中微緊,緊接着只見從那青年的手臂上,出現了一道道的氣刃,帶着輕微的破空聲,給人一種及其銳利的感覺,仿若能把巨石迎頭切斷一般。

“這傢伙的反應竟然這麼快,還能在蕩山震的波及中及時發動靈技—”古凡在心中狠狠的罵了一聲,距離太近,事發突然,古凡又在半空中,無處借力,現在就算想要躲開也沒辦法了,無奈之下,古凡的右掌突然成爪狀,心念一動。

徒然,一柄銀色長劍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那利刃微閃,寒氣頓生!特別是鑲嵌在劍柄下的那顆晶核,更是詫人眼目!

二話不說,古凡右臂擡起,頭頂蓮臺金芒再盛幾分,對着那數道氣刃迎空劈斬了過去。

“轟!”數道巨響幾乎凝成了一線,古凡的身體被那劇烈的碰撞轟飛了出去,跌在地面,強大的衝勁讓他蹌踉數步才堪堪停住,體內一陣翻騰,嘴裏一甜,卻是流出了絲絲鮮血。

這一對拼,古凡吃了一個小虧,但即便是這樣,也足以自傲,雖然他動用了魔器,可是對方用的卻是黃級高階靈技!

整個場面再次安靜了下來,許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古凡手中的長劍上,那是魔器,他們一眼就能看的出來,這並不是讓他們驚詫的地方,讓他們驚詫的是,那長劍上竟然有着及其醒目的金色斑紋,很精緻的金色斑紋!

這是什麼樣的材料?以前怎麼從未聽聞過?難道那金紋是後面雕刻上去的,只是裝飾而已?所有人的腦中冒出了這個想法,很是驚奇。

因爲在一般的魔器上,是絕對不會有魂鍊師願意在煉器的時候雕刻上任何別緻的標記的,因爲那樣很有可能會損壞一柄魔器的構造,失之分毫便能毀掉整柄魔器!

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一柄魔器上會出現那般精緻的圖紋! “那柄魔器—不會是他自己鍛造的吧?難道他就已經掌握了那複雜的煉器之道?他今年滿打滿算也才十五歲吧?我的天吶—如此年輕的一級魂鍊師?如此年輕的奇異魂鍊師!”

周圍有人目瞪口呆的驚歎出聲,緊接着就是一連串的驚歎聲起伏響起—誰都想到了其中的恐怖,有些在場的大家族子弟已經陷入了沉思,本來想着靠近慕昂然的他們,感覺似乎要從新考慮一下了,慕昂然雖然是當之無愧的天才人物,天賦高到出奇,不出意外的話,將來肯定會成爲皇甫帝國的巔峯強者。

可古凡呢,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簡直都要把他們的心臟都驚碎了,十五歲的奇異魂鍊師,這以後的潛力,會比慕昂然小嗎?不,不但不會,甚至要比慕昂然的前景還要光明,這可是大陸上無論放到哪裏都是最尊貴的奇異魂鍊師!如果依附着他,以後能得到多大的好處?更何況,古凡所在的古家,一點都不比慕家弱!(有這樣想法的人,都是沒有資格接觸到太高的領域)

手持長劍,身體筆挺,遙遙望着安然落地的靈者五星青年,古凡面無表情的舔了舔嘴角的血液,冷冷道:“今天,沒有人能保得了你,所有人都可以見證,如若我不掰折你的雙臂,我就從這裏爬回古家!”

說完話,古凡的眼神微微掃了眼躺在地下痛苦**的三人,他們已經失去了戰鬥力,都是被一擊重創。剛纔六人他都不懼,此時三人,他更是胸有成竹,要鬧,就鬧大一點!

青年看着古凡的表情,心中猛的一陣跳動,竟有些害怕,說實話,他也被古凡的強勢給震驚住了,那金色的魂焰雖然只是曇花一現,可那威勢卻依然盤旋在他心間—

作爲傳承數百年的慕家,當然也有屬於自己家族的魂鍊師,他也見過,可是,在他的印象中,家族那位魂鍊師的青色魂焰,遠遠沒有古凡這金色魂焰來得讓人心顫。

“啪啪啪。”不等青年開口,突然,從慕家大門內傳來一陣手掌的拍打聲,清脆無比,同時,一名器宇不凡的少年拍掌而出。

少年臉上掛着溫煦的笑意,仿若溫文爾雅的貴公子,面如玉冠的臉上五官如刀刻般的精美,兩道如劍鋒般的濃眉更是顯出幾分銳利,此人身上似乎有一種無論走到哪裏都能讓人關注的氣質,他的出現,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看到少年,那幾位慕家子弟臉上頓時一喜,彷彿徒然間變得底氣十足,看向古凡的眼神,不再摻雜半分懼意,似乎這少年,是他們的主心骨一般。

而周圍的那些人在看到少年時,心中也是一驚,眼神在英俊少年和古凡身上來回掃視了一下,眼中露出了有些興奮的光芒,這一下,真有好戲看了。

“真是精彩,以靈者二星的修爲,竟然能在短短時間內放倒我慕家三人,我不得不承認,即便我沒輕視你了,還是有些低估你了。”少年慢步走到古凡的對立面,臉上的笑容從未消失,給人一種沐浴春風般的感覺。

“我們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吧?我真沒想到,一個廢人還能有站起來的一天,嘖嘖,奇異魂鍊師,真是讓人羨慕啊。”少年臉上的表情就猶如在和老朋友談心一般的自然。


“你還是像很多年前那樣讓我討厭,難道沒人跟你說過,你臉上的笑容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虛僞呢?以後你應該多練習練習再出來賣笑纔對。”古凡看着溫和少年,毫不給面子的反擊道,更讓人無語的是,他臉上還一片真誠,彷彿是在爲了少年好—

少年的出現,並沒有讓古凡的臉上出現哪怕一絲驚訝,彷彿他早就意料到了一般。

這句話一出,周圍的人羣頓時都露出了愕然的神色,一個個眼珠瞪起,在心中忍不住對古凡伸出一個大拇指,這傢伙,不但直接,更是生猛,竟然敢說慕昂然賣笑—

這少年正是塔納城第一天才,慕家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慕昂然!

“有些事情是改變不了的,就像我也很討厭你一樣。”古凡的話根本沒讓慕昂然的臉上發生任何變化,笑容依然溫煦的說道,這等城府,讓古凡都暗暗咋舌。

“既然我們都這麼討厭對方,那就廢話少說吧。你出來是想看我怎麼掰斷他的雙手呢,還是出來跟我敘舊呢?我看要不然你還是回去做你的烏龜吧,讓他們繼續試探試探我,也好讓你心中有底不是?”古凡笑吟吟的說道,言詞依然犀利,仿若就是要戳破對方那笑容滿滿的臉一般。

此時的古凡,整個人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狂傲!

同時,這句話也說到了慕昂然的心底,確實,他沒有第一時間出來,而是讓慕玉城等人出現,就是爲了試探古凡的深淺,他是個及其睿智的人,從來不會冒然去做什麼掌控不住的事情,即便他信心十足!可有炮灰,爲何不用?

“呵呵,太直接了並不是什麼好事。”慕昂然笑着搖頭說道,一點都不在乎古凡說中了他的心思,頓了頓繼續道:“你打傷了我的兄弟,今天恐怕我不能讓你這麼輕鬆的就離開了,要不然我以後在塔納城也混不下去了。”說完,還一副無奈的莫樣兒,好像是被逼無奈。

“就沒有別的選擇?”古凡伸手輕輕攬過早已停止戰鬥,跑到身前的古貝貝,不動聲色的把她擋在了身後一些。

“有,道歉,然後澄清你和煙雨的事情,我就不爲難你。”慕昂然語氣溫和的說道。

“道歉?”古凡不禁失聲笑了起來,滿臉嘲弄的說道:“本來我是可以答應你的,可是我剛纔已經說了,今天不掰斷他的雙手,我就爬着回古家,你難道想讓我爬回去嗎?我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今天,你恐怕依然保不住他!”

古凡胸有成竹的說道,他並沒有自大到能無視慕昂然的地步,從慕昂然出現的那一剎那,古凡就知道他絕對不是慕昂然的對手,兩者之間甚至還有着不小的差距,可這並沒有讓古凡打退堂鼓,更不會讓他低頭。

說完話,古凡把視線從慕昂然身上轉開,環顧了一下週圍那足有數百人的‘看客’,左手掌在古樸指環上一抹,頓時,一柄小巧的匕首出現。

“鏘”的一聲,古凡隨手一甩,匕首插在了青石板上,古凡揚聲說道:“在場的,不管是誰,若是今日助我,我不但把這柄無主的一級魔器送他,並定當承下這個情!以後就是我古凡的朋友,慕家若敢日後復仇,我古凡當仁不讓的爲其出頭!”


全場瞬間變得寂靜無聲,一個個看着古凡,眼中第一時間閃過狂熱,一柄無主魔器?古家大少爺的一個人情?並且更可能和這個年輕的奇異魂鍊師做朋友?這是多大的誘惑啊,幾乎沒有人不動心。

可狂熱之後,冷靜下來的他們也不由想到了其中的後果,如果今天出手幫了古凡,那無疑是結結實實當衆扇了慕昂然一個耳光,也就結下了死仇,慕昂然豈能罷休?恐怕會恨不得把其大卸八塊。古凡保那又如何?難道古家能夠時時刻刻守護在其身旁?

總的來說,這件事情,弊大於利,想到這兒,許多人在古凡的注視下都低下了頭顱,就算那些有心靠近古凡的家族子弟也一樣,他們就算想依附古凡,也不敢在這個當口上做出頭鳥,就算有天大的好處在眼前,也要有命享受纔是!

“古凡哥哥,我們還是走吧—”古貝貝弱弱的拽着古凡的衣袖,聲音如蚊子般說道,古凡卻像沒聽到一般,眼神依然在衆人身上,他相信,一定會有人經不住誘惑,自己拋出的橄欖枝,對某些人來說,就相當於命運伸出的一根藤條。

果然,數息過後,一名面容剛毅的青年猛的跨出人羣,看着古凡說道:“我願意用性命一賭,我信你!”

青年穿着一身普通的青色長衫,身材魁梧,臉上有一股本能散發的冷厲氣息,和那些家族子弟有着完全不一樣的氣質,一看就知道似乎不是什麼有背景的人。

看着青年,感覺到對方那魁梧的身體內蘊藏着強大的氣勢,古凡笑了,輕輕點點頭,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公子可以叫我流年!”青年說了聲,不卑不亢,好像身軀永遠都站得那麼挺拔。

“好!你可有把握對付慕昂然?你可敢對他出手?”古凡頭也不回的反手指了指慕昂然,直截了當的對青年問道。

“既然走出了這一步,那自然是敢!不說能勝過他,但我自信能夠拖住他一段時間,只要公子有那個能耐,足夠完成你要完成的事情!”

流年說道,聲音沒有太大的波動,但透露出強大的自信。他是一個純粹生活在最底層苦苦拼搏的靈脩者,沒有任何的背景,也沒有任何的靠山,一直以來都是靠着在黑魔森林中和魔獸廝殺獲得魔晶來賺取金幣,讓得自己在靈脩者的道路上能走得更遠。

他深知作爲一個他這樣的靈脩者有多艱辛,精煉過的靈珠幾乎與他無緣,更別說魔器了,即便他日以夜繼的不斷斬殺魔獸,並且有命活下來的話,能購買到不錯的功法和靈技就算是天大的幸事了,更別說能有資本去購買靈珠與魔器—

那東西一直都處在供不應求的狀態,根本不是他能夠買到的。

好在他天賦過人,年僅二十一歲,就在這個不斷的廝殺當中靠着自己的天賦和不懈的努力,達到了靈師三星的境界,他雖然沒有慕昂然那麼好的功法,更不可能在靈技上高過慕昂然,但是,他有着無數次實戰廝殺的戰鬥經驗,這是他最大的依仗,所以他敢說,不勝,也能拖出一時半會!

同時,他也是一個知道把握機會的人!他知道,有些機會一生只有一次,碰到了,就算要用性命去換,也是值得的,今天,他清楚的知道,他的機遇來了,如果把握住了,有極大的可能會直接改變他的命運!

除此之外,他今天敢站出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古凡今日的表現,讓他很是敬佩,直接利落不做作,不但沒有那些公子哥的驕橫虛僞,更是一個重情義的人!從他敢獨自來挑釁慕家,只是爲了幫一個小女孩爭回一口氣就能看出! “哈哈,好!流年,我保證,你以後會爲你今天所作出的決定感到慶幸,因爲,我會讓你知道,你所付出的東西,都將會是值得的!”古凡大笑了出聲,他對這個冷峻青年的好感大增。

隨後轉過頭,看着慕昂然,笑意濃濃的說道:“慕大少,我說過,你今天保不住他的!”

慕昂然沒有回話,他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那笑容在嘴角擴散,但不在那麼溫煦,仿若有種深入骨髓的冷,盯着流年,語氣平淡道:“這位兄臺,你確定你要幫他?”

“幫!”流年昂頭挺胸,目不斜視,語氣堅定的說道,從站出來的那一刻開始,他知道,他就已經沒有退路了,不堅定的下場,會更慘。

慕昂然搖頭惋惜道:“你會後悔的。”他的神情漸漸收斂了起來,他也能感覺到那冷峻青年身上所帶來的威脅,那種鐵血的氣息,是他所沒有的,即便他並沒有太把青年放在眼中,但是這種常年和死亡打交道的人,絕對不會是那麼好對付。

“第一天才,看着,我現在就要掰他的雙手。”古凡指了指站在慕昂然身後半步的靈者五星青年,臉上掛滿玩味的說道,那淡然的表情卻讓青年的身體猛的一顫,瞳孔微縮,在這個時候,即便有慕昂然在場,他也再次涌出害怕了,彷彿古凡說道就能說到。

旋即,古凡邁開腳步,嚮慕昂然和青年走去,流年緊跟在古凡身後,渾身肌肉緊繃,身上白芒閃閃,卻是在這步伐中,兩瓣三星的璀璨蓮臺浮現,他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貝貝也不甘落後的倔強跟隨,晶瑩如玉的小腳丫子沒有半分猶豫的邁開。

看着古凡三人,慕昂然的劍眉不易擦覺皺了起來,不得不說,今天的事情有些超乎他的掌控了,他沒想到古凡最後竟然敢玩這一手,更沒想到在慕家的門前,在他的面前,竟然還有不知死活的人敢應承,並且是個連他都不能一舉拿下的人!

“放肆!古凡,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到我慕家撒野!”

就在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徒然,從慕家內傳出一道呵斥聲,那聲音渾厚,仿若能直接敲打人的心臟一般,讓跨步前進的古凡猛的一頓,臉色豁然變得有些蒼白,連連退了幾步,他身後的兩人也不例外,貝貝更是差點跌倒。

古凡的表情驟然變換,有着毫不掩飾的驚駭,剛纔那道聲音的主人太強,竟然用音波震得他體內宛若翻江倒海般,看着搖晃的貝貝臉色更加慘白,古凡的心中一沉,慕家的長輩人物竟真敢插手今天的事!

所有人再次轉頭望向慕家大門,只見一名中年男子大步而出,臉色沉着,眼神盯着古凡,讓古凡心中又是猛的一陣跳動,他感覺到男子身上那不可匹敵的強大。

“七叔。”慕昂然對着中年男子恭敬的叫了聲。

周圍譁然,有人失聲道:“慕昊辰要插手今天的事了?”

“這下事情有些複雜了,難道慕家不知道,小輩之間的交鋒長輩出面插手,是想讓這件事的本質昇華嗎?”那幾個明白事理的家族子弟都在心中想到。

“慕家?果真夠無恥的。是想以大欺小了?”古凡盯着中年男子說道,臉上不再有分毫感情,心中簡直恨得咬牙切齒。

“混帳!明明是你欺我慕家無人,還敢大放厥詞。滾,現在就給我滾,我可以不計較你傷我慕家子弟的事情,要不然我讓你連爬回去的能力都沒有!”中年男子沉着臉喝道,臉上兇光畢露。

其實他心中的無奈又有誰能知曉?他怎麼會不知道這樣的事情以他的身份根本不能插手?可是把整個過程看在眼裏的他卻不得不出來,要不然,恐怕古凡這個張狂的小子會在古家的門前狠狠的踩上一腳,那他們慕家的顏面算是被掃盡了。


把古家年輕一輩的子弟都派出來?就只是爲了區區一個古凡?慕家也丟不起那個人!事情可能還會越鬧越大,唯有他親自出面,把古凡嚇退,纔是上上之選。

可似乎,古凡天生就是個不願意吃虧的人,更有一顆瘋狂的心,絲毫沒被中年男子的兇惡嚇住,反而冷着臉與其爭鋒相對的對視着,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就站在這裏,有本事你就動手,我看到頭來誰能佔得了便宜!我既然敢來,就不怕你們欺負人!”

“找死!”中年男子怒不可遏,手臂徒然擡起,就要把古凡掀飛出去,可還沒等他下手,忽然,一道懶散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有些飄渺,更是讓人古怪的聽到了一種冰徹的寒意:“你的手敢拍下去,我就把你的脖子扭斷!”

聲音不大,卻有一種魔力般,彷彿讓空氣都定格在了這一瞬間,中年男子的臉色鉅變,那手竟是遲遲不敢放下—

當所有人看到從街頭走來的中年男子時,表情都有了精彩的變化,男子身着及其華貴風騷的金邊長衫,臉上掛着散漫的笑容,樣貌算的英俊,任誰一看都會認爲這是一個沒有什麼殺傷力的公子哥—

“怎麼會是這個揮金如土的敗家爺?”那些家族子弟的腦中同時冒出這樣一個想法,他們沒有人不認識這個中年男子,塔納城絕對算的上是一個名人,古家最大的敗家仔,古凌天唯一的兒子,古凡的父親,古陽帝!

剛纔那句滲透人心讓人不寒而慄的話,真是這個敗家大叔說出來的?認識古陽帝的人,心中都是充滿了不相信。就這個玩世不恭遊手好閒的大叔難道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慕昊辰,長本事了?你是不是想找死?”古陽帝在衆人的目光中,懶散的走到了古凡的身旁,看着古凡身前的中年男子說道,他的臉上笑意始終未散,淡而不濃,卻讓中年男子心裏不停的顫抖,與古陽帝同輩的他,對古陽帝的事蹟雖然不知道太清楚,但是略微知道古陽帝的可怖,這是個真正的牛人!

“古—陽—帝—”慕昊辰語氣顫抖的說道,被古陽帝盯着,他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直接搗進心田,連說話似乎都有些困難,額頭已經滲出汗水。

“老頭子,你怎麼來了?”古凡疑惑的看着古陽帝問道,心中同時鬆了口氣,剛纔那種情況下,雖然他表面強勢,但心中說不害怕那絕對是騙人的。

“呵呵,我不來,你這兔崽子豈不是要被人欺負死?”古陽帝笑着說道。古凡撇撇嘴,說道:“算你有點良心。”

“古叔叔,既然你親自到場了,我看—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爲止吧?古凡並沒有吃虧。”慕昂然深吸了口氣,臉上的笑容在古陽帝出現的那一刻就全然消失,態度甚至有些恭敬。他可不是和一般的家族子弟那樣什麼都不知道,他對古陽帝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慕家老爺子曾經說過一句話,他深深的記得,在塔納城,甚至皇甫帝國,在誰面前都可以囂張,都可以有傲氣,唯獨在古陽帝面前不行!

“塔納第一天才?不過如此。”古陽帝淡笑的說了句,眼神只是在慕昂然身上掃了一眼,就不再去看,好像很不以爲然一樣,隨後對古凡說道:“兔崽子,你說怎麼辦?”

“委屈、憋屈,被人欺負了,不打回來我這一口氣堵得慌。”古凡岔岔說道。

古凡的話音剛落下,“啪”的一聲清脆刺耳的聲音穿透了整片空間,讓所有人的心都隨之一顫,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了那震撼性的一幕,古陽帝緩緩擡起手,再結實的拍在慕昊辰的臉上,一個鮮紅的指印浮現,證明着這一切不是幻覺。

整個動作,都是那般的隨意,看似緩慢,但是卻給人一種根本無法躲避更不能反抗的感覺,詭異到了極點。

瘋狂!在慕家的大門外,當衆扇慕昊辰的嘴巴子,要知道,慕昊辰是慕家的嫡系,是慕老爺子第七個兒子,絕對是慕家的核心人物!



“這古家父子是瘋子嗎?怎麼一個比一個還要囂張?是什麼能讓他們如此的肆無忌憚?”所有人心中都震驚到了極點,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