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是我是攻不是受咯?

我的嘴角一揚,抱着周曉曉,看了眼面前幾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漂亮女人們。

那個御姐看着我們的樣子,嘴角略微揚起,來到宮洛的身邊,往宮洛旁邊坐了下去,那雙白皙的手掠過宮洛的西裝,撫了撫脖頸上的領帶:“這位先生,看來她們不需要女人了。”

宮洛瞥了眼預御姐,看着她那雙如老鼠般大大的眼睛,漆黑的瞳孔閃着貪婪的目光,嘴角咧開,揚起一抹妖媚的笑容。

宮洛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她們不要,我就不能要了?”

說着,宮洛看了眼面前的女人,最後指了指站在最遠邊那個女人。看她的樣子,應該是這裏面最小的,雖然沒有別的女人那般美麗,但也清秀可人,身上的風塵味也少了那麼一點。

御姐先是一愣,隨即便更加燦爛地笑了起來,尖細的聲音也擡高了許多:“這位先生,你還真是有眼光!她,可是我們這裏最受歡迎的小妹呢!”

“叫我陳先生。”宮洛的聲音依舊冷酷,看了眼御姐放在自己身上的纖細雙手,隨即瞥了眼御姐。

御姐當然也是個明白人,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看了眼那個清秀的小妹,便站起了身,帶着其他的姐妹們出去了。

房間裏,只剩下了小妹。小妹對着我們三人嫣然一笑,隨即便扭着腰坐到宮洛的身邊,將半個身體黏在宮洛的身邊。

“陳先生,你需要什麼服務?我,都可以滿足你。”說着,小妹咬了咬脣,加上她清秀的臉,竟然有着如處子般的純情,只是那雙眼眸,熾熱渴望,甚至有些淫|蕩。

她顯然是個高手了。

看着宮洛幹毫無舉動,小妹大膽地站起了身體,臉頰不斷往宮洛身上靠去。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頭,然後就看到了周曉曉已經黑的不成樣子的臉,她的雙脣緊緊抿着,雙手抱着拳,骨節慘白,手背上青筋暴露。

我的心不禁一緊,生怕她壞了我們的計劃。

“曉曉……”我幾乎是用春脣語看着周曉曉說道。

周曉曉瞪了我一眼,隨後又是撇過頭,將整個頭轉向旁邊,觀察着四周。

就在這時,我的視野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那是,誰?!

我猛然轉頭,只見那位御姐用她那雙和老鼠很相似的眼睛一直看着裏面,像是在觀察着我們一樣。

“御姐?!”我大聲地說出了口,眼中有些警惕。

此時,小妹的嘴角已經快要靠近宮洛了。聽着我的聲音,宮洛立馬推開了小妹,不悅地板着臉,聲音也是冷酷至極:“老闆,你這是

什麼意思?!”

御姐立馬進了來,收起眼睛裏的窺探,揚起眉眼,討好地說道:“陳先生,我,我只是看看你們有沒有其他方面的需要。”

宮洛等了一眼御姐,低沉的聲音直接一吼:“我是來尋樂子,不是來被別人偷窺牀上運動的!我的興致都被你壞了!”

說着,宮洛一把推開了小妹,翹起二郎腿,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我轉頭看着宮洛,看着他的眼神毫無波瀾。我知道,那只是他找的藉口罷了。一個連坐那張牀都現嫌髒的人,怎麼可能還和這些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過的女人做呢?!

我看了眼周曉曉,試圖用眼神安慰着她。

可她的臉色依舊板着。

宮洛又低吼了一聲,隨即扯了扯領帶,解開一個釦子:“給她們我全部叫進來,再拿酒菜過來!”

御姐看着宮洛的樣子,眼睛更是閃閃發亮,甚至張開的嘴角不自覺地流下了一點。但下一秒,御姐便發覺到了自己的失態,趕緊擦乾了口水,帶着小妹往外面走了去。

房間裏,只剩下了我,宮洛,和周曉曉三人。

我走到門的那邊,偷偷看了眼外面,見真的沒人偷看,纔回到位置上。

我看了眼周曉曉:“曉曉,剛纔宮洛沒被那個女人親到。”

話音剛落,周曉曉暗淡的眼睛便恢復了生機,甜美的聲音迅速說道:“真的?”

“恩。”我保證地點點頭。我可看到了,那個小妹的嘴上可是塗了脣彩的,如果親到了宮洛的嘴巴上應該也會有的,但是宮洛的嘴巴還是自然的顏色,並且還是那般乾燥。

宮洛瞥了眼周曉曉,沒好氣地說道:“哼,沒必要和她說這些吧?!”

周曉曉的臉上又癟了下去,有着明顯的受傷,但隨即便揚起一抹笑容,像是忘懷了剛纔宮洛的話語一般。

很快地,御姐便帶着七個美女走了回來,每個人的手上都拿着各式各樣的酒。看着面前各式各樣的酒,我不禁微微一怔,轉頭看了眼宮洛。

宮洛瞥了眼那些酒,輕蔑地擡了擡頭:“老闆還真是用心。”

“那當然了。”御姐對着宮洛邪魅一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宮洛,“陳先生是客人,客人既然有需求,我們要儘量滿足不是嗎?”

御姐有坐到宮洛的身邊,修長精美的身體不停地往宮洛的身上靠去,鼻子不停嗅着:“真香。”

說着,御姐的臉上盡是滿足。

我的臉色一凜:“什麼東西這麼香?!”

這個御姐老闆的話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我只看到她靠了下宮洛的身上,結果她就這麼感嘆着。

難道宮洛的身上有味道嗎?!

我也伸過鼻子嗅了嗅,並沒有味道呀!

宮洛的嘴角一勾,眼睛也是直勾勾地看着御姐:“御姐,我好吃嗎?”

御姐的嘴角一抽,隨即便垂了垂眼瞼:“陳先生,你這麼帥,身上又都是荷爾蒙的味道,不迷倒萬千少女纔怪呢!”

御姐說的話是對的,宮洛長得確實很帥,甚至超過現在流行的偶像花美男,要不是他一直混這個亂七八糟的圈子,或許明天就成爲了千衆矚目的明星也不一定。

宮洛一直看着御姐,那雙狹長的眼眸頓時變得深邃。

御姐的嘴角又是嫵媚地一勾,眼神之中包含着愛意,隨後,她起身,來到宮洛的面前,將宮洛推到在沙發上,然後騎在宮洛的胯上,略微摩擦着。

御姐低下頭,閉上眼,極爲陶醉地往宮洛的脣瓣親吻而去。

只是,還沒碰到,御姐的脣瓣便被周曉曉的一直手硬生生擋住了。周曉曉憤恨地看着御姐,那雙眼睛兼職可以噴出火來!

周曉曉一甩手,生生給了御姐一個響亮的巴掌,雙手插腰站在宮洛和御姐的中間:“哼!你這種人怎麼能夠碰宮洛?!”

“是你們來找樂子……”

還沒等御姐說完,周曉曉又扇了兩巴掌過去:“不過是個妓女,趕緊滾!”

“應該是我們滾吧。曉曉,你在別人的地盤撒什麼野?!”冷冽的聲音穿透房間,更加穿透我和周曉曉的內心。

那話語,那聲音,除了冰冷,沒有絲毫感情。我們都知道,現在的宮洛很不開心!

果然,宮洛起身後,瞪了一眼我和周曉曉,然後便迅速地往外面走了去。我見狀,也趕緊跟了出去。

“怎麼不拉住她!”宮洛咬牙切齒地對着我壓低了聲音說道。

我的心裏有些委屈,這事情還怪我了?

但是,我想了想,又覺得周曉曉做的沒錯:“難道你想被那個女人碰嗎?”

“……不想。”

“那不就好了。”既然不想,周曉曉這個舉動不是給足了臺階嗎?!

等我們走到外面的時候,周曉曉也跟了上來。

宮洛瞪了她一眼,然後便往外面走去:“走了!”

我和周曉曉繼續跟了上去。

走在街上很久,三個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逐漸變得尷尬。

周曉曉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眼中有着不甘和傷心。最後,還是周曉曉開口打破了僵局:“宮洛,剛纔……是我沉不住氣,壞了事。對不起。”

宮洛看了她一眼,眼中也閃過一絲愧色:“我已經找到一些苗頭了。”

聽着宮洛的話,我的眼睛頓時一亮:“你找到什麼了?”

“那個老闆不一般。”說着,宮洛皺了皺眉頭,“雖然,只是感覺而已。”

我抿了抿脣:“一開始那個御姐老闆偷窺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可是後來,我感覺她就是個妓|女而已。”

很快,我們便來到了第101巷,這條街是一條比較舊的街,街邊上根本沒有店面,只有幾個圍牆和幾個分出去的小巷口。

也因爲是條舊街,所以這裏沒有被裝上攝像頭。

我們四處看着,可也沒有看出任何的奇怪的地方。

走到了巷口,我愣愣地摸了摸頭腦:“怎麼會沒有奇怪的地方?”

(本章完) 周曉曉的眉頭死皺着:“這麼偏僻的地方,他們是怎麼走進來的?!這地方基本屬於鳥不拉屎的地方啊!”

宮洛四處查看着,看着這一條長長的第101巷,全程都有很多岔路口,甚至有些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到,四周都是圍牆,裏面都是些舊房子。

宮洛充滿磁性的聲音迴盪在巷弄裏:“這種地方很適合隱蔽,而且這旁邊的房子也不是全部都有人居住的,再加上這麼多分叉口,就是人想要藏起來作案都是很簡單的。”

聽着宮洛的分析,我贊同地點點頭:“我們晚上再來一趟吧,如果是鬼,他現在應該還出不來。”

周曉曉和宮洛都贊同地點了點頭。

可就在我們想要往外面走去的時候,突然看見一團很大的黑影從旁邊的岔路口向我們襲來。

我心下一驚,趕緊拿出黃符設置結界,卻在結界剛形成之時,被黑影突入。一股無形的風颳過自己的身旁,冰涼的感覺穿透我的全身,鼻子裏頓時充斥了一股牲口的臭味,我睜大了雙眼,卻只看見一片漆黑,拿起雙手在眼前晃悠着,卻也感覺不到任何影子。

難道我瞎了?

我的心莫名恐慌了起來。這到底是什麼,爲什麼它掠過自己,自己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我四處走着,摸索着,卻也夠不着任何東西!

“曉曉?宮洛!”我大聲吶喊着,心中的恐懼成倍擴大,“宮洛!曉曉!你們在哪裏?!”

“沐顏?沐顏!……”

猛然,周曉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裏,我不自覺地揚起嘴角,恐懼逐漸減小。隨後,我便看到我的身後傳來一陣黃色的光亮,照亮了我的眼睛,也讓我看清了自己的處境——在一個岔路口。

“啊~!”一聲悽慘的女人聲音響起,在第101巷裏久久迴盪着。那團黑影也頓時消失無蹤。

我來到周曉曉的身邊,四處尋找着,卻發現宮洛還去了蹤影。

我頓時急了:“宮洛呢?他去哪裏了?!”

周曉曉的臉色也很難看,努力看着四周:“我也不知道。我們去找找吧。”

“恩。”

就這樣,我們分頭尋找着宮洛。

周曉曉往左手邊走去,我就往右手邊走了去。我一直跑着,努力看着每一條巷弄,分叉口,每一個角落,細縫,但卻依舊找不到宮洛的影子。

“你到底在哪裏,宮洛!宮洛!”我不停地扯着嗓子喊着,但四周出了我的迴音,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我不禁再次慌了起來。

宮洛,他不會憑空消失的。會不會,被那團黑影給抓走了?!

這個念想,在我心裏這麼一直盤旋着,逐漸加深。

我停了下來,轉身準備先找到周曉曉再說。如果真的是那團黑影抓走了宮洛,那宮洛就會成爲這起事情的犧牲者。我必須先找到周曉曉,然後一起商議這件事情。

就在我轉身的那一刻,我感覺到自己的左側陰風陣陣,一股濃烈的臭味傳入我的鼻子裏,不是腐爛的味道,不是發黴的味道,是如牲口身上的濃烈的臭味。

我立馬拿出黃符,設置結界,在黑團進來的前一刻擋住了黑團的腳步。然後,我就看到宮洛,被困在裏面。

我心中的大石落下了一半,不知不覺中鬆了

一口氣。

我朝着裏面大聲地喊道:“宮洛!你聽得到嗎?!我是沐顏啊!……你聽得到嗎?!”

裏面,並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而宮洛也在裏面迷茫地四處行走着,似乎在摸索着道路。

現在只想愛你 我的眉宇死死皺着,再次扯着嗓子大聲叫道:“宮洛!宮洛!”

“沒用的!呵呵,你叫破了嗓子,他也聽不見!”突然,從黑影裏冒出了一縷黑煙,那縷黑煙在空中形成了一張嘴把兩隻鼻孔,發出鬼魅而又縹緲的聲響。

“大膽妖孽!還不快放了宮洛!”我對着那團黑影喊道,語氣裏盡是狠戾,說着,我拿出一張驅鬼符,架在自己的手指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只要她說不,那自己就來硬的!

那團黑影突然間大笑了起來,猖狂而又尖厲的聲音刺痛着我的耳膜:“哈哈!哈哈哈!小娃娃,你能奈我何?!”

說完,黑影便突然間往天空飛去,然後降落在自己的結界上。

一股巨大的衝擊撞擊在我的結界上,我眼睜睜地看着結界變形,破裂,被那團黑影衝得支離破碎。

那團黑影襲向我,我再次被捲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我的眼睛又看不到人,我不停地摸着,也摸不到任何東西,想着宮洛還在裏面,我要先找到宮洛再說。

於是乎,我開始扯着嗓子喊着宮洛,然後站在原地摸索着。

我想,如果宮洛在動的話,總會有到我附近的時候,自己只要在這裏呼喚着他,讓他聽見自己的聲音,他肯定能夠根據聲音傳來的方向找到我的!

但是,我喊了很久很久,也聽到旁邊一丁點的迴應。

我有些失落,迷茫,甚至不知所措。我坐在了地上,耷拉着頭,淚水不知何時匯聚在我的眼角,緩緩落下。

以我的腦袋,只能想到這個辦法了……

突然,一聲縹緲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膜之中:“韓沐顏?”

我猛然擡頭,這是宮洛的聲音!

我頓時站起了身體,快速擦掉淚水,大聲地喊道:“是!我在這裏,在這裏!”

宮洛循着聲音摸到了我的身體,我也立即抓住了他的衣角。我興奮而又忐忑地問道:“是宮洛嗎?是宮洛吧!”

聽他的聲音,是宮洛沒錯,但是自己又很害怕,怕這一切都是自己突然出現的幻覺。

可他的話,打消了我的擔憂:“當然了。不是我是誰!”

說完,宮洛便突然抱過了我,摟得很緊,簡直要我透不過氣來,他的頭低低着,靠在我的肩膀上,環抱我的那雙手略微顫抖着,他的呼吸有些紊亂,大口的粗氣時而噴薄在我的脖頸,惹得我的脖子有些癢癢的,時而又全然沒有了氣息。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擔心我了。

我的心中有些抱歉,溫柔地拍了拍宮洛的背:“我沒事拉。沒事的。”

“我沒保護好你。”低沉的聲音滋滋繾綣,就像是在二月裏飄過一絲溫暖的微風一般,絲絲扣入我的心頭,話語中的溫柔盛滿了悲傷與自責。

我微微一怔,這語氣,難道是千年古屍?!

我的臉頰變得有些紅潤,被他觸碰的肌膚也不知爲何變得熾熱,我弱弱地問道:“千年古屍?”

或許是我問的太直白,宮洛立馬推開了

我,然後又摸到我,牽着我的手,冰冷的語氣中那抹尷尬隱藏不住:“那……那個,他走了……他正式出發去找你女兒了。”

“……哦。”我也感覺到很尷尬,面色更加紅潤了。

這個千年古屍,能不能別再拿着別人的身體調情了!

眼前依舊是一片漆黑,我的眼睛派不上用場,可是卻令我的耳朵更加靈敏了起來。我感聽着旁邊極其小的風聲,用身體感受着和風的方向。

“這裏,怎麼會有風?”我疑惑地問道。

宮洛嚴肅地說着:“因爲,那陣風代表着那個東西的運行軌跡。我在這裏觀察了很久,我發現這個東西就是靠着這種幾乎悄無聲息的行動方式避開我們的眼線,偷襲我們。”

我愣愣地點點頭,握着宮洛的手不禁緊了緊:“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我先用輕靈劍將她的黑霧驅散,然後你再用捉鬼手套將她控制住。捉鬼手套能夠捉住任何鬼魂,就是厲鬼殭屍,照樣逃不過它的控制。”

聽着宮洛的建議,我點了點頭,然後從包裏摸索着,終於找到捉鬼手套將它帶上。捉鬼手套立馬散發着白色的淡淡光輝,照亮了其附近將近十釐米範圍。

宮洛看了眼我的手,然後在自己的左搖邊上做了一個拔尖的手勢,手上一把明亮的輕靈劍頓時出現在宮洛的手上。可四周的黑霧是在是太過濃烈,輕靈劍上的光亮漸漸暗淡,最後輕靈劍身上也被沾染了一些黑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